九霄雷帝 7.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异界大陆
作者: 韩狗蛋 主角: 陆白 李小小
55.99万字 0.1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67章 差之毫厘,生死一线! 2022-12-09 22:50: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96.46
    累计字数
  • 50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67章
简介

少年陆白,惨遭家族灭门! 觉醒无上雷池,踏上复仇之路, 风雷鼓舞三千浪,易象飞龙定在天。 雷扫八荒,剑斩九州。

第1章 灭门惨案

“老狗,红白喜丧,这礼物你可还喜欢?”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死到临头,还没有想明白?”

狂笑声和喊杀声,透过并不隔音的暗门,传入密室。

每一声惨叫,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流逝。

密室里,竹塌上躺着一个少年。

他听着外面的动静,满脸悲愤,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喊杀声、求饶声、哀鸣声,连同那低沉的哭泣声丝丝缕缕传入,在四壁碰撞,不断回响。

少年脸上的悲愤越来越浓烈。

终于,那副安静的身子出现一丝轻微的抖动,接着抖动越来越剧烈,直至一个翻身,从竹塌滑落。

借着这一丝机会,背靠着竹塌,少年咬紧牙,用尽所有力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丛竹塌到密室暗门,常人不过二三十步的距离,可对这一刻的少年来说,举步维艰。

更遑论密室底到门口的那二十余层天堑一般的阶梯!

他默默地挪动着步子,眼睛里不曾出现一丝动摇,眼皮都没有半次眨落。

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抗拒,可每一处的力量又都在不停地积聚。

终于他挪出了第一步。

那个年轻人,颤嗦着身子,终于来到了暗室门口。

他用尽力气,俯身透过孔洞,向外看去。

密室外传来一声冷笑。

一个身穿一袭大红寿袍,茂眉锋目的威严老人端站在祠堂口,身旁立着一杆长枪,漠视地看着来人。

一个黑衣人持刀立在庭院中央。

“老东西,那宝物,你交是不交?”

不待黑衣人说完,老者便持枪从祠堂口冲出,口里说道。

“边富贵,死来。”

接着两人交起手来,刀冷枪寒,杀机肆溢。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老人落入下风。

枪势渐疲,刀芒却是更盛。

直到战至某一刻,长枪断裂,整个人被一脚踢到暗室门前,胸腔凹陷,鲜血从口角“滴答滴答”落下。

浓重的呼吸声透过墙壁传入少年的耳朵,好像泄了气的破风箱。

临死前,老人拼尽最后一口气,隔着孔洞看向少年,弥留的眼神里尽是告诫。

少年看得目眦欲裂,牙齿咬得咯吱直响,双拳紧握,青筋暴起。

“外公!”

神情扭曲下,少年痛苦地嘶吼出声。

少年人名叫陆白,死去的正是他的外祖父——李承德。

于这一瞬间,外祖父在陆白身上所下的斗气封禁,瞬间被冲破,少年人破密门而出。

“啪,轰,轰隆隆......”

雷声响起,暴雨倾盆而下。

一道电光自天际闪过,整个祠堂被照得清亮。

倏尔,陆白出现在祠堂中。

同时还有一抹蹚亮而起的刀光。

无遮无掩,向他袭杀而来。

时机、力道具是精妙,杀意、锐意并起。

陆白来不及思考,甚至来不及闪避,只能依靠本能,避开要害,向旁侧闪去。

一条刀口斜开入腰,鲜血瞬间浸透了衣襟。

陆白不敢有半丝停留,刚落地,向着左侧一个翻滚,冲出祠堂,身形站定。

只见来人,一身黑袍猎装,三角眼,颧骨高耸,满脸狼顾之相。

陆白定定看着黑衣人,内心的暴虐、愤怒,仇恨交织下浓烈的杀意展露无遗。

只听黑衣人边富贵讥笑道:“此前有个人的眼睛跟你很像啊。”

“可那有什么用呢?”

“他爹保不住他啊,被我一刀砍了,死得不能再死。”

“桀桀桀。”

黑衣人边富贵嘴上不断用恶毒的言语挑衅着陆白。

试图用言语刺激使其失去理智。

闻言,陆白眼角急剧充血,杀意似要透眼而出。

青筋暴起的双拳,洇出道道血丝。

那是极度暴烈下,太过压抑、太过紧绷的力量。

李家多年相处的妇孺老幼,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眼睁睁惨死在自己面前的外公,刚从黑衣人口里得知的舅舅。

这一桩桩、一件件,无时无刻不在噬咬着陆白的内心。

他紧贴身体的衣袍无风自鼓,直欲将眼前人撕裂扯碎。

鲜血自胸部顺流而下,血水雨水交混,陆白脸上血色在快速消褪。

伤势愈发严重,情形恶劣异常。

陆白告诉自己不能死,牢牢将杀意控制在巅峰。

此刻他和黑衣人边富贵气机相互锁定,但黑衣人边富贵实力明显更胜一筹。

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并不留余力说话。

“小杂种,交出老东西给你的东西,自裁谢罪,老夫赏你一个痛快。”

黑衣人三角眼中尽是讥屑,桀桀怪笑的继续刺激道。

望向陆白的三角眼里尽是残忍狡诈、贪婪冷漠。

但黑衣人心中极度惊讶。

他完全可以感受到陆白的痛苦、陆白的愤怒、陆白的仇恨。

但眼前的这个少年人以惊人的意志力压制这一切。

明明气血暴烈上涌,眼中杀意丝毫掩饰不住。

偏偏整个人是如此锋利紧绷,时刻保持着巅峰搏命的状态,不给他以任何可乘之机。

这与他设想的结果偏离太远。

这让他感觉自己被冒犯,阵阵躁怒自心底泛起。

再也没有此前的跋扈,神情冷漠地看着陆白。

“看来你并不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跟死了的那些蠢货没有什么不同。”

“你知道代价是什么吗?”

陆白死死地盯着黑衣人,注视着那不断游移的生死一线。

至这一刻,机会出现了。

陆白抬起靴子,在这场气机纠缠不休,杀意冲撞的对峙之中,身与意合,主动向前迈步。

斗气加持自身雷意,身上竟显化出丝丝雷电,暴虐杀意倾泻,握拳向黑衣人激射而出。

几乎同时,黑衣人边富贵身形掠起,长刀劈越而下,刀身青芒绽放。

说时迟那时快,雨夜中,雷光与刀光交汇而过。

一息之间,陆白同黑衣人身形交换,背身而立。

“噼啪。”

黑衣人身上冒出丝丝雷光,“砰”的一声,身体炸开,裹挟雨水四散飞溅。

雨水中,陆白的胸口鲜血淋漓,自小佩戴在胸口的那枚印璧在鲜血的滋润下,一道道紫华闪过。

煌煌天威愈发震响,恰有一道惊雷劈向陆白,一阵电光闪过,陆白从原地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