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夫人携崽惊艳全球 9.3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相思鱼 主角: 简思 陆佑霆
217.65万字 16.5万次阅读 17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17章 地毯式搜索 2024-03-02 08:01:4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17.65
    累计字数
  • 51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17章
简介

十八岁的简思代替姐姐嫁给双腿残疾不能人道的陆佑霆,陪他度过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 两年的婚姻和陪伴,依旧抵不过姐姐的归来。 为了给姐姐治病,陆佑霆竟不顾她怀有身孕,残忍的将她绑上手术台—— 他的冷血无情让简思心如死灰,把体弱多病的老二留给他后,带着另外两个孩子人间蒸发。 直到彻底失去,陆佑霆才赫然发现,自己早已不可自拔的爱上她—— *** 五年后,简思带着缩小版回归—— 看着和自己儿子仿若粘贴复制的萌娃,陆佑霆俊脸铁青。 “为什么你们长的一模一样?” 小家伙:“从生物学上说,只有同卵双胞胎才长的一模一样。” 陆佑霆:“……??” 简思当年生的是双胞胎? 陆佑霆愤怒的将简思抵到墙角。 “所以,你当年生的是双胞胎?” 简思讪笑:“嘿嘿,如果我说我生的是三胞胎,你会不会杀了我?”

作品荣誉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简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孕四周,孩子所有指标正常!”

简思拿着孕检报告单激动回家,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丈夫陆佑霆。

“陆佑霆,我……”

“简思,我们离婚吧!”

两人同时开口。

简思仿若被人当头浇下一桶凉水,浑身一片冰凉,硬生生将‘怀孕了’三个字给咽了回去。

“为什么?”

嗓音颤抖,极力隐忍着锥心之痛。

就算要死,她也要死个明白。

陆佑霆削薄的唇紧抿,眼眸冰冷如海,没有丝毫温度。

“卿卿回来了。”

简思闻言,脸色一寸寸变得雪白,宛若透明的琉璃。

那个消失了两年,让陆佑霆爱得刻苦铭心的女人竟然回来了。

陆佑霆拿出一张支票放到书桌上:“这里有一个亿,一部分是给你的离婚补偿,另外一部分买你的骨髓。”

简思警惕问:“什么意思?”

“卿卿患了再生性障碍贫血,急需骨髓移植!而你和她的骨髓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你是她妹妹,有义务救她。”

这不是商量,是直接下达命令。

简思一颗心瞬间沉入谷底:“怎么?我如果不捐,你是不是还要把我压上手术台?”

陆佑霆眸底刹那间闪过一抹寒气,静静的看着她没说话。

他的沉默,无疑于告诉简思答案。

简思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凝住。

心脏像是被生生剜掉一块,疼得仿佛要死去。

他们两年的夫妻感情,竟然比不过曾经抛弃他的女人。

这一刻,她的心彻底死了。

“我绝对不会给叶卿卿捐骨髓,当初她母亲小三插足,害得我母亲患抑郁症自杀,她现在得血液病,是他们母女俩应得的报应,想我救她,不可能。如果你还念我们这两年的夫妻之情,就不要逼我。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她的话,令陆佑霆心脏骤然一紧。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有点不大舒服。

简思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拿起书桌上的笔,利落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我会立刻从这里搬出去,从今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说完,放下笔准备离开。

刚转身,迎面撞上了推门进来的叶卿卿。

叶卿卿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小脸苍白如纸,眼眸水莹莹的,仿若一朵圣洁的百合花。

“妹妹,我知道你恨我母亲,可是你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当年爸和我妈认识在先,是爷爷不同意,棒打鸳鸯,强逼着爸娶你妈。他们……”

话未说完,就被简思出声制止。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如果爸真的爱你妈,当初就不应该妥协娶我妈,既然娶了,就应该为婚姻负责。同样的,既然我爸妈结婚了,你妈就不应该再插足他们的婚姻。”

说着,自嘲一笑,冷冷地看了陆佑霆一眼:“说来搞笑,当初你妈抢了我妈的男人,现如今你又抢了我的男人。我和我妈上辈子是不是杀了你们母女全家?还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你们非要和我们抢男人。”

陆佑霆闻言,瞳孔狠狠一缩,狭长的眉目流露出寒气。

“简思,够了,不要再说了?”

简思冷笑:“怎么?我才说了两句你就心疼了?”

陆佑霆眸子里沁出层层叠叠的阴霾,宣示着他的耐心已经告罄。

叶卿卿偷偷的觑了陆佑霆一眼,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眼眶一颗颗落了下来。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霆本来就是我的未婚夫,是你抢了我的未婚夫,怎么能恶人先告状。”

简思不甘示弱反击:“既然他是你的未婚夫,那为什么在结婚前一天你突然消失不见?明明是你嫌弃他双腿残疾,怕他不能人道,所以跑了。我是为了给你善后才临危受命嫁给他的。现在好了,他双腿好了,你又恬不知耻的跑回来了。叶卿卿,你还要点脸么?”

陆佑霆冰寒的眸子闪过一抹惊讶。

见惯了她温顺听话的一面。

突然看见她的另一面,生气的同时又觉得很新奇。

“妹妹,你怎么能冤枉我?”叶卿卿抹着泪哭诉。

看着她这副虚伪的嘴脸,简思想吐:“行了,我不是陆佑霆,你的眼泪对我没用!既然你要他,我给你就是。但是,想要我的骨髓,绝对不可能!”

说完,将挡在面前的她推开,头也不回地离开书房。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陆佑霆心脏莫名梗痛。

随即,他自嘲地笑了。

他怎么会对这种贪慕虚荣,对姐姐见死不救的自私女人心痛。

一定是结婚时间长了而产生的错觉。

在简思的一再羞辱下,叶卿卿的脸色差点绷不住,委屈巴巴的看向陆佑霆:“霆,妹妹不答应,我该怎么办?”

陆佑霆淡淡道:“我会让陆崖继续给你找合适的骨髓。”

言下之意,这件事就此作罢。

“可是……”叶卿卿不甘心。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的骨髓。

她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陆佑霆眼底闪过一抹烦躁,俊脸被冷肃笼罩:“我不喜欢强迫别人。”

见他态度强硬,叶卿卿不敢再说下去,低下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脸上的表情一点点变得扭曲狰狞。

让她放弃。

不可能。

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要得到简思的骨髓。

……

简思托着行李箱走出卧室,看着紧闭的书房门,胸口堵得发酸,手不知不觉抚上平坦的小腹。

再见了。

她爱了十年的男人。

以后就只剩下她和宝宝相依为命了。

简思深吸一口气,逼回眼泪,托着行李箱离开这个住了两年的地方,开车来到母亲临终前留下的小公寓。

从后备箱拿行李时,突然有人从身后捂住她的口鼻。

紧接着,一股刺鼻的香味灌入鼻腔。

她想挣扎,却发现浑身没劲,强撑了一会儿后终究抵不过黑暗的侵袭,身子一软,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

在剧烈疼痛下,昏迷中的简思发出痛苦的细碎呻吟声。

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像灌了铅一样,只能闻到浓郁的消毒药水味和浅浅的交谈声。

“先生,夫人怀孕了,如果强行进行骨髓移植,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保不住,确定还要继续吗?”

“她怀孕了?”

是陆佑霆惊讶的声音。

简思仿若抓住救命稻草般,拼命的想开口告诉陆佑霆,她是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他不能不顾孩子的安危去救叶卿卿。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都发不出一点声音。

“是的,怀孕应该有一个月了。”

简思以为不管陆佑霆怎么冷血,怎么讨厌她,但是为了孩子都会放过她。

可惜她大错特错。

“卿卿的病情不能再拖了,继续手术,不准停。”

他的话犹如利刃,狠狠扎进简思心窝。

她怎么都没想到,陆佑霆居然如此冷血。

为了叶卿卿,可以不顾亲自孩子的性命。

“可是夫人肚子里的孩子……”

“她和孩子的贱命怎么比得上卿卿,我只要卿卿健康。”

狠绝的话,彻底将简思打下无底深渊。

心脏传来剧痛。

有什么灼热的东西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从未有过的绝望将她包围。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什么是心如死灰。

她想逃,想喊救命,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任由冰冷的手术器具进入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