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晟第一莽王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架空历史
作者: 大鲲鲲 主角: 项庭 南宫云清
51.92万字 0.2万次阅读 1.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6章 大战落幕天下皆震 2022-12-09 22:58: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1.92
    累计字数
  • 8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6章
简介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这句话,差不多是所有男人共同的追求。 但项庭,却偶然得到了实践的机会! 魂穿大晟,他成为了越王世子。 坐拥美女万千,执掌权柄无算。 一言而决万人生死,一言以定九鼎乾坤!

第1章 世子请用药

仲夏,深夜。

大晟帝国,越州城,雄掌东南之境的越王府内。

“世子,醒醒,你该用药了。”

一道柔媚入骨声音,伴着一阵香风在项庭耳侧响起。

项庭蓦然睁开眼,像脱水的鱼一般大口喘息。

古色古香的帷幔,和摇曳的烛火映入瞳孔,项庭脑海记忆翻涌。

随着一道道记忆碎片,和几乎将他撕扯成无数份儿的剧痛。

一个大胆的想法,逐渐从他心底浮现……

我魂穿了?

还是从上一世卑微的007打工仔,穿越成了这个大晟第二诸侯王,越王的世子?

项庭脑海里的大胆念头,随着记忆彻底融合后疼痛的消减,而逐渐变得清晰。

“草,老天开眼!

小爷终于不用再过以前那种苦兮兮的卑微生活!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爽歪歪!”

项庭忍不住仰天畅快长啸。

“世,世子,你这是再胡言乱语些什么?

快用药吧,这药凉了,就没有药效了……”

先前的那道柔媚声音,再度在身侧响起。

项庭蓦然转头。

一个身披淡粉色宫装,头梳浮云髻的美人儿映入他的眼帘。

这女人,真的是美人儿!

肤色白嫩如羊脂白玉,滑嫩晶莹,五官小巧而玲珑有致。

一张吹弹可破的巴掌小脸儿,更是几乎捅在了项庭的心窝子里。

项庭敢确定,他上一世在各种媒体和短视频里见过的美女,没有一个比得上眼前这个美人儿的!

而就是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级别的美人儿,现在却是独属于他,任他施为采撷。

原因无他,这叫做苏柳儿的美人儿,正是自己才过门不久的世子嫔!

定定看着苏柳儿,项庭的眸子逐渐变得幽邃。

“柳儿,你入王府,嫁本世子为嫔,已经有三个月了吧?”

苏柳儿心里一慌,垂手低眉,搅了搅汤勺,低声开口:

“是啊,臣妾当初嫁给世子,还是为越王冲喜之故。

殿下,将这药喝了吧。说不定您身体康复之后,越王一高兴,也就跟着好了呢?”

项庭在苏柳儿刚进门,就患上了一种怪病。

四肢越发虚弱无力,精神日渐消颓。随着时日推移,现如今更是几乎整日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床上修养。

项庭唇间一勾,左手直接挑上她的下颌。

这光滑柔嫩的触感几乎将项庭坚毅的心神动摇。

“柳儿,你确定——本世子喝了这药之后,病情不会加重?

对了,本世子那个兄长如何?”

苏柳儿柳眉一颤,心底越发不安,只能强笑:

“臣妾,臣妾不懂世子此话何意。”

盯着她,项庭眼神逐渐冷了下来。

他可不是原来的那个懦弱无能,任人摆布欺凌的越王世子,现在在他体内的,是有着后世思维的项庭!

结合原主的记忆,稍加推敲,项庭便知道了项远当初强推苏柳儿为世子嫔的原因。

毕竟,有什么人,会比枕边人更适合下药谋杀亲夫?

“啪!”

项庭猛然抬手,直接将苏柳儿手中捧着的药碗打翻在地。

在苏柳儿惊骇万分的目光中,项庭直接起身,反身将其压在身下。

坚挺的峰峦紧紧贴在胸膛,项庭心神又是一阵摇曳,捏着苏柳儿下颌的左手力气,也不由小了一些。

邪魅一笑,项庭揽着纤腰的右手灵巧解开绳带,快速向上探去。

“嗯哼……”

苏柳儿正在挣扎的身子猛的一酥,瞳孔放大,脑海空白一片。

她入王府三个月,项庭都对她敬若仙人,只会捧着她哄着她,一向不敢越线半步。

但今天,怎么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如此粗蛮,自信,而又富有侵略性?

“不懂何意?那本世子就让你明明白白的变成我的女人。”

一边享受着掌中的柔嫩,项庭一边凑在其耳畔低声呢喃:

“你父苏游向来与本世子那个好兄长项远来往密切。

而项远,又向来长恨其庶长子地位。无时无刻,不想取代本世子的越王嫡子之位,进而为王。

他将素来爱慕他的你安排在本世子身旁,你猜,本世子会不会警惕?

只是你们不知道,就你们这些低劣手段,在本世子看来,简直拙劣到可笑!”

最后一句话音落地,项庭右手猛然用力。

“嘶!”

苏柳儿身上淡粉色裙装,骤然撕裂!

苏柳儿回过神,急忙下意识遮掩,口中连声哀求:

“殿下,不要,不要……”

可大片柔白晶莹的肌肤映入眼眸,再加上苏柳儿胡乱遮掩时的兔子跳动,项庭哪儿还按耐的住?

单手扯下自己身上碍事儿的亵衣,项庭俯身挺枪而上。

“嗯……”

……

半个时辰之后。

越州城南侧一占地颇广的宅院,听完苏柳儿贴身侍女关于项庭对苏柳儿用强的汇报,面白无须的项远猛然起身,勃然大怒:

“什么?这小子竟然能行此事?

绍宗,你跟着我亲自去一趟!我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中毒!”

帷幔后,面相清冷的南宫云清缓缓而出。

“他与老头子同在王府居住,绍宗怎能跟你带着侍卫进去?你去不如我去。”

项远忌惮看她一眼,脸色难看应允:

“你去也好。不管那小子是不是装病,我都得加快速度了。怎么算,老头子都怕是抗不了这几天了。”

女子点点头,转身离开。

不多时,女子出示了信物后,便带着侍女和三两随从进入了越王府。

轻车熟路直接摸向项庭居住的东别府院,看清亭院中赤缚站着的人影后,顿时呆立当场。

项庭?

项庭懒得与哭哭啼啼的苏柳儿相对,刻意来到庭院中,吹风的同时,不忘回味刚才的被翻红浪的美妙绝伦滋味。

想起自己最后告诉苏柳儿,项远在几年前平叛丧失了男性功能之后的表情,项庭不由畅快而笑。

上一世的007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他现在拥有的,才特娘的才叫人生!

“世子不是有病在身?大半夜的,为何会出现在庭院之中?”

一道隐约熟悉的清冷声音,引得项庭猛然回头。

气质高冷如同冰山,容颜绝世,无时无刻不给人一种纤尘不染的谪仙女之感。

看清身旁被众人环拥的南宫云清,项庭哑然而笑:

“嫂嫂,本世子倒是想问问你,为何深夜来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