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成了前夫的掌中宝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时迁 主角: 云笙 顾辞
34.74万字 0.1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8章 再遇见2 2022-12-08 20:40: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4.74
    累计字数
  • 8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8章
简介

一场意外,云笙从天之骄子跌落神坛,隐婚暗恋多年之人,却被当作贪图富贵的阴险小人。 云笙频频被误会,顾辞冷眼,“云笙,收起你这幅恶心的嘴脸。” 白月光归来,云笙受尽屈辱,万念俱灰之际,一场车祸,将一切焚烧殆尽。 对前妻厌恶至极的顾辞疯了。 再见时,她重回神坛,竟是沉寂多年惊才艳艳的国画师,“顾总,别来无恙啊。”

第1章 谁更高兴?

手机的短信提示音一直在响,不得已,云笙停下手中的工作。

打开手机,是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了一张照片。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十分亲密的背影照,男人身形高大,旁边站着一位小鸟依人的女孩,穿着短裙,带着青春活力。手挽着男人的手臂,侧头靠在男人的身上。

画面虽模糊,云笙也能看到男人微微露出的侧脸上的宠溺。

眼眶不自觉地有些酸涩。

见云笙盯着电话迟迟未动,一旁的客人好心提醒云笙。

云笙这才不知所措的收起电话,调整好心情,转身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是一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晚上推开房门,眼前是一片漆黑。

看着空荡的房间,云笙握着手机的手用了用劲又缓缓松开。

“一直站门口做什么?”

清冷的男声在耳边回响,察觉到腰上一紧,微凉的指尖抬起云笙的下颌,熟悉的气息喷洒在云笙的脸上,痒痒的。

落在唇上的吻,很重很霸道,带着一股强烈的不舍,同夜色融为一体。

明明是她最熟悉的气息,却让她嗅到了其他女人的味道。

脑子里一片混乱,因为没有及时回应,顾辞轻轻咬了咬云笙的唇,这才让她拉回思绪,深深陷入顾辞的温柔里。

一吻结束,头上的灯也亮了起来。

顾辞眼色泛着幽光,胸口的领带松垮地挂在脖子上,喉结涌动十分性感。

“怎么接吻都不认真了。”站前面前的人,明明眼里含笑,却让云笙察觉到一股凉意。

灯光有些刺眼,云笙伸手挡住眼睛,适应光线后慢慢将手放下,很快便锁定男人白衬衣领口上刺眼的口红印。

云笙垂下眼眸,掩饰眼中的失落,攥着购物袋的手用了些劲,手指都有些泛白。

顾辞深邃的黑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低头看到手中拎的购物袋。

爱马仕?

他给云笙的卡今天没有收到任何消费的信息,她那个刺青店的收入也没有支撑她买这个品牌的勇气。

“谁送的?”

顾辞幽深的狭眸紧盯着云笙,缓缓皱起眉头,眸色变得幽暗危险,云笙如今身边的朋友,他只能想到有一个人有这样的经济条件。

云笙下意识地将包放在身后,声音十分轻,带着些鼻音,像极了江南的软语,“不知道。”

顾辞漆黑如曜石的眸子闪动着耀眼的光泽,似笑非笑,低沉的尾音带着丝丝危险的气息,“怎么,这顾家的资产都不够你花了?还要你去花别的男人的钱?”

真是一如既往地对她这样挑剔,顶着这样好看的一张脸,说着这么讽刺的话。

云笙抿着嘴,解释道,“不知道谁寄到刺青店的,拿回来是想着方便明天退回去。”

云笙的刺青店开在一条古玩街,有些突兀,却也特别。

如今生意不说很火爆,每天也能接好几单,也算是能保证她日常开销,只要不买太贵重的东西,她可以养活自己。

顾辞很多次都建议云笙换个热闹的地段,亏了算他的,赚了算云笙的,毕竟刺青是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和古玩街的受众人群完全格格不入。

这些都被云笙强硬的拒绝了,对她来说,这里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天地。

“我想上去休息。”

见云笙要挣脱自己的怀抱,顾辞的双手用了点力,“先吃晚饭,我有话给你讲。”

“我——”

“听话,先吃饭,嗯?”

这就是顾辞,明明将要说出最残忍的话,却依然对你体贴至极。

“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直接说。”

云笙的眼神,瞬间让顾辞意识到她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嘴角的笑意有些冷,“你知道她回来了。”

松开搂住云笙的手,顾辞后退两步,双手插进口袋,扬起下颚,带着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

云笙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努力抑制自己的颤抖的身躯,明明心里知道答案,却还是有些固执地问道,“所以你想怎么办?”

坐回沙发上,顾辞从烟盒中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修长的腿随意摆放着,吐出一片烟雾,眼神晦明晦暗,“她生了很重的病,需要我照顾。”

“等找到个好时机,我们离婚吧。”

离婚?真的要跟她离婚。

“为什么?”喉间仿佛像是卡了一根刺,每说一句话都生疼,甚至连自己的心脏都好像被人无情的抽离,让她此刻没了任何心跳。

“我答应过要照顾她。”

一瞬间,云笙仿佛如雷劈,浑身发麻。

那她呢?

梁妍和他在一起的那三年算数,她的这三年就不算数了吗?

可她更清楚,在顾辞心里,她永远比不上梁妍重要。

一个是他心心念念没娶到的人,一个是他不情不愿娶的人。

如果换做是她是顾辞,可能也不会选择自己吧。

明明内心在激烈地反抗,可云笙还是故作淡然地说道,“好,时间定好了,你通知我”

吸了吸气,稳住自己的情绪,云笙认真道,“顾辞,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希望你幸福。”

“幸福?”顾辞冷笑着,掐灭手中的烟头。

“云笙,你觉得和你结婚我幸福吗?”

没想到顾辞会这样问,云笙仿佛掉进了冰窖,眼眶有些泛红,怕被顾辞看到眼底积蓄的泪水,云笙连忙转过身,压低声音,“我累了,先上去了。”

云笙的步子很重,每一步都好像踏在顾辞的心上,眉色暗了暗。

“你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云笙的脚步顿住,迟迟没有动作。

顾辞冷眼看向云笙的背影,“云笙,我看到许峦山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云笙的指尖轻轻发颤,云笙缓缓转过身,蹙眉道,“突然提他做什么?”

“听到我要离婚,你是不是很高兴,终于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深吸了口气,指尖攥紧,看着顾辞笑得莫名的张扬且顽劣,云笙反问道,“比起我,跟我离婚,你应该更高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