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大佬总想攻略我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都市奇幻
作者: 初九九九 主角: 鱼婉婉 洛爻
41.71万字 0.2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88章 蛊-2 2022-12-09 22:3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1.71
    累计字数
  • 9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8章
简介

【甜文!甜文!甜文!】 惊!名震C市的洛氏集团总裁居然是个货真价实的紫阶大佬! 鱼婉婉受人之托前去抓鬼,却没料到听到大佬对别人说—— “她跟我睡,我怕鬼。” 又名《开局内卷的我因为抓鬼不如大佬而被大佬温水煮青蛙的故事》

第1章 鱼婉婉

子时,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辰。

一个穿着老式黑白旗袍,脸色煞白的少女与一位体态佝偻的老者正缓慢的走在相思林里。

此时若是有人路过,大概会被吓哭:

只见那树林里的一老一少手上提着老旧的纸糊的白色灯笼,穿着老旧款式的中式风格衣服,脚上踩着的是黑色的老式布鞋,在绿色树林射灯的映照下,那个脸色煞白的少女脸上还时不时地泛出绿色的光……

一旁的老人佝偻着背,一边走,一边用手指掐算着什么。

“爷爷,这林子有很强的阴气。”

刚进入这片林子的时候鱼婉婉就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强劲的阴煞之气,她是个纯阴命的灵体,从小跟着爷爷学习风水相学、奇门遁甲,对这些气息十分敏感。

鱼家是C市内出了名的风水大家,鱼婉婉是鱼家百年难得一见的纯阴命风水师,用爷爷的话说,就是“天生注定要吃这碗饭”。

鱼爷爷听了她的话点了点头。

他们祖孙入林之前,林子外狂风大作,可进入树林深处后,却风平浪静,静到连一片叶子掉下都会发出“唰”的声音。

爷爷站在原地没有动,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老式的罗盘,看着罗盘里的指针缓慢转动,然后——渐渐下沉。

“沉针!”鱼婉婉惊呼道。

罗盘讲究奇针八法,即配上八卦、阴阳、五行之后,对气场的感应使指针发生变化,通过天池内的指针动作来推断气场内可能发生的变化。

用罗盘测鬼,指针下沉,就意味着附近有怨气很重的鬼魂。

爷爷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五行旗递给鱼婉婉,示意她排盘起阵。

用五行旗起阵,是鱼家的拿手绝活。

五行旗按照阴阳五行、周天星辰一数布置,可直通阴阳,或攻、或守、或杀、或困。

鱼婉婉拿着五行阵和手上的白色灯笼,开始捏指排盘。

他们拿的白色纸糊灯笼名为引魂灯,此时被摆在了在了八卦中的坤、艮两个位置。

她稳了稳神,开始起阵。

“可惜,杀阵被破了。”爷爷走到五行阵中间,叹气地摇了摇头。

他们如今所在的方位,是这块小树林的阵眼之处,这处曾经被高人布置过杀阵,只是如今这个相思林荒废已久,原本阵眼处镇压着的宝物也不翼而飞。

鱼婉婉忽然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好冷,这股冷意之中带着怨气,她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寒颤。

“爷爷,是怨气,很强,有东西过来了。”

鱼婉婉双手抱臂,冷,她好冷……

“咯咯咯…”令人毛骨悚然的尖锐笑声在这片小树林里响起,“咯咯咯…”

鱼婉婉跟在爷爷身后,手里悄悄捏了个雷诀。

“啊~~~~~~~~”正在她专心捏诀之际,忽然看到面前电光一闪,一声尖锐的女人叫声差点刺破他们的耳膜。

鱼婉婉抬头看去,一团黑影被爷爷的雷诀劈了下来,只见那团黑影慢慢凝聚成一个人形,从黑影中,露出了一张恐怖的女人脸!

那张可怖的女人脸被包裹在黑影之中,她被雷诀劈中,却依然还在发出刺耳的笑声,“咯咯咯…”

“婉婉,这鬼是被人炼化的,用镇鬼符!”鱼爷爷大叫一声,手里的阴阳铜钱随即朝着那张女人的脸飞去!

鱼婉婉从随着携带的小包包里掏出三张镇鬼符,正准备用符箓将女鬼打散,却见到那团黑影快速地躲避阴阳铜钱的袭击,在空中消散了,随即,又在爷爷身后凝聚成新的实体,朝爷爷的后脑勺处直冲而去!

“爷爷!”鱼婉婉将手中的符箓丢出,手心结印,“去!”

只见那张符箓朝着那团黑气飞去!

“轰!”黑气在符箓的攻击下不得不改变方向,这个被炼化的女鬼不知吸收了多少怨气,能量十分强大。

鱼爷爷见势,左手捏了个雷诀,将镇鬼符凌空化作武器,劈了过去。

鱼婉婉掏出一个乾坤袋,欲将被雷劈落的女鬼收在袋中,却有一道金光从她身后直冲女鬼面门而去。

电光火石间,只见一个男人凌空而起,一支闪着金光的巨型毛笔在他的手上猛地飞出。

“轰隆隆!!!!!”

那团黑气炸了,女鬼的脸被炸得一丝烟尘都不剩。

鱼爷爷顺势往五行阵的阵眼处飞出一枚阴阳铜钱,算是暂时将这个地方的阵眼补上了。

“臭小子!!你怎么给老子把它弄没了???”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一头花白的头发,穿着一身中山装,气喘吁吁地朝着他们的方向疾步走来。

刚才打散女鬼的男人站在五行阵之外,鱼婉婉在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脸。

“是洛渊?”鱼爷爷试探性地开口。

那位精神抖擞的老者听到了鱼爷爷的声音,急忙走过来,兴奋地拍着鱼爷爷的背,“鱼仕堂!是你呀!我说这个林子里动静怎么这么大,原来是你这个老东西在这!怎么样,阵眼封住了没?”

“哼~”鱼爷爷用鼻孔哼哼,白了一眼一旁的男人,“阵眼是暂时封住了,但是这女鬼我是要抓去青云观的!你倒好,一来就给她打得魂飞魄散,这谁啊?下手这么没轻没重。”

叫洛渊的老者一听,激动地将刚才那个拿着巨型金光毛笔的男人拽到鱼爷爷和鱼婉婉面前,炫耀着道:“我孙子洛爻,怎么样,厉害吧?我们洛家最有天赋的术师!阿爻,这就是我常常和你提到的鱼仕堂前辈。”

他又看向了鱼爷爷身旁的鱼婉婉,“这是你孙女吧,真漂亮啊。”

那个叫洛爻的男人朝着鱼爷爷鞠了个躬,“鱼爷爷,晚辈下手重了些,实在抱歉。”

鱼爷爷没给他好脸色,别开了脸。

身旁的鱼婉婉已经朝着洛渊甜甜一笑,十分江湖气的双手抱拳道,“洛爷爷,久仰大名。”

洛渊笑眯眯地看着鱼婉婉道,“你叫婉婉吧,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他又拽了拽自家孙子的衣袖,给洛爻使了个眼色。

洛爻看向一身怵人装扮的鱼婉婉,也抱拳拱了拱手,“洛爻。”

“鱼婉婉。”

鱼婉婉回了礼。

她看了看眼前的老者——这个洛渊想必就是爷爷与她说过的洛家家主了。

C市的洛家是百年世家,而这位洛老爷子更是洛家数一数二的传奇人物,年轻时在玄门圈里风头无两,据说本是不打算回家继承家业的,但是迫于家族的压力,不得不接手了家族的地产板块,并在C市将这个板块经营得风生水起,C市70%的地产都与洛氏集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走了,谁要跟你们在这个鬼地方叙旧,哼~”鱼爷爷傲娇地提着他的引魂灯往小树林外走去,边走边道:“洛老头,这块地的问题你也看出来了,请我们喝个晚茶,慢慢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