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战神王爷每天想破戒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一月一斤 主角: 凤卿九 顾暮舟 顾寒修
13.77万字 0.2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4章 把整条街买下来! 2022-10-07 08:01:2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57.93
    累计字数
  • 44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4章
简介

穿越后,凤卿九成了齐王府弃妃,原主上吊而死,渣男竟然要娶侧妃,凤卿九大闹婚宴,踩着渣男贱女的脸提出和离。 渣男:想和离?谁会要你一个和离过的女子! 顾暮舟:九儿,别怕,本王这辈子认定你了! 凤卿九:可我嫁过人! 顾暮舟:本王不在乎!这一生,本王只要你一个! 携手顾暮舟,凤卿九翻云覆雨,凭借自己高超的医术,在京都名气响亮,艳压众人。 渣男后悔,向她求爱。 渣男:以前都是我不对,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凤卿九:不好意思,你长得太丑,我看不上! 渣男: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她冷冷地甩出一句话:家里没有镜子,你总有尿吧!

第1章 穿成弃妃

哗啦——

一盆掺杂着冰碴的冷水泼在了凤卿九的身上,水中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冰水顺着薄薄的衣衫滑进去,刺骨一般的寒意迅速席卷全身。

凤卿九猛地睁开眼,发丝还在滴水,冻得她一个瑟缩,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

眼前站着一个面相凶恶的婆子,下巴上长着一颗豆大的黑痣,十分让人恶寒。

她一手拿着木盆,一手掐着腰,对着凤卿九骂道:“不知死活的贱骨头,竟然想在王爷大婚之日上吊寻死!真是晦气!要不是王爷有话,留你一条命,你早就去见阎王了!”

婆子说话时,唾沫星子横飞,令人作呕。

凤卿九眯了眯眼眸,环顾四周,才惊觉她竟然穿越了。

原主也叫凤卿九,是相府不得宠的庶女。自小被遗弃在乡下长大,一个月前刚被接回京都,被丞相父亲和嫡母威胁,替嫡姐凤妤烟嫁进了齐王府,成了有名无实的齐王妃,住的是简陋的偏院,吃的都是馊了的饭菜。

齐王顾寒修不闻不问,下人肆意苛责虐待!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顾寒修对她厌恶至极,恨她欺骗替嫁,更恨她占了齐王妃的位子,新婚不过一个月便要娶相爱已久的青梅竹马。

原主这一个月食不果腹,连一个下人婆子都能随意殴打她,若是新妇进了门,哪有她的活路?

她心灰意冷,便生了上吊寻死的念头,结果被发现,关进了柴房里。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原主已经死了!在她上吊被救下来之际,已经气息微弱,关进柴房后,无人看诊,生生断了气!

原主什么都没有做错,在乡下时,一个陌生男子闯入闺房,强行与她有了肌肤之亲,性子从此变得懦弱敏感自卑。

是他们这些蛇蝎心肠之人,害死了她!

所以,她才有机会穿越了过来!

她本是现代著名医学世家的下一代传人,被对家谋害,实验室爆炸,连尸骨都没留下!

没想到,老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原主死得冤,她既然占了她的身体,自然要替她讨回公道!

凤卿九抬起头,怒视着那婆子。

吴婆子眉目一睁,举起手里的木盆朝着凤卿九砸了过来,正中她的额头,鲜血顺着脸颊滑下。

“你还敢瞪我!你不过是个乡下来的下贱坯子,还真以为自己是齐王妃了?做什么白日梦呢!齐王府的王妃只能是我家宋姑娘,你算哪根葱哪瓣蒜?”

原主这具身体虚弱不堪,凤卿九只觉得双手双脚都十分绵软。

但!她不能在这等死!

凤卿九用尽力气,起身朝着吴婆子一头撞过去,吴婆子猝不及防,摔了个人仰马翻。

接着,她捡起木盆,狠狠地砸在吴婆子的头上,一下又一下。

“一个奴才而已,竟然也敢对主子下如此毒手!”

扔了木盆,吴婆子满脸都是血。

凤卿九蹲下来,用手抓起她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扯:“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齐王妃,是写进皇家玉碟的齐王妃!这辈子,永远是你的主子!永远!”

吴婆子从未见过凤卿九这番模样,那双眸子里犹如嗜血的魔鬼,寒意灌满整个眸瞳。

“王妃饶命……老奴……老奴再也不敢了!”

吴婆子嘴唇颤抖地求饶。

凤卿九不跟她啰嗦太多,找了绳子直接将她的双手绑住,又撕下衣裳,堵住了吴婆子的嘴,然后一脚踹开柴房的门。

齐王爷娶侧妃是吧!她这个正妃怎么能不到场?

她还要亲自送他们一份大礼!

凤卿九微微勾起唇角,扬起一丝冷笑。

回了原主破败的房间,丫鬟紫云被捆住了双手双脚,禁锢在椅子上,嘴里塞了布。

紫云见到凤卿九,眼眸瞬间一亮,呜咽着红了眼眶。

凤卿九上前,解开了绳子,声音从未有过的冰冷:“紫云,给我梳妆,然后找一件红色的衣裙。”

紫云神色一愣,没见过凤卿九如此冷淡的模样,一时间有些呆滞。

“快些。”凤卿九皱了皱眉,坐在了梳妆台前。

紫云顾不得太多,连忙上前,给她梳洗束发换衣。

前堂

宾客站满两侧,齐王顾寒修牵着侧妃宋许意的手,一步一步跨了进来。

他素来冷傲的脸上,此刻多了几分温柔的笑意。

盖头下的宋许意微微弯起唇角。

今天,她终于嫁给寒修哥哥了。

周围尽是庆贺的声音。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对拜二字还未说出口,一道清冷的声线陡然传来,打断了二人的拜礼。

“等等!王爷娶侧妃,我这个正妃怎么能不到场!”

众人皆是一愣,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穿着一身艳丽红衣的凤卿九缓缓走来,她的脸上还带着白色的面纱,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美眸。

顾寒修的眼眸瞬间冷冷地眯起。

“凤卿九,你要干什么!”

凤卿九眉眼清淡地瞥了一眼顾寒修。

一身红色的喜袍衬得身姿挺拔,两弯眉浑如刷漆,相貌堂堂,也堪堪算得上玉树临风。

怪不得原主见到顾寒修的第一面便心生爱慕,但却爱而不得,终日为取悦顾寒修而活,又被逼自杀!

看清来人,宋许意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指,凤卿九这一身红衣明显是来给自己添堵的,新婚之日,她穿的也是红色。

但,凤卿九此番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她那张脸如何匹配这身衣裳!更没法和她相比!

还带着面纱,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定是因为自己容貌丑陋,羞愧地不敢见人了!

“姐……姐姐……”她柔若无骨的声音带了几分哭腔,更让周围的人升起几分怜惜来:“妹妹宋许意拜见王妃姐姐,姐姐别怪王爷,都是妹妹的错,是我没考虑周到,忘了让王爷邀请姐姐。”

凤卿九眼眸一眯。

邀请?

她这话分明是说她是外人!好一朵白莲花!

“邀请?你这话说的蹊跷,我本就是王妃,王爷娶侧妃,正妃自然应该到场!况且,你还要给我敬酒!怎么,王爷没给你说吗?”

凤卿九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主位上,目光轻蔑地扫向宋许意。

宋许意攥紧了手指。

敬酒?她凭什么要给一个村姑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