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皇帝零零七 8.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雷公电母 主角: 龙江落 凤遇菲
36.96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6.96
    累计字数
  • 9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6章
简介

自幼循规蹈矩,被誉为京城第一闺秀的凤遇菲从未想过,她竟不是凤家的亲生女儿,而是当年被意外抱错的假千金!更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把真千金给扳倒了,却从一个火坑中跳到另一个火坑中。 提问:皇上太欠揍了怎么办?每天都想弑君还有救吗? 排雷:女主是个白切黑,感情线很慢。

第1章 第一章秘密

夏晚的夜闷热,知了接连叫唤平添了几分烦躁。徐徐清风并未吹散热闷,反增添了几分燥热。

凤遇菲手端着一碗汤药,伫立在门前,听着里面传来的动静。

却不曾想到自己听到了多么震撼的秘密……

“我觉得赶紧找门亲事让那个冒牌货嫁出去好了,这样等到我女儿回来也不会担心那个冒牌货抢她的位置了,也不用担心选秀名额了。”

凤遇菲咬紧下唇,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

这十多年来,她的努力和小心翼翼地讨好,母亲偶尔厌恶的目光,都在暗示着她才是冒牌货,鸠占鹊巢十多年的人。

凤遇菲稳住心绪,轻轻靠近门边,继续倾听里面传来的动静。

“先不急。女儿还没找到就把菲儿嫁出去的话,到时候找不到或是误了选秀的时辰那我们可担当不起的。”

“不是说有消息了吗!想必很快就能找到了。我们的女儿是人中龙凤,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岂能让这种身份不明的人顶替。”林菲的声音顿然拔高,尖锐的嗓音和话语让她下意识皱紧眉头。

她想知道为什么她会成为母亲口中的冒牌货?她不是母亲的孩子,那么谁是?为什么她变成了母亲的孩子?

“当时凑了巧了,你与那妇人竟然同时生产。那时我们出门又没带什么人,手忙脚乱抱错了也在所难免。幸好菲儿这孩子也是争气的,才情气度简直就是京城闺秀的典范,只可惜”

“可惜什么!要不是我们栽培她十五年,给了她锦衣玉食的生活,她能有这种成就吗?能成为京城第一闺秀吗?”林菲的声音越往后越尖锐刺耳,凤遇菲听着心里觉得几分好笑。

她是因为凤家的栽培有了今日,但这绝对不是她获得京城第一闺秀的原因。

她为此付出的努力和汗水,被忽视也就罢了。

竟没想到,她的母亲,养了她十四年的母亲,居然是这般想她。

“罢了,若是找到女儿该怎么和菲儿解释?”

“先说是亲戚家的孩子来投奔我们,不然就直接摊牌跟她说,我们凤家养了她十四年,怎么说也过得去。现在要紧的事就是找到我们的女儿,然后把她嫁出去,为我们的女儿铺路。我瞧李将军就挺不错的,手握兵权深受皇帝信任,而且也无任何妻妾,凭她的身份能做将军夫人祖上都烧高香了。”

林菲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京城中哪家既能日后对自己的女儿有所帮助,又不会太显眼遭皇上惦记。

听到这话,凤遇菲端着汤药的手紧了紧,她没有想到十四年的感情居然比不上所谓的血缘,也没有想到她的母亲竟会如此心狠。

李将军是何人,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年近四十,虽手握兵权但长相凶恶,脸上有一道刀疤,镇守边疆多年不曾回京。

据说这位李将军之所以没有妻妾,是因为都被他给害死的。以往进了李将军府上的女子,没有一位能活过三月。这位李将军在一些方面,颇为恐怖,是京中妇人,女子认为绝对不能嫁的人首选。

她虽自小知晓母亲与她不是很亲近,但好歹还有几分情谊。

自从她获得了京城第一闺秀的称呼后态度也温和许多,没有想到居然比不上她的血脉之情,竟将她往火坑里推。

凤家嫡女的身份,地位,以及京城第一闺秀的名头,本不想要。

现如今,也逼得她不得不要。

凤遇菲静静等候一会,平复自己的心情,整理自己的思绪。

而里面交谈的二人也停了下来,似乎在思考将她嫁给谁比较合适,能获得最大利。

她伸出手,换上了平日里温和的笑容,轻轻地敲了门推开,“母亲,你要的安神汤我给你送来了。”

林菲淡淡地看了凤遇菲一眼,她一早就知道这不是她亲生女儿,苦苦找寻多年毫无消息,本来想着放弃了,可谁知前段时间传来消息。

她开始对这个鸠占鹊巢的女儿开始不喜,虽然不喜但不可否认这个女儿确实给她长了不少的脸,让她这些年在京中妇人里有了些脸面。

“放那凉一会吧。”林菲指了指一旁的桌子,想到了什么:“过段时间我们家有个亲戚来投奔我们,你喜欢多个妹妹陪你吗?”

林菲说这话的时候,死死盯着凤遇菲的脸,但凡有露出一丝不满,她就找个机会将她远嫁,省得耽误她女儿。

她可不容许这个冒牌货阻挡她女儿的路。

凤遇菲放下汤药,面容透露出几分欣喜:“有妹妹要来陪我吗?那真真是件好事。我现在吩咐让人打扫好房间,好让妹妹一进来就有得住。对了母亲,妹妹可从哪里来?家中情况如何?有什么喜欢的?我也好准备,莫让妹妹觉得生分想家。”

林菲在提到自己的亲生女儿的时候,脸上难得带着笑意,破天荒地拉起她的手,轻拍两下。

“你妹妹是南岭出生的,她的手腕上有一个蝴蝶胎记。那对夫妇为人朴实爽朗大方,约莫是商贾之家,又兴许是农夫之家。”听着林菲的语气,对那对夫妇的印象还不算太糟糕。

凤遇菲笑笑,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抽回,“那妹妹初到京城想必也有许多不习惯之处,我便找人问问南岭那边的风俗爱好,让妹妹在京城也不思家。”

凤吟摆了摆手:“没那么快来,太早准备了也不好。对了菲儿,明日起你就不用学宫中礼仪了,吴嬷嬷这几日有事。”

有事?凤遇菲低头冷笑,等到吴嬷嬷事办完的时候便不是她了吧,想必那时她也被他们草草嫁了出去。

凤遇菲点点头,露出轻松的神情,“我知晓了父亲。这样也好,便不用每日早早起床学习礼仪了,倒是轻松了不少。”

“若无事的话便回去歇息了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与你娘还有事情要商议。”

此时的凤吟颇有深意的看了凤遇菲一眼,心里想的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女儿告退,父亲母亲也早点休息。”

林菲满脑子都在思考着怎么找到亲生女儿,忽略了凤遇菲脸上的冷意。

她冷眼看着林菲那急不可耐将她嫁出去的模样,握紧了双拳,脸上却依旧还是那温柔可亲的微笑。

她可不会就这么轻易被他们给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