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顶替了前夫白月光 9.1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九九月 主角: 许知意 裴珩 于一凡
142.77万字 10.8万次阅读 526.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93章 永远在一起 2023-11-05 20:20:1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65.79
    累计字数
  • 53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93章
简介

上一世我是炮灰,衬托出裴珩对另一个女人的用情至深,最后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凄凉下场。 重生后我觉得摆烂最舒服,不闻不问,坐等裴珩提出离婚。 可事态发展有点诡异,上一世月月不归家的男人,怎么隔三差五回来了?还担心我给他戴绿帽子? “你信不信不久的将来,你会巴不得我消失?”我问。 “别做美梦了。”他答道,“我们会相互折磨到死。” 我叹气,作为重生者我有这个自信,裴珩很快就要遇到他的真命天女了。 终于,他和她相遇了,我以为自由离我只有一步之遥。 结果他幽幽的反问,“谁说我要离婚了?” 他不仅不离婚,还对我越来越上心,连他的真命天女都被抛弃了!

作品荣誉
第1章 那个女孩

A市的街上,车水马龙。

我在一家名叫“遇见”的咖啡厅已经坐了两个小时,靠墙角的位置,正对着操作台的方向,一位穿着天蓝色围裙的年轻女孩,正在忙碌的冲泡着各类饮品。

她大约一米六,体重不会超过90斤,白白瘦瘦很爱笑,乌黑厚实的头发扎着高高的马尾,一双月牙般的眼眸笑起来很有感染力。

“女士,需要再为您续杯吗?”她走了过来,笑容璀璨的询问我。

我真失态,刚才竟一时看着这个年轻女孩入了神,幸好我自己也是个女人,否则可能会被当成色狼或者变态。

“好的,还是黑咖啡。”我露出礼貌的笑容,声音淡淡的。

很快,女孩就为我又送来一杯苦涩的黑咖啡,她没有立马就走,而是犹豫了一下开始多管闲事,“女士,您已经喝了两杯黑咖啡了,虽然很提神,但是过量伤身呢,要不……下次再来喝?”

她很善良,也很外向,说话的声音清脆得像风铃,叮叮咚咚很悦耳。

我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黑咖啡,然后拿起我的包起身,“好的,结账吧。”

女孩很开心我这么听劝,她立马跑去结算,最后告诉我,“女士,您今天一共消费87块钱,请问是现金还是手机支付?”

我默不作声的结账后,快步离开了咖啡店。

“夫人。”小李见我出来了,恭敬的点了点头,替我拉开了车门。

“回家吧。”我微微一笑,吩咐他。

车子平稳起步,我在后座闭目养神,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刚才咖啡厅的年轻女孩,那张青春灿烂的脸庞。

就是她吗?那个一年后让裴珩不惜与家里决裂,付出巨大代价与我离婚的女孩。

我自己都没想到,重生后的第一件事,竟是找到她如今的工作地点,像个偷窥狂一样观察她。

我太好奇了,是什么样的女孩,夺走了我爱了十年的男人。

上一世,我与她连面都没有见过,仅仅查到过一个名字,几张照片,裴珩保护她如保护稀世珍宝,我一败涂地,对手却不曾露过面。

年轻,美丽,清纯,善良,开朗……这些美好的形容词,放在那个女孩身上都很合适。

她唯一的弱势,就是没有任何家庭背景,与裴珩的身份差距太大。

小李突然开口了,“夫人,今天是您和裴总的结婚纪念日。”

我幽幽的睁开眼,有一瞬间的恍惚。

算一算,今年是我嫁给裴珩的第五年了,每一年的结婚纪念日,我都会忙碌一整天,准备烛光晚餐和结婚礼物。

这一年,我27岁,他29岁。

“我知道。”我揉了揉有些难受的太阳穴,“不用提醒我。”

大概小李察觉到我跟往年不太相同,所以才提醒我。

可是为什么一直是我付出呢?为什么我一定要爱那个男人呢?上一世我临死前想过这个问题,为了裴珩,我最后家破人亡,只得到一个凄惨的下场。

沉思中,车子已经停在了我和裴珩的家门口,这是当年双方父母送给我们的新婚礼物,寸土寸金的庄园别墅,占地千余平,奢华大气。

让我意外的是,今天裴珩的车也停在门口,他回来了。

我的心情很复杂,死过一次的人,重生后见到罪魁祸首,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比较合适?

我以为我会恨裴珩,他为了一个女人,将同床共枕五年的妻子,逼到绝路一条,对曾经无比厚待他的岳父岳母也下了死手,我的娘家,在他手里全军覆没。

可是真的再见到他以后,我发现我竟然没那么强烈的恨,更多的是一种释然。

上一世裴珩给过我机会,提出和平离婚,补偿是他会给我裴氏一部分股份,足够我挥霍一生,但是我不愿意,我用了十年时间都没有得到他一丝的爱意,另一个女人竟然只用了一年,就让他神魂颠倒,与所有人为敌。

于是我用尽各种办法,想要挽回他,一步一步走到决裂,对峙,你死我活。

如今,这些事暂未发生,与其恨,我更想改变那个自讨苦吃的结局。

“站在那里干什么?”裴珩坐在客厅,随意的翘着修长的腿,指尖的烟已经燃尽,他熟练的摁入烟灰缸,随后抬眸看了我一眼,眼神一如既往的平淡。

结婚那天,裴珩就毫不掩饰的告诉过,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长期室友,他对我没有一丝感觉。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在家。”我弯腰去换拖鞋,爱马仕大象灰拖鞋,简约的设计,稳重的颜色,除了穿的舒服点,似乎没有其他好看的地方。

我想起了咖啡厅里穿蓝色围裙的女孩,围裙上别着一朵红色小花笑脸,其他人围裙上都没有,就她有。

相比之下,我所有的衣服都是昂贵而单调的,不变的简约,不变的沉闷。

我突然就很厌恶这双拖鞋,将它扔在一边,赤脚走进了客厅。

裴珩看到我赤脚走过来,眉头微微皱起,眼神里闪过一丝意外,“不穿鞋?”

“嗯,不想穿就不穿了。”我在他对面坐下,很平淡的答了一句。

“挺稀奇,受什么刺激了?”裴珩竟然笑了一声,难得用这么轻快的语气问我。

受到你未来真命天女的刺激了,我心想。

我低头看着自己洁白的脚,因为太过清瘦,显得有点干巴巴的。

蔚蓝不一样,她虽然瘦,却肌肤紧致有弹性,不像我纯粹是皮包骨头。

五年的孤独婚姻,让我的身体出了不少问题,对吃的更是毫无兴趣,于是越来越瘦,越来越像白骨精。

“裴珩。”

“嗯?”裴珩正在看手机,头也没抬。

他穿着黑色衬衣和西裤,质感极好,修长的体型和完美的头身比,让他有一种十足的俊朗,加上流畅的脸型和精致深邃的五官,称得上是亿万少女的梦。

我收回看脚的视线,凝视着对面的男人,声音有点沙哑,“我们离婚吧。”

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了裴珩的嗤笑声。

他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用一种熟悉而凉薄的眼神看着我,问,“许知意,你又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