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小村医 7.4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乡村生活
作者: 飞雪圣歌 主角: 杨凡 安雨梦 杨柳
55.46万字 0.3万次阅读 4.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4章 叫月涵干什么? 2022-12-09 22:44: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5.46
    累计字数
  • 11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4章
简介

小小村医杨凡,偶得神农传承,乡村振兴还看今朝! 不料多惹红颜,各路美女齐找上门…… 翌日,杨凡伸了伸懒腰,累啊!

第1章 春华嫂胸闷!

酷暑六月,仿佛火焰山降临世间。

可杨凡却悠闲地躺在摇椅上,静静地在院内杨树下乘凉。

虽然坐拥十里山村唯一的医馆,杨凡的生意却不是很景气。

杨凡所在杨小湾连带周围数十个村庄,虽然依山傍水,却与世隔绝。

归结原因,没有修路所致。

其实三年前,各村庄自发组织,有共同开凿一条通往山外的道路。

可不料一场山洪滑坡,阻断进程不说,还将大部分精状男永远掩埋地下。

无数家庭家破人亡,撇下寡妇孩童老人比比皆是,好生惹人怜悯。

村医本就是匮乏资源,杨凡父母和其他医生,为抢救村民都不幸丧生。

本在医院实习,工作蒸蒸日上的杨凡,却不料遭遇女友和兄弟算计,还被夺走了所有资产。

得知家乡危机,便毅然决然返回家乡继承村医职位。

数十个村庄加起来不过几百上千人,总不可能人人天天生病。

但作为十里八乡为数不多的青壮年,还是大城市研学归来,不免引得不少红颜惦记。

经常有寡妇或未婚女孩儿光顾,借看病为由想要染指杨凡。

对此,杨凡自然来者不拒,他可是肩负拯救家乡的使命,那些寂寞的少女寡妇,就急需杨凡救赎。

这不,微风拂过,从西边送来一缕桂花香,六月可不是桂花开的季节。

杨凡知道,来活了。

他猛然睁开眼睛,无心面朝南边的通渠河,迅速举目瞄向西边。

只见一婀娜女子缓缓飘来,杨凡清楚辨出,那人不正是春华嫂吗?

春华嫂,原名张春华,原张家庄村花。

她长发伴随着清风飘飘然,蓝色简装衬衫也不遮身材,蓝色牛仔裤更显英姿,又提着肥臀扭动。

春华嫂远嫁而来,和本村村花可争芳斗艳,不过两人分镇东西,可谓杨小湾天大福祉。

只可惜将其娶来的大柱哥,尚未体验张家庄的风土人情,就已经葬送在于修路建设上。

撇下春华嫂独自在家伺候一老人,好不寂寞。

虽然仍是个黄花大闺女,但她却坚守妇道无心改嫁,不知大柱哥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春华嫂这是要去哪啊?”杨凡首先抛出话题,尽管他从春华嫂面色,依稀看出身体欠佳。

“能去哪?找你看病呗!”春华嫂也毫不掩饰,直奔主题道。

听到春华嫂看病,杨凡一屁股坐了起来,乐呵呵地上前调侃道。

“咋了?家里老人快不行了?”

听到杨凡说这话,春华嫂脸色瞬间凝重。

“瞧你说得啥话?就不能我自己看病吗?”春华嫂气愤地说道。

“能,怎么不能?我看春华嫂脸色不太对劲,嘴唇发白,应该病得不轻吧!”

杨凡仔细打量着春华嫂,笑眯眯地说道。

听到杨凡这样说,春华嫂更生气了。

“哪有你这样说的?就这么诅咒嫂子出事啊?”

“哪里哪里,即使出再大的事在我这也不是事。”杨凡拍拍胸脯保证,笑脸迎上,“嫂子具体身体怎么了呢?”

看到杨凡认真询问,春华嫂也无心嬉闹,赶紧道出如何如何不适。

“这最近不是农忙吗?干活时候总觉得胸闷气短,有时还有点头晕头疼,小凡,你看看嫂子这是怎么了?”

“发情了!”杨凡脱口而出。

春华嫂顿时羞得面红耳赤,随手扯下一个杨树枝就要抽打杨凡。

“玩笑玩笑!”杨凡吓得连连后退,假装思考,脸色瞬间凝重。

杨凡独自喃喃语,这不就是中暑了吗?

休息休息就好了,可是春华嫂既然来了,那肯定得给她直接治好。

“完了完了,春华嫂,你这病问题可大了,慢性疲惫型中暑啊!”杨凡面露惊恐地说,又叹了口气。

不怕医生笑,就怕医生叹气。

春华嫂还没拿稳的树枝瞬间脱落,赶紧强撑着笑脸相迎。

“小凡,嫂子可经不起折腾啊!又说笑呢?”

“春华嫂不用担心,虽然很严重,但包在我身上。”杨凡拍拍胸脯信誓旦旦保证。

“那,真能治好吗?”春华嫂依然畏惧,趁热打铁追问。

“不难,按按摩帮你排排燥气应该可以。”杨凡严肃道,春华嫂才终于放心。

还是杨凡靠谱,要他父母在世,不知道会宰多狠呢!

杨凡也知道,父母是为了供他进大城市,才时有违背医德乱收钱,死了也算是报应吧!

可他父母不曾想,大城市并没有想象那么好,杨凡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春华嫂看了下旁边摇椅,下意识要过去躺下。

“嫂子,外面热,咱们还是回屋治吧!屋里凉快。”

杨凡不等春华嫂回应,也知道她不会拒绝,直接带到了屋里。

刚搀扶春华嫂坐下,杨凡转手把门关上,感觉不放心,又上了把锁!

这突入其来的变局,吓得春华嫂一屁股坐起:“小凡,你这是……”

“防止热气涌入呗!”杨凡解释道,“对了,我需要找相应穴位,胸闷气短和头疼的话应该集中在胸部以上,春华嫂,快把衣服脱了,到床上等我。”

听到这话,春华嫂更羞愧难当,她可从没在人前脱过衣服呢!

不对劲,这个杨凡不对劲,有耍流氓嫌疑,可她又不好反驳。

“小凡,必须得这样吗?”春华嫂还是报以警惕问。

“难为情也没事,可以不用脱,只是效果会大打折扣,只能暂时稳住,病重前找过来再脱也没事。”

听杨凡说病重,春华嫂的警惕心不得不一溃即散。

早脱晚脱都一样,要是病重晕倒醒不来就麻烦了。

春华嫂一咬牙,直接脱光了衣服。

一片光影一览无遗,闪耀的光让杨凡鼻腔一热。

那道深沟,好像马里亚纳海沟般,杨凡差点被吸进去。

妈耶!春华嫂身材真好,大柱哥死的亏啊!

这就便宜了杨凡,凭借大柱哥小时候没少欺负他,他肯定得好好照顾照顾他媳妇。

就这样被杨凡盯着,春华嫂乖不好意思的,但还是腼腆地匍匐身子往床上爬去。

待光芒被雪白隐去,杨凡才从痴迷中惊醒。

“春华嫂,不用全脱,我只是按胸部周围和头部穴位就行了。”

杨凡赶紧将春华嫂搀扶起来,她那纤细的胳膊竟然如冰般冰凉。

“哦,是吗?”春华嫂有点懵懂,遂生气地撅着小嘴,“哼,不早说,都被你看光了,快转过去。”

春华嫂下意识捂住胸部,竟有些茫然。

杨凡见状,不好接春化嫂的话,也不想错过这豆腐盛宴,并没转身,而是缓慢将其粉罩递给她。

“春华嫂,快穿好躺下吧!尽快治疗效果才好。”

杨凡竟然不躲?春华嫂满脸通红,更气愤了,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一把夺过,转身换好倚靠在床上调整位置。

杨凡还在一边看着,其实是在沉思,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呢?

明明全脱效果更好啊!地毯式胸部按摩更是锦上添花,唉,这该死的臭嘴,日后得改改这臭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