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圆满结局

书名:
渣爹总想和妈咪复合
作者:
纤指红尘
本章字数:
2430
更新时间:
2023-02-28 22:51:48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上嫁

都说周京臣光风霁月,圣洁不可攀。 只有程禧知道,他在夜晚和她独处时,要多坏有多坏,要多疯有多疯。 他道德高尚,也斯文败类。 他是周京臣,更是裙下臣。 ...... 后来,程禧另觅良配,那个男人是他的死对头。 再后来,集团最年轻的周总工程师和叶家的大公子从商场斗到情场,争得你死我活,抢得天昏地暗。 周京臣也分不清是胜负欲,还是对她舍不得的占有欲。
连载中,累计41万字 | 最近更新:第205章 我答应走,离开他

第1章 第一夜

书名:
上嫁
作者:
玉堂
本章字数:
1970

程禧冒着大雪赶到普众寺,院里已经停了一辆加长版的红旗L9,7777的尊贵豹子号,全防弹结构。

这是周京臣的车。

周家就是王权富贵的象征。

周京臣的父亲周淮康是市里的二号大人物,母亲是教育家,娘家有大企业,登上过胡润富豪榜,这种“权富夫妻”的结合最体面牢固了。

每月的初一和十五,周夫人风雨无阻要上香拜佛,不求财不求子,只求全家太平,普众寺的和尚在那天也会谢绝所有的香客,陪她一人诵经。

今天是正月十五,周夫人又捐了一大笔香火钱。

一进佛堂,程禧一眼看到背对门口的周京臣,穿着黑色羊绒大衣,仪态挺拔,身型英武板正。

周京臣在他那个阶层是公认的英俊,航天工程的高材生,集团最年轻的总工程师,能力风度样样出众,明面上的私生活也不乱,至于有没有相好的情人,没人敢打听。

程禧站在后面,视线里正好是周京臣的侧脸。

昨晚他狂热到失控,压着她的时候胡茬磨得胸口又痒又疼,吻她身体吻到忘情还伸舌头了,程禧受不了他变着花样的刺激,本能咬了一口,没想到牙印这么明显。

她深呼吸稳住神,走到周夫人旁边,“周阿姨。”

周夫人上完香,拉住她的手,“你爸爸的墓地在后山,是你周叔叔亲自选的位置,他去大会堂参加新春团拜会,出门前嘱咐我让你回周家过节。”

程父和周淮康是旧相识,从领导司机提拔上来的,前几年和一个妖艳的女医药代表闹出了婚外丑闻,在地下车库自杀了,从那以后母亲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一直住在疗养院。

周夫人倒是把她当女儿怜惜,可毕竟是外姓人,她不太愿意回去添麻烦。

正想拒绝,周夫人忽然盯着周京臣的下巴,“你的伤怎么弄的?”

程禧到嘴边的话止住了,脸上火烧火燎。

“不小心磕破的。”

一看就是床上用力过猛,折腾出来的痕迹,周夫人意味深长,“有女人很正常,为什么瞒着我?”

周京臣眼神扫向程禧,面不改色,“没瞒您。”

“等到十月份,你三十岁了。”周夫人没追究到底是哪个女人,直奔正题,“你清楚应该干什么。”

他们这一群子弟,三十岁陆陆续续结婚了。

三十岁是一道坎儿,之前玩得出格,家里不管,到年纪了,都逃不掉结婚生子。

包括周京臣。

只不过周夫人年年催,他每次都敷衍。

今年没那么好打发了,周夫人态度坚决,“你最好心里有个数,躲不掉的。”

周京臣不紧不慢地系好大衣扣,“您有人选吗?”

“你父亲在帮你挑。”周夫人言语之间既自豪又谨慎,“几个姑娘背景都不错,你外面如果有人,必须彻底断了。”

程禧心虚抬眼,和周京臣四目相撞,他当即移开,“最近忙,先不着急。”

扫完墓从寺庙出来,周夫人的车下山了,那辆红旗L9还在。

车窗敞开,风雪刮进后座,周京臣在一片浓白的雾气里,望向她,“我送你回学校。”

“出租呢?”她给了两百块钱,让司机等一会儿。

男人神色平静,“走了。”

普众寺全天闭寺,附近没有出租拉客,程禧没办法,弯腰上车。

扑鼻的男香带着一股清冽好闻的药感,小众暗黑,和他的气质不符,矛盾到极致,反而格外吸引人。

刚一落座,她呻吟出声,大腿根一阵触电般的酸痛。

周京臣咬得其实一点儿不比她轻。

只是他有技巧,会拿捏力道,当时舒服得浑身发软,可后劲儿大。

程禧脱了外套,垫在屁股下面,减少和座椅的摩擦。

车驶出一半,周京臣目视前方,音量低沉,“抹药膏了吗?”

她握紧双手。

男人喉结伴随吞咽滚了滚,“我记得肿了。”

程禧指甲盖狠狠掐进手心。

这些年,她对周京臣有感情,私下却也百般压抑,保持了距离。

周家的独生子,这辈子的每一步都是规划好的,伴侣、婚姻、职业,无一不是精挑细选,她这样的出身差距太悬殊,明知没结果,长痛不如不痛。

虽然有些不甘心,总好过越陷越深,难受得半死不活的下场。

昨夜是周京臣借着醉意主动的,程禧根本没想过有一天会和他赤裸相对,更不敢想周家知道了会怎样天翻地覆。

她现在脑子还是一团混乱。

好半晌,周京臣打破沉默,“这件事你跟谁说了?”

程禧回过神,明白他的顾虑,传出去对周家、对他的影响不好。

“没跟任何人说。”

周京臣嗯了声,“学校周边新开了一个楼盘,你去选一套,选好了告诉我。”

见她不说话,又补充了一句,“我名下的檀宫也可以过户给你。”

檀宫是周京臣外公的遗产,传家宝的豪宅,最便宜的一套也要上亿。

出生没有的,到死也挣不到了。

周京臣的确大方有诚意,但程禧不喜欢明码标价的补偿,“我住宿舍更方便。”

他听了没再勉强。

半小时后,车停在宿舍大楼外,周京臣侧身越过她,开车门。

突如其来的靠近,两具身躯贴在一起,太强烈,太压人,有一种冲破一切禁忌的亲密。

程禧敏感,被他的气息烫得颤栗了一下。

周京臣也发觉了,收回手,重新坐直,“你的内衣在我那里,找时间去拿。”

那件内衣是他亲手解开的,半脱不脱的挂在她肩膀,中途晃荡掉了,周京臣又帮她穿上。

他喜欢隐秘挑逗的感觉,薄薄的一层遮住,去探索。

怪不得说,多么严肃内敛的男人,沾了情事,也像变了个人。

连周京臣都暴露了闷骚。

程禧表情不自在,“你扔了吧。”

周京臣皱眉,“不要了?”

“不要了。”她下车,踩着雪跑回宿舍,一路也没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