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云动乾坤 8.5
作者: 风扫落叶 主角: 向云
130.68万字 0.1万次阅读 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七十二章 终(大结局) 2020-09-02 18:17:4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30.6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1章
简介

打工人向云魂穿东汉末年,意外重生贼窝,脱困后路遇猛虎,幸被名震三国的虎痴许褚救下,又结交典韦,三人结伴而行,灭山寨,施恩义,名起东汉。在这热血沸腾的年代,向云要如何搅动风云呢?

第一章 身处贼窝

东汉末年,宦官弄权,朝政腐败,加上天灾连连,兵役繁重,百姓食不果腹,苦不堪言,正值此时,盗匪四起,打家劫舍,这对原本就是贫苦无依的百姓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而这个原本强盛的大汉王朝也是走到最后关头。

在荆豫两州交界处一座山顶上,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山寨,寨中,两个匪徒正从一山洞愤愤而出,嘴中还一边骂骂咧咧,表情非常不甘。

“他娘的,本以为搞到一条大鱼,结果就一虾米。”一个身着破衣,面色消瘦的匪徒嘴中骂道。

“是啊,点真背。”另一人深有同感,点头应道。

这时,迎面走来一伙素衣匪徒,带头的是一莽汉,身强体壮,面貌粗狂,脸上,一道深深的刀疤如同蜈蚣一般蜿蜒盘旋,显得狰狞无比。

“大哥。”见到此人,两人面色一变,急忙抱拳行礼,面色恭敬道。

莽汉很是满意,点头问道:“搜的如何了?有无值钱之物?”

“都是几个穷鬼,除了搜出百钱和几本破书外,其余都是些干粮。”那面色消瘦的匪徒苦着个脸道。

“什么?没钱坐什么马车,走,某家去问问。”闻言,莽汉冷哼一声,心中不爽,带着众人向那个山洞行去,那山洞,是匪徒们专门用来关押被抓住的富家商人和士子,以此要挟对方给钱,当然,干他们这行,还是有规矩的,抓的那些士子也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士族,如果抓到大族人家,他们也只有放任离去,以免招来杀生之祸。

今日,众匪和以往一样在官道附近蹲点,半天都未有收获,郁闷间,忽然一马车经过,顿时被众匪截住,一问之下说是什么襄阳向氏,想来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于是便欲擒之,不料那车夫居然武艺不俗,让人畏惧,众匪一时拿他不下,要不是最后一匪徒见点子过硬,趁机将车中两名孩童截住,车夫无奈停手,恐怕还真不能将之擒住,废了这么大力气,结果一番搜查下来就得百钱和一匹马,这让他们如何不怒?如何不气?

山洞里,在一间酷似闹房之中,地上躺着一个头扎束发,面容清秀,双目紧闭的少年,看样子,应该只有十三四岁左右,在其身旁,坐着一个同样大小的孩童和一中年男子,此刻,孩童面色虽然紧张,但却未失方寸,紧紧盯着躺着地上的少年,神色担忧。

中年身着青衫,中等身材,髯长半尺,容貌平凡,见到少年昏迷不醒,心中虽是担忧,还是不住对一旁孩童宽慰道:“放心吧,二公子他只是撞晕过去,不会有事的。”而这说话中年,正是让那些山匪畏惧的车夫。

闻言,孩童稍好,抬头疑惑四处打量一番,便重新将目光放在躺在地上的少年身上去了。

中年车夫也转过头,这山洞中,并不止三人被关押,紧挨着他们还有不少身着不凡之人被分别关押着,面色憔悴,然而其中最惹人起眼的却是和三人同处一牢房之中,一个身穿长衫,中等身材,面相刚毅的中年男子正盘膝而坐,此人虽处贼窝,却是衣冠整齐,毫无慌乱,似觉有人打量,中年转过头,微微点头示意。

“呃,头好痛。”忽然,躺在地上的少年秀美微皱,抬手搓揉额头,嘴中迷糊呢喃道。

“二哥,你醒了?”见状,孩童惊喜,兴奋道,闻言,一旁车夫也是大喜,急忙凑过来,扶起少年,令其坐起。

睫毛微颤,向云睁开双眸,光线刺来,有些难受,揉了揉眼睛,有些迷糊的打量眼前身着古装二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又想不起来,一时愣在那,疑惑道:“你们是?”

闻言,孩童兴奋之色霎时凝固,一脸奇怪道:“二哥?你怎么了?我是你弟朗啊?”心中却是害怕一向和自己亲近的二哥认不得自己。

“朗?”向云嘴中疑惑的呢喃道,好像有些印象,忽然,向云脸色一变,脑海一阵剧痛传来,无数记忆如同泉涌一般纷纷涌来,向云惊呼一声,只觉头疼欲裂,双手抱头,时而拍击自己脑袋,似乎这样能令自己好受一点。

“二公子,何故如此?”见状,中年车夫大惊,急忙抓住向云双手,以免向云的再次做出这种自残行为。

手被缚住,向云无法,只得默默承受着这种莫名巨痛,一时间,汗如雨下。

见到自己亲近的二哥一时如此,孩童心中焦急,一把抓住向云右手,双眼朦胧急道:“二哥,你这是怎么了?”

见状,不远处中年起身走了过来,出言道:“想必是头部受了重击留下的后遗症,最好还是早做医治得好。”

闻言,车夫却是有点无奈,如今身处贼窝,哪去找大夫?

还未等两人答话,向云面色忽然平静了下来,愣愣道:“不用了,我没事,刚才只是忽然有点头痛罢了。”说完,也不再理会众人,独自坐在那发呆。

见状,众人还想问点什么,不过看向云那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将嘴中的话咽了下去,各自坐下,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此刻向云面色虽然平静,然其心中却是涌起惊涛骇浪,久久未能平息。

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上班族,他不是没有幻想过自己某一天也能像小说里面所写,穿越到异世啊,古代啊什么的,但当这天真的降临到他头上的时候,他却有点迷惘、孤独与不知所措。

刚才的头痛,明显是自己前世的记忆与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相融合所致,通过记忆,他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现正值东汉末年汉灵帝年间,光和三年,公元180年,作为一个三国迷,这个他还是记得很清楚的,也就是说,还有四年时间便是中国历史上最大一次宗教形式暴乱:黄巾之乱,也称黄巾起义。

而向云此刻的身份更是令他惊奇,被他附身的这具身体,和他同名同姓,姓向,名云,尚未有字,乃荆州南郡治下宜城向氏,而在他身旁这个一直紧盯着他十二三岁孩童便是日后的蜀汉大臣:向朗。

向朗,字巨达,早期追随刘表,刘表死后跟随刘备,曾任巴西太守、光禄勋、左将军等,向朗少时虽有接触文学,却没有太大兴趣,反而以内政见称,后来在第一次北伐被免官,到死前二十年,开始潜心典籍研究,孜孜不倦,年近八十仍亲自校对书籍,指出谬误之处,积聚的篇卷,是当时最多的一位。

关于向朗的资料一一在脑海浮现,向云实在有些难以置信,面前这个泪眼婆娑的稚气未干的孩童就是日后的蜀汉大臣,其实以向朗的名声在三国历史上并不怎么响亮,向云能够知道如此详细也是因为向朗和自己同姓,而在三国时期向氏名人实在太少,所以向朗自然成为向云的重点关注对象,没想到世事难料,自己居然穿越而来,还成为了向朗的兄长。

“向云?”向云脑海中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人物历史上毫无记载,想来应该就是因为早逝的原因,没想到居然被自己附身。

到此,向云的记忆也逐渐恢复,他记得自己前不久还在大街上,便忽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向云不幸被雷给劈到了,然后就如同小说一般,醒过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让他毫无心理准备。

正值向云脑海一片混乱之际,外面忽然传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便见一个身强体壮,面色凶悍的刀疤男大步流星而来,其身后一群小弟恭恭敬敬的跟在身后,不敢言语。

见到此人,其余牢房之中的人顿时一抛先前的憔悴样,大声喧闹起来,大叫着放他们出去之类的话语。

对于众人的喧哗,莽汉毫不理会,继续向前来到关押向云等人的牢房前停住,一抖双手,对着和向云同处牢房的中年男子抱拳一礼,恭敬道:“何先生,安好?”

盘坐在地的中年,对于莽汉的恭敬毫不理会,目不斜视,淡淡道:“有吃有喝,比起那些食不果腹的贫苦百姓来说好上千万倍。”

莽汉粗狂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无奈之色,叹道:“先生这是何必,某等虽为匪徒,却从未对贫苦百姓下手,如今将先生困住,也只望先生为某等出谋划策,锦衣玉食,任凭先生享受,先生何不应之?”

闻言,何先生脸色露出一丝不屑,道:“尔等颇有勇力,不思报效朝廷,反而落地为寇,虽未欺压百姓,但却是众士族眼中钉,早晚都会被官军剿灭,如若吾与尔等同谋,与自毁长城又有何异?”

莽汉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温怒,指着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冷言,冷哼一声,反问道:“报效朝廷?我这道伤疤就是那些挨千刀的官兵留下的,先生还让我去报销朝廷?当今天子昏庸无能,底下官员也是贪赃枉法,只顾一己私利,这种朝廷,不报也罢,既然先生主意已决,某等也不会为难先生,等过些时日自会放任先生离去。”

说完,莽汉也不再理会中年,目光转向向云三人,对着身后一群小弟道:“将他们三人给我带出来,某要亲自审问,还有,把那个车夫绑起来,免得待会动武。”

说完,也不管众人反应便独自出去了,手底下小弟们也跟了上去,剩下几个迅速冲入牢房,将中年车夫绑了起来,碍于向朗两人,中年车夫也不敢反抗,只得任人摆布。

通过记忆,向云知道这个车夫是向云和向朗的护卫,名叫向军,身手虽然不算一流,但对付一般人二三十个还是没有问题,是家族派来保护两人的,向氏虽然不是名门望族,但在宜城还是有一定地位,说到这,不得不说一下事情原委。

向氏,在荆州虽算不上顶级家族,但其实力也是不弱,历史上皆有记载,与历史出名家族也有一定来往,说到向氏大家也许并不了解,但同样身为襄阳家族的其余几个家族相信大家一定听说过:襄阳蔡氏、蒯氏、黄氏、庞氏、习氏、马氏等,其中蔡氏的蔡瑁,蒯氏的蒯良、蒯越两兄弟,黄氏的黄承彦,庞氏的庞统以及其叔父庞德公,马氏马良,习氏习祯等等,皆在《襄阳耆旧记》有一定记载,向氏虽然也许不能与这些家族并肩,但能够同时作为襄阳家族写进《襄阳耆旧记》,想来实力应该不弱。

而向云,是向朗的二哥,通过记忆,向云惊讶的了解到,向云出生于永康元年(公元167年),二月初二,据传,向云出生那天,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风起云涌,雷电大作,下起瓢泼大雨,盏茶后,拔云见日,天降祥云,彩虹当空,如此异状,众人惊奇,皆以为此乃祥兆,更有甚者,摆案拜祭,正值当时,降生一婴儿,见此异状,因此婴儿得名向云,有谐音祥云之意,因为这个事件,向云在当地也有不小名声,众人都觉得向云长大一定不凡。

向云一辈有三兄弟,向云排第二,大哥名叫向胜,字圣传,出生于永寿元年(公元155),比向云大十二岁,其弟向朗比向云小一岁,出生于永康二年,其父在向云六岁时便悄然辞世,向云父亲因为向云出生时的异状,对向云非常疼爱,培养起来也是不留余地,父亲的辞世,对向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年仅六岁的向云和年仅五岁的向朗,便陪同大哥向胜披麻戴孝,不吃不喝,跪了三天,特别是向云,从小体弱,最后更是饿晕过去,在当地,向云三兄弟的孝心成为众人美谈。

父亲死后,向胜继承父亲遗志,专心培养向云和向朗,在向云、向朗年仅十二三岁时便提前束扎发髻,将两人送往颍川阳翟,事师于司马徽之下,这次,临近年关,加上一年盘缠几乎用尽,向云、向朗便辞别司马徽,准备回家过年,同时拿些盘缠,不料马车行至荆豫两州交界处时被山匪截住,向云更是因为匪徒粗鲁,后脑磕到马车上,向云本来就从小体弱多病,那经得起这么一撞,结果自然晕了过去,而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向云看到的了,想来那个向云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夭折了吧?说起来怪倒霉的。

想到此,向云不得不为这个同名同姓的老祖宗默哀,能够事师司马徽,也许向云不死,在历史上可能会留下那么一笔,想起来长,其实这些事情也只是在向云脑海一闪而逝而已。

见到向军被绑,向朗有些紧张的往后缩了缩,现在的他可还不是以后的蜀汉大臣,只是一个普通孩童,遇到这种情形没有哭出来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这时,向云也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见到向朗神色紧张,想起向朗那种对自己发自内心的亲近之意,向云心中一暖,抓住向朗的手,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拉着他神态自若的向外走去。

向云并未注意到,在他走后,那个被称为何先生的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脸上露出欣赏的神色。

向云的举动自然被身后的向军看在眼里,大感欣慰,向军是个孤儿,无父无母,甚至连姓氏都不知道,是向家收留了他,且赐他以向为姓,从未将他当成外人,对他也很是关心,而向云、向朗更是他看着长大的,如自己亲生孩子般,充满喜爱之意,心中暗自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让两人安全离开这里,即使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一路上向云都在思考自己的处境,有股骂娘的冲动,为什么人家穿越都有种种好处,神马智脑,神马绝世武功之类的,自己一穿越就穿越到贼窝?随时都有生命之危,而且自己这幅身体还是弱不禁风的那种,要知道四年后可就是乱世了啊,这让他怎么混?

‘算了,不想了,可能待会就被那些匪徒们给宰了,到时候说不定又穿越回去了呢。’向云随遇而安,心中自我安慰道。

三人在几个山匪的带领下来到一个陈色简便的大厅,两旁皆是站满一群容貌凶狠的山匪,瞪着向云等人,此刻那莽汉正坐在上方,怒目圆睁,紧紧瞪着走进来的向云等人。

刚一靠近,只觉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霎时,向云身躯一震,面色煞白,体内血液沸腾,额上冷汗直冒,在这股气势下,向云只觉身体一阵不适,居然有着呕吐之感。

忽然,向云注意到向朗比起他来更是不堪,弱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眼中充满莫名恐惧之意,想来肯定是被这气势给吓着了。

不及多想,向云深吸一口气,强忍心中惧意,向前踏出一步,挡在向朗身前,一脸不服的回瞪着上方的莽汉,心中却是震惊莫名,以前老是在电视中看见什么武林高手虎躯一震,便能将一群配角吓得屁滚尿流,那时自己总是嗤之以鼻,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能享受一下这种待遇,虽然自己还不至于屁滚尿流,但向云知道,要是自己一直在这股气势下,一定承受不了多久,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煞气?想来也是,无风不起浪,那些传说也不可能空穴来风。

见到向云的表现,莽汉一愣,眼中欣赏之色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