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王妃有点难 8.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可爱月 主角: 凝风华 宁亦安
14.7万字 0.2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0章 用我和王爷的命担着 2022-09-26 10:0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4.7
    累计字数
  • 3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0章
简介

凝风华穿成了盛国公府胆小懦弱的庶女,一来便要出嫁。 要嫁的还是一个将死的王爷。 她都做好继承遗产的准备了,哪成想王爷活了。 王爷安好,她这个安王妃做的名正言顺,众人眼红,姐妹嫉妒。 紧接着阴谋算计栽赃陷害,接踵而来。 她既要应对白莲绿茶,同时还要祈祷病弱王爷早登极乐,自己好继承遗产。 可这安王的身体越来越好是怎么回事? 不是不宜劳累吗?怎么追她追了半个京城? 不是体弱吗?刚刚把自己扛起来的是谁? 又一次被武力压制后,凝风华疑惑了,这王爷当真体弱? 多次被摧残凝风华终于忍无可忍:“王爷你挺能活啊!” 宁亦安面带微笑:“怕王妃养小白脸,不得不努力。” 凝风华无奈:“光努力活着是不够的。” 从此以后,王妃打架他递刀,王妃闯祸他撑腰。 众人都说安王变了,眼里只有那个小王妃。 凝风华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突然发现,他活着也不错……

第1章 一朝穿越,美梦成真

“小姐,到了。”丫鬟带着哭腔,伸手抹了下眼泪。

迎亲花轿落在安王府门口,众人无不惋惜地盯着花轿,可怜里面那位即将守寡的王妃。

此时这位王妃却在强忍笑意,压下心中兴奋。

她是下午穿来的,原主是盛国公府不受宠的庶女,前日得了一门婚事,要嫁给将死的安王。

婚期是在两日后,但安王突然病重,传闻他即将咽气。

皇上临时下旨,今晚就让二人完婚,说是冲喜。

原主不想做寡妇,投湖自尽,凝风华便过来了。

得知这些的凝风华不是一般的高兴,有钱有时间,没孩子没人管,这日子爽爆了。

安王府就在眼前,只要她迈进去,美好生活就开始了。

王府周围藏着不少百姓,都想看看这可怜的王妃,是如何哭闹的。

安王妃投湖自尽,不过一下午的时间,这条消息就在有心人的刻意安排下,传遍了京城。

大家也理解,谁愿意出嫁当日便守寡呢?

但理解也不影响大家看笑话,这是皇家丑闻。

皇后安排好的嬷嬷,早就在府门口等着了。

还有府里的一众侍卫,都紧紧地盯着那顶花轿。

皇后有令,若安王妃哭闹喊叫,他们要在第一时间制止,万不可失了安王的颜面。

安王妃若是想逃,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就算是生拉硬拽,把人捆了,也一定要让她和安王成亲。

因此他们盯的仿佛不是王妃,是猎物。

“嬷嬷还是上前迎一下比较好,终归是庶女,上不了台面,此时怕是腿软的下不了花轿了!”

凝风华刚要抬手挑帘,便听见了这么一句。

说话的是个宫女,语气轻蔑,眼神鄙夷,还藏着些许幸灾乐祸。

她的话是众人心中所想,但不能说出来。

嬷嬷冷下脸:“花轿里的人是安王妃,你若是活够了,回去我就禀了皇后,成全你!”

凝风华听到后笑了,一句安王妃让她安心许多。

过了今夜,她就是个没有安王庇佑的安王妃,光靠头衔可镇不住人,还是得拿出点真本事。

那宫女并未把嬷嬷的警告当回事,不屑说道:“我是贵妃的人,就不劳嬷嬷费心了,嬷嬷还是看看安王妃,是不是已经逃了!”

说到后面,她还故意提高了音量。

不远处的百姓,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后两个字。

“逃了?花轿可都抬到府门口了!”

“还能逃哪去?这下可热闹了!”

众人议论纷纷,嬷嬷紧张地捏紧了帕子,头上隐隐见汗。

皇后就安王这么一个皇子,荣辱一体,安王妃要是真的逃了,皇后在宫中怎么抬得起头!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凝风华单手覆在了轿帘上,细嫩白皙的手指挑开轿帘,身子缓缓探出。

周围议论声戛然而止,风声都小了许多。

一道身影从花轿中出来,嫣红嫁衣显出曼妙身姿,裙摆衣袖处的银白丝线,借着月光晃得人移不开眼睛。

头顶珠翠繁多,华贵却不显凌乱,随动作摆动的耳坠,同腰间坠着的紫翡玉佩相得益彰。

这些是皇后临时送来的,怕时间紧急,盛国公府凑不出一套出嫁的服饰。

凝风华光是这身打扮,便足以让人惊艳。

她微微抬头打量着安王府,仅仅是抬头的功夫,四周便隐隐出现了吸气声。

五官精致,面容姣好,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眼中藏着细碎星辰。

先前大家对这个投湖庶女的嘲弄心思,消失殆尽。

就连安王府的侍卫,也收起了严阵以待的架势。

“刚刚听到有人说我逃了,不知是谁说的?”凝风华语气淡然,像是寻常一问。

宫女眉头紧皱,这安王妃和她想象的差太多。

庶女不应该是灰头土脸,谨小慎微的吗?

“怎么?话都不会说了?”凝风华目光突然变得凌厉,直直看向那个宫女。

她在花轿里看不到人,但能根据声音听出那人的位置。

从她先前的说话态度来看,她的主子,肯定和安王或是皇后不对付。

凝风华对自己的未来很清楚,安王会死,但皇后不会,她得和皇后站在统一战线,俗称抱大腿。

宫女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连忙回过神,上前浅浅施礼道:“奴婢叶竹,奉贵妃命,来给安王和安王妃送上贺礼。”

“贵妃的人?”凝风华挑了挑眉,笑意更浓。

叶竹略显得意,高傲地仰起头说:“是!”

她是被那个眼神吓到她了,还以为这个安王妃是个不好惹的。

结果听到贵妃的名号,不还是要笑容灿烂地讨好自己?

后宫只有一个贵妃,出身显赫,又位同副后,她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太子的热门人选。

顶着这么多头衔,足以让贵妃在后宫横着走了。

她从不把皇后放在眼里,身边的宫女也是眼高于顶。

正当她得意时,凝风华冷笑一声,出言讥讽道:“贵妃身边的人,一向这般猖狂吗?”

先不管叶竹的那番话如何失礼,就她行的那个礼,膝盖弯的还没有凝风华点头深。

叶竹脸上的笑容猛然间消失,眼带怒意质问道:“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凝风华不止在说她,还借着她讽刺了贵妃,叶竹怎么会听不出来?

凝风华说:“今日是我和王爷大喜的日子,我还未下轿,便听到了你对安王妃的评价,庶女出身,上不了台面,怕是早就腿软?”

先前听到的那些,尽数还给了叶竹。

叶竹深知理亏,但贵妃给她的底气让她觉得,凝风华不敢动她,便想敷衍地解释过去。

她还未开口,凝风华又说:“你是来送礼的,难道对安王妃的羞辱就是贵妃的贺礼?贵妃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凝风华怒声质问,句句紧逼,显然是要个解释。

涉及贵妃,叶竹心中一慌,赶紧解释说:“王妃可不能乱说,贵妃从未说过这种话!”

在大婚当日专门派人过来羞辱王妃,这话传出去贵妃必然挨罚。

“那便是你说的了!”凝风华下了结论,声音冰冷,“你说我逃了,这是在侮辱我还是在羞辱王爷?”

凝风华没让她解释,直接给她两个回答让她选,但怎么选都是死路。

嬷嬷原本急着成亲,意识到凝风华不会逃,心里有底便不急了。

今日叶竹接二连三的冷嘲热讽,压得她抬不起头。

如今凝风华出现,可算能扬眉吐气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