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凰 9.1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安绵绵 主角: 宋弗 陆凉川
100.16万字 0.4万次阅读 48.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78章 双重生番外十五:终章 2023-10-30 22:51: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01.72
    累计字数
  • 97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8章
简介

【清冷聪慧嫡女vs深情强大前朝太子,权谋,1V1,强强联手,欢喜大结局】 重生归来,宋弗第一时间去寻了前朝太子陆凉川,二人成为合作伙伴。 她有好多的事情要做,生怕自己时间不够多。 她竭尽全力,护着自己的亲人。也不再忍气吞声让自己受委屈。 她步步为营,一点一点把计划变成现实,直到手刃仇人报仇雪恨,亲人安然无恙。 原本以为这一世已经圆满,但是想到他,还是遗憾。 遗憾只陪了他一程。 她用尽全力,只为让他得偿所愿。 却不知,他为了她,亦竭尽所能。 他所求:同生共死! 她唯愿:朝朝暮暮!

第1章 造反吗?我们一起

三月十五。

京城。

宝墨斋后院,树木掩映后的雅间,宋弗和陆凉川相对而坐。

这是宋弗重生后,他们初次见面。

屋内陈设气派,一进门,入眼就看到半人高的红珊瑚,水纹鎏金瓶在平切梨花木架上错落有致的摆着。

坐毯洁白柔软,汝窑青花瓷杯里盛着南边来的早春顶级云雾茶。

茶香袅袅,混合着窗外几声鸟叫,把这春光渲染得静谧安稳。

宋弗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叹了一声:“好茶。”

她貌美倾城,此时一身青色的流仙裙,腰带飘在一侧,挽出纤腰盈盈一握,衬得人越发素净美丽。

一举一动都优雅至极,瞧着像一副上好的美人图画,让人赏心悦目。

陆凉川就这么直直的打量她,宋弗也不恼,抬眼向他看过去。

他一身月牙白的锦衣,头戴玉冠,手上撩着一把纸扇,坐姿随意,放浪形骸,或许是他容貌太过俊逸,这般姿态半点不觉粗俗,还显出几分潇洒肆意的风流来。

他轻抬眉眼,斜睨着宋弗,

“大婚第二日,太子妃不在东宫好好呆着,这般避开耳目来我这宝墨斋,不会就是为了喝杯茶吧?”

宋弗放下茶杯,朝他微微笑了笑。

陆凉川的话问得随意,但是其中藏着探究。

她是太子妃,他是商户,她偷偷摸摸来,他没有行礼。他在试探她对于表面功夫的在意程度,以推测她此行的目的。

而她,没有为这些虚礼愤怒生气。她在无声回应他想得到的答案,从而摸索出她要说的话,该从哪方面开口。

她一双眼生得极美,黑白分明,波光潋滟,垂眸放下茶杯时,长长的眼睫盖住眼帘,掩住眼底的半湾流光。

此时看过来,平静无波,像一个漆黑无底的漩涡。

看着这样的宋弗,陆凉川在脑中飞快的过了一遍她的信息:

宋弗,丞相府嫡女,京城第一美人。

颇有才华,性子温顺,闺名远扬,外祖秦家是护国将军府,对其疼爱有加。

半年前太子亲自求娶,皇帝下了赐婚圣旨,昨日大婚,宋弗入太子府成为太子妃。

他实在想不到,传言中那般行端仪雅,礼教克娴的女子,在大婚第二日,避开耳目来见他是为了什么?

宋弗开口:

“我今日排除万难,来见公子,是想跟公子谈合作的。”

“哦,怎么个合作法?”

陆凉川语气兴味,他和宋弗从未有过交集,听着这话,他下意识的就以为宋弗是有求于他。

他不是官场中人,无权无势无地位,身为富商,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但是,堂堂丞相府嫡女,得外祖护国将军府的宠爱,如今又是太子妃,为了钱来找他,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陆凉川往后一躺,一副好整以暇的随意态度,看着宋弗,眼中的揶揄意味十分明显。

宋弗并不介意陆凉川的态度,看向他,开口道:

“造反吗?我们一起。”

她目光平和,语气也不见起伏。说出口的话,却在两人中间炸开一道惊雷。

几乎是一瞬间,屋子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陆凉川身体一僵,看向宋弗,瞳孔微眯,继而脸上露出三分笑意:

“太子妃想寻死,我不拦着,但是拉上我,就不礼貌了。

听闻昨日大婚,太子妃的庶妹也随着一起嫁入了太子府为侧妃。太子妃心中有怨,我也可以理解。敢问我跟太子妃有什么仇什么怨,太子妃要这般置我于死地呢?”

宋弗认真回答:

“不。我心里并无太子,这桩婚事也无所谓,他娶谁我都不介意,甚至太子本人我也不介意,自然也就不存在怨恨。”

重生而来,她知道眼前的人是前朝太子,她要做的事,必须要依靠他。

她知道他缺什么,今日她带着诚意来谈合作,是务必要达成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从袖袋中掏出一个小木牌,走到陆凉川面前,把小木牌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然后,走到案台前,提笔蘸墨,在宣纸上开始写写画画。

她没有看陆凉川,径直开口:

“这个小木牌,是剑南道上一处铁矿的通行证。

这处铁矿是太子的,昨夜被我要了来,现在我把它给你,算是我投诚的见面礼。”

陆凉川看了一眼桌上的木牌。

铁和盐都是朝廷直辖,是一本万利的买卖,私人不许开采贩卖,一旦被发现,后果严重。不过太子身份贵重,私底下这些营生不少,不仅太子,另外几位皇子名下也不全部都是正经生意。

这处铁矿他是知道的,已经挖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给了宋弗,相当于是太子给自己找了个替罪羊,万一东窗事发,宋弗首当其冲。

陆凉川眼带鄙夷,只觉得宋弗比他知道的那些闺阁小姐都蠢笨。

“铁矿这么值钱的东西,太子说给就给了,太子和太子妃还真是鹣鲽情深。”

宋弗依旧在低头画着,她面色平静,顺着陆凉川的话,接道:

“这铁矿已经开采得差不多了,所以太子才会毫不犹豫的把它给我,未必没有存着以后被人发现,让我背锅的意思。”

陆凉川目光微凝,向宋弗看过来,宋弗依旧低头画着,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反应。

他眼带深意,悠悠开口:

“那太子妃,这是何意?”

宋弗:“在太子原有开采那座山的西南方向二十里,有大量的铁矿。但太子不知道。那一批铁矿,足够组建一支万人的军队。”

军队装备,这应该是陆凉川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军队……

陆凉川一下心生警觉。

他有军队,但是缺装备,铁矿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哦,太子不知道,太子妃却知道。太子妃知道却不告诉太子,而要告诉素未蒙面的我。怎么看太子妃也是不怀好意。”

陆凉川直接忽略了宋弗说的“那批铁矿可以组建一支万人军队的事”。

今日,宋弗的出现,太诡异了。

宋弗,究竟意欲何为?

是敌是友?

或者说,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隐藏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心底升起一抹无法掌控的危机感。心中甚至已经在计划着,怎么让宋弗可以悄无声息的在这个世上消失。

宋弗写完了,她拎起宣纸吹了吹,走到陆凉川面前,语气认真。

“我知道今日来有些唐突,只是我时间不多,出来一趟不容易,必须要抓紧。

若这块小木牌公子觉得诚意不够,那公子再看看这个。”

宋弗将手中的宣纸摊开,当陆凉川看到图中所画为何物时,神情终于凝重起来。

他看着宋弗,语气意味深长:

“太子妃胆子可真大,画京城的布防图,罪当斩首。”

宋弗脸上依旧波澜不惊,

“公子一介商人认识布防图,胆子也不小。这是我对公子的诚意,若公子需要,皇宫的布防图,兵部刑部大理寺的图,我都能画出来。”

陆凉川这一次没有说话,目光也没有从宋弗身上挪开。

他静静的看着宋弗,企图从她脸上窥见一二心绪,从而辨别她话里的真假,以及此行的真正目的。

“看来太子妃想要做大事,不过你找上了我,怕是要失望了。

我只是一介平民,想安安稳稳的过过小日子,娇妻美妾环绕,没有什么大抱负,更不想去做这种掉脑袋的事。”

宋弗微微垂眸。

陆凉川不信她,在她的意料之内,毕竟她这般贸然找上门,若换做是她,也会处处提防对方。

宋弗抬眸,目光平静。

“因为你姓陆。”

陆凉川失笑,眼底却一片森冷。

“姓陆又如何,天底下姓陆的多了去了。”

宋弗放低声音:

“因为先皇后姓陆,先皇姓周,而公子,原本也该姓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