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守望者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妃小朵 主角: 方路远 唐永福
33.54万字 0.2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7章 二十年守望 2022-12-02 16:41: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3.54
    累计字数
  • 9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7章
简介

白头叶猴,头顶“白色绒毛小帽”的黑毛猴子,可以灵活的穿梭在陡峭的岩壁之间,它们是喀斯特精灵,是我国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也是我国特有的灵长类动物。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生活所迫,村民只能不断开荒种地、上山砍柴,使得猴群的生活圈子变小,加上不法分子的肆意捕杀,崇左白头叶猴种群数量锐减,一度处于灭绝边缘,保护白头叶猴刻不容缓。 人类无法孤独的行走于天地之间,人类必须与万物同生共存,与你共白头,与你长相守。

第1章 面临威胁

1996年,是唐永福成为广西崇左和扶绥珍贵动物保护站,丽通片区巡护员的第三个年头。

因为条件艰苦,所以进山巡护只能全靠脚力,可即使如此,唐永福也一天没有落下过。

唐永福其实并不算黑,但经年累月走在石山之间,而且连个遮阳的帽子都没有,渐渐的,皮肤就变得黝黑粗糙,像个煤球似的,再搭配上一个寸头,一身带补丁的藏青色衣服,这便是他了。

这天,唐永福拎着一个山脚下拆下来的捕兽夹子,一路走到山林深处,他习惯性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几百米远处的白头叶猴。

它们是头顶“白色绒毛小帽”的黑毛猴子,据说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百多万年。

“天要黑了,你们赶紧回家吧。”

广西崇左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分为峰丛洼地和峰丛谷地。

峰丛洼地的山峰各自独立,山峰之间有大量平地,他们村的村民就住在这些平地上,以耕种为生。

周围山峰的高度,多在五六百米。

白头叶猴作为“邻居”,为了躲避山林中天敌的威胁,它们征服了陡峭的岩壁,夜晚居住在高高的石洞里,白天外出觅食。

唐永福远远的见过几次叶猴攀爬岩壁的场景,灵活自如,步伐矫健,就好像说书先生口中的武林高手。

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唐永福准备下山回去了。

可刚走出去没多远,他忽然听到一只白头叶猴大叫着发出警示,紧接着隐匿在山林间的叶猴们瞬间开始逃窜。

伴随着叶猴越来越焦急的警示,砰得一声刺耳的枪声响起。

唐永福急了,顾不上危不危险,立即向着枪响的方向跑了过去。

可是等他到达的时候,偷猎者早就不知去向,山林也再次归于平静。

只有地上的一滩血迹和些许的白色绒毛,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唐永福抬头看去,上方树枝有两三处被折断的痕迹。

他不死心,又在山林里兜兜转转找了半个多小时,可是却一无所获。

拎着夹子,唐永福垂头丧气的往回走着,快到半山腰的时候,他发现了同村的村民卢老五。

卢老五,五十多岁,头发已经白了大半,无儿无女,媳妇也早在十几年前就去世了。

前些年他上山砍柴时摔伤了,右脚跛了,走路也慢了,而他现在身上还背着一个大筐,走起来就更慢了。

唐永福看见大筐上面盖着不少杂草,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跟在后面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筐的右下侧隐隐渗出了血迹。

唐永福猜想,卢老五走的慢,之前他追过去的时候,卢老五应该是躲起来了,然后等他去别处寻找的时候,卢老五这才悄悄往山下走。

“卢叔,你这筐里装的是什么?”唐永福快步走上前。

听见声音,卢老五吓得肩膀一哆嗦,他转过头,斜眼瞪了一眼唐永福:“装的什么关你屁事?”

唐永福实在,不会迂回套话,他开门见山道:“卢叔,你筐底下渗血了,你说实话,刚才偷猎猴子的是不是你?”

卢老五呸了一声,一口黄痰就吐到了唐永福胸口的位置。

“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我告诉你,老子的事你管不着,赶紧滚!”

唐永福伸手想去抓筐里的杂草,卢老五举起破木头拐杖,一把挡住了唐永福的手。

“你小子别给我耍横,我告诉你,把我惹急了,我天天上你家闹去,你以后甭想过一天安生日子。”

唐永福看着卢老五,拧着眉说道:“卢叔,咱这里可有规定,是不能打猴子的!”

“放屁,我可没打猴子,我让你滚远点听见没有?”

唐永福推开卢老五的拐杖,侧步向前,还是想弄掉筐上面的草。

卢老五慌着向后退了两步,结果一个趔趄,连人带筐直接撞到了树上,里面的杂草一下子掉了不少。

唐永福一把拽住大筐。

卢老五急了,扯着嗓子大喊道:“敢动我东西,我弄死你!”

下一刻,唐永福感觉肚子被一个东西顶住了。

他低头看去,一截黑呼呼的管子,那是卢老五自制的土枪。

卢老五面目扭曲起来:“我老光棍一个,什么也不怕!你今天要是非和我过不去,我要你命!”

卢老五说完立即摇了摇头:“不对,我不杀你,我打残了你,然后杀你家里那四个。”

“你爸妈,你闺女,你媳妇,让你也变成老光棍,哼,该怎么做,你可想清楚了!”

“你!”唐永福死死按着大筐,手上、额头上的青筋根根爆出。

卢老五咧嘴笑笑,知道自己的威胁管用了。

“一只破猴子而已,不值当的,你闺女那么可爱,媳妇那么漂亮,你舍得她们死?”

“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也不忍心弄死他们是不是?”

唐永福瞪着卢老五,眼底满是愤怒。

卢老五晃了两下大筐:“还不赶紧松手?”

唐永福依然瞪着卢老五,可是按着大筐的手却不自觉的卸了力道。

卢老五甩开唐永福的手:“今天我俩没见过,退后,别挡着我的路!”

唐永福屈服了,他低下头,双脚像灌了铅似的,使了大劲儿,才向后退了两步。

卢老五斜眼瞥了一眼唐永福,随手揪了一片树叶叼在嘴里,然后便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唐永福在原地站了半晌,等到卢老五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他这才从其他路下了山。

等他回到家里,天都已经黑了。

他的媳妇那丽华在门口望了十几次,才总算是把人给盼回来了。

“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晚?”

那丽华关切的问道,然后她一歪头,发现唐永福右侧胳膊肘的位置有血:“怎么回事?你胳膊怎么受伤了?”

唐永福抬起胳膊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胳膊流血了,应该是在树林里跑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

“没事,都干了。”唐永福说着往屋里走,破旧的土房坑坑洼洼,看起来摇摇欲坠。

那丽华也没再多问,跟着唐永福也往屋里走,因为家里穷,只有三个碗,所以每次都是父母和孩子先吃。

“你今天回来的有点晚,粥估计都凉了,我再去热热。”

唐永福闷着头不说话,心里头沉甸甸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等两人进了屋,就看见他们四岁的闺女巧巧正蹲在地上,仿佛在扣着什么。

听见脚步声,巧巧转过头,嘴边还沾着一些泥巴。

“爸爸,你回来啦。”巧巧说着,把刚从地上扣下来的泥巴塞进嘴里,然后努力努动着小嘴,神态认真。

那丽华惊呼一声,立即走过去将孩子抱起:“巧巧,你怎么吃泥巴?”

巧巧扭过小脑袋看向地面:“有米粒掉地上了,我饿。”

没有瓷砖,没有水泥,土房子里的泥地面。

那丽华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急忙用袖子擦掉巧巧嘴边的泥巴,然后尽量温和的问道。

“不是刚吃过饭吗?怎么又饿了?”

巧巧清澈的眼睛里冒出疑惑:“我也不知道,尿尿回来就饿了。”

唐永福看着她们娘俩的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

“还是我去热粥吧,一会儿再让孩子吃点。”

唐永福说着,扭头就进了厨房,他来到灶台前,蹲下身歪着头,然后用铁钩子勾了勾里面的闷火,重新添了两块柴火进去。

做完这些,唐永福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随后他的视线落到胸口,上面还有卢老五吐吐沫的痕迹。

唐永福抓了一把灶台边的炉灰,在上面使劲儿擦了擦。

过了一阵子,那丽华走了进来,看见唐永福蹲在地上发呆,不由奇怪的问道。

“想什么呢?粥都沸了也不知道端下来,还弄一手灰。”

唐永福回过神来,他连忙洗了洗手,然后将衣服脱了下来放在角落。

那丽华垫着布,把粥锅端了下来。

本来就稀的粥,又分成了三份,唐永福和那丽华只有小半碗。

巧巧开心的坐在桌子旁,时不时用小嘴巴吹面前的粥碗。

“爸爸,巧巧有新衣服啦!”

“新衣服?”唐永福惊讶的看向那丽华,他们家,哪里来的钱扯布做新衣服?

那丽华用筷子搅了搅碗里的粥。

“爸妈铺了二十多年的炕单,都睡烂了,说是不要了,我就把还没坏的地方剪下来,给巧巧做了个新背心。”

唐永福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别的。

那丽华看着碗里的稀粥:“永福,你明天再问问,到底什么时候能发工资啊?”

在他们这地方,农民人均年收入还不足400元。

唐永福家里有点地,平时是那丽华和他爸妈收拾着,他当巡护员有另外一份收入,一个月有38.5元,但已经连着五个月没有开工资,家里早就穷的揭不开锅了。

唐永福沉默。

那丽华继续说道:“要不然这巡护员就不干了,我们也学别的人家,把林子砍了,多弄点地方种地,咱家的地太少了,收的粮食根本不够吃。”

唐永福低着头,手里的筷子不自觉的捏紧了几分。

“再坚持坚持,肯定能发工资的,到时候再买两个碗,我们一家子一块吃饭。”

那丽华叹了一口气:“那你明天可得问个准信儿回来,到底什么时候能发工资?还有家里的柴火也快用完了,得再去砍点。”

唐永福黝黑的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晚上躺在炕上,唐永福却说什么也睡不着。

他起身走到外面,找了块石头坐下,脑袋里不断回放着白天的事情。

屋里,那丽华饿的睡不着,她坐起身,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发呆的唐永福。

她没有出声,只是替巧巧掖了掖被子,然后又重新躺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