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过去,泡妞上学赚钱三不误 8.9
作者: 养老鼠的人 主角: 秦川
279.65万字 3.5万次阅读 118.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86章:古董 2024-05-29 21:09: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408.8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86章
简介

四岁那年,知青父亲为了回城,拿着家里所有的积蓄一去不返;五岁那年,刚出生的小妹因为家穷养不起被送人;十八岁,妹妹为了给秦川凑足上大学的学费,在花一般的年纪,嫁给了一个三十岁家暴的酒鬼瘸子,秦川低着头拿着妹妹用一生幸福换来的两千块钱去换了自己的前途。 生活的苦难接踵而来,但是命运却开了一个玩笑,让秦川回到了十八岁,回到了二妹出嫁的当天。 再次面临命运的抉择,秦川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第1章:苦难

一间破败不堪的土胚屋内,土炕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两眼无神,怔怔的发着呆。

环顾周围的一切屋里除了一个土炕以外,只有那么几件家具,一口脏的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木头箱子,是放衣服的。

一个黑红色的木头脸盆架子上放着一个磕碰的坑坑洼洼的白瓷脸盆,脸盆上磕碰的地方掉漆已经能够看见里边的黑铁和铁锈。

再然后就是两个小板凳,看起来也是很有历史了,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家具。

秦川坐在土炕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醒来已经半个多小时了,终于确定自己是重生了。

隔着窗户朝着院子里看去,窗户上装的都不是玻璃,而是发黄的毛边纸,夏天遮光不挡雨,冬天冷风呼呼的吹,能够冻死个人,而就是这样的毛边纸,上边有满是破洞,看着都让人心酸。

整个院子里两间土胚屋,自己一间,母亲和妹妹一间,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偏房,作为厨房。

篱笆茬起来的小院子,在院子的东南角有一个鸡窝,里边养着三只老母鸡和一只公鸡,这是家里最值钱的财产。

也是家里除了种地以外,唯一补贴家用的来源。看着这一幕秦川不由的苦笑一声,这个时候的家里是真的穷啊,不是生活是生存,能够活下来那叫幸存者。

突然秦川目光一凝看见了厨房墙上贴着的红纸,揉了揉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竟然是一个大红色的“囍”字剪纸。

秦川顿时一愣,整个人的脸色巨变,一骨碌从土炕上跳下来,由于动作剧烈,地上带起了不少尘土,秦川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秦川却顾不上这些,快步的朝着木头箱子跑去,因为箱子上放着家里唯一一个崭新的东西,是一本挂历。

这个时候没有手机,大家记日子都是用挂历,过一天撕一天。

看着挂历上的日子,1994年8月14日,星期天。这天以前都被用笔圈起来了。

秦川长长的松了口气,一切刚刚好。

8月14日,对于这个日子,秦川是刻骨铭心,因为这一天,是小自己一岁的妹妹秦蓉大喜的日子。

秦川看着外边的天色,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一切都来得及,快步朝着门外走去。

母亲方翠翠正在院子里忙活着什么,看着推开门走出来的儿子秦川。

方翠翠随口吩咐道:“大川,你起来了就帮着收拾一下屋子,一会邻居就过来帮忙了,今天是你妹妹大喜的日子,高高兴兴的。”

秦川看着前世因为劳累过度而去世走母亲走的时候都不到六十斤,目光一凝眼角感觉酸酸的,张张嘴想要喊一声妈,但是却因为太过激动而失声。

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只是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眼前的母亲两鬓的头发已经花白了,明明才四十刚出头的年纪,但是看起来像是五十多岁六十岁的人一样,脸上的皱纹,两鬓有些斑白的头发,眉宇间仿佛永远化不开的结,沙哑的声音像是粗糙的栗子壳拉着嗓子一样让人难受。

看着秦川哭了起来,方翠翠有些通红的眼睛也流下了泪水,哽咽着说道:“大川,别哭,别哭,今天是你妹妹大喜的日子,妈知道你心里难受,妈心里也难受,可是妈没有办法,妈没有本事……”

秦川冲上去紧紧的抱着母亲,他知道母亲说的是什么事情。

大喜的日子,对于每个家庭来说,都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在秦川家里不是这样。

妹妹秦蓉才十八岁,刚刚成年,还没有高中毕业,而嫁的人家是隔壁村一个好吃懒做三十岁的跛子。

之所以这样,是为了给秦川凑学费。

在一个月之前,高中毕业的秦川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一家人高兴过后,面临的就是学费的问题,两千块钱的学费,对于秦川家里来说,这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母亲方翠翠低声下气的借遍了亲朋好友,也是杯水车薪,最后村里媒婆给出了主意,说秦蓉年纪也不小了,在村里这个年纪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干脆就给秦蓉说门亲事,拿了彩礼钱让各个秦川去上大学。

母亲犹豫再三失眠了一个晚上以后同意了,妹妹秦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两天,泪水打湿了枕边,干了又湿,最后也同意了。

同意是同意了,但是这个年月,两千块钱不是一笔小数目,在农农村乡镇里边出一个万元户都是能够上县里接受表彰的。

能够拿出两千块钱彩礼钱的非常少,媒婆找了隔壁村老刘家,老刘家条件不错,一个儿子一个闺女,闺女嫁到了县城去了,嫁得不错,但是儿子是个跛子还好吃懒做名声不好,娶不上媳妇。

这个时候能够拿出两千块钱彩礼钱的人家不多,只有刘家因为儿子的原因,愿意出这笔彩礼钱,所以经过媒婆介绍,就定下了这门亲事。

“妈,妹妹起来了吗?”秦川终于能够发出声了,哽咽着问道,如果说前世最对不起谁,那就是妹妹秦蓉了。

方翠翠摇摇头:“没在床上躺着呢,一晚上的时间,翻来覆去的应该是没有睡着,半夜我又听见了你妹妹在偷偷的哭,大川,你以后要是过好了。

千万不能够忘了你妹妹,不然的话,我就是死也不瞑目。”

方翠翠厉声说完,也不等秦川答应,抹了眼泪转身就去忙活了,这就是这一代人面对生活中苦难的态度,连伤感的时间都没有,要拼了命的活着。

秦川愣在原地,心就像是被人紧紧的攥着一样,难受的要死。

上一世的自己,狠狠的点头答应了母亲,然后妹妹整场婚礼,自己都钻在屋子里,把脑袋埋在胸口,像是一个鸵鸟一样躲避着,听着院子里众人欢闹的声音,听着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来,接上妹妹离开,始终都没有勇气迈出房门一步。

在半个月后拿着妹妹的彩礼钱去上了大学。

但是这一次,自己不会了,不会再当那个鸵鸟了,不会再自私的用妹妹一辈子的幸福,去换自己的一份前程。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头不断的升高,院子里也已经热闹了起来,邻居们来帮忙了,院子里架起了大铁锅,两个大吹风机“嗡嗡”的吹着火焰更加的高涨。

秦川从厨房拿走了一把菜刀,搬了一把椅子在院子门口的磨刀石前边坐了下来,开始慢慢的磨刀。

秦川的身后是挂着大红色鲜艳无比的“喜”字,破败不堪而又格外热闹的小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