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跟反派大佬横行天下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花间晚照 主角: 颜舜华 燕然
15.5万字 0.2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4章 揭开真面目 2022-09-26 09:34: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5.5
    累计字数
  • 3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4章
简介

颜舜华从末世穿进一本狗血虐恋文,成了书里被虐千百遍仍然待男主如初恋的女主。 渣男侯爷男主偏宠绿茶小妾,身为正室夫人的女主受尽磋磨,被逼得跳湖自尽。 颜舜华:“你们再来惹我一下试试?” 她带着末世里的毒系异能,手撕绿茶,脚踢渣男,把侯府搅得天翻地覆,为和离大业而奋斗。 原书最大反派,病娇美人燕二公子,因为爱而不得而黑化。有一天突然发现,他的心上人竟然不爱渣男了! 燕二公子:“那我是不是有希望了?颜姑娘今天和离了吗?缺一个全国首富战神王爷当夫君吗?” 颜舜华:“拒绝。古代社会,不婚不育保平安。” 燕二公子:“那颜姑娘缺男宠吗?长得美,功夫好,三从四德,百依百顺,包你满意!”

第1章 穿进狗血虐恋文

北冀,国都邺京,清平侯府。

颜舜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全身湿透,像是刚从水里出来的,被冷风一吹,寒意彻骨,胸中剧痛难当。

她随即咳嗽起来,连连吐出好几口水。

她晕乎乎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片花园里的湖岸边,面前还站着一群人,全都身着古装。

为首的是年轻的一男一女,男子身着紫袍,颀长英俊;女子绿裙曳地,婀娜娇柔。

那男子嫌恶地望着颜舜华,像是望着一条落水的癞皮狗。

“你这么寻死觅活的,有意思吗?”

颜舜华旁边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哭道:“侯爷怎么能这么说?小姐明明没有推柳姨娘落水,无论怎么说您都不相信她,她是生生被您逼得跳湖自尽的……”

绿裙女子,即小丫鬟口中落水的柳姨娘,不过是裙子湿了半边,这时眼神微闪。

她容貌娇柔,一双小鹿般清纯无辜的大眼睛,娇滴滴怯生生,像是盈着一汪水。一身青葱水嫩的衣裙,腰身纤细欲折,楚楚可怜。

绿裙女子往那紫袍男子的身边靠了靠,温软柔和地开口。

“侯爷别生气,幸好姐姐跳下去的地方水不深,而且她的丫鬟也会水性,及时救了她上来,没事就好……”

她表面上像是劝慰,其实字字句句都在说颜舜华明知死不了,故意跳湖做出自尽的姿态。

紫袍男子看颜舜华的眼神顿时更加厌恶了。

颜舜华睁大眼睛望着周围的众人,又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体,那是一个穿着粉纱,消瘦孱弱的陌生少女的身体。

她终于明白过来,她竟然穿到了一本刚刚看过的古早狗血虐恋文里面。

她来自一个满目疮痍的末世,昨晚在废墟里面捡到一本纸质旧书,末世没有电也没有网络,她实在无聊,就凑合着把这本书看完了。

这本书的前五分之四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男主虐我千百遍,我待男主如初恋。绿茶闺蜜、心机姐妹、家暴凌辱、打胎流产、吊城门三天……应有尽有。

后来,被虐得比狗还惨的女主终于绝望,心灰意冷地离开男主,男主这才幡然悔悟。

本以为要上演追妻火葬场,不料男主屁事也没干,上下嘴皮子一碰,道个歉发个誓,女主就感动得涕泪交加,光速原谅男主言归于好,就这么天雷滚滚地HE了。

颜舜华看完,气得肝疼,直接就把书扔进火堆里面添了把火。

结果一觉醒来,她自己竟成了这本书的女主。

这女主也叫颜舜华,十六岁,出身商户之家。男主就是对面那个紫袍男子,女主的丈夫,清平侯司冷泽。

司冷泽不喜欢女主,他在定亲后和女主来往时,认识了女主的闺中密友,温柔娇弱小鸟依人的柳若依,把她视作真爱。

女主明知司冷泽心属他人,但仍然痴恋于他,死死抓着婚约不放。

清平侯府没落,而颜家巨富,司冷泽清楚侯府需要颜家的财富支撑,并未解除跟女主的婚约,但成亲前就先抬了柳若依进侯府做贵妾。

新婚之夜他也不跟女主圆房,而是去了柳若依那里,成亲数月以来,连碰都没碰过女主。

女主的人设是个傻白甜,哪里斗得过正得宠的柳若依。身为正室夫人,在侯府里遭尽冷眼,处处受辱,吃穿用度还不如下人。

偏她对司冷泽还是一腔痴情,忍气吞声,竟也受得下来。

今天这事,是柳若依谎称女主推她落水。司冷泽根本不听女主辩解,不分青红皂白要问罪女主,逼得女主绝望之下,自尽以证清白。

女主跳湖,司冷泽和侯府的下人们冷眼旁观,无一理会,还是女主的小丫鬟薜荔冒死把她救了上来。

当然在原书里女主也没死,这只是她被虐的日常之一。

颜舜华越回忆越糟心。这都是什么破情节?

不过至少有一点好处,书里的世界算是太平盛世,总比她那个满是丧尸的末世要好。

而且她未必就会按照书中的情节走——能活成女主那么惨也是不容易。

柳若依看颜舜华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以为她伤心得傻了,心里暗暗得意。

看看,诬陷被推落水这么老掉牙的简单招数,照样有效,谁让男人宠爱的是她?

可惜了,颜舜华运气好,没被真的淹死。

随即,柳若依看见颜舜华一脸平静地站了起来,走到湖岸边刚才柳若依说推她下水的地方,对柳若依勾勾手指

“你过来一下。”

柳若依以为颜舜华还要辩解,暗嗤一声,走了过去。

司冷泽只相信她,颜舜华就是说破大天也没用。

她刚走到湖岸边,颜舜华突然扬起手,一个耳光重重甩在她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柳若依被抽得整个人转了半个圈子,一头栽进下面的湖水中,哗啦一声溅起老高的水花。

所有人瞬间目瞪口呆。

颜舜华不理会柳若依在水里的扑腾呼喊,一边活动手腕,一边走到惊呆了的司冷泽面前。

“没错,我确实是推她下水了,而且还是大耳刮子扇下去的。怎么样?”

“……”

司冷泽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颜舜华,像是不认识她了一样。

颜舜华本来脾气烈,但他不喜欢,她就拼命收敛自己的性子,尽力表现得温柔似水。

哪怕整个侯府都在作践她,她也能委屈求全,从不发作,更不用说在他面前动手打人。

司冷泽在震惊中半天没做出反应,那边柳若依没人理会,在湖水中挣扎了半天,已经咕噜噜地快沉下去了。

司冷泽这才回过神来,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冲过去,亲自跳下湖水,把柳若依救了上来。

柳若依被淹了个半死,满肚子的水,冻得脸色青紫,因为挨了一巴掌,一边脸颊高高肿起。

司冷泽心疼得手足无措,抱着柳若依,一叠声地叫人去拿毯子,生火炉,请大夫。

远处,花园里一树红梅正开至极盛,繁华灼灼。

红梅树下一架秋千上,斜坐着一个年轻男子,遥遥看着这边,显然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秋千本是给女子玩耍的,但这男子坐在上面,姿态优雅,竟然毫不违和。

他一身绛色暗花锦衣,银白羽缎披风,衣料做工都极为精致考究。红装素裹,鲜明强烈的颜色对比,横冲直撞进人的视线,在这一派萧索的冬日风景中,显得无比艳丽。

那张超越了性别的绝色容颜,犹如朝花春晓,盛极艳极。冰肌雪肤衬得唇色如丹,一双眼尾带着朱砂痣的桃花眼,尤其摄人心魂。

风过,红梅花瓣吹落如雨,铺了一地重重锦绣。

秋千上美人闲坐,本该是一幅风情万种的画卷。

但他看向颜舜华的眼神,却是冰冷到了极点,锋利如刀,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颜舜华远远望去,跟对方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那充满恨意的眼神,让她都下意识地打了个寒噤。

原书这段剧情里,没写到其他人的戏份,她一时也想不起来这位是谁。

又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