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渣男他娘 8.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叶锦之 主角: 司徒玦 夜煜城
35.2万字 0.1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2章 六年前的恩怨 2022-11-26 23:23: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2.51
    累计字数
  • 39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2章
简介

十六岁那年,她对他一见钟情,不惜闹到与家人决裂的地步与他定了亲,可同时,他却暗地里对另外一个女人郎情妾意。 十七岁那年,她为他随口所说的一句灵芝,翻山越岭,甚至摔下山崖断了腿,他却扭头送给了心上人,只为心上人养的那条爱犬治伤。 十八岁这年,他遭仇人追杀,是她奋不顾身替他挡了一剑,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一个月,而同时,他却在外和她游山玩水。 结果,换来的却是他的背叛,以惨死收场。 重活一世,她绝不会再让自己变成一场笑话。 只是…… 这渣男的干爹为何会缠上她?

第1章 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司徒玦缓缓恢复了意识,剧烈的疼痛感从四肢袭来,她的身子忍不住痉挛颤抖。

睁开眼眸才发现,自己被倒吊在一根冰冷的石柱上。石柱上布满了锋利的尖刺,那些尖刺已经刺入了她的身体里。

“醒了?”密室门口传来一道清冷的女声。

她艰难抬头。

入眼是一袭桃粉色的绫罗长裙,再往上是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只是,那张漂亮的脸上带着得意的冷笑,眸光更是恶毒。

女人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形高大挺拔,年轻英俊的男子。

“幸好姐姐醒了过来,姐姐若是就这样死了……未免也太可惜了。”女人一步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吊在石柱上的司徒玦,眼神之中满是得意和厌恶。

说完,女人又转过头看向了身后不远处的男人,笑着问道:“崇璋哥哥,你说呢?”

“玥儿,只要你开心……随便你怎么处置。”男人说话的语气极尽温柔。

女人轻轻拽着他的衣袖,语气中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崇璋哥哥,我觉得这些刑具都太便宜她了,要不然……”

“什么?”

女人踮起脚尖,凑近男人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司徒玦心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想要开口说话,可喉咙里火辣辣的疼根本就无法发出一点儿声音。

“让我来吧,别脏了你的手。”黎崇璋抬手落在司徒玥头顶上,眼神宠溺地揉了揉,随后朝着司徒玦的方向走了过来。

司徒玦下意识想要挣扎,可四肢都被牢牢绑住,身体也被固定在了石柱上。轻轻一动,浑身钻心的疼……

黎崇璋从怀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无视司徒玦充满了恐惧害怕的眼神,锋利的匕首划破她身上仅剩的一件残破的内衫,紧接着放满了手上的速度,一点一点慢慢用力割破她的皮肉……

从肩膀开始,一刀一刀生生将她的肉剜了下来。

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司徒玦疼得几近昏厥,牙齿咬碎了唇瓣,她却将血水硬生生吞下,艰难地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这个她曾经爱了整整三年的男人。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般……这般对我?”嘶哑的声音被吞咽的血水撞得支离破碎,像是从地狱爬来的呜咽,一字一句都泣着血。

可惜男人却无动于衷:“因为我从始至终爱的都是玥儿,却不得不碍于你嫡女的身份,每日与你虚与委蛇,因为你挡了我和玥儿的路,因为你该死,你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一旁的司徒玥听了此话,以胜利者的姿态依偎在他怀里,笑得春风得意的同时,掰着指头跟她细数这些年他们两是如何在她眼皮子底下暗渡陈仓的。

十六岁那年,她对他一见钟情,不惜闹到与家人决裂的地步与他定了亲,可同时,他却暗地里对司徒玥郎情妾意。

十七岁那年,她为他随口所说的一句灵芝,翻山越岭,甚至摔下山崖断了腿,他却扭头送给司徒玥,只为司徒玥养的那条爱犬治伤。

十八岁这年,他遭仇人追杀,是她奋不顾身替他挡了一剑,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一个月,而同时,他却在外和司徒玥游山玩水。

诸如此类,桩桩件件……

杀人,诛心。

司徒玦听到最后,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惨笑出声。

撕裂的嘴角流入不知名液体,咸咸的,不知是血还是泪。

是啊,她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她本就该在前世的那场车祸中堕入轮回,却不小心穿到这里偷了三年的光阴。

所以,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可怜她前世身为调香师,每日出入各种娱乐场所,自认为看遍了人间百态,阅人无数,却不想一朝穿越,一眼相中渣男。

两世为人,活得像个笑话!

“黎崇璋,司徒玥,你们欠我的,你们该死!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欠?对啊,你好歹为崇璋哥哥付出了这么多,还差点儿替他挡剑死了呢,这可怎么办呢?”

司徒玥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故作为难地想了想,忽然又一脸兴奋地抬起头——

“这样吧,既然你都为他付出这么多了,也不在乎再多一点儿,他欠你的,你替他还吧。”

她兴奋地像个恶趣味的小孩子,扭头问身后的男人:“崇璋哥哥,你说好不好?”

黎崇璋依旧满脸宠溺地点头称好。

“不过这次,我要自己动手。”

她从男人手里接过匕首,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司徒玦,满目的殷红似乎让她犯了难。

“呀,都没有一块好肉了,从哪里下手呢?对了,三年前你为崇璋哥哥摔断了腿,那就从腿开始吧。”

故作无辜的语气,却说着世间最恶毒的话语。

话音刚落,司徒玦只觉腿上一阵剧痛,几欲昏厥。

不知从哪里四溅开来血液黏了眼,一片殷红当中,她看到自己的右腿孤零零地躺在血泊之中。

她,竟生生地砍下了她的腿!

“接下来,是肩膀,我想想,当时你替崇璋哥哥挡剑时,伤得是左肩还是右肩呢?”

“左肩。”男人温柔提醒。

“嘻嘻,知道了。”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地剧痛,司徒玦已经痛得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不可避免又被溅了一脸的血,新鲜的血液已经彻底糊了她的视线。

视线受阻,司徒玦宛如恶魔般的声音,也变得遥远:“接下来,到眼睛了哦……”

一片血红之中,娇小的人影似乎从头上取了什么,举着一点点,一点点靠近她的眼睛。

“不……不要……”

眼前尖锐的物体玩味似的顿了顿,随后狠狠刺入,毫不犹豫。

剧烈的疼痛感让司徒玦的身体止不住地痉挛,被割肉离骨千刀万剐的疼,她终于撑不住了。

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灵魂离体,缓缓漂浮在空中……

“哈哈哈哈……”司徒玥恶毒的冷笑声回荡在阴暗的密室里。

“崇璋哥哥,太好了!司徒玦终于死了,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你是我的,她这双漂亮的眼睛也是我的,她的一切都是我的……”

司徒玦的灵魂漂浮在空中,她看到司徒玥从密室暗格里拿出一个淡蓝色的琉璃瓶,瓶身泛着淡淡的寒光,这一切似乎都是早有预谋。

司徒玥将那双血淋淋的眼睛放进了琉璃瓶中,随后依偎在男人怀里,看着石柱上的残肢笑吟吟地说道:“崇璋哥哥,我们将她的眼睛置于这琉璃瓶中,如此一来……等到我们成亲那日,她也算是亲眼看着我们成亲了。”

看着这对狗男女那得逞的模样,司徒玦恨不得将两人碎尸万段,她朝着两人的方向冲了过去,半透明的双手却直接穿透了两人的身体。

她现在只是一缕残魂,根本就伤不到他们分毫。

好恨……

这个她曾经最爱的男人,曾经说会爱她一世护她一生的男人,现在却与她的妹妹一同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对她。

真的好恨……

如果能再重来一次,她定要叫她们血债血偿,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