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被暴君日日娇宠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是心动啊 主角: 安栩 ,墨廷渊 安栩 墨廷渊
71.05万字 3.1万次阅读 34.6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416.4
    累计字数
  • 92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2章
简介

传闻,镇南王未婚妻安栩生的奇丑无比。 大婚之日,两顶花轿落在王府门前。 镇南王:凭你也配嫁入王府,简直是痴心妄想! 季芯柔:妹妹长得如此丑陋,也敢跟我争王爷? 安栩下轿,将凤冠踩在脚下,倾世容颜莞尔一笑,拿出退婚书甩在渣男脸上。 众人震惊:都说安栩奇丑无比,怎会比第一美人季芯柔还要明艳灼人! 镇南王目露惊艳,想要挽留。 却见那不可一世的暴君风尘仆仆策马而来,将安栩视若珍宝般拥进怀中。 “栩栩,朕以这大秦万里山河下聘,嫁与朕可好?” 众人失色:这还是传闻中杀伐狠戾、不近女色的暴君吗?

第1章 重生:别怕,我带你杀出去!

寒风呼啸而过,狩猎场上的皇室旗帜被吹得猎猎作响。

安栩倒在一片血泊中,肩膀处传来阵阵钻心的剧痛。

她猛然惊醒,入目便是一只狰狞的黑狼,那锋利尖锐的獠牙狠狠陷入她的左肩,正在撕扯啃噬着她的血肉。

什么情况?

安栩分明记得自己正在执行任务,怎么突然就穿越到了这个鬼地方。

突然,一阵剧痛钻入脑海,无数记忆如同翻滚的巨浪涌现。

原主安栩,与她同名同姓,被情敌设计陷害掉进了狼窝。

由不得她细想,黑狼几乎要将她的肩胛骨咬断。

剧痛之下,安栩迅速做出反应,抬起另一只手,以纤细的手指对准了狼眼狠狠一剜!

“嗷呜!”

黑狼惨叫一声松开了口连连往后退去,两只眼已成了血淋淋的黑洞。

安栩捂着往外涌血的肩膀从血泊中一跃而起,环顾四周她才发现,身边早已围满了虎视眈眈的恶狼。

纵然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团第一人,也着实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她无路可退,环顾四周只想找可以逃生的出路。

正巧,草场上一抹白光闯入她的视线,定睛看去,竟是一匹精瘦的白马。

此刻,它也正被几头狼围攻,白色的皮毛遍布伤痕、鲜血淋漓。

安栩眯了眯眼,心中已然有了定数。

下一刻,她拔下头上一根木制的簪子,如墨的青丝散落在风中飞扬,紧接着白色的身影如鬼魅般迎恶狼而上。

迅雷之速,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猎场上几头恶狼就已经被刺穿喉咙瘫倒在地。

瞅准时机,安栩一跃而起飞上了马背。

白马受到了惊吓,一声嘶鸣扬起前蹄,刚烈地挣扎起来。

安栩反手勒紧了缰绳伏在马背上,另一只手轻轻抚过白色的鬃发。

她在它耳边低声道:“别怕,我带你杀出去!”

白马似有灵性一般站稳马蹄双眼如炙地看向猎场出口。

安栩抽出马鞍上的黑色鞭子,直接抬手甩在了周围发起攻势的黑狼身上。

一时间,鞭子破空的巨响与狼的哀嚎在猎场上散开,这场面足以让所有围观之人目瞪口呆。

猎场外。

“不可能!那个废物怎么还活着!”季芯柔难以置信,瞳孔几欲震裂。

丫鬟妙莲见状连忙过去搀扶,低声说道:“小姐别急,不死更好,咱们慢慢折磨她,岂不是更有趣。”

季芯柔的眼底露出狠意,袖中的手指紧紧握拳咬着牙道:“你说得对,就这么死了太便宜她了。”

“驾!”

清厉的声音打断了主仆二人,转身望去,只见一匹黑色骏马扬着马蹄踏步而来,身后跟着数名随从。

为首之人便是镇南王,陆景琛。

季芯柔看到他,脸上的狠毒之色立即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提着裙摆满眼焦急地迎了上去:“王爷快救救安妹妹吧,她执意要去射杀狼王的首级拿到秋猎的头筹,我无论如何都拦不住,甚至还被她推倒在地……”

说着,珍珠般的泪滴就从两颊滚落,那般楚楚可怜,只让人心疼不已。

陆景琛从马背上跳下来,动作迅速且轻柔地将她从后拉近,深邃的眸子里满含宠溺。

“有没有受伤?柔儿别怕,她擅闯猎场还伤害于你,本王绝不会轻饶。”

此时,白马驮着安栩终于冲出狩猎场,可死里逃生后,她还没松口气又被另一群人围住。

这群人目露凶光明显和刚才那群恶狼不相上下。

安栩的精神绷紧,不敢放松一刻,应激般地将鞭子朝着那群人甩了过去。

可鞭子却被陆景琛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另一端,接着,他用力一扯,直接将满身是伤的安栩从马背上拽了下来,重重摔在了地上。

“靠!好疼……”

这么一摔,安栩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左肩的伤口也裂得更狠。

可她不敢犹豫,忍着剧痛又顽强地站起来。

见男人正目光凶恶的瞪着自己,她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斥问道:“你想干什么?”

“本王倒是想问问,你想干什么?伤害柔儿、擅闯猎场,杀了太子从西域带回来的黑狼,你是找死吗?”

安栩伤得很重,勉强站稳已是不易,被男人一吼,忍不住退了两步靠在马身上。

脑海中,记忆也逐渐清晰。

原主是陆老王爷收养的义女,自小与陆景琛一同长大,对其爱慕有加。

陆老王爷临终前担心日后安栩无人照顾,便留下遗嘱。

娶安栩,则继承爵位,担任镇南王,执掌王府,并在大婚之日交接十万大军虎符。

陆景琛身为王府嫡长子,自然是第一人选。

可他偏偏在百花宴上对季芯柔一见倾心,自此后对安栩的嫌弃厌恶更是变本加厉。

他一边拖延婚事,继续享受着镇南王的地位和权利,一边又无视安栩和季芯柔出双入对。

此等行径,让安栩沦为全京城最大的笑柄。

明日,便是一年一度的皇室秋猎。

季芯柔想要除掉安栩这块阻挡她做王妃的绊脚石,于是假借陆景琛的名义把她骗到了这里。

可怜的原主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推进了狼窝,死在了黑狼锋利的獠牙之下。

而突破重围杀出来的是重生而来的现代雇佣榜上第一大神,安栩。

想到这里,安栩的心底是无法压制的愤恨与杀意。

她满是污血的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戾气,一双微微上扬的凤眼更是凌厉无比,眸光氤氲着寒霜,震得人心中发悸。

陆景琛从未见过一向逆来顺受的安栩竟然还有这样一副面孔。

他生气地吼道:“本王在跟你说话,为什么不回答,别以为有父王的遗嘱撑腰就可以胡作非为!”

安栩不再依靠身后的马支撑,而是缓缓直起腰板。

她目光坚定,直直对上陆景琛的视线,语气冷冽:“胡作非为的不是我,而是季芯柔!是她假借你的名义把我骗到这里而后趁我不备将我一把推进狼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