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清浅时 9.5
作者: 东奔西顾 主角: 陈清欢
40.03万字 1.4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尾声 2022-08-24 15:44:1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128.5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8章
简介

萧云醒是令全校女生崇拜心动的风云校草和学霸少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唯独对转学过来的“小青梅”陈清欢绽放笑颜,百般宠溺;陈清欢是骄矜霸道又天真呆萌的数学天才,数学是天赋,而爱他是她的理想,永远跟在他的身旁。 他们一个等,一个追,双双保送理想大学。毕业后,学霸骄矜少女“小奶欢”继承其父在金融圈叱咤风云,成为行业精英“小陈总”,而运筹帷幄的学神少年萧云醒没有子承父志,却在航天研究院里为国贡献,笃定、坚守…… 我心上的那个人,她对我的喜欢,用尽所有力气。我想告诉她,一往无前,此情可待。

上卷 云深清浅,两小无猜 第一章 有一个姑娘,她叫陈清欢

春日的上午总是让人昏昏欲睡,可校园里的青春活力却驱散了瞌睡虫的来袭,朝气蓬勃的学生们似乎永远不知疲倦,课间休息的短暂时间,三五成群,打打闹闹,热闹异常。

萧云醒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刷题,温暖和煦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在他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温柔地勾勒着他漂亮的侧脸线条,连带着一向冷峻的眉眼都柔和了许多。

前桌姚思天和闻加正侧着身子和向霈聊得热火朝天。

“哎,哥们儿,听说了吗?初中部新来个转校生,一特漂亮的女的,一来就把校花比下去了。”

萧云醒刚把倒数第二题收尾,不以为意地点了下笔尖。

“不知道,谁有你涉猎广啊,谁不知道你向帅和初中部的学妹们关系最好啊。不过咱们学校什么时候开始收转校生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哪知道啊,校长又不会跟我商量,不过确实特别漂亮,这几天好多人去围观呢,好像叫什么清欢。”

萧云醒已经看完最后一道题的题干,准备答题的笔一顿,很快又继续。

“什么清欢?”

“叫什么清欢来着……我好好想想啊……哦,我想起来了!陈清欢!”

萧云醒的手一滑,带动着笔尖在白纸上留下一道浅浅长长的划痕,他彻底不淡定了。

向霈歪头看过去:“云哥,怎么了?”

萧云醒终于抬头,缓缓开口:“没事。”

姚思天继续刚才的话题:“那咱们一会儿也去看看吧,说起来校花已经够漂亮了,比校花还好看那得什么样儿?”

“比校花还好看,那比校草呢?”闻加笑嘻嘻地冲萧云醒挤眉弄眼。

萧云醒恍若未闻,低头继续解题。

向霈也凑热闹:“云哥云哥,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萧云醒吐出两个字:“不去。”

姚思天挥挥手:“算了,别叫云哥了,一向都是别人来围观云哥的盛世美颜,云哥什么时候去看过别人啊。”

萧云醒画上最后一个句号,把练习册收起来:“无聊。”

向霈冲其他两人做鬼脸:“看!我们和云哥已经有两个字的交情了!让那些和云哥连一个眼神的交情都没有的人羡慕去吧!”

说完三个人哈哈大笑,萧云醒依旧面无表情。

是了,萧云醒不爱说话,尤其不爱和陌生人说话,他们要不是坐得近,又是自来熟,说不定现在萧云醒连他们的名字都叫不上来。

笑声刚落,上课铃便响了,伴随着一声声叹气,老师走了进来,教室里立刻安静下来。

萧云醒打开课本,转头看向窗外,初中部的方向。

陈清欢?

三月里的艳阳天,春风拂面,暖洋洋的在不经意间就让人失了心神,他好像看到一只蝴蝶从明媚的春光里飞到了他的面前……

陈清欢几天前终于和老爸陈慕白一起搞定了老妈顾九思,从国际学校转到了X大附中,这几天忙着去适应新环境,还没来得及去给萧云醒惊喜。

今天午饭时间她好不容易逮到时机,便马不停蹄地拽着新同桌冉碧灵去了学校食堂。

冉碧灵和她并肩走进食堂,嘴里还在介绍着:“这就是咱们学校食堂了,属性和咱们那个老班老杨一样,中庸,不好吃也没那么难吃。”

陈清欢根本就不是来吃饭的,眼睛像雷达一样搜索着目标,压根儿没听她在说什么。草草扫了一圈竟然没发现熟悉的身影,这才被冉碧灵拖着兴致缺缺地去排队打饭。

后来又碰到两个隔壁班的女生,好像和冉碧灵关系还不错,于是四个人便坐在一起吃着饭聊着天。

女生凑在一起无非是聊聊衣服、八卦、明星。

陈清欢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搅着面前清澈见底的西红柿蛋花汤。

聊着聊着其中一个女生忽然指着陈清欢的身后叫起来:“哎哎哎,高中部那个学神萧云醒!”

陈清欢一听到“萧云醒”那三个字,一下子就精神起来,立刻腰板挺直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冉碧灵被她的迅速反应吓了一跳,缓过来后给她做介绍:“哝,被誉为‘风生云起他独醒’的萧云醒同学,现实版的不给别人一条活路走的学神加校草,无论是颜值还是分值都让人望尘莫及哪!去年进入国家集训队,然后一番角逐之后又进入国家队,代表国家参加国际物理学奥林匹克竞赛还拿了金牌。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陈清欢一副懵懂的样子:“意味着什么?”

冉碧灵脸上的艳羡颇为明显:“意味着他已经把TOP2高校的保送名额妥妥收入囊中了,就等着他挑学校,而不是学校挑他。听说今年他又要去征战数学领域,这不刚集训回来,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神仙呢?”

陈清欢勾着唇角看着那个身影,意味不明地问:“那……学校里是不是有好多女生喜欢他啊?”

冉碧灵想了下,给出极客观的答案:“也没有好多吧,除了我,全校还是能数出来那么几个不喜欢他的。”

“……”那么几个?

坐在陈清欢对面的女生咬着筷子一脸花痴:“你们说萧云醒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学习好,颜值高,运动起来又那么帅,端的是眉目如画清贵雅致,这么个翩翩少年郎啊,真是完美地符合了我们这种怀春少女对男孩子的所有向往。”

陈清欢似乎把这话听进去了,托着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

冉碧灵在她眼前挥挥筷子:“清欢小朋友,快醒醒啊,快把你的美梦扼杀在萌芽里,别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想着去搭讪。那人可是出了名的高冷啊,也不能说是高冷吧,其实他对人也客客气气的,不过如果你敢去撩他,就等着被冻死吧!”

陈清欢眼底的笑意越发明显,一开口却又是无所谓的口气:“这样啊……”

冉碧灵睁大眼睛看着她:“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

陈清欢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看上了呢。”

冉碧灵想着以往跟萧云醒表白的女生下场,努力阻止她:“那也别去!”

陈清欢咬着嘴唇,眼底波光流转,笑得异常好看,当真是唇红齿白顾盼生姿:“如果我偏要去呢?”

“那……你去吧。”冉碧灵投降,她才要问问这个小朋友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笑起来能那么好看,虽然还没长开,稍显青涩稚嫩,但是五官精致得不像话,小小年纪就这么占尽风流,说不定她真的是萧云醒的菜呢。

隔壁班的两个女生都以为陈清欢在开玩笑,谁知她竟然真的站起来走了过去,顺便还拿走了手边的粉色保温杯。

萧云醒打了饭刚坐下没多久就察觉到一道阴影罩在身上,他抬头。

陈清欢拎着保温杯坐到他对面,歪着头看他,发尾弯弯的马尾在她脑后轻轻晃动,那双眼又大又圆,不笑自带三分萌气,嫣红粉嫩的唇上下开合,慢悠悠地叫出他的名字:“萧云醒?”

萧云醒静静看着她:“嗯。”

陈清欢低头喝了口水,唇上还沾着水痕,泛着漂亮的光泽:“学校发的这个保温杯啊,颜色我不喜欢,我喜欢你那个颜色,我们可不可以……换一下啊?”说完瞄了眼他手边的黑色水壶。

那么懒洋洋的模样却让周围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女生到底是哪里来的,她疯了吗?!向霈、闻加和姚思天齐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转校生,长得挺好看的女孩子怎么是个傻的?

谁不知道萧云醒是个洁癖?!他的书本别人都不许碰,更别说入口的东西了!

三人又齐齐看向那只粉色保温杯,保温杯上学校的logo大概也在瑟瑟发抖。

但更不可思议的是萧云醒的反应。他没说话,拿了自己的保温杯放到她面前,又从她手里拿过她的保温杯放到了自己的手边,还很贴心地提醒了一句:“刚打的水,烫,喝的时候小心点。”

陈清欢展颜一笑,慢悠悠地开口:“那就……谢谢你喽!”

向霈、闻加和姚思天面面相觑,说好了两个字的交情呢?怎么对头一回见面的女生说了那么多字?!

陈清欢在此起彼伏的吸气声中起身,转身回了座位,继续吃饭。

心情颇好的她边吃边想,食堂的饭还是挺好吃的。

沉默了几秒后,闻加忽然开口:“十二个字。”

姚思天吃了口菜:“什么?”

闻加一脸不可思议:“云哥跟一个陌生女生一口气说了十二个字!还不算标点符号!”

向霈挥舞着筷子在空中打了个叉:“错!是十三个!前面还有一个‘嗯’!”说完三人齐齐看向萧云醒。

萧云醒连眼神都懒得给他们一个,低头吃饭。

陈清欢在众人的注视下欢快地进餐,过了半天冉碧灵才反应过来,扯扯她的手臂:“陈清欢,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会催眠啊?快教我快教我!”

陈清欢嫌弃她的幼稚:“不会。”

其他两个女生也按捺不住了,异口同声地问道:“那萧云醒怎么会和你换水杯?!”

“大概是因为……”陈清欢从保温杯里倒了一杯水,举到唇边喝了一口后才继续回话,乌黑晶莹的眼睛里满是调皮,“他喜欢我保温杯的颜色?”

粉色?!鬼才信!

“他为什么还和你说了那么多话?”

陈清欢放下水杯,像是发现了什么:“他平时都不跟别人说话的吗?”

“不是不说话,是话少,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基本不会超过三个字。”

陈清欢的心情又明媚了几分,举着水杯又喝了口。

冉碧灵拧开杯盖,弱弱举到陈清欢手边:“能不能给我倒点儿?”

陈清欢直接把杯子抱进怀里,警惕地看着她:“不给!”

冉碧灵瞪她:“小气!”

陈清欢得意地冲她飞了个媚眼:“你不是说不喜欢他的吗?”

冉碧灵叹气:“我是不喜欢他啊,可是他是考神啊,我想沾沾他的仙气儿,下次考试名次能靠前一点儿,这样我妈就不会唠叨我了啊。”

陈清欢无言以对。

陈清欢和冉碧灵吃完饭就走了,一群八卦人士吃完了也没打算走,等着看萧云醒到底会怎么处理那个保温杯。

萧云醒吃完了饭,拧开水杯,放在唇边喝了一口,动作自然得好像那就是他自己的水杯,没有一丁点儿不情愿或者勉强的样子。

从那天之后,大家就看到名动整个X大附中的萧云醒同学每天拎着个粉色保温杯在校园里晃荡,不得不说,人长得好,和什么颜色都搭。

转校生陈清欢继成为新一代校花这个话题火遍全校后,靠着成功撩到萧云醒又火了一把,且大有燎原之势。

谁知这一切都只是个开始。

周一上午下了第一节课,萧云醒正闭着眼睛过上节课的重点,就听到坐在门口的同学叫他:“云哥,有人找!”

萧云醒抬头看过去,就看到陈清欢扒在门框上,探着脑袋笑嘻嘻地看着他。

他站起来走过去,两人站在教室门前,过往的同学不时把视线放在两人身上。

陈清欢一脸讨好地笑着叫他:“萧云醒?”

萧云醒还是静静地望着她:“嗯。”

陈清欢踮着脚,把脸凑到他面前,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我忘记穿校服了,一会儿做广播体操的时候要检查,我能不能穿你的?”

萧云醒听后一个字都没啰唆,脱掉正穿着的校服上衣披到她身上。

陈清欢的眼底滑过一丝欢喜,趁着穿衣服时机,动作极快地在他手心里放了个东西,然后在一群女生的咬牙切齿声中,穿上带着萧云醒体温的校服外套回了自己班上。

萧云醒握紧手指,回到座位才低头去看,摊开的手掌里躺着个小花的橡皮筋。

于是萧云醒用一次记名换来了一朵小花。

课间操的检查结果出来后,班主任丁书盈在没按规定穿校服的名单里看到了得意弟子的名字。

上课之前,她站在教室里环视了一圈,点了萧云醒的名字,萧云醒一脸平静地站了起来。

她的语气不见严厉,像是问天气一样随意:“你今天怎么没穿校服?”

萧云醒动了动唇,面无表情地胡说八道:“忘了。”

全班同学目瞪口呆,老师,他说谎!

丁书盈点点头,萧云醒这个学生成绩好,也省心,分在她班上别的老师都羡慕得不得了,偶尔出点小差错完全可以理解:“下次记着点儿,坐下吧。现在开始上课。”

丁书盈在上面讲课,向霈依靠地理优势不时地拿余光看同桌萧云醒。

萧云醒终于转头看向他。

向霈正在出神,只看到他的嘴巴动了动,下意识地问:“什么?”

萧云醒示意他看前方:“老师在叫你。”

向霈虎躯一震,立刻就站了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老丁……哦,不,丁老师,我在听,就是没太听清,麻烦您再说一遍。”

丁书盈被突然站起来的人吓了一跳,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没干好事儿,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向霈全身心地接受着丁老师的唠叨洗礼。

“你站起来干吗?我叫你了吗?上次考试你成绩退步了知道吗?还不好好抓抓紧追上来,走什么神呢?你这个样子怎么考上重点大学?物理是你的弱项,特意让你坐萧云醒旁边,怎么不知道跟人家好好学学呢!去旁边站着听,别挡到后面的同学!”

向霈被罚站了一节课,下了课才拖着僵直的双腿挪回座位坐下。

前桌的两人还幸灾乐祸:“向霈,你上课抽什么疯呢,老丁不找你麻烦就算了,你还主动往枪口上撞。”

向霈无奈地看了正在刷题的萧云醒一眼,含泪咽下委屈,郁闷地趴到桌上不说话。

不过他的郁闷也没持续多久,上午最后一节课还差十分钟下课,他就生龙活虎地动来动去,小声问萧云醒:“云哥,3班约了咱们班午休时间打篮球,一会儿吃完饭一起去吧?”

萧云醒想了下,无声地点点头。

向霈立刻兴奋地握了下拳,然后又趴在桌子上,紧贴着前桌的椅背问闻加和姚思天。

姚思天趁着老师写板书的时间,回头小声问:“云哥,你也去啊,快考试了,你不复习啊?”

向霈想打他:“复习?你开玩笑的吧?云哥是考上过神童班和少年班的人好吗?天才少年!他学习就是学着玩儿的,玩儿什么不是玩儿啊,也不能老玩儿一样,得换着样玩儿才有意思啊,是吧,云哥?”

萧云醒静默,半天才满是疑惑地问:“什么考试?”

闻加偷听了半天,笑得带动着前后的桌子都在颤,默默回头给萧云醒竖了个大拇指:“说真的啊,云哥,你为什么考上了少年班不去上啊,和我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萧云醒吐出两个字:“等人。”

向霈一脸八卦:“等谁?不会等我吧?”说着捂紧衣领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听说智商特别高的人都有些变态的!”

萧云醒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姚思天和闻加一起鄙视他:“戏精!”

向霈笑哈哈地坐好,一心等下课。

萧云醒抬头看着黑板上的粉笔字一边听讲一边出神。

等谁?还能等谁呢?

反正不是向霈。

陈清欢中午和冉碧灵去了学校外面吃午饭,回来溜达着路过篮球场的时候,发现篮球场里三层外三层地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还不时有欢呼声。

陈清欢吸了口酸奶:“他们干吗呢?”

冉碧灵显然见怪不怪:“肯定是有校草班草级别的美貌少年在打篮球呗。”

陈清欢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会不会是萧云醒?”

冉碧灵艰难地看着她:“你不会来真的吧?”

作为陈清欢的同桌,她再了解不过了,这姑娘真不缺人追。这才转来几天啊,每天早上来到学校,课桌抽屉里的情书啊礼物啊,多得都要漫出来。

这姑娘也不含糊,书包都没摘,就两手一捧,把那堆东西直接从抽屉转移到垃圾箱,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陈清欢已经忽略了她,压着她的肩膀摇摇晃晃地踮着脚尖,注意力完全被篮球场里的人吸引了。

两人还没挤进去,就看到那群人又开始往外涌了。

陈清欢一脸失望:“结束了?”

冉碧灵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吧,快上课了。”

“啊?”陈清欢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一团,“可是我还什么都没看到呢。”

冉碧灵忽然把她拽下来,示意她往篮球架下看:“你情敌出现了。”

陈清欢一愣,四处看着:“谁?”

冉碧灵一脸无奈:“你情敌啊,咱们年级的方怡,女学霸,学校里有名的两大学霸,高中部的萧云醒,初中部的方怡。”

“方怡?”陈清欢咬着吸管,皱眉,“这名字取出来就是为了占人便宜的吗?”

冉碧灵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陈清欢上上下下打量着不远处的女生,高高瘦瘦的,及肩的中长发,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长相清秀,最吸引人的是身上散发着的那股才女气质。

她有些不开心了:“她也喜欢萧云醒?”

冉碧灵点头:“何止是喜欢啊,都是高处不胜寒的学霸,单方面的惺惺相惜和情不自禁,不过可惜啊,萧云醒可能压根儿都不知道她是谁。”

陈清欢看着方怡握着瓶饮料站在萧云醒面前,她旁边还站着几个女生,正热情地举着五花八门的饮料瓶和毛巾递给萧云醒。

萧云醒看也没看,撩起球衣下摆擦了把脸,球衣下腹肌的块状线条隐约可见,在阳光下散发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水光。

冉碧灵被她脸上的狰狞吓了一跳:“别咬了,据说喜欢咬吸管的人占有欲都特别强,你想占有谁?”

话还没落,陈清欢就捏着手里的酸奶瓶冲了过去。

“喝我的!”陈清欢忽然发声,举着个小猴子造型的酸奶递了过去,还是喝了一半的。

那瓶幼稚的酸奶出现在一堆功能型饮料瓶中特别违和。

萧云醒看着被咬得惨不忍睹的吸管,伸手接过来,低头吸了几口,然后回身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陈清欢的脸色总算缓和了点儿,脱下身上松松垮垮套着的校服,顺势甩到萧云醒身上:“还你!”说完就转身拉着冉碧灵走了,留下半个篮球场的人石化在原地。

萧云醒喜欢喝酸奶?!

那校服……谁的?!

萧云醒一言不发地回到教室,拧开水杯猛灌了几口水才冲散了口腔里黏稠酸腻的不适感。

这丫头一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他不爱奶制品。

他叹口气把校服收起来,触感有些奇怪,把手探进衣兜,那里放着一颗水果糖,陈清欢爱吃的杧果味。

他无声地勾起唇。

那边冉碧灵还处在震惊中,拽着陈清欢:“你疯了吗,给萧云醒喝你剩下的酸奶?!”

陈清欢很是认真地反驳:“不是喝剩下的,那酸奶很好喝的,我本来自己可以喝完的,是我让给他喝的。”

冉碧灵对她的逻辑顶礼膜拜:“还有那校服,你借的是萧云醒的?”

陈清欢耷拉着眉眼:“是啊,怎么了?”

冉碧灵深吸一口气,真的是服了她了:“他为什么愿意借给你?”

陈清欢踢踏着脚边的碎石:“我怎么知道,可能他喜欢帮助同学吧。”

冉碧灵冷笑几声:“萧云醒喜欢帮助同学?开什么玩笑!”

“他怎么就不喜欢帮助同学了?”陈清欢听不得别人说萧云醒不好,“你借过?他没借给你?”

冉碧灵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半晌才摇摇头:“没借过。”

陈清欢几句话就把人给绕晕了:“没借过怎么知道他不愿意借给你呢。”

冉碧灵想象了一下她找萧云醒借校服的下场,猛地缩了缩脖子:“我有那个自知之明。”

陈清欢煞有介事地胡说八道:“我跟你说,云醒哥哥不是高冷啦,他是害羞不好意思!表面上是别人和他说话,他面无表情地走开,其实不是啦,人不好意思的时候不都是要赶快逃走的吗,他也是啊,所以你们不要误解他。”

冉碧灵呵呵了两声:“陈清欢,我信你个鬼!”

两人边聊边回了教室。

到了下午,萧云醒就意识到自己被陈清欢坑了。

下了课,他不过就是去了下洗手间,再回到教室,桌子上就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酸奶,向霈、闻加和姚思天三个人在旁边笑得不要不要的。

他看着向霈,无声地问他怎么回事。

向霈马上交代:“好几个女生送你的,不过……云哥,你什么时候喜欢喝酸奶了?”

萧云醒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到什么时候也不喜欢喝酸奶啊。

他微微皱眉:“你们喜欢就分了吧,不喜欢我就扔了。”

“别啊,人家女孩子的一片心呢。”向霈边说边拆开一盒,喝了一口忽然趴到桌上,捂着肚子一脸惊恐地挤出几个字,“这奶……有毒……”

姚思天、闻加翻白眼,给出评价:“戏精!”

那天的酸奶被向霈一个人解决了,垃圾桶里的酸奶瓶更是坐实了萧云醒喜欢喝酸奶这个传闻。谣言就是这么出来的,等萧云醒再去打篮球,场外的女孩子手里就是一水儿的酸奶。

陈清欢终于如愿地看了萧云醒打篮球,不过这不是她此行的目的,她靠在篮球场的铁网上,手里摇着水壶,不知道是在跟谁说,嘴里念念有词:“他不喜欢喝这种东西的,他只喝白水。”

有离得近的女孩子大概听到了,转头看过来,陈清欢掩饰性地拧开保温壶,倒了杯水自己喝着。

看着萧云醒被这么多女孩子围观,陈清欢越喝火气越大,冉碧灵在旁边看着奇怪:“上次没看着你不高兴,这次看了全场你怎么还生气?”

陈清欢咬着下唇,恶狠狠地回答:“只是看了全场,又不是包场,有什么可高兴的!”

冉碧灵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是有意思,强忍着笑:“嗯,你说得对。就算是包场大概你也不会满意,最好是包了那个打篮球的人才好呢。”

陈清欢瞪了她一眼,冉碧灵笑得更欢畅了。

上课时间快到了,那群男生也结束了比赛,一群女孩子立刻就围了上去。陈清欢还在生气,站在原地远远看着,也没有上去找萧云醒的意思。

萧云醒很快发现她,走过来冲她伸出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被汗水打湿,还有几滴汗水正顺着脸颊往下流,滑过喉结,少年的青涩还在,又隐隐带了些男人的性感。

午后明媚的阳光从他身后照射过来,他整个人就站在金色的光圈里,连额角的汗珠都晶莹剔透得泛着光。

她忽然就不气了,自觉地把水壶放到他手里。

萧云醒仰头喝完,把水壶还给她。

陈清欢噘着嘴磨磨蹭蹭地接过来,转身走了。

萧云醒看着她的背影走远,也回了教室。

两人全程都没交流,周身却莫名流淌着一股暧昧的气氛。

留下一群女孩子小声讨论着。

“不是说萧云醒喜欢喝酸奶吗?怎么又喜欢喝白水了?”

“我怎么知道啊,我也是听说的,上次陈清欢拿给他的酸奶他真的喝了啊。”

冉碧灵也奇怪,追上去问:“萧云醒到底是喜欢喝酸奶还是喜欢喝白水啊?”

陈清欢摇晃着水壶,一脸神秘:“你猜?说不定他下次就喜欢喝苏打水了呢。”

冉碧灵无语:“好好好,你说萧云醒爱喝什么他就爱喝什么,好了吧。”

萧云醒的爱好标准大概是“陈清欢拿什么他喝什么,陈清欢说他喜欢喝什么他就喜欢喝什么”。

周四下午,陈清欢班的体育课和萧云醒班的紧挨着,她准备去体育场上课时正好遇到萧云醒下课。

别人一看到陈清欢出现在视野里就下意识地去搜寻萧云醒的身影。

萧云醒刚从体育馆出来,头发上还滴着水,刚喝了半瓶水就发现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个人。

陈清欢等他咽下口中的水才笑眯眯地开口,还是一贯的台词:“萧云醒?”

萧云醒拧上纯净水的瓶盖,眉眼微抬:“嗯。”

“我忘了今天有体育课,早上出门没扎头发,你有没有橡皮筋啊,借给我用用。”

她披散着头发,细长的直发软软地搭在肩上,仰着头眨着一双水润润的大眼睛看着他。

围观群众纷纷腹诽,陈清欢这个搭讪方式实在是太生硬了!这和“同学这块砖头是不是你掉的”有什么区别?!萧云醒一个大男生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谁知萧云醒摸了摸裤兜,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花头绳递给了她。

“谢谢喽!”陈清欢从他手心拿走头绳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在他手心里挠了一下。

站在旁边的向霈看着走远的陈清欢,又看看萧云醒,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还说你不是变态?!你怎么连那种东西都有?!”

闻加挠挠头:“你家不是弟弟吗,难道是妹妹?”

萧云醒没说话,转身回了教室。他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大概是陈清欢想告诉别的小朋友,他已经有小祖宗了吧。

对于陈清欢这种撩完就跑下次见面继续撩的行为,久而久之就有人看出了端倪,这俩人……本来就是认识的吧?

向霈听说了跑来跟同桌求证。

萧云醒点头:“是啊。”

姚思天推推眼镜:“认识多久了?”

“多久啊……”萧云醒停下笔,难得认真地想了想,“很久了……”

向霈、闻加和姚思天异口同声:“青梅竹马?!”

萧云醒一脸平静:“算是吧。”

不到一天工夫消息就传开了,冉碧灵坐在课桌上气得叉腰:“陈清欢!你和萧云醒本来就认识?!”

陈清欢一脸无辜地眨眼睛:“我也没说过我们不认识啊。”

周围立刻围过来一群人:“真的是之前就认识?!”

她们靠得太近,陈清欢不自在地往后撤了撤:“对啊。”

“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哥哥呀。”

“亲兄妹?一个跟爸爸姓,一个跟妈妈姓?”

“不是。”陈清欢捂着脸笑,“你们也太能脑补了吧?不是亲兄妹,是父辈关系比较好,所以从小就认识。”

萧陈两家算是世家,萧云醒的父亲萧子渊和陈清欢的父亲陈慕白从小便认识,几十年的旧相识了,两家孩子也是打小就玩儿在一起。

有人忍不住叹气道:“好羡慕啊,能和萧云醒关系这么好。”

陈清欢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笑容更盛了,说道:“你们也可以啊,云醒哥哥人特别好,长得好脾气好也有耐心,最重要的是笑起来特别好看。”

冉碧灵忍不住打断她:“你先等一会儿,你说的这个人和我们认识的那个萧云醒是同一个人吗?”

笑起来的萧云醒?没见过,想象不出来。

众人腹诽,除了长得好这一条,其他的我们实在不能苟同,这和我们看到的萧云醒是一个人吗?

两人再见面就不再是“萧云醒?”“嗯”的对白了,下了课间操,陈清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出来:“云醒哥哥!”

萧云醒扶她站好,两人并肩走着:“好好走路,再摔了又要哭鼻子。”

陈清欢可爱地皱了皱鼻子:“我又不是小朋友了!”

“大人可不喝这种东西啊。”说着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她手里那个菠萝头形状的甜牛奶。

陈清欢猛吸了一大口,把喝光了的牛奶盒顺手塞进萧云醒的校服口袋里,然后若无其事地抬手打了个哈欠。

萧云醒一脸无奈,陈清欢端了会儿就忍不住笑起来。

一直在旁边围观的向霈忽然吊儿郎当地开口:“哟,这是谁啊,云哥?你家小朋友?”

萧云醒歪歪头介绍:“我同桌。”

陈清欢摆摆手打招呼:“嗨。”

向霈发牢骚:“同什么桌啊,我没名字吗?”

陈清欢看看萧云醒,萧云醒直接忽略向霈:“你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

陈清欢乖乖点头:“哦。”

然后不再看他。

向霈在后面追着喊:“喂!我还没说我叫什么呢!清欢小妹妹,我叫向霈,你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字啊!我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哦……”

没人搭理的“风云人物”向霈很是伤心。

周五下午下了第二节课,按照惯例全校大扫除,不用上课。

萧云醒陪着陈清欢打着熟悉校园的旗号在学校里转悠,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她偶尔抬头笑嘻嘻地看他,眉眼弯起的样子特别可爱。

他的手掌抬起,像是有意识一般盖在她头顶,揉了揉,才想起来问:“怎么想起来转学了?”

陈清欢歪了歪脑袋:“因为我要和你上一个学校啊!”

萧云醒拉着她躲过地上的坑:“那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陈清欢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要考察敌情啊!”

萧云醒扬了扬眉:“考察得怎么样?”

陈清欢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敌众我寡啊。”

萧云醒笑了下,逗她:“那该怎么办呢?”

陈清欢回忆了下:“陈老师说,敌众我寡,当避实击虚。”

萧云醒一愣:“哪个陈老师?”

陈清欢一脸神秘:“陈慕白老师啊。”

萧云醒又笑起来,心想陈老师是高手啊!“新环境还适应吗?”

陈清欢认真想了想:“还好吧。”

“同学们呢,好相处吗?”

“我还不太认识,不过我同桌人很活泼大方,很好相处。”

“遇到什么事都要跟我说,还有,这边教的可能和你之前学校不太一样,如果跟不上就告诉我,我帮你补习。”

陈清欢忽然眼睛一亮:“来我家?”

萧云醒点头:“都可以。”

陈清欢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一脸期待地看着他:“那去游乐场吧,这周末?”

萧云醒头疼:“是在哪里补习都可以,不是去哪里玩儿都可以。”

陈清欢泄气地垂下头:“噢……”

当天下午,有目击者称,看见高中部那个高冷学霸加颜霸萧云醒竟然陪着新来的转校生逛校园,不只话多了不说,笑起来的样子更是阳光和煦,活脱脱一个阳光美少年啊!当真是鲜衣怒马少年时啊!而且还首次在众人面前使出一招摸头杀!

当然这只是对着那个转校生时的样子,转校生不在场,他还是那个不可亵渎的谪仙人。

那个别的女生叫一声他的名字他都要皱眉的萧云醒,竟然允许一个女生黏在他身边“云醒哥哥云醒哥哥”地叫,真是天上要下红雨了!

周五放学的时候,学生们带着明显的兴奋,可这份兴奋在各科老师挨个儿布置完作业之后消失殆尽。

冉碧灵碰碰一脸呆滞地盯着黑板的陈清欢:“快把作业抄下来啊,一会儿就擦了。”

陈清欢还是一动不动,有气无力地抱怨:“不就是休息两天嘛,怎么要写那么多作业啊……”

“你之前的学校没那么多作业吗?”

“没有啊。”

“那你就要好好适应了,这还是老师们手下留情了。”

“那不写会有什么后果啊?”

冉碧灵开始重新审视这个新同桌:“……陈清欢,你转到这个学校是为了学习的吧?真的不是单纯为了来看萧云醒吧?”

陈清欢继续无精打采地盯着黑板:“你说呢?”

“我……”冉碧灵摊摊手,“我懒得说了。”

整个周末,萧云醒都在陈清欢的抱怨声中度过,他怕耽误她写作业,就没叫她补习。

周日晚上,他特意打电话过去,问她作业都写完了吗,谁知陈清欢嘴里嚼着苹果含混不清地回答:“没写啊。”

萧云醒顿了几秒才重新开口:“那你两天时间都在干什么?”

陈清欢掰着手指开始念叨:“嗯……周六起床就中午了啊,吃完饭看了会儿电视,然后吃晚饭,玩了会儿电脑,其间还和你在网上聊天啊,你忘了?然后睡觉,今天也差不多,现在在和你打电话,哪有时间写作业啊。”

萧云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喜欢周一吗?”

陈清欢的声音里难掩愉悦:“喜欢啊!因为可以见到你了呀!”

萧云醒没再说话,半晌,陈清欢似乎听到他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低声念了一句:“你明天大概会过得有些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