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乖,咱不离婚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茉一 主角: 赵颜熙 沈君皓
90.44万字 5.3万次阅读 7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60章 沈君皓回来了 2023-02-09 08:00:4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70.68
    累计字数
  • 36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60章
简介

  赵颜熙爱沈君皓。   她如愿以偿嫁给了他。   一场意外,他为了白月光,把她逼到国外软禁三年。   三年后归来,赵颜熙万万想不到这场婚姻带给她的是家破人亡和一纸离婚协议。   赵颜熙:沈君皓,这辈子我要让你用命来偿!   沈君皓:熙熙,命是你的,你是我的!   老婆乖,咱不离婚!

第1章 沈君皓,为什么这么对我!

云城,机场。

赵颜熙拎着一个小行李袋出来,外面下起了雨。

暗沉的天,一如她悲戚的心。

赵颜熙这次能回来,是因为她爸爸过世。

跟着人流往前走,赵颜熙戴着口罩,四目张望。

却还是逃不掉那人的犀利。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她跟前站定,“赵小姐,我们老板在车里等你。”

赵颜熙隔着人流,看到不远处的迈巴赫,她低声道,“告诉你们老板,等我爸的葬礼结束,一定会去见他。”

“赵小姐,我们老板的性子您最清楚,还请您不要让我为难,机场这地方人多,闹起来不好看。”

赵颜熙攥着行李袋的手紧了紧,跟着男人走。

男人替她拉开车门,赵颜熙坐进去。

霎时,一种压迫感袭来,闭目养神的沈君皓突然睁开眼。沉冷的声音问,“昨晚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赵颜熙垂着头,淡淡回了两个字,“在忙。”

沈君皓的目光睇向她,有半分的波动,“你爸的后事我已经处理了,明天的葬礼你也不用操心,现在,我们去把该办的事办了。”

他特意来机场堵她,是为了一张离婚证。

赵颜熙苦笑。

她视线盯着车窗外,如同一个布偶。

周然的电话接过来。

沈君皓接听,女人娇软的声音落在赵颜熙的耳里,她眼里翻滚着浓烈的恨意,手掌心被指甲抠出了血印。

因为周然,赵颜熙被迫远走他乡,背负蓄意杀人的罪名。

她真的很后悔,当时为什么不狠心一点,干脆把周然碾成渣。

思绪被拉回,周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茶,“君皓,你接到熙熙了吗?”

“嗯。”

“那你们回来吃饭吗?我做了很多好吃的,熙熙这些年肯定很想念家乡菜。”

“不了,我们去民政局。”

周然,“那我能和熙熙说几句话吗?”

“嗯。”

沈君皓把手机递过来,赵颜熙看到的是男人骨骼分明的手指,他们再见,她连他的脸都不敢正视。

“周然的电话,她很担心你。”

赵颜熙冷笑,她突然抬起头,猩红的眸蕴藏着陌生的冰冷。

“周然,你还是好好藏起来吧,否则下次,我就不会用车撞你这么简单,你的命,我这三年一直记挂着!”

周然,“……”

沈君皓脸色阴沉的挂了电话。

紧接着,是男人冷冽的警告声,“你要是再敢去招惹周然,我就找人刨了你爸的坟!”

男人的一句话,把她踩入泥潭。

沈君皓的狠,赵颜熙再清楚不过。

“所以呢,沈君皓,你也只能拿死人威胁我了吗?如今我爸死了,你也忘了他对你的恩情吧!我告诉你,即便我爸不在了,你们谁也别想再欺负我!”

沈君皓立体的脸布满乌云,薄唇紧绷。

赵颜熙朝司机吼,“停车,我不想一回来就和人渣同吸一片空气。”

沈君皓的脸色暗藏汹涌。

开车的助理被这种气氛压得沉甸甸的,他从后视镜看了眼自家老板的脸色,迟迟不敢开口。

“前面路口放她下去!”沈君皓估计气得不轻。

离婚的事也被两人这一闹给耽搁了。

赵颜熙拿着行李袋站在茫茫人海的大街,望着从身前经过的一对对恩爱情侣,一张张笑颜,泪水决堤。

这是他爸爸的功劳,当年的云城不过是个贫困市,哪有这样的繁华啊。

是她爸爸出资,赞助当地政府建起了一栋栋高楼大厦,有了人来人往的大街,还有便利的交通。

但这一切,在三年前全部被抹灭了。

她被沈君皓送出国后不久,他爸爸涉嫌挪用巨额公款定罪入狱,最终,死在了监狱里,晚年凄惨。

沈君皓,为什么这么对我!

翌日。

赵赫初的葬礼,说是葬礼,也只有寥寥数人。

三年后回来,赵颜熙怎么都想不到,父亲变成了一个小盒子,被她抱在怀里。

她站在那儿,傻傻愣愣的,身体仿佛陷入无尽的黑暗和冰冷。

模糊的视野里,突然撞入两个人。

沈君皓和周然穿着同款黑色西装而来。

赵颜熙双眸赤红,那眼神恨不得将两人砸出一个洞来。

他们来,是秀恩爱?

两人渐渐走近,赵颜熙这才看清楚沈君皓的容颜。

比起三年前,他更加成熟稳重,一身高级定制的黑色西装包裹着修长的身材,立体的轮廓,气质矜贵。

他一来,负责葬礼的人纷纷同他打招呼。

“沈先生。”

“沈先生。”

“……”

“熙熙,你还好吗?”周然如同一个大姐姐走到赵颜熙身侧,安抚,“人死不能复生,你爸爸希望你好好活着,让赵叔叔安息吧,你这么一直抱住他,他心里也会难受的。”

赵颜熙目光呆泄,不语。

沈君皓从来到现在都没有和赵颜熙说过一句话,剑眉紧锁,让本就沉闷的气氛显得更加压抑。

周然的手放在赵颜熙的肩膀,“熙熙,等你爸的葬礼结束就搬去我们那边住吧,你爸交代过,让我们照顾好你。”

我们!

呵。

她的爸爸是不会糊涂到让周然这个心机婊来照顾她的。

赵颜熙暗哑的声音透着冷漠的犀利,“周小姐,你的心愿达成了,我早没了利用价值,还请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熙熙,你真的误会我了!”周然委屈,眼里已经染了一层水雾,“赵叔叔也算我的半个父亲,我今天来也是尽孝。”

赵颜熙冷笑,“你来尽孝?我怕我父亲知道后死不瞑目,那些事是不是误会也不重要,你要的已经得到了!”

周然还想说几句,沈君皓走过来,“赵颜熙,赵叔叔嘱咐我好好照顾你,等葬礼结束,我会安排。”

他的语气冰冷毫无感情,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赵叔叔?

赵颜熙木讷的看向他,神色悲凉。

他们结婚,沈君皓从来没有尊称父亲一声“爸。”

在他心里,大概从没有承认过她这个妻子。

赵颜熙抱着骨灰盒的手巍巍颤颤,情绪在这一刻崩塌,颤抖的怒吼,“滚,你们给我滚,我爸不想看到你们这对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