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赐婚圣旨(大结局)

书名:
欢田喜嫁
作者:
雁来忆君
本章字数:
3164
更新时间:
2018-09-02 00:08:32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偏执猎户每天哄我生崽崽

古中医传人慕九月穿越成一个辗转嫁了数次,克死三个男人的扫把星。 现任丈夫是一个摔断双腿,被退亲,还被父母兄弟扫地出门,性情偏执病娇的猎户。 面对整天阴沉着脸的男人,家徒四壁的破败房子,慕九月默默撸起袖子,干吧。 开启空间,上山采药,下河捞鱼,治病做生意,就没有她不能干的。 日子渐渐好过,阴沉的丈夫也渐渐被治愈,日子越过越红火。 极品亲戚找上门来打秋风,退亲的未婚妻上门逼她做小,慕九月趁机想要离开,却被男人堵在墙角。 “娘子,你说过的,生要与我同欢,死也要与我同穴。” 慕九月满脸黑线,她有说过那样的话吗?有吗?
已完结,累计153万字 | 最近更新:第738章 番外五

第1章 开局被分家

书名:
偏执猎户每天哄我生崽崽
作者:
杏儿酸
本章字数:
2067

“扫把星,以你的名声,能嫁给我们家清羽,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不知道珍惜,竟然还敢撞墙?”

一道尖锐的声音歇斯底里地响起:“还没死透,娘,赶紧把他们分出去,省得留在这里晦气。”

不知道是因为她尖锐的声音,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躺在地上额头满是血迹的女子忽然浑身一个哆嗦,猛地坐起来。

“我没死?”慕九月心有余悸地开口,声音婉转却带着些沙哑。

飞机从几千米的高空直线坠落,那恐怖的冲击波,将整片山林瞬间烧毁。

她当时就在山林中采药,亲眼目睹了那一切的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冲击波冲得飞起,昏迷过去。

她以为她死定了,没有想到,竟然还能醒过来。

“扫把星,就知道你肯定没死,想要装死逃脱?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看到她自己坐起来,陈氏直接指着她的鼻子大骂。

“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什么名声,我们家清羽长得一表人才,要不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以为就凭你也能嫁给他?”

慕九月从小在村里都是霸王级别的存在,谁敢拿手指着她骂?

因此,她想也不想,直接伸手,将那根伸到她面前的手指抓住,用力一捌。

“咔嚓!”

“啊!”

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响起,声音冲破茅草屋,远远传出去。

屋内的众人都呆呆地看着慕九月,一时间竟然都反应不过来。

不是都说这女人命硬克夫,却怯弱胆小的吗?

不然,也不会刚刚到他们家,看到这情况后直接就撞墙自杀了。

可是这一幕,却与传说中有些不一样啊。

慕九月皱眉,被她拗断了手指的是一名两鬓花白的中年妇人,此刻面容扭曲,一把眼泪鼻涕却憎恨地看着她。

房里还有不少人,大家都呆滞地看着她,几个男子对上她的目光时,连忙收回目光,有些尴尬地低头。

慕九月微微皱眉,她这是到了什么地方?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正想着,她的脑海忽然一阵刺痛,她连忙双手抱头,面容痛苦。

“贱人,又想装死?娘,赶紧把他们赶出去,这个女人真是扫把星。”

陈氏声音尖锐,看向慕九月的目光里充满了怨毒。

这个扫把星不但拗断她的手指,还勾去了一屋子男人的目光,真要留在家里,绝对是个祸害。

慕九月呆呆地放下手,双眼扫过众人,最后落在里面床上,面容俊美却苍白,也正阴冷地看着她的男子。

那个男子,竟然是她现在的丈夫,五天前上山打猎时摔断了双腿,大夫说再无治愈的可能了。

两天前,他的未婚妻上门来退婚,甚至连看也没有再看他一眼。

今天,他的兄弟怂恿父母,要将他分家出去,为了不弄得太难看,所以花了八百文,将她这个远近闻名的扫把星买来给他当媳妇。

原主来到,看到这样的情况后,直接一头撞了墙,才有了她的到来。

老柳氏看向床上的青年男子,面容刻薄:“清羽,你也不要怪娘心狠,你已经这样的年龄了,也是时候成亲分家了。”

“娘做主给你娶了媳妇,也不算亏待你,今天你们就搬到山脚那边的老宅吧。”

老柳氏说完,小心翼翼地看向村长:“二哥,你看这样,可行?”

村长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头,与罗清羽的父亲,算是堂兄弟。

他威严开口:“清羽,你怎么看?”

罗清羽紧紧地抿着苍白的唇,好一会儿才低沉开口:“分!”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慕九月却从他那个字中,听出了他满满的无奈与心冷。

陈氏看向慕九月的目光仿佛淬了毒:“她拗断了我的手指,必须要赔偿。”

慕九月闻言,脸色冷下来,快走两步来到陈氏身边,伸手向她抓去。

陈氏本能地吓了一大跳,想要往男人身后缩去,却被慕九月轻易抓住那根断指。

“咔嚓!”

“啊!”陈氏痛得再次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你的手指已经好了,不需要赔偿了,该我们的,一样也不能少。”

慕九月沙哑的声音响起,刚才不过是将她的手指拗脱臼了,以她的手段轻易就能恢复,还看不出痕迹。

既然她来到这里,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能去哪里,不如先留下来,弄清楚状况后再考虑后续了。

“你,你撒谎——咦?竟然真的不痛了?”陈氏正想再据理力争,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恢复了原形,而且,还不痛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刚才那种惨痛,她到现在仍然记忆深刻,怎么可能会没事了?

“放肆!放肆!”反应过来的老柳氏一张老脸气得扭曲,死死地瞪着慕九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

“长辈?长辈就是在自己的亲生儿子伤了腿后,将他扫地出门,不管不顾?”

慕九月的声音仍然沙哑,却嘲讽道:“长辈?明知道我有个克夫的名声,还硬塞给自己重伤的儿子做媳妇,你们的心思,不是已经昭告天下了吗?”

“放肆!”罗老头阴沉地低喝:“刚刚过门就牙尖嘴利,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是被我揭穿心思怒羞成怒了吧?”慕九月轻嗤道:“既然我进门是给清羽做媳妇,现在分家就是我们的事情,怎么我就不能说话了?”

“分家,总要分个清楚明白,不然我和相公可要怎么活?”

“相公是为了这个家才受伤的吧?现在重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每天至少也要炖一只老母鸡给他补身吧?”

“他腿上的伤,每天还要换药吧?不然很容易伤口发炎甚至造成大面积腐烂坏死。”

“每天喝的药也不能断吧?之前大夫说多少钱一副药来着?”

“相公不能动,我要照顾相公,家里家外的活也就帮不上忙,大家得多多担待才是。”

慕九月的话说得很快,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村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刚刚过门你不认我没关系,但我家相公却是从小在你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你可不能置他于不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