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骝马与五角枫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十梨 主角: 胡思乐 七十三
35.79万字 0.1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76章 逝去 2022-11-04 17:5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67.19
    累计字数
  • 14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76章
简介

八零年代的科尔沁大地迎来了“分田到户责任制”与“改革开放”的春风。 身处贫穷的牧民少女胡思乐和伙伴们依靠这两股春风,实现了填饱肚子的朴素愿望。 从填不饱肚子到奔向小康生活,脱贫摘帽不是终点,是新生活的起点。

第1章 家庭新成员

1980年,春,新村。

布和一身工农蓝套装,微弓着背,一只手牵着缰绳,一只手揣进了裤兜。

胡思乐看着父亲布和牵过来的海骝马,有些不知所措。

海骝马桀骜不驯,在被布和牵着的时候马蹄腾空跃起,眼看着马蹄就要落在布和身上,胡思乐忙道:“阿布小心。”

布和气急败坏,随手拿起一根柳条就往海骝马身上抽去。海骝马受惊,前蹄立起挥动着,那蹄子将将要到布和的脑袋上。

胡思乐有些着急:“阿布,小心!马要踢到你了。”

布和瞧着海骝马的样子心中的火气更盛:“你这马真会欺软怕硬!在村大队的时候不闹腾,回家了你倒是开始在这儿给我耍威风!”

布和说罢捡起更粗壮的柳条抽向海骝马。

胡思乐看得心头一紧,这样子抽打马看着就感觉疼。

布和狠狠地抽动柳条,春天刚刚长出嫩芽的柳条柔软纤细,但是抽在身上仍然很疼。

白杏花听着外头的动静赶忙出来看,见是丈夫正在和海骝马纠缠,她也不说什么,只是对着胡思乐轻声道:“回屋吧,洗洗手吃饭了。”

胡思乐跟着白杏花回屋,很快的布和抽动柳条的声音已经听不见。

“哎,这马的性子着实烈。今天只是这样打了一顿,弄了个下马威,后面要驯服可是不能光打。”

白杏花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盆白菜汤和三个苞米面窝窝头。递给胡思乐和妹妹阿如罕一人半个苞米面窝窝头。

妹妹阿如罕才十岁左右,手里拿着苞米面窝窝头撅着嘴:“额嬷,我想吃白面馒头,七十三家里就吃那个。”

白杏花无奈叹口气:“吃你的吧,家里现在能吃苞米面窝窝头就不错了,比前些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阿如罕撅着小嘴一点点地啃着苞米面窝窝头,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渴望。

白杏花也想吃白面馒头,谁不想日子过得好,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布和喝着没有一丝荤腥的白菜汤:“现在国家弄的什么‘分田到户责任制’说是以后种田的地和放牧的草片都会划分给各家各户。今天就是开会把大队的马给分了。过两天说是等土地丈量好了就分给各家各户,牛羊也会分。”

白杏花听着有些高兴,这样的话日子应该真的会好过许多的吧。

“那就是牛羊咱们可以自己处置啦?”

布和点点头:“说是这样说的,国家的话肯定错不了,要相信国家。”

白杏花脸上尽是笑容,这样的话牛下了小牛犊,牛奶可以自己家喝,还能做点奶制品给孩子们吃。

白杏花看着瘦瘦小小,头发枯黄的阿如罕心头一酸,这个孩子这些年受了不少苦,出生到现在没怎么吃过好东西呢。

白杏花突然想到什么,拉住布和的手:“那咱们之前欠公社的粮钱...”

布和不在意地挥挥手:“这个政策真的落实下来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还清的。”

白杏花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胡思乐也十分憧憬布和描述的生活,牛羊都是自己家的,还有马也是自己家的。

将手里的窝窝头就着白菜汤吃,窝窝头是粗苞米面蒸的,光吃不喝汤很容易噎着。

夜晚很快降临,胡思乐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忍不住想,新村真的要成为新村了。

夜晚,屋里漆黑一片。阿如罕偷偷钻进胡思乐的被窝:“姐姐,你说那样的话咱们家能分多少只羊多少头牛呀?外面拴着的马好凶,我都不敢靠近它。”

胡思乐忙是告诫妹妹:“你没事可不要靠近海骝马啊,蒙古马个头不小还十分健壮,小心他一个一个蹄子将你踩死!”

阿如罕害怕地摇头:“姐姐我不会再靠近海骝马的。”

胡思乐点点头:“对,听话的就是好孩子。”

阿如罕很快将马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转而问胡思乐:“姐姐,我好想吃白面馒头,我跟额嬷说她总是凶我。”

胡思乐又何尝不想吃白面馒头,她看着七十三拿着一块白面馒头在村头炫耀的时候都快要馋死了。

不过妹妹该哄还得哄:“好啦,额嬷也是没办法,你以为额嬷不想吃白面馒头啊,咱家里就这情况,额嬷身体不好,咱俩又干不了多少活,家里就靠阿布一个人顶着。工分挣得不多哪里能吃得起白面的,苞米面都是吃的都是欠的公社的呢。”

阿如罕噘着嘴:“咱们家多会才能和七十三家里一样吃白面馒头啊。我以后要好好干活努力挣工分顿顿吃白面馒头。”

胡思乐失笑:“你个傻瓜,阿布今天不是说了,以后都是自己家种地放牧,还谈什么工分啊。”

阿如罕有些迷茫,想着想着就那样睡着了。胡思乐无语,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真能睡。

白杏花在被窝里也是兴奋得睡不着,扯着身旁的布和:“哎,你说,这个分田到户到底是个啥情况啊?我之前在公社买油的时候听见说是南方早早就开始这个什么分田到户。我这心里总是没底,要是突然间又变回去怎么办。”

布和皱着眉头在黑暗中扭头看向白杏花:“你这婆娘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啥了这是,明天不就是要把地啊牛羊分给各家吗,就等不得这么一晚上了怎么的。”

白杏花对着天花板干瞪眼:“我这不是要心里忐忑吗。”

“你忐忑个啥,国家说的话还能有假?!”

白杏花叹气:“谁能知道呢。”

布和不耐烦翻身瓮声:“日子再差也不能比现在更差了吧,赶紧睡觉,大半夜的唠唠叨叨。”

白杏花在黑夜里狠狠丢了几个眼刀子给布和,自己也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拽。

北方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冷,即便已经将炕烧得热热乎乎的,不将被子盖紧还是会有冷风吹进来。

白杏花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心绪根本无法平静。夜越来越深,气温也渐渐往下降,被窝里的热气再这样翻下去就会散掉。

还是睡觉好了,不管怎么样,明天的大会开完都会有结果的吧。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豁出去也就那样吧?

白杏花在火炕的温暖包裹中渐渐睡去。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