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番外

书名:
厌春宫
作者:
救救小羊
本章字数:
2416
更新时间:
2023-01-15 09:01:01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惨死新婚夜,娇娇王妃浴血成凰

叶沉鱼身为被抱错的相府假千金,被自己最在乎的“亲人”合谋欺骗利用成为毒杀摄政王的凶手,含冤而亡。 一朝重生,她回到了真千金前来认亲的那一日。 叶沉鱼决定做回自己,她洗脱自己的污名,褪下一身华服,跟着乡野出身的父母离开了相府。 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艰苦难熬的生活。 谁料,她的父母兄长个个都是隐藏的大佬,就连前世被她害死,未来权倾天下的那位摄政王,都成了她的……小舅舅。 叶沉鱼一脸的郁闷:“说好的苦日子呢?” 萧临渊:“苦了谁,也不能苦了本王的心尖尖。”
已完结,累计125万字 | 最近更新:第605章 番外.相见欢

第1章 为她殉情的男人

书名:
惨死新婚夜,娇娇王妃浴血成凰
作者:
九霄云歌
本章字数:
2188

贴着大红色双喜的喜堂上,刚刚经历过一场厮杀,满地鲜血将这喜堂变成了修罗地狱。

顾沉鱼飘在半空中,犹未回过神来。

直到看见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姿,朝着她走来,她呆愣着看着那人俊逸的身姿从她灵魂中穿过,停在了她的尸体旁。

没错,她已经死了,死在了她的新婚之夜,带着满腔怨恨,化作了孤魂野鬼漂荡在这里。

顾沉鱼回头,就见男人将她的尸体抱了起来,拿着一块干净的帕子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血迹。

他温柔的声音,同方才的暴戾嗜血、杀伐果决简直判若两人:“别怕,害你之人已被我给杀了,顾家满门都会同你陪葬。”

顾沉鱼飘过去,一双迷茫的大眼睛打量着他。

他是大盛皇朝权倾天下的摄政王,萧临渊。

昨夜大婚他却突然暴毙身亡,而她顾沉鱼成了杀人凶手,被太子江煜尘联和她的妹妹顾锦初合谋害死,伪装成了畏罪自杀。

说出来可能都没有人相信,京城百姓人人皆知顾相府的大小姐顾沉鱼要嫁的人是摄政王萧临渊,唯有她自己不知道。

她在出嫁前生了场病,一直被母亲拘在房中养病不曾出门。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要嫁的人,是三年前便同她定下婚约的太子江煜尘。

可是昨夜洞房之内掀开盖头,顾沉鱼才发现自己的夫君成了摄政王萧临渊。

不待她问明缘由,萧临渊就突然吐血倒地身亡,害死他的是房间里点的一炉香。

那是出嫁前,她的母亲给她的,让她在新郎回来之前,偷偷的点燃此香,说是能帮她助孕,让她早日怀上太子的孩子。

就这样,她成了毒杀摄政王的凶手。

实则是被自己的“家人”欺骗、利用,成为他们除去摄政王的一颗棋子,就因为她顾沉鱼并非他们亲生,而是被抱错的乡野村妇之女。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她死后,暴毙的摄政王在喜堂上突然诈尸,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揭穿了顾家和太子的阴谋,血洗了这喜堂,替她报了仇,洗刷了冤屈。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萧临渊的掌控之中,唯独她,成了炮灰,但不管怎样,这个男人为她报了仇。

顾沉鱼盯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由衷的道了一声:“谢谢。”

萧临渊却忽而将她的尸体抱紧,薄唇轻轻的落在了她的唇上,低低的声音里满是悲痛:“小鱼儿,对不起。”

顾沉鱼吓的魂魄都差点飞了,她看着萧临渊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认错人了吧?我们很熟吗?”

在她的记忆里,她同萧临渊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仅限于见过,认识这个人而已。

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深情款款的叫她小鱼儿?从小到大,从未有人这么叫过她。

她很确信,自己和萧临渊不熟。

正疑惑着,就见萧临渊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红色的吊坠,挂在了她的脖子上道:“小鱼儿,别怕,我很快就来陪你。”

他抱起她的尸体放在了身后的棺木里,随即纵身一跃也跟着躺了进去,头顶厚重的棺盖啪的一声被他给合上。

顾沉鱼震惊不已,什么情况,这个男人莫不是要为她殉情吧?

“不要。”

顾沉鱼反应过来,匆忙扑了过去想要推开那棺盖,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坠入了万丈深渊中。

……

“小鱼儿,小鱼儿。”

谁,是谁在叫她?

虽然是陌生的称呼,但这声音听着格外的亲切。

顾沉鱼费力的睁开眼睛,只看见一道模糊的背影,高大,挺拔。

她想看清楚那人是谁,却抵不住昏沉的感觉,直到被一阵低低的抽泣声给吵醒。

顾沉鱼睁开眼睛,入目就看见坐在一旁正在偷偷哭泣的小丫鬟,竟然是绿珠。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在她出嫁前,死的不明不白。

顾沉鱼诧异不已,她环顾四周一眼,房间里熟悉的陈设,分明是她曾经在相府住了十五年的闺房。

只不过在顾锦初认亲之后,这个房间就不属于她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

绿珠见她醒来,有些激动的扶着她坐了起来道:“小姐,你吓死奴婢了,你干嘛要想不开跳湖啊?

幸亏太子殿下救了你,你没事吧,可有哪里不舒服?”

跳湖?被太子殿下所救?

熟悉的字眼落入耳中,惊得顾沉鱼脑子轰的一下清醒了过来。

这不是三年前,顾锦初来认亲的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吗?

三年前,她的及笄宴上,永昌候夫人带着顾锦初前来认亲,当着众人的面揭穿她的身世,说她是被抱错的乡野村妇之女,顾锦初才是相府的真千金。

她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逃离了宴会,跑到湖边结果被人推到了湖里,险些溺死。

恰好太子路过救了她。

而眼下分明就是她被太子所救之后。

顾沉鱼匆忙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妆镜台前,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有些稚嫩的小脸,不由的红了双眼。

她这是,重生了!

回到了三年前,悲剧开始的那一天。

前世她别无选择,被人操控着走上那条末路,如今重来一次,她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一世,她要做叶沉鱼,这才是属于她的名字。

绿珠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你没事吧?你别担心,也许……也许是弄错了呢?”

前世,叶沉鱼确实抱着这样的幻想,希望是弄错了,甚至一度不肯接受现实。

但现在的她,早已看清楚顾家人的冷血无情,而他们不是她的家人。

前世在她落水之后,就发了高烧昏睡了多日,等醒来后,她已被陛下赐婚给了太子,以相府大小姐的身份留在了相府。

至于她的亲生父母则被定了罪流放出京,在半路上便被顾锦初给害死了,而她却被蒙在鼓里,直到死前才知晓真相。

如今赐婚的旨意还没有下达,她父母还没有被定罪,她还有逆转乾坤的机会。

叶沉鱼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绿珠道:“替我更衣,就穿那件流光云锦彩衣。”

绿珠应了一声是,忙去柜子里取了衣服为她换上。

叶沉鱼换好了衣服,简单的束了发,不经意间瞥见床头的屏风上挂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很是扎眼。

她将那衣服取下来打量着。

这明显是一件男人的披风,所用的布料不是多么贵重,上面的花纹也不是京城常见的。

关键是前世她并不曾见过这东西。

叶沉鱼满是狐疑的问着绿珠:“这件衣服是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