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少,吻安 9.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何安笙 主角: 许简一 靳寒舟
38.63万字 0.7万次阅读 4.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86.58
    累计字数
  • 42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7章
简介

领证前的许简一身娇体弱,风一吹就倒。 领证后的许简一彪悍如虎,老虎见了都吓得掉头跑。 靳寒舟看着自己那和婚前判若两人的小娇妻,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所谓的,婚前婚后两个样? “二少,夫人把您青梅的亲弟弟给打了。” 男人,“去给夫人买消肿的药。” “???” “二少,夫人把您表弟给揍了。” 男人,“没死就送医院。” “是。” “二少……” 男人,“今天又打谁了?” “今天夫人没打人,但是夫人她……带球跑了。” 男人拍桌而起,“全球通缉,把夫人给我抓回来!”

第1章 该看的,我哪儿没看过,嗯?

【过来皇家俱乐部接我】

躺在床上,刚要睡下的许简一收到男人发来的信息,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利索地换上衣服,直奔男人所说的目的地。

许简一赶到俱乐部的时候,靳寒舟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

包厢里的人看到许简一,微微愣了愣。

随后便当做没看到似的,继续交头接耳,玩他们的。

包厢里乌烟瘴气的,闻不惯烟味的许简一下意识皱了皱眉。

许简一抬手挥发了一下周边的烟雾,然后才迈步朝包厢的里头走了进去。

透过上头不算特别明亮的射灯,看到角落的雅座里,歪着头,靠在墙壁上,面容清隽如画,肤色冷白,睫毛比女人还要长还要漂亮,左边眼尾处有着一颗黑痣,妖娆又风情的靳寒舟。

许简一加快步伐,朝他走了过去。

许简一俯身,轻轻地拍了拍靳寒舟的脸颊,“靳寒舟。”

她声音轻柔似水,极其的温柔软绵。

紧闭双眸的靳寒舟听到这宛如温柔似水的叫唤,微微睁开眼。

靳寒舟一双清冷的桃花眼迷离的看着许简一,也不知道是认出了她,还是没认出,他勾唇痴痴地笑了一下,“来了?”

“嗯。”许简一轻轻地嗯了一声,便弯腰将靳寒舟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靳寒舟十分配合的站了起来。

许简一一米六八的个子搀扶着一个一米八六个子的靳寒舟还是有点吃力的。

好在靳寒舟不是醉到无法走路那种。

-

许简一刚扶着靳寒舟走出包厢门口,门没关上,她听到里头传来一阵议论声,

“这位就是传闻中,待在靳二少身边超过三个月的那位新欢啊?”

“可不就是她么?”

“长得和那位还挺像的。”

“不像能待在靳二少身边超过三个月?不过嘛,再像也不过是个赝品,靳二少爱的,还不是那位。看,那位不过刚官宣结婚,咱们靳二少就喝成这样。”

包厢里的声音随着许简一的远去,渐渐消失不见。

许简一扶着靳寒舟穿过长长的‘时光隧道’,最后来到电梯前。

她扶着靳寒舟走进电梯。

靳寒舟难受的抱住她,埋头在她的颈部蹭了蹭。

她抬手扶住靳寒舟的后脑勺,声音极其轻柔地问道,“你车在哪一层?”

靳寒舟声音沙哑的唔了一声,“负一。”

“嗯。知道了。”

许简一点点头,借助电梯的墙面上,任由他像只巨犬似的抱着她。

许简一身上有股奶香,是体香。

可能是因为她很大了还在喝奶粉的原因,以至于她都二十岁了,身体总是缭绕着一股淡淡的奶香。

靳寒舟似乎很喜欢许简一身上的奶香。

不老实地在她颈部嗅了一下,跟着半眯着眼,在她的唇角上落下一吻,“宝宝,你身上好香。”

电梯里还有其他人的。

许简一见男人亲她,还说这么肉麻的话,顿时掐了掐他的腰,“有人在呢,别闹。”

靳寒舟像是终于发觉电梯里的其他人,他不高兴地掀了掀眼皮子,却没有再做暧昧的举动。

-

来到负一,寻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许简一才找到靳寒舟开来的布加迪威龙。

许简一将跑车副驾车门拉开,将靳寒舟扶了进去。

将安全带帮他系好,她才绕到驾驶室去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许简一老神定定地坐在驾驶座上,抬手将安全带系上,她熟练地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车位。

跟着,直接漂移拐弯,开出了俱乐部的地下车库。

轰隆的跑车机动声,在静谧的地下车库里,显得极为响亮贯耳。

-

跑车最终停在靳寒舟景山的山顶别墅楼下。

将车子歇火。

许简一将男人从车里扶下来,然后扶进别墅,送上二楼的卧室里。

将男人丢在大床上,许简一转身便要走。

谁知这时,男人忽然抓住了她的手,“别走。”

许简一扭头看了他一眼。

靳寒舟面颊坨红,醉眼迷离地看着她,左眼尾处那的黑痣在水晶吊灯的投掷下,显得极其勾人。

“别走。”

男人微微施劲,许简一直接被男人带到了身上。

未等许简一反应过来,后脑勺就被人按住,跟着,裹着酒气的吻就袭了上来。

男人喝的是洋酒。

很烈。

明明不过是被他吻了一下,许简一却像是自己也喝了酒一般,脑子忽然变得轻飘飘的。

她分不清是男人嘴里残留的酒气太烈熏醉了她,还是男人的吻太有技巧,让她迷失了自己。

姿势不知何时调换了。

原本趴在男人身上的许简一此时被男人压在床上,放肆地亲吻。

男人的手也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游走。

衣裳一片片地落地。

房间气氛节节攀高。

窗外的月亮像是窥视到了什么,忽然藏进了云里。

-

结束时,许简一忽然听到男人在她耳边失意地呢喃,“我到底哪儿比他差了?”

许简一满脸红潮的躺在床上,胸口微微起伏。

身体很疲倦,可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几秒后。

许简一翻身将自己蜷缩进男人的怀里。

她将脸埋在男人的左胸膛上,闭着眼,声音无比落寞哀伤地低喃着,“哥哥……”

-

“回忆跨过山海,你可以入梦来……”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在清晨的早上骤然响了起来。

熟睡中的靳寒舟被铃声扰醒。

刹那间,他那张完美到所有女人都想被他睡的面容露出了几分野兽觉醒般的戾气。

靳寒舟皱了皱那双好看的剑眉,慢慢地睁开了那双清冷又深邃的桃花眼。

“唔……”

怀里似有什么东西蠕了蠕,靳寒舟低头一看。

只见女人面容恬静娇软地缩在他怀里,那如羽扇一般的睫毛轻轻颤动,秀眉微微一皱,跟着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

许简一眨巴眼睛,随后眉眼弯弯地冲男人一笑,“早~”

看着女人裸露的肩头上那浮现的红痕,靳寒舟上下滚了滚喉结,声音磁性低哑地回了句,“早。”

手机铃声还在持续地响着。

许简一下意识便要起来接电话。

但她没穿衣服,此时还是真空的状态。

她咬了咬唇,然后对男人说,“你可不可以闭一下眼睛?”

靳寒舟显然没有意会她这话的意图,直男地问了句,“闭眼做什么。”

“我要起来接电话,但是……我没穿衣服。”

许简一的脸皮薄,话一说完,她脸颊和耳根,都是粉红的。

靳寒舟一听这话,不由笑了。

他笑得有点痞坏,“害什么羞?”

他故意凑到许简一的耳边吹气,“该看的,我哪儿没看过,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