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好飒,王爷好怕 9.4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一碧榶榶 主角: 裴映宁 尹逍慕
79.39万字 2.3万次阅读 230.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43章 尘尘儿番外!【选看】 2023-02-22 00:12:5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43.33
    累计字数
  • 92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43章
简介

【一对一,双洁,宠文】 穿越第一天裴映宁就惹了个超级大麻烦,把当朝楚阳王当解药给扑了。 本来提起裤子不想认人,哪曾想这楚阳王正是自己即将要嫁的便宜夫君。 而这便宜夫君不仅腹黑小气,还睚眦必报。 “女人,得罪本王者,本王将千万倍讨回!” 某女汗:“……” 扑他一次,他便要扑她千万次?一辈子才多少天?这是要扑她到死? 一边是便宜夫君的‘报复’,一边是家族的利用,裴映宁表示这都不是问题,高兴了就诓他们银子,不高兴了就扔几个雷蛋子,誓把他们整得鸡飞狗跳、家宅不宁,看谁不好过! 只是玩着玩着…… 某女突然休书一封,撂下一地鸡毛,带着肚里的球消失无踪。 留下某夫君吐血三丈!

作品荣誉
第1章 她糟蹋了一个王爷

东乌国。

城郊丰安寺院后山脚下。

密林中,裴映宁经过一顿狼追狗撵似的疯跑,确定没有人追来后,才瘫靠着一棵大树猛喘粗气。

然而,清白保住了,可她体内的药性却也开始发作了。

“该死的,我若不死,定把你们全都给毙了!”狗血又糟心的穿越让裴映宁忍不住爆粗口。

因为同事的一个误差操作,实验室爆炸,她成了受害者,然而一醒来便发现不仅时空变了,连身体也变了,最主要的是有个男人正趴在她身上准备侵犯她!

她一气之下伤了对方要害,然后从寺院后的小径逃到这里……

‘咚’!

突然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重重地落在不远处的草丛里。

“谁?!”她如惊弓之鸟蹦了起来。

快速躲到树后,可半晌过去,并没有危险的人或事物出现。

她偷偷探出头,朝那发出巨响声的地方望去。

那方野草半人高,有淅淅索索的动静,而且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似痛苦的呻吟声。

“谁在那?”她壮胆问道。

但没人应她。

不过那痛苦的呻吟声停止了。

她蹑手蹑脚地过去,小心翼翼地扒开草。

这一看,愣了。

只见草地里坐着一个男子,正握着一把匕首划自己的小腿。那小腿上有着很深的牙印子,明显是被什么咬过。

而因为她的靠近,男子停下了动作,一动不动的把她盯着。

这是个很俊美的男人,精致的脸廓棱角分明,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丝黑发中,漆黑的眼眸如深不见底的黑潭,简直是寸寸如琢,般般如画!

只是,他苍白的俊脸泛着一层黑气,两片性感的薄唇抿得跟刀片似的,一身都是不近人情的凉薄之气。先不管他那一副病态,仅是那幽潭般的眸底对她释放出的冰冷寒光,都像随时会化成无形的利剑让她一命呜呼!

裴映宁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视线从他脸上转移到他小腿肚上,“你……被毒蛇咬了?”

男人纹丝不动,寒冽冽的眸光中除了提防,还有犀利的审视。

她极力压着体内的燥热,露出善意的微笑,“那啥,我帮你把毒吸出来吧!”

不等他拒绝,她已蹲到他脚边,主动为他清理毒血。

或挤、或吮、一副怜悯苍生舍己为人的大义兼大无畏之举!

男人眼眸大睁,似乎没想到萍水相逢的她会如此舍命救自己……

然而,没人知道此时的裴映宁都快哭了。

不是被自己助人为乐的行为感动到了,而是体内的药性发作了!

为他吸出毒血她会不会中毒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再不找人解药,她会因为体内的药性发作而死得很难看!

可是这个男人中了毒,不先帮他把蛇毒清除掉,万一他死了,她也没解药了啊!

所以,她必须要这个男人活着!

看着他划破的伤口开始流出正常的血水后,她吐掉嘴里的污血,从裙摆撕下一块布料,将他伤口包扎上。

面对男人始终惊愕的眸光,她拿手背抹了抹嘴角,突然笑道,“公子,我救了你,现在该你报答我了。”

男人一直注视着她,从一开始的冷冽如剑,到她为自己吸丨毒时的震惊结舌,他的眸光几乎没离开过她的脸,而此刻在发现她脸颊莫名通红时,他眸孔猛缩,冷硬的嗓音莫名带着一丝颤音,“千娇百媚散?”

裴映宁柳身体发热脑子发胀,没听清楚他说什么,便凑近他俊脸,咧开嘴角又道,“诶,你有没有在听?我救了你,该你报答我了!”

按理说她替男人清除了蛇毒,男人应该气色好转才对,可随着她的靠近,看着她一脸不正常的红晕以及逐渐迷散的眸子,咬着牙溢道,“你……想要何报酬?”

裴映宁视线已经模糊了,大脑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催促她快将他扑倒——

而她下一刻真的将他扑倒在地!

“我要你以身相许!”

……

“王爷!”

听着手下找来的声音,尹逍慕缓缓掀开眼皮。

然而,不等虚弱的他起身,就听见两名手下的惊呼——

“王爷,发生了何事?”

“王爷,您为何衣冠不整?”

“闭嘴!”

尹逍慕咬着牙用力呵斥。

那俊美如画的脸又黑又冷,幽深的黑眸布着血丝,仿佛嗜血的鬼王,吓得俩手下噤若寒蝉,心肝肝都在发颤。

他们的王爷,身上只着一条亵裤,赤裸的胸膛上布满了青红交错的痕迹,他们再是没经验的愣头青也辨得出,那是牙齿和指甲造成的……

而且他们王爷身上那条亵裤还沾着血,还有男人才有的东西!

“给本王查!务必将那女人查出来!”尹逍慕撑着身子低吼。

他这一吼,犹如拍堂落案,震得凌武和玄柒凌乱得差点倒地。

他们王爷……

被人玷污了!

“王爷,您内伤严重,可动不得怒!”玄柒最先回过神,简单的为自家王爷探过脉后,赶忙劝说道。

“王爷,属下背您回去。”凌武也立马蹲下身子。

……

丰安寺院寮房中。

一身华丽的少女正指挥着丫鬟扇人耳光。

“给我打!狠狠地打!”

丫鬟照做,一个接一个巴掌扇在一名穿着粗布马褂的中年男子脸上。

中年男子跪在地上,哀嚎着求饶,“二小姐,小的冤枉啊……您是看着小的把大小姐打晕的,可是小的不知道大小姐为何会突然苏醒……求二小姐开恩……”

少女有着娇俏的容貌,可此刻却面露恶厉,纤纤玉指怒指着他,骂道,“药给她下了,人也打晕了,居然还让她跑了,本小姐一番心力全让你这没用的东西给毁坏了,你说留你还有何用?”

中年男子哆嗦着道,“二小姐,那千娇百媚散非男人不可解,大小姐服了那药,如果一个时辰内不找男人解,必定会爆体而亡,这是红牌楼春妈妈亲口说的。您不必担心大小姐逃走,她便是逃了,要么失身要么暴毙,如何都不会令您失望的。”

少女听完,脸上的怒火这才有所淡消。

不过漂亮的杏目中阴毒的狠色却是依旧没减。

裴映宁这贱人,早知道她会被皇上赐婚给楚阳王,就该在她被送回她娘老家时让人把她弄死!

从小到大,她裴灵卿才是太傅府的明珠,裴映宁这个扫把星转世的东西,回京抢她的风头不说,还抢她喜欢的男人,这叫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就算娘亲要她嫁给太子,她得不到楚阳王,也绝对不会便宜裴映宁这贱人!在裴映宁和楚阳王大婚前,她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裴映宁这贱人!

……

楚阳王府。

经过内力调治,尹逍慕气色好转了不少,只是一身怒火如随时崩发的山洪,让近身的手下们个个大气都不敢喘。

府内管事尤林很是不解,不停的给凌武递眼色,想知道自家王爷到底怎么了。

虽然他们王爷平日里沉默寡言,可这般动怒却是罕见至极。以他们王爷的性子,便是天塌下来也是面无二色的,怎么被一条蛇咬了竟如此大动肝火?

凌武不是没接受到他的眼神,可他心肝肝这会儿都在颤抖,能说什么?

总不能当着王爷面说王爷被人糟蹋了吧?!

他还没娶媳妇呢,不想人头搬家!

“王爷!”玄柒激动地跑进卧房,扑通跪地禀道,“属下打听到了!”

“说!”阴仄仄的字眼儿几乎是从尹逍慕牙关里磨出来的。

“王爷,今日太傅府两位小姐前去丰安寺院进香祈福,不知怎的,那裴大小姐失踪了,那裴二小姐的人现在还在寻找裴大小姐。属下猜测您遇见的人极有可能是裴大小姐,便请人找了裴大小姐的画像,您瞧瞧……”

说着话,玄柒从袖中取出一卷画,展开呈上。

尹逍慕定眼一看,当即冷眸敛紧,一把夺过画像撕成了两片!

“把她给本王绑来!”

“呃……”玄柒张着嘴,想说什么但又不敢。

“裴大小姐?”凌武突然惊呼,“王爷,那裴大小姐不是皇上刚下旨赐给您的王妃吗?”

尹逍慕深吸一口气,咬着牙,眸光阴仄仄的睇着他们,“难道本王就不能杀了她?!”

这桩婚事来得莫名其妙,他还没有想好应对之策,没想到竟被那女人给霸王硬上弓!

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玄柒和凌武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糟蹋他们王爷的竟然是还没过门的新王妃!

若是不知对方身份还好,如今知道对方身份了,他们还如何去抓人?

对于自家王爷的怒火,尤林一直迷惑着,眼下见玄柒和凌武交换眼神,更是忍不住好奇,索性壮着胆子问道,“王爷,那裴大小姐如何冒犯您了?”

他这一开口,等于是拿着刀子戳尹逍慕的心窝子,尹逍慕当即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尤林,文辛不是开了药吗,你快去厨房看看药煎好了没?”凌武头皮都快炸开了,赶紧拉他,“算了,我陪你去吧!”

说完,使着力气硬把他拖了出去。

房间里,玄柒继续跪着,根本不敢起身。

面对自家王爷从未有过的怒火,硬着头皮劝道,“王爷,听说那裴大小姐刚被太傅大人从外乡接回京中,在太傅府中也说不上什么话,以她的能耐应该没胆子对您做出那种事,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由。何况此时裴大小姐也没回太傅府,不如让属下再去打探打探,等找到她再做定夺?”

床上的男人阴沉着脸没说话。

玄柒见状,便赶紧转移话题,“王爷,麓云峰一探,属下和凌武去足矣,您受着伤就不该去的。害您被毒蛇偷袭,属下和凌武都快被吓死了,幸好裴大小姐及时替您清除了蛇毒,不然就算您医术超绝,在不能动用内力的情况下也实难将蛇毒清除干净。”

“本王乏了,下去!”

“是,王爷您好生休息。”玄柒刚准备退下,突然想起什么,又躬身道,“王爷,不出意外睿和王明日定会来府中试探,为了不让他起疑,属下觉得可以借机利用裴大小姐。那裴大小姐是裴家欲送到您身边的棋子,她既是棋子,裴家能用,我们自然也可用。”

尹逍慕敛着冷冽的眸光,点了点头。

“本王知。”

“王爷,属下先退下了。”

待玄柒走后,尹逍慕躺在床上,心中的耻辱感始终难以磨灭。

该死的女人,此辱不报,他枉为男人!

……

裴映宁失踪了整整一日,第二天晌午了才回太傅府。

她也没去别的地方,就找了个小客栈住了一天而已。

不为别的,主要是为了掩饰一身的狼狈。

别人穿越再不济也是个行得正坐得端的人,而她一穿越来就是个女禽兽。虽然她是形势所迫被逼无奈,可是她是实实在在的把一个男人给那啥了……

最让她羞耻的是发生那事时,她没经验,那个男人好像也没经验,一番折腾下来比干仗还痛苦,她差点都以为自己要死过去了!

原来大也不是什么好事……

在客栈休息了一天,顺便把原身存留的记忆梳理清楚了,她去成衣铺子买了身新衣裳,这才不慌不忙的赶回家。

结果人一进家门,便被老管家马安堵住。

“大小姐,您怎么才回来?老爷可气坏了,正在书房等您消息呢!”

裴映宁没搭理他,只按着脑中记忆去了主院的书房。

而书房里,不止她原身的爹裴哲山,还有继母范碧珍以及范碧珍所生的女儿裴灵卿也在。

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是文弱的年轻男子跪在地上。

看到她回来,大椅上的裴哲山非但没有亲切和蔼之色,反而拍桌怒起。

“混账东西,你还有脸回来?”

裴映宁愣。

没看明白这是啥形势。

直到继母范碧珍开口,“宁儿啊,你已经同楚阳王有了婚约,怎还能同外男相好?你可知这般不但会害了你自己,还会连累咱们整个太傅府?”

同外男相好?

裴映宁看向那文弱男子,满脑子都是问号,这是她相好,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