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病娇王爷后我真香了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楼九 主角: 苏年年 萧晏辞
67.15万字 4.4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12章 顾晏辞,我爱你。 2023-03-14 14:49: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79.75
    累计字数
  • 24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12章
简介

前世,苏年年真心错付,引狼入室,害自己全族惨死。而那个被她害了的人,万箭穿心,只为保她一个完整的肉身。 苏年年感动不已。 一朝重生,她帮他护他,决定对他好一点,谁知他拒人于千里之外,还处处跟她作对。 前世,萧晏辞深爱苏年年,披着温顺的羊皮蛰伏在暗中,想着有朝一日将她夺回。可最后她为别的男的而死。 萧晏辞觉得自己脸上写着怨种二字。 一朝重生,他决心再不被儿女情长牵绊,她却又屡屡在他身边蹦跶。 苏年年:“王爷喜欢我就别装了,贴贴。” 萧晏辞:“离我远点。”转瞬又扣紧她的腰。 成婚后,二人恩爱甜蜜,和和美美。 直到有一天苏年年发现他也重生了…… 她心虚不已,小心做人,还是露出了马脚。 一日,他把刚睡醒的她狠狠压在榻上,声音低哑危险: “本王听说,你也是重生的?”

作品荣誉
第1章 双重生

冬日,大雪纷飞。

世界白茫茫一片,四处反射着光,刺得人睁不开眼。

从未下过这样大的雪。

苏年年阖上眼,五脏六腑痛到了极点,仿佛被上万只毒虫啃噬着。

她身上被下了极为残忍的蛊毒,一旦发作,没有活命的可能。

城楼上,她的妹妹苏心幽,身穿太子妃的宫装,依偎在男人怀里,脸上笑容轻蔑。

“姐姐,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太子殿下的。”

听到这个称呼,苏年年心中猛地抽痛。

五年前,她不管不顾嫁给萧南,甘愿成为他的一颗棋子,助他登上太子之位。

可他呢?

他设计构陷苏府卖国通敌,使苏府上下近百口人死无全尸,给她下蛊,唯独保下了她妹妹。

他成为太子后,第一件事便是废妻,重立她妹妹为太子妃!

真是讽刺。

心中像是裹了一把利刃,她连呼吸一下都觉得困难。

这五年来的甜蜜呵护,都是假的。

就连婚事,都在他冰冷的计划中!

感受着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苏年年痛苦地想,终于要结束了。

耳边,马蹄声由远及近。

她艰难地动动身体,不等看去,便听见马的嘶鸣。

男人几乎是滚下了马,模样狼狈至极。

竟是萧晏辞。

他颤抖着将她唇边的血渍抹去,眼底猩红,声音苍凉沙哑。

“就应该早些把你捆在我身边,无论如何不让你嫁给他。”

看着他血迹斑斑、布满鞭痕的囚服,苏年年有些恍惚。

要不是她泄露他的秘密,他不至于被削去爵位。

她决定嫁给萧南之前,萧晏辞阻拦过她,跟她表明了心意,可她还是引狼入室,不但害了苏府,还害了他。

她爱错了人,他何尝不是?

苏年年想抬手去探他的眉眼,手抬到半空中却又无力地垂下。

她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只好安静地看着他。

疼痛自四肢百骸传来,一点点消磨着她的意志。

苏年年动了动唇,没发出声音,手上最后一点力气流逝,缓缓合上眼。

骤然,所有的痛感消失。

天上白光乍现,苏年年魂魄离体,慢慢向上飘浮,她回头,看向城楼上那对狗男女。

萧南居高临下地冷笑,抬手示意。

“罪人萧晏辞越狱出逃,蔑视皇威,该当死罪,射杀萧晏辞者,赏百两黄金!”

顷刻间,数支锐利的箭朝萧晏辞破空而去。

苏年年听到狗男女的笑声:

“哈哈,萧晏辞,你也有今天!”

她猛地低下头,透过漫天飞雪,看见了萧晏辞。

他背后插了数十支箭,触目惊心的血瞬间将周围的积雪染红。而他,执拗地保持着一个姿势,用身体将她护得严严实实。

城楼上,密密麻麻的箭雨,仍不间断地朝他砸去。

“爷!您这是何必!”

一行随从模样的人骑着快马赶到城边,哽咽着拔剑,冲进箭雨中去。

苏年年心中巨震。

明明失去知觉,她却感受到温热的液体溅在自己脸上,不知是血是泪。

萧晏辞一身轻功诡谲,严防死守的地牢都困不住他,可他却……

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那束白光已变成一个黑色的漩涡,带着巨大的引力,将苏年年卷了进去。

世界蓦然一片漆黑,周围变得无比冰冷,犹如冰窖。

苏年年冻得哆哆嗦嗦。

再睁眼,她居然看到了还在苏府时,自己帐子顶熟悉的小团花。

“小姐!”

丫鬟穿着鹅黄色的衣衫,见她醒了,立马朝床榻奔来。

是念桃!

在她嫁进南王府的第三年,就被诬陷叛变,惨死了的念桃!

她激动地紧抓住念桃的手。

“小姐,就算老爷不同意您跟四皇子的婚事,您也不能投湖啊!这两日,老爷和老夫人都担心坏了!您可算醒了,奴婢还以为……”

说着,她眼眶一红。

苏年年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她投湖这事,是五年前发生的。

那时她爱萧南爱得一塌糊涂,苏家在朝中地位举足轻重,不想卷入朝廷纷争中,她嫁给萧南的事,遭到苏将军的强硬拒绝。

投湖这苦肉计,是苏心幽给她想的。

她投湖后,苏心幽迟迟没有帮她喊人,事后说,这么做是为了让父亲更加信服。

初秋池水冰冷,导致她发了高热,昏迷整整两日她才捡回一条命。

苏年年一心在萧南身上,一听父亲已经松口,便信了她的鬼话,快速把投湖的事情抛之脑后。

念桃哭了半天,终于抹了把眼睛:“奴婢这就去告诉老爷!”

头传来阵阵眩晕,苏年年闭眼,靠在软枕上。

她还活着。

她重生了!

一切还来得及。

猝不及防,萧晏辞浑身被箭插满的画面闯入脑海。

苏年年深吸口气,手不自觉地捏紧被褥。

“姐姐,你醒了?”

一道柔和温顺的声音传来,苏年年睁开眼,看向来人。

衣裙洁白纯净,朦胧的大眼天真无邪,一眼便让人心生怜意。

不是苏心幽又是谁?

要不是经历过前世的那些,还真被她这副单纯的模样骗了。

苏年年应了一声,虚弱地勾了勾唇。

苏心幽在榻边坐下。

“姐姐,虽然爹爹不同意你跟四皇子的婚事,但还是心疼你的。”

“过几天就是秋宴,到时候朝臣都在,你是苏府嫡长女,求陛下给你和四皇子赐婚,陛下看在爹爹的面子上,想来不会拒绝。”

苏年年心中冷笑。

前世,她就是听信了苏心幽的话,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跟四皇子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爹爹得知后气得当场吐血,不得不站在萧南一派。

五年后,苏府被人构陷通敌,近百口人死无全尸。

都是因为她。

苏年年深吸口气,缓缓露出个笑容来。

“三妹,我一个人心里没底,你跟我一同进宫,好不好?”

……

晏王府

萧晏辞坐在案前,面色阴郁。

过几日,是宫中举办秋宴的日子。

前世,苏年年那个傻子,不惜自己的名誉,求皇上给她赐婚,最后却落得那么个下场。

帮萧南害他入狱,他这么多年的谋划和努力因她付诸东流。

微红的眸中爱意怨怼交织,许久,他阖了阖眼。

重活一回,他再也想不理会这些情爱之事。

这个冤种,谁爱当谁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