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我把隐疾大佬亲昏了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相思一碗奔 主角: 洛依依 慕敬承 慕敬听
44万字 1.8万次阅读 283.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91章 番外六:阖家欢 2022-11-09 14:57: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27.87
    累计字数
  • 3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1章
简介

【假柔弱小哭包+真学霸小辣椒 VS 假冷酷绝情男+真霸道痴情汉】 江城第一豪门慕少要娶平民小户女洛依依为妻。 关于这事儿,慕家老爷子有话要说。 他说,洛家这个小姑娘父母早亡,性格胆小怯懦。 于是,新婚夜,全能军神慕少被她亲晕了。 他说,洛家这个小姑娘祖上是做过御医的,最懂规矩。 于是,新婚夜,冷傲孤僻的慕少被她用银针扎昏了。 他说,洛家这个小姑娘从小熟读四书五经,最是矜持守礼。 于是,新婚夜,矜贵禁欲的慕少被她扒了个精光。 他以为她是个逆来顺受的废物小哭包,实则她却是一把银针断人生死,一号难求的真医学界大佬。

作品荣誉
第1章 新婚夜,他不记得她了

洛依依坐在喜床上,这会儿有点恍惚。

她真的在生日这天,把自己嫁了!

虽然没有婚礼,没有娘家人的祝福,可成为慕敬承的妻子依旧让她欢喜。

她摸了摸床上的大红喜字,心里有些忐忑,还有些期待。

八年了,他……会记得她吗?

想起八年前那个如天神般冲入废墟将她抱起的大男孩,她忍不住勾了勾唇,露出幸福的甜笑。

生日这天嫁给他,对她来说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忽地,她听见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一颗心立刻跳如擂鼓,像是要从她的胸膛里蹦出来似的。

她忍不住胡思乱想。

一会儿见了他要说什么?

叫他敬承还是老公?

他会认出她就是八年前被他救下的小女孩吗?

他还记得跟她的约定吗?

听说他退役是因为身患顽疾,不知道他究竟得了什么病?

一个个想法走马灯似的在她心里匆匆闪过,搅得她思绪纷乱。

她还来不及斟酌,卧室的房门已经被推开。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来。

身材高大的男人阔步走了进来,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衬得他清冷如仙、矜贵出尘。

随着视线往上,一张英俊斐然的脸撞入眼帘。

轮廓分明,五官立体,每一处起伏、每一处转折都恰到好处,如同雕塑师手下最完美的作品,尤其一双星眸,似裹了万千光辉,亮如炯月。

洛依依的心,忍不住漏跳一拍。

眼前的脸与记忆中的模样刹那重叠,让她再一次体会了什么叫“一眼万年”。

她不自觉地红了脸,正要开口,却迎上一双冷漠疏离的眼。

她僵住,有些不知所措。

男人的目光,鹰隼一般,漆黑的瞳仁里覆着毫不掩饰的冷漠。

他淡淡地扫过端坐在床上的洛依依,英挺的眉不自觉地皱起,冷眸里闪过厌弃。

仿佛坐在他床上的不是他的新娘,而是一块垃圾。

她从他没有半分喜色的脸上读出两个信息:他不高兴结婚,也不喜欢她。

那颗因为嫁给意中人而欢愉的心,瞬间坠了下去。

“下去!”他冷冷吩咐,声音淡漠如霜。

洛依依心头一滞,慌乱起身,在离床半米左右的位置站定。

手指在衣袖下紧张地捏出了汗,不敢看他漠然的脸,只好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他高大的身形越过她,抬手将床上绣着大红喜字的床单、被褥、枕头,一股脑儿丢到床下。

动作极其的不耐烦。

洛依依望着一地狼籍,委屈地咬着嘴唇,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把这个签了!”

他将一份文件丢在她身上,声音依旧冷得骇人。

文件散了一地,洛依依瞥到几个大字——婚前协议。

她一脸震惊却不敢多言,顺从地弯腰捡起文件,快速浏览一遍。

协议内容大致有三项。

一、她与他隐婚三年,不得对外公开。

二、婚约期内,慕家会提供一亿元聘礼,并庇护洛氏中医馆正常运转,同时,她需在必要场合承担起慕家儿媳该承担的一切责任。

三、三年后,婚约结束,他会支付她一亿元赔偿金,离婚后,两人各不相干,再无瓜葛。

洛依依望着手里的协议,心头沉重。

“愣着做什么?”

他星眸眯起,眼底闪过不耐烦。

“敬承……”她讷讷地开口。

虽然舅舅洛怀瑾确实是为了钱和医馆才把她推到慕家,但她愿意嫁给他,不是为了钱。

见她不肯签,慕敬承唇畔泄出一丝冷笑。

“怎么?嫌少?”凉薄又讥诮的语气。

“不是!”她慌忙摇头,像只受惊的兔子。

她确实希望外公的医馆能继续开下去,但却从没想过要什么聘礼和赔偿金,又怎么会嫌少?

慕敬承眼含嘲讽,显然并不相信。

他警告道:“洛依依,不要太贪心,我慕敬承是需要通过结婚来继承家业,但这个人,不是非你不可!”

洛依依当然知道。

慕敬承愿意娶她,是因为洛家欠慕家一个媳妇。

当初慕敬承的爷爷慕时川庇护过洛依依的外祖父洛南城,保住了洛氏医馆和洛氏祖传医书。

洛南城为了表达谢意,便与慕时川立下约定,如果妻子生下女儿,便嫁给慕家做儿媳妇。

后来洛南城果然生了女儿洛时锦,也就是洛依依的妈妈,但最后洛时锦却没有遵从约定嫁入慕家。

虽说是洛家欠慕家一个媳妇,但洛依依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嫁入江城第一豪门慕家,算是高攀。

而且这一亿元的聘礼和慕家的庇护,是洛氏医馆唯一的活路。

在任何人看来,这场婚姻本来就是她占尽便宜的一桩交易。

就算她是为爱而嫁,但在巨额聘礼的前提下,她没有丝毫底气。

“签不签?不签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慕敬承彻底失去耐心。

“我签!”

外公一手创办的洛氏医馆不能倒下!

洛依依抖着手签下自己的名字,将协议还给慕敬承。

慕敬承看都没看一眼,随手将协议丢进床头柜的抽屉。

随即淡漠吩咐道:“你的卧室在隔壁,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进我的房间。”

“哦,知道了。”洛依依乖巧点头,转身走出婚房。

却在离开时忍不住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看来,他并不记得她,自然更不会记得那个曾经的约定。

传闻他退役后性情大变,性格变得异常冷漠、绝情,反复无常。

短短一面,足以验证传言不虚。

她知道慕敬承的志向在军营,被迫退役一定很痛苦!

她有些无奈地走进隔壁卧室,刚躺下不久,就听见卧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她还来不及反应,慕敬承阴沉着脸大步走进来,不由分说地将她扛上肩,像扛麻袋一般将她扛出了卧室。

“敬承……”

洛依依又惊又怕,小心翼翼地唤他。

“闭嘴!”

慕敬承冷冷喝止,语气里有些气急败坏。

他将她扛回他的卧室,丢进大床。

随即自己也扑了上来,将她牢牢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