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船北马 9.3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唐古屋 主角: 唐秉礼 冷樱桃
13.44万字 0.1万次阅读 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0章 向着未来,杨帆!启航! 2022-08-09 14:38:50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3.44
    累计字数
  • 1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章
简介

在中国,有这么一批人,他们以跑船为生,从拉纤再到开船,他们的一生奉献给了中国内河航运事业。 这本书主要描写了一个叫唐秉礼的跑船人,从父辈拉纤的生活中继承了跑船的使命,从一条小船逐渐变成一艘大船的奋斗历程。 唐秉礼跑船的过程中,主要涉及的河流均在江苏段,以南船北马的淮安市为中心,流域包括盐河、京杭大运河江苏段,夺淮入海的黄河故道江苏段,长江流域江苏段等众多河流。 除此之外,也会涉及到浙江、安徽、上海、江西、湖南、湖北等周边几个省的河流。 由于船上的生活与陆地上的生活有着很大的区别,在这本小说中,将从船民的吃穿住行等多个方面,全面展示内河船员的生活,通过内河船员的生活面貌的变迁,反应出中国经济大发展给内河船员在生活上带来的改变。 这本小说通过对中国内河船民的描写,反应了中国内河航运的兴起,从别样的视角来体现了江苏近三十多年来的快速发展,也同时反应了内河船员这个行业的人民,参与了祖国伟大建设的历程。勤劳的内河船员通过自己的辛劳,换来了现如今衣食无忧的生活!

第1章 首次上船

唐秉礼第一次拉纤,还是在一九七六年的夏天。

那一年的八月伊始,骄阳似火,每一束阳光都如同钢针一般插入人的皮肤,空气也因为高温而显得恍惚不定。

唐秉礼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顶着烈日来到一处五条河流交界的地方,这里是京杭大运河、黄河故道、盐河、淮河入海水道的交汇处,唐秉礼家的船,便停靠在此处。

唐秉礼家的船是由木头打造,长六米、宽两米,配有风帆和摇橹,可以一次性搭载八吨的货物。此次的装载的是盐卤,目的地是安徽省颍上县,从江苏省淮阴市码头镇出发,大约四百公里的路程。

那个时候的唐秉礼还不知道这四百公里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只知道这是一趟漫长的行程,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走,便从夏天走到了秋天。

上午九点,货船正式启航,唐秉礼的爸爸戴上一顶竹条编织的遮阳帽,穿着一身麻布衣和一双布鞋,肩膀搭上一块毛巾,将拉船的纤绳嵌在毛巾里,开始了拉纤。

拉纤,就是在岸上用绳索拉着船前进。货船从静止的状态到运动的状态是最费劲的时候,就像是骑车,开始起步的时候有点费劲,但等车轮转动起来,便会轻松许多,拉纤也是如此。

唐秉礼的爸爸使出了全身的劲头,终于让货船在水中动了起来。唐秉礼和妈妈待在船上,妈妈负责掌舵,控制船的方向,掌舵看起来轻松,却是一个很强的技术活,需要将船体始终与岸边保持平行,这样拉纤的人就能不那么费劲。如果方向一旦偏离,就有可能导致货船撞向岸边,就得重新启航,亦或是偏离岸边,导致拉纤的人需要费很多的力气将船拉回。总之,掌舵的人需要尽可能保持船身与河岸的平行,才能确保木船向前顺利前进。

货船启航不久后,唐秉礼的妈妈便让唐秉礼掌舵,开始学习开船的技巧。只有六岁的唐秉礼明白,虽然自己不能单独拉纤,但只要能学好掌舵,就能把妈妈替换下来,让她去洗衣做饭,也能让妈妈替换爸爸上船来休息一会儿。

但掌舵并非那么容易,它不像骑自行车,需要转弯直接方向一拐便可以了。由于船只笨重,需要转向的时候,必须提前转方向盘,这时候,对提前多久转方向盘以及对时机的把握,便是对掌舵者的考验。

由于河道弯弯曲曲,大小不一,不比岸上的道路方方正正,所以还要根据河岸的大小来提前预判。这还只是最基本的要素,如果遇到大风大浪、起雾下雨、河里的横流漩涡等等,都对掌舵者有着极大的挑战。

庆幸的是,唐秉礼上手掌舵的那天,除了毒辣的太阳,并没有其他太坏的因素。一开始,唐秉礼上手极快,感觉自己完全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同时也受到了妈妈的表扬,在岸上拉纤的爸爸也是回头给了唐秉礼竖了个大拇指。

唐秉礼在船上看着岸上的爸爸汗流浃背,艰难地在岸上行走着,虽然有些心疼,但自己还太过幼小,没有办法用幼小的身体替爸爸分担一下拉纤的压力。

从上午九点出发,一直到晚上七点,天色慢慢黑了下来,唐秉礼家的船驶出淮河入海水道,进入到了洪泽湖。那一天晚上,他们就停靠在了洪泽湖的古堰旁。

这里的洪泽湖大堤如同长城一般,绵延不绝,这也是唐秉礼这趟行程里,最好走的一段路。唐秉礼在爸爸在停好船后,立马跳到岸上,欣赏着大堤上生态风景。

宽广的湖面,雄壮的大堤,湖边的芦苇,岸上的绿植,纷飞的各色鸟类,搭上这最后的一缕晚霞,真乃人间仙境。唐秉礼沉醉其中,不由地大声感叹:真美啊!

唐秉礼的爸爸指着洪泽湖古堰的大堤对唐秉礼说:“听说,这里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你是第一次见,但我们已经见了很多次了。”

唐秉礼听完不禁感叹不已。这时,唐秉礼的妈妈站在船上喊父子俩上船吃饭。因为要趁着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把饭吃完,不然就看不见了,所以父子俩听到呼叫后,便赶紧回到船上吃饭。

拉纤年代的烧火做饭,大多还是在一个简易的灶台里烧干草和木材,烧煤炭对他们而言,是极其奢侈的一件事。晚饭是玉米粉熬的粥和红薯,在物资本就匮乏的年代,红薯是唐秉礼一家的主食,偶尔也会蒸玉米面馒头或者煮一锅米粥来改善一下。

吃完饭,唐秉礼的妈妈就用河里的水洗碗,趁着天色完全黑透之前,还会将换洗的衣服也漂洗一番。

此时的唐秉礼想要大便,于是蹲在船边,刚要脱裤子,便被妈妈呵斥道:“兔崽子,我在下游洗碗洗衣服,你在上游拉屎,也不怕我去揍你!”

唐秉礼吓得站起来问道:“那我去哪里屙屎嘛?”

妈妈说道:“去船尾屙,小心别掉河里,你还不会游泳。”

“知道嘞,那我啥时候学游泳?”唐秉礼兴奋地问道。

妈妈头也不抬地说:“等哪天提前一小时停船,让你爸教你游泳。”

唐秉礼听完开心地点了点头,便跑到船尾去屙屎。对于船上的人来说,吃喝拉撒都离不开河,那时候的水还很清澈,没有什么工业污染,也没有机械船只漏油污染的情况,河里的水烧开后便可以直接饮用,也没有什么大碍。

大便解决完的唐秉礼又脱掉身上的衣服,拿起水桶,从河里舀上来水,直接浇在自己的头上,凉爽的河水立马侵袭全身,冲散一天的汗臭,让唐秉礼舒爽不已。

洗完澡后,唐秉礼和爸爸妈妈在露天的船舱外,挂上蚊帐,铺上凉席,便能上床睡觉了。

夏季炎热,船上的人只能睡在船舱外,冬天寒冷,会躲到船舱里睡觉。即使是睡在船舱外,但也难抵酷热,此时的唐秉礼有些辗转反侧,只好慢慢摇着蒲扇,透过蚊帐看向满天繁星的天空,好让自己心慢慢静下来。

不多久,爸爸的鼾声响起,唐秉礼手里蒲扇也慢慢停了下来,随之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