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倒追财阀前妻你高攀不起 9.1
作者: 苏惊蛰 主角: 唐俏儿 沈惊觉 白小小
229.59万字 12.7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93章 滔天罪恶,一一清算(8) 2024-03-02 19:39: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29.5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93章
简介

唐俏儿当了沈惊觉三年的下堂妻,本以为一往情深能捂热他铁石心肠。没想到三年期满男人送她一纸离婚协议,迎白月光进门。 她心灰意冷,毅然离婚,摇身一变成了唐氏千金,富可敌国。从此千亿财阀是她、妙手仁医是她、顶级黑客是她、击剑冠军也是她! 前夫哥后悔了:“老婆,我错了,我们复婚吧!” 唐俏儿冷冷勾唇:“我不缺爱不缺钱不缺男人,缺一条看门的狗。” 沈惊觉欺身而上,将领带递到她手里:“老婆,我来看门了,汪汪。”

第1章 可不可以不离婚?

白小小看着桌上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好了男人的名字。

她又抬头望向窗边,湿漉漉的眸光里,沈惊觉昂藏挺拔的身形在午后阳光下美若神祗,冷傲孤清又强势逼人,连背影都是这般薄情。

“我签好了,你也尽快。在柔儿回来前,我要和你走完所有法律程序。”

沈惊觉双手负后,头也不回,“因为婚前做了财产公证,所以不涉及财产分割问题,但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两千万外加西郊一套别墅。

毕竟你净身出户,我在爷爷面前不好交差。”

白小小如遭雷劈,心忽悠悠地向下坠,“爷爷……知道你要跟我离婚吗?”

“不知道又如何?影响我的决定吗?”

她瘦削的身躯都有些站不稳了,只紧紧扒着桌边,用很轻的声音含泪问:“惊觉,我们可不可以……不离婚?”

终于,沈惊觉转过身用怪异的目光打量她。

男人薄唇深眸,剑眉端肃,轮廓明晰的脸庞仍令她怦然心动。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白小小眼圈红了又红,泪水满盈,“我爱你惊觉,我还想做你的妻子……哪怕你对我没有感情……”

“我受够了,白小小。没有爱情的婚姻,于我而言是分秒折磨。”

沈惊觉摆了摆手,连听下去的耐心都没有,“当年你嫁给我就是个错误,你明知道我在和爷爷斗气,你也明知道我有心上人,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们不能在一起。

如今三年期满,柔儿也从M国回来了,我会娶她为妻,所以,你要让出沈总夫人的位置。”

白小小垂下头,晶莹的泪珠吧嗒吧嗒地落在桌子上,又被她偷偷抹去。

可沈惊觉还是看到了,桃花眸幽幽一深。

这时,他手机响了,一见屏幕上的名字他匆忙接听。

“柔儿,你上飞机了吗?”

多温柔的语气啊,这和她认识的那个冷冰冰的男人真是一个人吗?

“惊觉哥哥,人家已经到盛京机场了。”那边传来金恩柔愉悦的声音。

“什么?不是要今晚才……”

“我想给惊觉哥哥你一个惊喜呀。”

“等我,柔儿,我现在就去接你!”

说完,沈惊觉从白小小身边如一阵劲风吹过。

书房门关上,空气里都是悲伤的味道。

十年暗恋,三年婚姻,她为这个家当牛做马,为他一往情深,到头来于他而言,只是煎熬而已。

如今,沈惊觉像刑满释放了一样,绝情地抛弃了她,转身迎娶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真疼啊,流干一腔热血,竟然还是捂不热他的铁石心肠。

白小小狠狠抽了口气,苦笑着摇头,不甘的泪珠洇开了协议书上沈惊觉漂亮的名字。

*

晚上,沈惊觉将金恩柔接回观潮庄园。

弱不胜风的柔婉女子被沈家二少打横抱在怀中,堂而皇之地走进别墅,引来众人侧目。

“惊觉哥哥,你和嫂子还没离婚呢,我们……还是不要太亲近吧,嫂子见了会怨怼我的。”金恩柔摩挲着男人的胸襟,轻声软语。

“她不会。”

沈惊觉不假思索,眸色凉凉,“更何况,我不爱她,我们之间不过是契约关系,她得懂分寸。”

沈家人众星捧月般围着金恩柔嘘寒问暖,只有白小小一人在餐厅摆饭。

沈惊觉在热闹中瞥见了妻子冷冷清清的身影,不禁薄唇勾出讥诮。

事到如此,她还在奴颜屈膝地舔沈家的人,她以为这样离婚就能有转机了吗?

可笑。

“二少爷!二少爷!”

不一会儿,管家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二少奶奶、二少奶奶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

“就、就在刚才!二少奶奶什么都没拿,摘下围裙从后门走了!被一辆黑色轿车接走的!”

沈惊觉疾步回到卧室,卧室干净整洁,只剩一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安静地放在床头,上面留有泪痕。

男人眉心骤拧,走到窗前往外眺望。

一辆劳斯莱斯以极快的速度驶出观潮庄园,很快就连尾灯都看不见了。

下午的时候不还舍不得走吗,这会儿竟然逃得比兔子都快!

沈惊觉只觉像被人摆了一道,不爽地拿出手机打给秘书。

“车牌号,盛A9999,查查是谁的车!”

“是,沈总。”

五分钟后。

“沈总,查到了,是KS集团总裁的座驾!”

KS……唐家大少爷?!

白小小一个小村子里走出来的女孩,没钱没背景,跟他在一起这三年连朋友圈都没有,竟然有本事傍上唐家的少爷?

无缝衔接吗。很可以!

“不过沈总,您今天……真的跟夫人提了离婚吗?”秘书试探地问。

“怎么?今天不行?还留着过年?”沈惊觉胸口火气翻覆。

“不是……今天,是夫人的生日啊。”

男人陡然一愕。

……

黑色的劳斯莱斯后排,唐家大少爷唐樾轻轻牵起她的手,温柔地握着。

“你二哥听说你回来,已经准备好了上百万的烟花,晚上放给你助助兴。”

“我真的没什么心情看烟花。”

变回唐家千金的她靠在大哥肩上,鼻酸目胀地叹了口气,泪光盈盈的。

她看了一眼白小小的手机,最后一条信息不是她前夫发来的,而是金恩柔。

【我说什么来着,你抢了我的位置,早晚我会让你吐出来。惊觉哥哥是我,你别痴心妄想了!】

她苦煞了勾唇,最后一滴泪让她大彻大悟。

“怎么?事已至此,你还不舍得?”唐樾心疼地搂妹妹入怀。

“大哥,我今天过生日。”

“我知道,沈惊觉偏选今天,他真是天打雷劈的混蛋!”

“所以,我没什么不舍的。白小小已经被沈惊觉亲手杀死了。”

再次睁眼时,唐俏儿毅然的杏眸再不见对那男人的一丝留恋。

“好不容易熬出来的,但凡回头,我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