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全家盼来的小福宝是玄学大佬 8.3
作者: 雁来忆君 主角: 黎予宸 宋宝珠
57.71万字 0.1万次阅读 35.2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8
    作品总数
  • 697.0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80章
简介

清虚观小祖宗投胎成宋家小闺女,一出生就成了团宠,全家待她如珠如宝。 家徒四壁不用怕,信手拈来的符咒被抢疯啦! 爹爹和哥哥霉运缠身不用慌,宝珠赶走煞气保全家平安。 自从有了宝珠宋家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大哥干活得到重赏,二哥上山采到灵芝,三哥成了厨师,四哥考上童生。 爹娘把她捧在手心,就连嫂子和侄儿都对宝珠掏心掏肺,一家子和和美美。 “以后我罩着你们!”宝珠小胸脯拍的当当响,用奶乎乎的声调说着豪言壮语。 画符、治病,奶团子每天忙的不亦乐乎!咦,那边的小哥哥你不想抱宝珠的大腿吗? 小哥哥:行吧,媳妇说啥都是对的,别管谁抱谁大腿,让抱就行!

第一章 变成小奶娃

“哇”一道中气十足、响彻杏花坳天际的婴儿啼哭声从宋家院落传出。

“终于生了!”听到婴儿啼哭声,宋老赶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站在他身后的兄弟四个一起涌向产房窗户。

“我和孩子都挺好,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石春花看到窗外晃动的身影说了句。

娘啊,生的是男娃还是女娃啊,您告诉我们一声行不!

兄弟几个只恨自己不会穿墙术,要是会的话一定把头伸进屋瞧瞧。

听到媳妇说话声,宋老赶腾地一下跳起来扑向房门:“春花啊,生的是闺女吗?咱家四个儿子俩孙子了,我想要个软乎乎的小闺女!”

被老爹嫌弃的四个人儿子:......爹,您说这话的时候考虑过儿子们的感受吗?

心情极好的石春花怀里抱着软乎乎的小闺女,笑得见牙不见眼,在闺女脸上亲了一口:“你们猜!”

这上哪猜去,恰巧这时孩子再次哭了起来,兄弟四个边掏耳朵边想,听这大嗓门八成,不对,九成九是个小子。

兄弟几个连名字都帮弟弟想好了,就叫宋多余。

产婆出来报喜,宋家喜得小闺女一个,有七斤重。

院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把屋里的小奶娃吓的哇哇大哭,宋老赶拿起门口的扫帚轰儿子们:“敢吓哭我闺女以后别想再进家门!”

赶走儿子们,宋老赶正要进去看孩子,就见三岁大的孙子福明依着门框唆手指眼巴巴看着自己:“阿爷,刚才是打雷了吗......”

“那不是打雷,是你小姑姑在哭!”宋老赶抱起孙子疾步朝住处走去。

姑姑是啥,能吃咩?小团子嘴角流出晶莹的液体。

东屋土炕上,收拾干净的小奶娃头发黝黑,皮肤也不像其他刚出生的孩子那样泛红或者泛黄,而是粉嫩嫩的。

她懒洋洋张开眼,就见一个女人一个娃头挨着头凑过来,稍远一点的地方还站着个不停傻笑的汉子。

刚刚醒来的宋宝珠有点懵,他们是谁?这是哪里?怎么还有个人类幼崽?

她记得自己正在清虚观试着开启天眼,怎么画面一转就到了这里,看他们的装扮根本就不是现代人,老天,自己该不会穿越了吧!

石春花俯身在小脸憋的通红的闺女额头上亲了一口:“乖妞你是饿了还是想拉臭臭,娘知道你想和大家打招呼,想和娘亲近,咱们不急,一点点来啊!”

你们不急我急啊!宋宝珠想知道到底是清虚观出了事,还是她自身出了问题。

自古以来医者不自医,他们这一行也是一样,能开坛祈雨,治病救人,画符保平安,却不能预测自己的祸福。

这个新的新身体和新身份她还不太适应,想避开石春花,可惜小小软软的一团根本躲不开:想抗议发出的却是“咿咿呀呀”的声音。

努力半天,硬件太不给力,她只能放弃挣扎。

见闺女打起哈欠,石春花躺在旁边跟着闭上眼睛,拉过满是补丁的被子盖在娘俩身上。

一旁的宋老赶抱起孙子轻手轻脚往外走,贴心关好房门。

叫来儿媳妇让她把家里老母鸡杀了,再煮上两个鸡蛋,别忘了给两个小孙子也蒸一碗蛋羹。

一个时辰后被人亲醒的小奶娃烦躁地挥舞着胳膊,石春花一脸的错愕,刚才明明用布条捆住孩子手脚啦,她的小手是怎么拿出来的?

“阿奶,吃饭饭、看姑姑!”宋福明摇摆着像只小螃蟹一样横冲直撞进了屋,扑到炕边踮起脚尖使劲扒着炕沿,因为身高所限,他看不到炕上孩子,小家伙急的直跳脚。

跟在后面端着一碗粥,一碗鸡肉的宋老赶把东西放在桌上,双手伸到孙子腋下,把他提溜到炕上。

“不许碰到姑姑,也不许大声说话听见没!”嘱咐完孙子宋老赶俯身在小闺女“吧唧”脸上亲了一口。

被胡子扎的一激灵的小奶娃转头看了眼罪魁祸首,别的小孩刚出生看的还不太真切,她可是看得真真的,便宜爹居然用胡子戳自己,她咧开嘴“哇哇”大哭。

“你胡子拉碴的扎疼我闺女了,走开!”石春花抓起脚下扫炕的小笤帚打丈夫。

宋福明迅速爬到奶奶身后躲了起来,用手捂住耳朵,小姑姑嗓门好大啊!

“我去刮胡子,刮干净再来亲闺女总行了吧!”

“你都四十郎当岁的人了,孙子都有了不许刮胡子,以后远远的看闺女就行,不许靠前!”

宋老赶委屈扒拉地撇撇嘴,好不容易老来得女,不让稀罕怎么行。

成功吓退便宜爹,宋宝珠眼角挂着晶莹的泪花,抽搭了两下开始吭叽,她闻到饭香味了,想干饭!

石春花刚生产完,又是一大把年纪,到现在也没来奶水,她让丈夫去叫二儿媳妇,让她把孩子一起带来。

宋宝珠眼巴巴看着桌子上的饭碗,满心期待等着开饭,一道身影突然插在她和桌子中间。

难道有人来抢饭碗!小奶娃艰难地扬着头,可惜脖子软塌塌的令她的气势大打折扣。

看不到饭碗宋宝珠提气、咧开嘴,正准备用自己特有的方式提醒一下家人她饿了,就见面前的女人敞开衣襟,然后一手托着她的小屁屁,一手托着她的头把人搂在怀里......

她想吃桌子上的饭,不是这个啦,张嘴想抗议的小奶娃被一股带着奶香的汁水灌了一嘴,要不是她反应快把汁水吞下肚,非呛着不可。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喝了什么以后,干脆闭上眼睛心一横使劲吸吮起来。

直到把两个饭碗都吸空了,宋宝珠才打了个奶嗝,砸吧砸吧嘴重新闭上眼睛,吃饱就犯困是小婴儿的天性,她也没法免俗。

“这孩子也太能吃了!”石春花接过闺女把她竖起来搭在肩膀上,轻拍后背免得吐奶,宋福明也趴在阿奶后背上盯着有些犯迷糊的小姑姑,再看看躺在炕上吭哧着不停翻滚的堂弟,决定以后喜欢小姑姑多一点。

因为小姑姑好看,小脸圆嘟嘟,大眼睛乌溜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