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家小福宝,逃荒路上被团宠了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闲人吃茶 主角: 周绵绵 沈卿玄
114.11万字 0.6万次阅读 46.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99章 大团圆 2023-04-18 17:44: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18.34
    累计字数
  • 74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9章
简介

一睁眼,周绵绵竟穿越成了三岁逃荒小奶崽,萌化人的那种! 奶奶疼,爹娘宠,哥哥们更是抢着捧! 眼看家里穷得叮当响,逃荒之路还漫漫长。 周绵绵赶紧搬出灵池,叉着小腰,往外使劲儿倒腾! 很快肥壮的山鸡就送上门,飘香瓜果就掉进筐,野牛野羊也跑进圈,鱼虾蟹也主动飞进锅,还有最丰的庄稼,最灵的草药…… 周家人哭得哇哇的,这可是得了个小福包啊!宠,给绵绵狠狠地宠!

第1章 穿成周家宝贝疙瘩

“这丫头救不活了,娘,快把她扔了吧。”

妇人破锣般的声音,透着急切和嫌弃。

“病气可是会过人的,一个丫头片子罢了,可别为她搭上全家啊。”

又是一声不怀好意的催促。

逃荒的队伍后面,只见周老太的神色怒极。

脱下一只破烂草鞋,就朝多嘴的自家儿媳砸了过去。

“老四家的,你敢扔我宝贝疙瘩试试!”周老太怒道。

想动她周家盼了五代才得一个的乖孙女儿,做梦!

“病气要真能过给你这黑心肝的更好,死了干净!绵绵要是醒不过来,咱老周家就都别过了。”

周老太搂着怀里烧得滚烫的孩子,怒目圆睁,哪能看不出老四媳妇儿的花花肠子。

想省口粮想疯了吧,这黑心贱妇,找打!

“呜呜呜娘,别打了,俺也是为了咱全家好啊。”李春珠忙抱头求饶。

咦?啥声音呀?

嘴边正咬着的小肉干倏然飞走,绵绵委屈地抿了抿小嘴儿,不满地掀开眼帘。

视线中,不见平日浴养自己的灵池,反而映入一张被揍成猪头的肿脸。

绵绵惊得打了个奶嗝,哪来的丑妇辣她眼!

小手臂笨拙一挥,刚要捂住眼睛,可却发觉,现在这身子好像不大对劲儿……

再低头一看,绵绵懵住了。

软乎一小坨的身子,白藕般的小胳膊小腿儿,她一个锦鲤灵兽崽崽,何时竟成了人类幼崽?

此时还跟个小肉团似的被一大块褪色棉毯裹着,正四仰八叉地贴在一老妇怀里。

难不成,这是修成人形了?!

“乖孙女儿,你这是醒啦?!”

这时,又惊又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绵绵奶呼呼地抬头看去,抹了下嘴边的哈喇子。

周老太忙把才三岁半的她从棉毯里抱出。

见这小家伙不乐意地晃着脑瓜儿,四肢还有力地直扑腾,周老太眼角瞬间飙出泪花。

“老天保佑我周家啊,绵绵居然自己缓过来了,身上竟也不发热了,果然是个福娃儿。”

周老太长舒了口浊气,又哭又笑。

对着怀里的乖孙女儿就连亲了好几口,疼爱得不行!

周家是个小子窝,好几代下来生的全是带把儿的。

多亏前几年老三媳妇儿立了功,可算是给周家生了个闺女。

自此周老太视孙女如命。

逃荒路上,绵绵不知咋的受了寒,浑身热得滚烫,昏死过去好久。

方才那怂恿弃了绵绵的,就是绵绵那腌臜四婶儿。

现在得亏她醒了,不然周老太恨不得把自己的命换给这宝贝疙瘩。

绵绵的皮肤脆弱,白白软软的小脸儿跟个糯米团子似的,很快被周老太亲得都红了。

气得她蹬蹬小腿,委屈地把周老太扒拉开。

周老太这才赶紧停下,去了一旁把正在烧煮的锅盖打开。

“乖孙女儿该饿了吧,奶给你弄吃的。”

锅里飘出淡淡的米香味儿,里面煮的是一锅稀到看不见米的粥。

逃荒路上,谁家锅里都见不到几颗米粒,日子难啊。

绵绵歪着小脑瓜,趁这会儿熟悉了下新环境。

周围全是衣着布丁的百姓们。

而她自己修成了人形,现在成了周家老三的闺女,周绵绵。

大旱三年,村里没活路了,如今正跟着全家一起往东逃荒呢。

周绵绵瞧见周老太的那口破锅,惊觉地叼住小指头。

这破烂是啥玩意儿呀……

这时,一阵咕噜噜的动静从周绵绵的肚子里传来。

周老太揉了揉孙女儿的小肚皮,喜笑颜开地哄着。

“绵绵别急嘴,等粥再煮烂糊点儿奶就喂你。”

说罢,周老太又盖上锅盖,斜了周老四家媳妇儿李春珠一眼。

“老三和老三家的还在到处求药呢,你快去告诉他们绵绵醒了。”

周老四家的顶着个大肿脸,眼珠子恨不得粘在那锅粥上。

吞了好大一口口水。

“娘,俺也想喝那个。”

“想个屁!这是孩子们的吃食,老四媳妇儿你是不是欠抽!”

眼看周老太又扬起饭勺要动手,李春珠这才瘪着嘴不情不愿地去了。

没一会儿,周老三和宋念喜就一路跑了回来。

身后还跟着一脸紧张的三个小子。

这正是周绵绵的爹娘和亲哥哥们。

“娘,我家绵绵真没事儿了?”宋念喜急得红了眼睛。

一过来就把周绵绵抱在怀里。

她动作小心翼翼的,轻柔极了。

周绵绵睁着葡萄般的大眼睛,小嘴一咧,马上就喜欢上了眼前这温婉美貌的妇人。

有淡淡的花香气息,萦绕在宋念喜的身上。

跟方才那丑物李春珠比起来,这个也太养眼了。

一旁的周老三也激动极了。

他边乐边逗绵绵:“闺女,快看爹一眼啊。”

这时,三郎他们也急得直垫脚,都抢着要抱抱妹妹。

绵绵的三个哥哥虽年岁不大,可已经懂得疼人了。

看向妹妹的眼神里,满满都是爱护之色!

周绵绵奶气地咬着小手手,抓着宋念喜的衣角,好奇地直瞅他们。

“爹,绵绵在咬手是不是饿了,把我的手给她咬!”

三郎一看就急了,生怕妹妹把她自己的小手咬破。

“绵绵,还有四哥滴!”四郎说着也傻乎乎伸出手。

还不忘顺道摸两下妹妹的小脚丫。

周老三看着孩子们,是满心满眼的宠爱。

可想着绵绵才刚醒,也不好太闹腾了,这便先给儿子们哄到旁边去。

“绵绵该饿了,娘,您先喂她吃点儿吧,这孩子昏了这么久没进水米,现在咋说也得让她吃个饱肚。”周老三心疼道。

话说回来,周家跟着村里人一块出来逃荒,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身上带着的粮食早就所剩无几。

现在大家都饿得走不动道了,大半天都停在这处荒村歇息。

看着锅里那稀得跟清水似的粥,周老太用力点点头。

她二话不说,把仅有的米粒都盛在绵绵的小碗里了。

“大人不吃不要紧!二郎、三郎还有四郎他们几个小的,一会儿就喝点儿绵绵剩的粥汤吧。”周老太已经做好了分配。

很快,一碗稀粥就下了肚,周绵绵不满足地舔了舔小嘴儿,软乎的脸颊也委屈皱起。

这吃的是什么啊,也没个滋味儿。

她要吃肉肉。

可眼见着这一大家子连口粥水都不够喝的,哪里还能有好的吃食。

周绵绵不由扁扁嘴巴叹了口气。

眼下既已成了这家的娃娃,周绵绵便也就接受了,只是这以后的日子,她可不能饿着自己。

吃的得自己动手弄!

于是意念微动,原来的灵池被周绵绵召唤了出来。

周绵绵溜进了灵池,瞅见早些时自己吃剩的两只猪蹄,伸出小手用力一抓。

大猪蹄子霎时就飞出了灵池。

扑通!

周绵绵满意了,摸了摸软乎乎的肚皮,等着吃肉。

瞅着绵绵这招人稀罕的小模样,三个哥哥们心都快化了,尤其是三郎和四郎。

虽然肚子饿得紧,不过更舍不得看妹妹没吃饱。

“奶,妹妹咋叹气了,肯定没吃饱。”周三郎忍着饿道:“粥汤我们也不喝了,都给妹妹!”

周老太忍不住感动,不过倒也不舍得真让孙子们空着肚子。

就把锅里剩下的稀汤倒出了一半,让三个孙子们分着喝了。

剩下那一半,她偷偷从包袱里掏出一小撮白糖放进去。

手指头进去搅和搅和,就让宋念喜喂给绵绵。

这糖水小灶是绵绵独有,周家人早就习惯。

唯独李春珠看着眼珠子直瞪,不住地揉肚子翻白眼。

“一个丫头而已全家那么疼有啥用,俺还饿着咧。再都三岁了还不会说话,将来怕不是宠出个傻娃娃。”

李春珠小声嘟囔完,不乐意地倒头就睡。

周老三不悦地扫了李春珠一眼。

这便护短地接过绵绵,搂在怀里。

不会说话咋啦,大不了他养他闺女一辈子!

宋念喜也慈爱地看过去,只是眸底还是忍不住浮上愁色。

周家破败,逃荒前就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穷户,早有老道预言,周家得女方可见富见福。

虽说周家人都不指望这个,可却也都盼着绵绵能健康安稳长大。

只是周绵绵如今都三岁半了,仍不会说半个字,反应也迟钝,怕是以后要遭罪了。

眼看着眼前的美妇人神伤,周绵绵忽然从周老三的臂弯中挣脱出来。

扑向了宋念喜的怀里。

“凉,吃漏漏~”

周绵绵的口齿还不大利索,糯糯地哼唧着。

什么?宋念喜和周老太都震惊极了。

连李春珠也愣得翻身而起。

哑巴葫芦会说话啦?

见宋念喜没听懂,绵绵伸出个短短的手指头,朝一旁的破布包袱指了一下,急巴巴的。

“凉,里面有漏漏!”

娘,去吃肉肉啊!包袱里就有!

宋念喜反握住她的小手指头,激动得脸都红了。

“绵绵,你、你会说话了,还会喊娘了?!”

周绵绵“咯咯”笑了两声,

“啥啊这是?”这时,只听周三郎忽然大喊一声。

这小子扑过来抓起包袱,眼睛睁得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