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当天我穿喜服强嫁了王爷 9.0
作者: 陌一橙 主角:  沈若翘 慕容煜
99.86万字 5.5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99.8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90章
简介

她穿着火红的喜服,被断了骨抽了筋,扔进地牢惨死。 死后才知道她弃如敝履的男人,因为她的死疯了,还将渣男渣女挫骨扬灰。 重生回来第一天,就收到了王爷大人的退婚书。 沈若翘气得撕了退婚书,连夜翻墙爬上了他的卧床。 “王爷,你爱惨了我,为什么憋着不说?还要抗旨跟我退婚!” 男人咳出一口血,撑着力气将肖想了多年的小女人搂在怀里,“既然上了我的门,那从今往后,你与本王,死都要在一起。”

第1章 沈若翘,你挡着我的道了

阴暗的地牢,沈若翘被扔在潮湿的角落里。

她头发凌乱,衣衫脏旧。 因为被喂了药,致使她全身无力,是以她那一身的武功也就无用了。

右手手筋被挑断,殷红的血往外渗流,浸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这是百里家的地牢,更可笑的是,这地牢就在她的新房内,可惜她与百里文扬一年夫妻,她却一无所知。此刻,在她身上的血快要流干之际,她依旧怎么都想不通,那个深爱她的,对她那般温柔,几乎把她捧于心尖上的男人,为何会对她起了杀心。

“ 吱”,传来开门的声音。

沈若翘很吃力的望去,在看到来人之际,她的脸上浮起一抹充满希望的微笑,“雨嫣,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来人,是她最疼爱的妹妹沈雨嫣。

只见她身着一袭大红华服,头顶繁重珠钗,脸上化着精致的容妆。

这一身装扮,沈若翘再熟悉不过了。当初她嫁给百里文扬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身华服。

“雨嫣,你今天成亲?”沈若翘略有些疑惑的看着她问,然后又露出一抹自责,“雨嫣,对不起。在你大婚这一天,你还来这种地方。”

“呵!”沈雨嫣轻笑出声,掩着自己的唇,那看着她的眼眸里有着不屑与嘲讽,“沈若翘,你说对了,我今天大婚。但是,我却不是来救你的,而是来看你怎么死的。”

“什么?” 沈若翘一脸惊愕的看着她,有些吃力的摇了摇头,“雨嫣,你在说什么?你在跟我开玩笑的是不是?”

“谁跟你开玩笑了?”沈雨嫣眸色一凛,脸色一沉,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沈若翘,你想知道你最爱的夫君百里文扬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吗?”

“为什么?”沈若翘直直的看着她。

“呵!” 沈雨嫣又是阴冷冷的一笑,一字一顿:“因为他不爱你啊!他深爱的女人啊,是你的好表妹百里紫鸾。因为你的血啊,能救百里紫鸾啊!他为了心爱的女人,哪怕再厌恶你,也得装出一副对你深情万种的样子啊!不过现在啊,百里紫鸾已经好了,你也就没用了啊!你说,一个没用的药引,百里文扬又怎么可能让你占着茅坑不拉屎呢?”

“ 不可能!我不会相信的!”沈若翘愤瞪着她,怎么都不可能相信这个说法,“他们是兄妹!”

“嗤!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而已!沈若翘,想知道百里文扬为什么会知道你的血能救百里紫鸾吗?”沈雨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缓声道,“是我告诉他的,也是我教百里紫鸾怎么装病的。你看,现在不是如我所愿了吗?”

“为什么?!”沈若翘恨恨的盯着她,那一双眼眸里尽是杀意,“沈雨嫣,我待你不薄!”

“为什么?” 沈雨嫣不紧不慢的重复着这 几个字,猛的脸色一沉,“因为你挡着我的道了!沈家嫡女本来就应该是我的!我娘才应该是父亲的正妻!是你那个死去的娘,不要脸的给父亲下药,逼得父亲不得不娶她为正妻,我娘就只能屈居为妾!你又占着沈家嫡女的位置,成为晋王的未婚妻!你知不知道,这本应该是属于我的!是我的!是你们母女俩拦了我和我娘的路,你们不死,谁给我和我娘让路!”

“你……喜欢慕容煜?”沈若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是!”沈雨嫣理直气壮的承认,脸上浮起一抹娇羞与浓浓的爱慕,“他那种俊逸如谪仙一般的男子,不值得我喜欢吗?沈若翘,你去死吧!去陪你那下贱的娘,还有你那贱种弟弟!而我与王爷则会一辈子恩爱!”

说着,只见她那如初嫁新娘般娇羞的脸瞬间变得狰狞扭曲,手里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小刀,往沈若翘的脸上毫不犹豫的划去,“这张脸留着也没用了!我最恨的就是你的这张脸了!竟是让他那般放不下!沈若翘,你就算是死,也别想拥有一张好看的脸!”

那一把刀,毫不犹豫的扎进沈若翘的心脏处。

沈若翘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自身体里离开,就这么看着疯狂中的沈雨嫣。

“砰”的一声巨响,地牢的门被人用内力震开,沈雨嫣直接被震飞。

一身红衣的她,重重的撞在墙壁上,然后又“砰”的一下摔到地上,又“噗”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沈若翘只看到一身着紫袍的男子,如阎王一般疾步而来,那一双眼睛赤红如火球一般直直的盯着沈雨嫣,竟是与沈雨嫣身上那一身火红的新娘服是那般的印衬。

慕容煜?!

沈若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出现在这里的男子。

“王……王爷?!” 沈雨嫣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眼眸里有着死后劫生又如置地狱的害怕,“你……怎么来了?”

慕容煜却是连眼角也没有斜她一眼,径自朝着沈若翘走去。脸上的戾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柔情似水,还有心疼与自责。

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沈若翘那被划花的脸,温柔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轻轻的用自己的衣袖拭去她脸上的血渍,那一脸的温柔哪里有半分人称鬼见愁的样子。沈若翘只看到了一个用情至深的男人,然后只见他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亲,低声的呢喃着,“累了就睡吧。”

“王爷……”沈雨嫣拉住他的衣角,一脸深情的看着他。

慕容煜停下脚步,阴鸷的眼眸如鬼魅一样凌视着,“本王倒是不知,何时迎娶你了?”

“王爷,我……”

“就你,也配吗?”慕容煜冷冽又不屑的声音响起,“哪只手?”

“啊?”沈雨嫣一脸茫然,然后……

“啊!”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她的两只手掌直接被剁下。

“敢动本王的阿九,死不足惜!”慕容煜阴冷又充满狠戾的声音响起,“把她整张皮剥了,去把百里文所和百里紫鸾捆过来!”

“是,王爷!”

接下来,沈若翘就这么亲眼看着,他抱着她坐在椅子上,大掌捂着她的眼睛,百里文扬和百里紫鸾被强押着眼睁睁看着沈雨嫣被剥掉了整张皮。

再接着,他又让百里文扬眼睁睁的看着百里紫鸾被活埋。最后才是让人给百里文扬放血,直至放干最后一滴血。

“对不起,慕容煜。” 沈若翘看着他,一脸自责的呢喃着。

“姐姐,你说什么?”熟悉的声音自耳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