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二十泛桃花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明星娱乐
作者: 淋夏 主角: 林夏 末雪儿 林青
33.01万字 0.2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0
    作品总数
  • 0
    累计字数
  • 8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5章
简介

十五年前师父说我的命是:没出家的唐僧进了女儿国! 创造爱豆营公演舞台上,已经连续做了十八个单手俯卧撑的林夏,一个540度旋转加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 在一百零七个少女瞳孔撕裂之下,他一把扯掉了头上的假发,重重地砸在了舞台上,大喊道:老子是男人!

第1章 算命

江边,神为桥上。

乌云滚滚的天空让来往的行人纷纷加快了脚步,然而一位衣衫褴褛,满头银发的老者却坐在桥上不为所动。

老者右手拿着一串铜钱,左手握棍,棍上挂着一块白布,只见那白布上啰嗦地写着好几个大字。

算命随缘不要钱,只算五岁孩童。

白布随着江风不断摇摆,上面的字引起了桥边猪肉摊张老大的注意,尤其是那不要钱三字,更是撩动他的心。

“喂,老头算命吗,给我宝贝儿子看看。”

听闻有人算命,老者撩起了额间凌乱的白发,一条从左到右浓密的一字眉高高地挂在额头之上,炯炯有神的双眼露出了不亚于少年的神采。

老者用精锐的眼神打量了下眼前虎背熊腰,肚皮滚圆,双眼涣散的胖小子,看了一眼便果断地说道:“不算!”

“不算?为什么不算?你这布上面不是写了嘛!算命不要钱,只算五岁儿童嘛。”

面对掐着腰凶神恶煞的张老大,老者站起身,微微一笑,“我是这么写的啊,但是我也写了随缘啊,你知不知道算命这东西是折寿的啊,你儿子与我无缘,快走吧。”

“呸!江湖骗子。”

看着骂骂咧咧走远的父子俩,老者摸了摸自己留到胸前的胡须。

“这种随处可见的大胖小子,别说做我的徒弟了,就连给我擦鞋都不配。”

此人正是道上有名的湖中半仙,胡中月是也。

请他算命的人,可以从这桥上排十个来回不止,然而他给人算命却极其古怪。

他每次算命都要乔装打扮,生怕被人认出,而算什么样人,他事先都得卜上一卦。

凡是被他算过的人,要么咸鱼翻身,要么脑袋被绿,要么隔天坐牢,虽然各个处境不一,但有一点,现在这些历过生命之劫的人,个个都是人中龙凤!

而今天正是他收山前的最后一卦,既算命,也收徒!

突然吹起了一阵狂风,一片树叶吹到了老者的额头,感受着额间传来的清凉,胡中月掐指一算,嘴角露出了优雅的弧度。

“要来了!”

胡中月定睛朝桥边望去,只见一个肩膀宽实,四肢灵活的孩童跑了过来。

只见男孩长着一对微厚的嘴唇,清秀的脸上,镶嵌着一双不大不小但恰到好处的眸子。

随着男孩越跑越近,其眼眸里流露出的灵气也越来越盛,胡中月微翘的嘴角更是咧到了耳边,放荡不羁的笑声回荡在江边。

“哈哈哈!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焦急的林夏,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惹眼的老头,直接从身旁一闪而过。

“小儿,留步!”胡中月一把抓住了他奔跑中的胳膊。

满头是汗的林夏如同见了鬼没带符,怯生生地看着这个衣着破烂的老人,“老爷爷,您有事吗?”

胡中月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小孩儿,老朽见你有缘,可否……”话刚说一半就被孩童稚嫩的声音所打断。

“我没钱!现在要饭都这么光明正大了吗?”

林夏边说边把自己的口袋翻出来,以证清白。

奶奶个腿!自己怎么说也是人人膜拜的胡半仙,竟然被这五岁小孩当成要饭的了……

“小朋友,我不是要饭的,我是……”

“老爷爷,我赶时间,这个给你。”

着急的林夏从圆鼓鼓的嘴里,拔出了荔枝味棒棒糖,塞到了老者的嘴中拔腿就跑。

“咦,这是什么?甜甜的,还挺好吃的……不对!”

才反应过来的胡中月猛拍大腿,一把吐出了嘴里的棒棒糖急忙喊道:“小儿留步!”

已经跑远的林夏丝毫没有回头,胡中月暗骂一声:”他奶奶的。”

只见他站起了半蹲的身体,气成丹田,一句如同从脑子里发出的声响,炸开了林夏的脑仁。

“你东西丢了!”

林夏回过头,只见老者正拿着一封粉色信封,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

“老头!”

气急败坏的林夏三步并一步跑了回来:“老头,我东西怎么会在你这,快还给我!”

他伸手就去抢,谁知胡中月巧妙地扭了个身子,扑了个空的林夏一下子失去了重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擦破了手掌,双眼恶狠狠地盯着老者。

这小子心性可以啊,一般如他这般年纪,早疼得哇哇大叫,哭爹喊娘了,胡中月拿起了信封坏笑道:“小子,这东西是你写的?”

“要你管,快给我!”

趴在地上的林夏又扑了过去,看着即将二次落地的小林夏,胡中月如抓小鸡一般,抓住了他的上衣。

看着不停扑腾粘着血迹,细小石子的小肉手,胡中月眼里闪过了一丝不忍,将其慢慢地扶起身,语重心长道:

“你小子啥都好,但怎么小小年纪就开了情根,学什么不好,学人写情书,还写的…怪肉麻的。”

林夏瞬间羞红了脸,“你看了?”

听着耳边羞怒的话语老者“呵呵”地笑出了声。

“没看多少,也就我是风儿,你是沙,我是夏天,你是冬天,我是冰淇淋,你是冰淇淋里的夹心巧克力……”

“臭老头!我和你拼了!”涨红脸的林夏,透过破了洞的裤子抓着胡中月的大腿。

钻心的疼痛让胡中月直冒冷汗,要说这成年人的一拳胡中月都有自信顶住,但这小孩的九阴白骨爪他可是真的遭不住,连忙求饶道:

“哎呦~你这小男孩打架怎么学女孩用手指甲抓人啊,哎呦,快松手,信给你,信给你……”

面对胡中月的求饶,林夏跳起身拿着信封得意扬扬道:“嘿嘿,服了吧,我这招可是跟雪儿学的。”

说完还不忘卷起袖子,露出胳膊,炫耀着自己的伤口。

看着老腿上,几条长长的血口子,胡中月倒吸一口凉气,他奶奶的,这娃娃怕不是把吃奶劲都用上了吧……

“老爷爷,我们扯平了,再见。”

林夏便转身离去,急得胡中月又连忙拉住了他。

“等等,你这娃娃,性子怎么这么急呢,我捡到你的东西,你不得感谢感谢我吗?”

“感谢?怎么感谢?”

感受着小林夏投来的好奇目光,胡中月身姿笔挺,一只手摸着胡子,一只手放于胸前,头颅抬得高高的,还真有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老者放于胸前的右手缓缓抬高,只见他屏气凝息,多少人幻想的一句话从老者嘴中说出。

“当我徒弟!”

仿佛拉屎忘开腚的林夏,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

“当你徒弟?”

“学什么?”

“学要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