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后娘,科研大佬带崽开荒了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碎叶冬青 主角: 秦月 陆云景
96.89万字 2.1万次阅读 87.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54章 大结局 2023-09-28 16:37: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3.84
    累计字数
  • 57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54章
简介

科研大佬穿成四个小崽崽的后娘,丈夫瘫痪,身无衣家无粮,作为村里的外来户还时常被欺负排挤,更有贪婪亲娘上门无限度索取。 秦月表示,作为手握三项重大科研技术的顶尖教授,没得怕! 家无粮? 来我们开荒! 别人抵触开荒,害怕血本无归,秦月当年便大丰收。 身无衣? 走我们制药! 这里的伤药效果低差,仅能治治小伤小痛,秦月的伤药可愈刀伤可解奇病。 这些仅仅是生存所需,科研大佬真正擅长的是研制古代军事武器! 一把强弩让军中将士惊艳不已,终靠强弩退阙贼。 一把手制霰弹枪使得军中将士面红耳赤‘大打出手’,争抢要用,最终靠霰弹枪打的阙贼叫苦不迭。 她被我军将士称为军中之神,受人敬仰,被奉为活神仙。 她被阙贼称为恶鬼之子,谈之色变,恨不得啖其肉。 战神一把将秦月拉进怀里,“该办正事了,给本王生个亲崽子可好?”

作品荣誉
第1章 穿越在跳河的路上

“跳啊,都在桥上站了半个时辰了,还跳不跳了?”

“你到底跳不跳,大伙都等着呢!”

“我早就说了,她不敢跳,她就是吓唬人呢。”

桥中央,石栏外,一个粗布麻衣,十六七岁的女子站在那里,满脸泪痕,崩溃地听着周围的起哄声。

脚下是滔滔河水,跳下去连人都找不到。

秦月又是害怕又是绝望,她已经被逼的活不下去了,却又没有勇气跳下去。

平日里照顾着瘫子男人,还要喂养四个小崽子,给人当着后娘遭人嫌恶,无人帮衬便罢了,娘家时不时便要她‘接济’。

如今亲娘更是让她将四个小崽子卖了换点银子,好给她三弟凑彩礼。

她本就是后娘,天天被人戳脊梁骨,若是真把四个小崽子卖了,以后在村里还怎么活?

回娘家?

她心里明明白白,娘家是绝对不肯让她回去的,多一张嘴吃饭,就多出很多负担。

这不是把她往绝路上逼吗?

秦氏今日寻来,告诉她若是凑不够彩礼,就一头撞死在她家里。

日子如此难过,亲娘又这样逼迫,秦月当时就崩溃了,这才不顾两个嫂嫂的劝说,哭着一路跑到桥上要跳河。

秦氏可不信她敢真跳河,只是一想到闺女养这么大,一点都指望不上,她就气的要命。

那几个孩子又不是亲生的,卖了就卖了,是几个野种重要,还是自家兄弟重要?

拎不清的东西!

每每想到这里,秦氏就又忍不住嚎起来。

“哎呀,我的老天爷呀,这就是我养大的闺女啊!不孝啊……”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娘的日子太难了,才想着跟你借点银子,你就跟我要死要活的,真真是白养你这么大……”

围观的人对秦月指指点点。

“丫头都是赔钱货,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甭想再指望她们半点。”

“让她跳,这种白眼狼,要她干啥。”

“跟你借银子,又不是跟你要银子,那是你亲娘,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呢,就算你现在是别人家的,也是从你娘肚子里爬出来的!”

“真不是东西,让她跳吧,又没人拦着,还等啥呢。”

秦月哭着摇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她有苦难言,孝道当先,她不能说亲娘不是,更不能将实情讲出来,否则她娘就要受人指点,落个狠毒的名声。

可她又怎么能真的把四个孩子卖了换银子,只为了给亲弟凑礼金。

和秦月同村的村妇叹口气说道:“其实她也挺难的,家里那种情况吃饭都难,哪还有钱往外拿呢。”

村妇的话让同村的人纷纷点头,一时之间看向秦月的目光带着怜悯,看向秦氏三人则目露谴责。

秦家大嫂不干了,她眼珠子一转,扬声说道:“小姑子,你要是没钱直接和娘说就好,还能难为你不成,你非说把几个孩子卖了换钱,不是成心气娘吗!”

看秦月的架势,他们总归是拿不到银子,那谁也别想好过。

秦月倏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大嫂,“你胡说!这话不是我说的,娘!”

她转头看向秦氏,希望她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秦氏脸上露出些许犹豫,最终还是将头转向别处。

秦月呆滞了,心瞬间凉透。

刚刚还帮着秦月说话的村妇一口痰淬在地上。

“呸!亏我还帮她说话,狼心狗肺!”

“你说给人当后娘的,能有几个好东西。”

议论声陡然间增大,秦月却什么也听不到了,脑子嗡嗡作响。

面对千夫所指,面对娘家人的抹黑,秦月看着脚下的滚滚河水,忽然就觉得没那么可怕了。

秦月茫然地向后看去,目光所及,看到的都是嫌弃憎恶的嘴脸。

恍然间,她看见四张稚嫩的面孔,小脸均是面无表情,冷漠地看着她,眼神更是恨不得她立刻去死……

“既然你们都希望我死……”秦月喃喃自语,眼睛一闭,脚下凌空一迈,人便消失在桥边。

尖叫声此起彼伏。

秦氏没料到她敢真跳,吓得呆立原地,全然没想着去救人。

然而急速下坠的秦月却倏然睁开眼睛,眼底划过一抹凌厉,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在何处,便一头扎进湍急的大河当中。

落入水中的秦月惊疑不定,她不是死了吗?

被竞争对手绑架,在港口仓库和对方同归于尽,怎么一睁眼,她却在自杀?

秦月恍然猜到自己是穿越了,只是没想到刚穿过来就面临生死危机。

河水流速极快,水中暗流涌动,换做一般人,恐怕只能随波逐流最终溺死。

而作为十项全能精英的秦月,立刻想办法自救。

水中沉浮不定,模糊间她看到自己一旁就是桥墩子,伸手探去,只摸到被河水冲刷光滑的石头。

忽然间,她在急流声中捕捉到一丝细微的声音,信手一捞,抓住一根拇指粗细的麻绳。

“她抓住了!快拉!”桥上有人喊道。

几个汉子合力之下,终于将秦月拉上去。

趴在地上大口咳水的秦月,脑子骤然一疼,属于‘秦月’的记忆疯狂涌入。

她果真穿越了,穿进一本书中,穿到这个年仅十七岁的村女身上。

一年前,秦氏,也就是原主生母为了二两银子,将她许给邻村一个外来户。

那外来户是个瘸子,还带着四个孩子,嫁过去不仅要伺候一大家子,还得给人当后娘。

换做哪一家都不愿如此糟蹋自家闺女,偏偏秦氏是个见钱眼开的东西。

原主对此怨气极大,便将火气都撒在四个孩子身上,小到三岁,大到七岁的孩子,时常被她打的遍体鳞伤,一两天不给饭吃都属正常。

厄运总是有所偏爱。

瘸子男人意外滚落山间,勉强保住性命,却半身瘫痪,彻底离不开床铺了。

以前他写写字还能勉强糊口,如今收入大减,一家人更是紧巴巴的。

原先娘家就不曾帮衬,秦氏还时常带着两个嫂子过来打秋风,今日拿走点那个,明日带走点这个。

如今这种情况,知道往后再拿不到什么钱,便怂恿秦月将那四个小崽子卖了换些银子,娘家三弟要成亲,还差不少彩礼,连房子都还没盖起来呢。

四个带把的,约莫能卖不少钱。

秦月有些愚孝,却也不傻,秦氏自始至终都没提让她回娘家,更没提她的后路,若是她真的将四个孩子发卖了,她就断了自己的活路,村里人还能容得下她吗?

从一开始的哄骗,到后来的威逼利诱,再到秦氏以死相逼,事情便发展成这样。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