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他是她的弦

书名:
他的心尖宠
作者:
沐茶茶
本章字数:
3576
更新时间:
2022-07-12 17:49:09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爵少的私宠甜妻

四年前的不告而别,温暖成了扎在叶南爵内心深处的一根刺……
已完结,累计31万字 | 最近更新:第151章 你在我心上(大结局)

第1章 重逢

书名:
爵少的私宠甜妻
作者:
画风
本章字数:
2288

“客房服务。”

温暖推着餐车,站在总统套房门外,轻轻敲门。

很快,门被里面的人拉开一半。

她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一晃而过。

“您好,您的餐到了。”

她微垂着头,推着餐车走进去。

方形餐桌在落地窗前,铺着雪白桌布。

窗边坐着个肤白貌美的年轻女人,穿着红色吊带裙,一头微卷的长发披在一侧肩上,气质绝佳。

温暖一眼就认出她是娱乐圈刚火起来的女艺人南笙,最近几天她刚好在热搜上,被曝出与叶家大少叶南爵地下恋情三年。

那位叶家大少,温暖是认识的,不仅认识,曾经还很熟。

她在叶家住过十五年,她母亲在那里做营养师,负责叶老爷子的一日三餐,一直到她参加完高考,母亲离职,才带着她和妹妹搬离那里。

算算时间,已经过去四年。

她把餐车停在餐桌旁,将南笙点的餐摆到桌上。

两份牛排,一份沙拉,一瓶上好的红葡萄酒,还有大桶装的冰淇淋。

这是两人份的餐。

她心里莫名有点乱。

该不会南笙是和叶南爵在这里共进午餐吧?

刚刚给她开门的人不是南笙,她虽然没看清楚,但能确定对方穿着一身黑,身材比较高大,肯定是个男人。

“把酒打开。”

南笙冷着脸,语气带着命令的口吻。

“好的,请稍等。”

她拿起开瓶器,将红酒打开。

“醒酒。”

“好的。”

她弯下腰,一手握住醒酒器,一手拿起酒瓶,将酒一点点缓慢倒入醒酒器中。

“我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低沉磁性的男声从卧室方向传来。

一个穿着黑色衬衫,双手插在西裤兜里的高个男人走出来。

男人嘴里咬着根烟,桃花眼微眯着,领带被扯得松松垮垮,身上带着股痞气。

温暖瞧见男人有点愣神,两分钟前,应该是他开的门。

当时她只看到一个黑影晃过,进门时没注意到男人进了哪个房间。

此刻见了人,还真是叶南爵。

四年没见,他变化有点大,分别时,他们还都是少年模样,现在他已经是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脸上的少年气已经褪去,轮廓很硬朗,眉目深邃,气质拔尖,颇有男人味,而且是看起来有点坏坏的那种。

她心里‘咯噔’一下,慌得有些不知所措,担心被叶南爵认出来。

男人盯着她看了几秒,视线转移到南笙脸上。

他好像没有认出她。

她暗暗松了口气,继续把瓶中剩余的葡萄酒往醒酒器中倒。

“爵,你不要逼我。”

南笙皱起眉,脸上凝了层冰霜,“凭什么你说结婚就结婚,我的事业刚刚起步。”

“我爷爷身体不好,他想看到我结婚成家。”

“你只考虑你爷爷,那我呢?”

南笙语气变得强硬,丝毫不退让,“我出道一年不温不火,最近刚有了要火的苗头,广告代言一下子接到好几个,还有影视公司主动找上门来谈角色,给的可是女一号,这是我的大好机会,你让我现在放弃这些跟你结婚?”

反正她是等得起。

她救过叶南爵的爷爷,深受叶老爷子的喜欢,她敢说自己是叶老爷子相中的孙媳妇人选,只不过,她不想这么快嫁过去。

先搞搞事业,风光几年,等钱赚够了,想退圈的时候再嫁到叶家做少奶奶不是更香?

“你在拒绝我?”

叶南爵挑了下眉,从西裤兜里抽出来一只手,那手指骨分明,又白又长,夹住了嘴里咬着的那根烟。

他吐出一口烟气,长腿阔步走到南笙身侧,单手搭着她坐的椅子靠背,居高临下瞧着她,态度十足嚣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嫁还是不嫁?”

温暖离他就一步路的距离,太近了,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气息。

她自觉地往旁边站了站,把两个高脚杯以及倒入了酒的醒酒器摆放到桌上。

南笙忽然不说话了,叶南爵轻抬眼帘,目光落到温暖身上,他在打量她,从头到脚,眼神仿佛带着钩子。

温暖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想离开,硬着头皮插了句嘴,“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有。”南笙倨傲地抬了抬下巴,示意面前的那盘牛排,“帮我切了。”

她往前走了两步,刚要按客人的吩咐做事,叶南爵抬了下胳膊,大手将她靠近的手给轻轻挥开。

男人收回视线,说了句‘别走’修长的手握起刀叉,切起盘子里的牛肉。

把肉切成小块,他用叉子插起来一块牛肉。

南笙嘴都张开了,可那块肉没喂给她,而是进了叶南爵自己的嘴里。

男人慢条斯理咀嚼着,嘴角歪了下,上翘的弧度带着肆无忌惮的痞和坏。

南笙顿时又气又恼,“你不是切给我的吗?”

“你也配?”

“叶家少奶奶的位子早晚都是我的,我怎么不配了?”

“我爷爷喜欢你,不代表我有多喜欢你,你别得寸进尺。”

叶南爵态度硬起来,南笙立马软了,缠住他的胳膊,声音也娇起来,“爵,你要理解我,人家想搞一下事业,爷爷现在身体挺好的,你别那么急,再给我一点时间。”

叶南爵不说话,她又道:“反正你再等我几年,好不好?”

“你哪来的自信我会等你?”

“你爷爷许的,孙媳妇只能是我。”

叶南爵冷笑一声,甩开她的手,“你现在不嫁,对吗?”

南笙有些犹豫,但她不想把刚起步的事业毁了,硬起心肠点了点头。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娶别人,你没意见吧?”

南笙惊了,“你开什么玩笑?”

“我叶南爵什么时候开过玩笑。”

男人把手里的刀叉扔到桌上,长臂一伸,搂住了旁边人的肩膀。

温暖吓了一跳,侧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突然落下来的那只大手,大脑都跟着宕机了。

“你不嫁,那我娶她。”

男人说出来的话带着一丝玩味儿,不止惊呆了南笙,还把温暖给吓着了。

这算怎么回事?

情侣吵架,居然把她扯进来?

叶南爵还说要娶她?

这太荒谬了!

“她就是个客房服务生,你要气我,是不是该找个像样一点的女人?”

南笙唇角勾起来,皮笑肉不笑,看温暖的眼神又冷又凶,像要射出刀子来。

“服务生怎么了?”

叶南爵瞧着温暖,目光从她的头一直看到她的脚,她头发是盘在脑后的,穿着贴身的白衬衣和黑色包臀裙,腰细得好似一只手就能握住,胸够大,臀还很翘,一双细腿又白又直。

这身材,活脱脱一只妖精,任哪个男人见了都得多看两眼。

感觉到温暖的肩膀在挣动,他手上力道重了些,握紧她的肩,唇角的笑容保持着,甚至比上一秒笑得更开了。

“南笙,你睁大眼睛看清楚,她比你有料,我娶她,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