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生女儿?(全文完)

书名:
李警官不好撩
作者:
沐茶茶
本章字数:
2263
更新时间:
2022-07-12 17:43:13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踏出大山的女人

问兰本是大山里的一个少女,母亲重病离世,年少的她一夜长大,带着父亲离开大山谋求出路。 初到大城市,钱财被洗劫,多次参加工作被排挤被刁难,试图创业,却频频遇挫,求生存的道路上获得的希望被一次次的磨难击得粉碎。 面对种种苦难,问兰不曾妥协,看问兰如何成为叱咤一方的企业家,带着乡亲走向富裕……
已完结,累计32万字 | 最近更新:第一百零七章 结婚 回家

第一章 离开生活19年的家

书名:
踏出大山的女人
作者:
偏偏倩影
本章字数:
3025

一朵又一朵的雪花,在整个大山里飘荡了数天,大雷山变白了,大雷山下的赵家村变白了,白得已分不清哪儿是路哪儿是沟了。

问兰清扫着落在一个新坟上的雪。一朵雪花飘进了她的眼里,顿时泪水流上了脸颊。不,这不是泪水,这是雪水,因为她的泪已经流干了。

问兰的父亲石万颤颤抖抖的烧着纸钱,火苗在雪中显得格外的金黄。

一只野兔悄悄的探出头来,两只眼睛紧盯着坟前的供品。

“啊---啊---”随着叫声,两只乌鸦高调的飞落到墓地上已经没有叶子的树枝上。

“兰儿,别扫了,让你娘,她,她安静一会吧。”石万喃喃的对女儿说道,泪水顺着眼角的皱纹流到脸上。

“不,爸爸,妈妈穿得这么少,雪落在她身上会冷的,女儿不孝,就要离开妈妈了,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我要尽量让妈妈少挨冻一分钟。”问兰知道,妈妈没有一件像样的棉衣,穿着刚从街上买来的薄薄的寿衣去的。

“兰儿啊,都怪爸爸无能……”石万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爸爸,别这样说,妈妈有你这样的男人已经很欣慰了,女儿有你这样的爸爸很自豪。虽然我们家里很穷,但女儿自生下来后就得到爸爸妈妈的万分宠爱,我能生长在这个家庭非常幸运。”问兰停下扫雪,蹲下身来和石万一起烧纸,“妈妈,女儿就要带着爸爸去南方了,那边暖。从此后女儿一力承担起家庭,我会照顾好爸爸的,你放心吧。”

“兰儿……”石万开始收拾供品,“我们走吧,阿根叔可能在等我们了。”

父女俩收拾好东西,踩灭了明火,起身离开。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一段路,突然,问兰发疯似的往回奔,连爬带滚回到母亲坟前,跪在雪地上嚎啕大哭,“妈妈,妈妈,女儿舍不得你呀,你听得见女儿的叫唤吗,你快出来吧,让女儿再看你一眼……妈妈……”

“兰儿,兰儿……”石万扶起问兰。

“爸爸,我要再为妈妈扫一次雪。”问兰止住了哭。母亲的坟上一会就积起了一层薄薄的雪,她一边扫雪,一边不停的念叨着:“妈妈,你一定冷了,那边有火吗,快去有火的地方蹭蹭火。妈妈,你跟我们一路走吧,南方暖,不会冻着你……”

石万不停的在眼角上擦着,仿佛不这样泪水就会被冻在脸上一样。

问兰扫了会雪,跪在坟前拜了又拜。石万扶起问兰喃喃的说:“兰儿,我们走吧,你妈会跟着我们去南方的……”

大雪还是没完没了铺天盖地的自过自下着,问兰的头上沾满了雪花。

父女俩恋恋不舍的离开坟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

“兰儿,你再检查一下行李,我去阿根叔那里看看是否可以走了。”石万说完就走了出去。

问兰呆坐在床沿上,今天,2009年1月13号,她就将带着父亲去南方的一个陌生城市--南新市闯荡。做早饭时,父女俩把家里剩余的面粉都做成饼,够他们在路上吃一天。去南新市的车票是上几天坐阿根叔的车去县城买的。阿根叔是村长,妈妈生病期间,阿根叔挨家挨户去发动捐款,还跑去乡里寻求政府帮助。去南新市也是阿根叔的主意,阿根叔信息灵,他说南新市很发达,一定能找到工作。

问兰傻傻的看着行李。早上起来的时候父女俩就开始打包行李,把能穿的衣服和两条棉被全带上。趁着被窝里还有余温,问兰把妈妈的遗像包在棉被里,生怕妈妈冻坏了,妈妈生前最怕冬天,一次,妈妈病痛得难受,问兰把一条热毛巾放到妈妈的额头上,妈妈说:“宝贝,妈妈一到冬天身上就难受,感到特别的冷,以后我肯定会在冬天的走的。”

问兰说:“妈妈,不怕,等将来我有出息了一定会带着妈妈去南方过冬,并且一定会治好妈妈的病。”

“我的宝贝女儿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妈妈信。”

几个月前,妈妈的病情恶化,最后几天几乎是在昏迷状态中度过的,最后一次苏醒时,她很吃力的对问兰说:“宝贝,妈妈这辈子能有你这样的女儿值了,你爸爸是个老实人,你一定要照顾好爸爸……我说过会在冬天走的,我走了就不冷了……”

“问兰--”随着一声招呼,虚掩的门被打开,一阵雪花飘了进来。外面的雪在不知不觉间小了许多。

“英子,这么冷你怎么跑过来了。”

“我能不来吗,咱姐妹俩打小开始没分开过,你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

英子和问兰是关系最好的一对闺蜜,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初中一直同班,只是因问兰家里穷,高中没上完就休学了,英子比问兰多读了一年书,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

“英子,我会回来的,这是我第一次远走他乡,我一定会好好打拼,我妈生病期间得到了全村人的帮助,我要拼出个人样来,好好报答大家。”

英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问兰:“问兰,这个你拿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英子,我欠你的太多了,这个我绝对不要,心意我领了。大恩不言谢,咱们姐妹就不说谢字了。”

“不,你一定要拿着,不然我心不安的。”

“英子,说实话,凭咱们的关系,如果我有需要的话,我是不会客气的,现在我用不着。到南新市的票已经买好了,手头上还有500多元零钱,到那边后如果顺利找到工作的话,已经够我和我我爸用一阵子了。”

“如果一时间找不到工作呢?”

“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还有,你应该买个手机吧,联系起来也方便,买手机不是要钱吗?所以你还是用得着钱的,你必须拿着。”

“手机?我想都没想过买,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用得着吗?省一分是一分。”

正说着,英子的手机响了。

“喂,是我,嗯,问兰这就要出发了。噢,好的。”英子挂了电话,“是大树打来的,说自己还回不来,不能来送你了,要我代他向你表达歉意。对了,我刚才应该把电话给你,都怪我粗心。”

“英子,转告大树,谢谢他的好意!也希望他在大学里好好学习,将来别忘了请我吃你俩的喜糖。”

“对呀,这是你说的。那首先得联系得上你,所以你非得有个手机不可,所以这钱你必须拿着。”

“你好傻,我不会写信吗?等我安顿下来后会写信联系你的。”

“兰儿,我们可以走了。哦,英子也在啊。”石万推门进来。

“英子,要不这样,这红包我收了,但你替我保管着,将来要是我毫无出息的回来,你再给我好吗?不过,你总不希望我这么悲惨吧。”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接受。这无非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而已,唉。”

“你也别叹气,对了,现在就需要你帮忙了,快,帮我把东西搬到阿根叔车上。”

三人一起把行李往阿根叔的车上搬。

英子放下行李后跟阿根叔打招呼:“阿根叔,下雪天开拖拉机上县城,没问题吗?”

“这有啥,你阿根叔开了十几年的拖拉机了,什么天气没经历过,再加上好几天没出去了,快过年了,村上好多人家里有东西要买,我今天非得跑一趟不可。”阿根叔的胡子几天没刮了,雪花一下子就被沾上了。

其实,阿根叔开的不是拖拉机,是二手小货车。几年前阿根叔在县城里帮人家开车,后来干脆自己买了辆二手小货车在县城里接点小活干,他戏称这车是拖拉机,村里人也就把它叫做拖拉机了。由于阿根叔热心助人,在村里威信很高,前年村里换届,村民由不得他,把他选为村主任。当上村主任后,他把自己的运输当成副业了,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村里的工作上,他在大会上说,大家选我当村长,我没有思想准备,今天第一次讲话,我得有所表示,今后大家如果到城里办事,小事就由我帮忙办理,你们不用跑,比方说买东西什么的,打个招呼就好了。就这样,村民们要买什么东西都不用出门了。

“万哥,上车!”行李都放好了,阿根叔招呼父女俩上车,“英子,你回去吧,你再不回去,问兰也不上车了。”

“英子,你回去吧,我安顿下来后会写信给你的。”问兰说着上了车。

“问兰,一路平安,等着你的消息。”英子对问兰挥了挥手,眼睛湿润了。

车启动了,坐在副驾上的问兰从后视镜里看到英子还站在雪地里,摇下车窗,示意英子回去。

雪明显小了很多,看样子快要停了,天也比上午亮了许多,是不是预示着这一走将会有非常好的运气?

“兰儿,你看,这是---”石万突然一声惊叫,打破了车上的片刻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