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她被财阀大佬娇养了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拾酒 主角: 安宁 陆擎泽
50.17万字 17.7万次阅读 316.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35章 最好的时光(大结局) 2022-10-31 19:11: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0.17
    累计字数
  • 12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35章
简介

前脚退婚后脚闪婚。 看着身边新鲜出炉的老公,虽然介绍人说他又穷又窝囊,但安宁决定,看在这张脸的份儿上,她忍了。 婚后没多久,安宁忍不了了。 “不是说钻戒是九块九包邮的吗?为什么我领导说是真的,价值一个亿?” “她少看了一个零。” “……” “房子呢?” “自家的。一整个别墅区,都是。” “……” “陆!擎!泽!” “宝贝儿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

作品荣誉
第1章 她不欠他们的!

嘭!

玻璃杯碎在脚边,滚烫的茶水溅了安宁一脚,让她下意识的缩了一下。

“退婚?”

安父脸色铁青,“被左邻右舍知道你被赵家退婚,我和你妈的脸往哪儿放?你弟弟结婚的事好不容易有眉目了,这个节骨眼上,你可真会惹事!”

安母吊三角的眼睛仿若带着针一样往安宁身上扎,“你是不是又惹程远生气了?我都跟你说过八百遍了,女孩子要温柔一点要懂事一点,别那么倔,你就是不听。你这拉着行李箱,不会是要回来住吧?”

“回来住?”

安小强急了,“哪有你住的地方?妈……”

安家三房一厅的房子,安父安母住一间,安小强住一间,还有一间连窗户都没有的当了杂物间。

订婚之前那几年,安宁就一直睡在那个杂物间里。

及至安宁搬走,安父安母一合计,三房变两房。

如果安宁要回来,那只能睡沙发了。

“我……”

“不行!”

安宁才刚开口,就被安母打断了,“周末婷婷爸妈要来家里,你睡在客厅像什么话?弄得家里乱糟糟的!”

“你们公司不是有员工宿舍吗?你去宿舍住!”

安父一锤定音。

“以后我不回来了!”

咬牙逼退泪意,安宁回头看向呆住的安父安母,“还有,下个月开始,发工资我也不再交钱给你们了!”

“你敢!!!”

安父腾地一下站起身,脸色铁青。

“你说什么?”

安母也急了,一双眼喷火似的瞪着安宁,“你再说一遍?”

安宁的眼泪几乎冲出眼眶。

工作三年,她没在家里住,没在家里吃,每个月却要交大半的钱回去。

话说的好听,替她存着,将来结婚的时候给她当嫁妆。

一转眼,连同那20万的彩礼一起,给安小强买了新房。

她五岁才到安家。

18岁考上大学以后,学费是助学贷款,生活费是自己打工攒的。

之前那十多年就算一年一万,工作这几年也早就还清了。

她不欠他们的!

死死的握着行李箱扶手才能控制住不发抖,安宁抬眼,“让我孝敬父母,可为了20万彩礼,你们给我和赵程远订了婚,问都没问我一句,我喜不喜欢他,跟他合不合得来。”

“说我是姐姐,要照顾弟弟,安小强的学费、生活费、吃的穿的用的,就连游戏机,都是我给他买的。”

“可你们呢?你们有当我是女儿,是姐姐吗?……就算你们领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也还清了,我不欠你们的!”

“死丫头,我看你是好日子过太久,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左右看着,安母如从前一般,顺手抄起鸡毛掸子朝安宁身上抽了过去,“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没有安家,你就是孤儿院里没爸没妈的野种。你能有机会长这么大,还上了大学找了好工作?”

“让你顶嘴,让你……”

哒!

鸡毛掸子被安宁夺过去摔在了地上,“你们以为,我愿意姓安?如果可以,我宁愿当初没被你们领养!!!”

啪!

安父一巴掌扇了过来,“滚!不想姓安,不想认我们是吧?滚出去!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脑瓜子嗡嗡的,眼前也一阵一阵的犯黑。

安宁的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宁可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里。

也好过这些年多吃一口饭都要看人脸色、天没亮就要起来做早饭、打碎一个碗都要挨揍的生活。

恨恨的瞪着安父,安宁拉着行李箱夺门而出。

身后,安母追出来吼道:“死丫头,有种你就永远别回来!想改姓是吧?门儿都没有!没有户口本,我让你这辈子连婚都结不了!”

当初赵程远跟媒人上门的时候就说得清楚,这门婚事,只要能帮他拖两年就行。

等他那去国外读书的白月光回来,两家退了婚,20万的彩礼就当是给安宁的青春损失费赔给安家。

安宁想脱离安家?

她做梦!

嘭!

狠狠的摔上门,安母一抬眼,就见安小强一脸埋怨的看着她,“妈,你把她气走,我那房子的房贷,以后谁来还?一个月三千多呢,我哪儿有钱?”

“你……”

狠话刚放出去,没想到麻烦事这就来了。

安母气的心直抽抽。

好半天,脸上一喜,急急忙忙的找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芬姐,你昨天不是说,那谁家的老儿子要找对象吗?对方出多少彩礼啊?”

“这么多?你看我家安宁咋样?……虽然安宁不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但好歹养了这么多年,我肯定得给她挑个好的不是?彩礼给的多的人家,说明人家里人厚道,安宁嫁过去才能过得好不是?……岁数大点儿会疼人,你赶紧去打听一下,有消息通知我,回头事成了,我给你包个厚厚的媒人红包。”

挂断电话,安母一脸喜色的呼了口气。

她就不信,那死丫头片子能飞得出她的手掌心!

……

一张脸火辣辣的疼着,从身边经过的人更是频频回头来看她。

安宁仿若什么都看不见,只脚下走的飞快。

瞥了眼打车软件上已经到了的黑色大众。

再看一眼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大众。

安宁几步上前拉开后备箱把行李箱放进去,继而拉门坐在了后座里。

眼泪吧嗒吧嗒的大颗掉落,安宁俯下身,把头埋在掌心里哭了起来。

前排驾驶座上,纪诚的汗都下来了。

想说“小姐你坐错车了,前面那辆打着双闪的应该才是你叫的车”,可女孩儿肩膀抖得厉害,捂着脸,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一看就是伤心到了极点。

纪诚忍不住朝身后的Boss看了过去。

车厢里的气压低沉到了极致。

只是一个侧脸,都能看出Boss处在发怒的边缘。

紧绷的下颌线都透露出无尽的怒意。

叮铃铃……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是她的手机。

拿起手机瞥了一眼,见不是安家的人打来的,安宁接通了电话,“您好……”

“是尾号1216的客人吗?我已经到了,就停在路边,打了双闪,您快到了吗?”

那头的声音清晰可闻的透过廉价手机的听筒传了出来。

纪诚能看到,女孩儿的身子瞬间僵硬。

“好。”

挂断电话,安宁下意识的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