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极品老妇,带着全家去逃荒 9.6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青妧 主角: 叶初秋
74.3万字 1.5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10章 我好想你 2022-12-09 23:19: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87.03
    累计字数
  • 650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10章
简介

重生成一个乡下老太太,还育有四儿一女,叶初秋眼前一黑,差点想要死回去,然而让她崩溃的还在后头,灾荒年间!贫民家庭!而他们一家,正在逃难中! 叶初秋双眼一翻,晕了过去,贼老天,我只是许愿不想结婚、不想生娃,你这未免也太大方了吧?直接给四儿一女?外加一个孙女?人生直接一步跳过? 睁开眼,儿媳妇荷花给她递来一碗田鼠肉:“娘,新抓的田鼠肉,就得了两只,儿媳给您加了点野菜煮成了粥,您尝尝吧。” 儿子偷偷将几只圆圆滚滚的虫子递到她面前,“娘,我刚抓到的葛根虫,您快吃,别让他们瞧见了。” 天灾人祸,乱贼纷起,民不聊生,看着这些孝顺的娃儿,叶初秋决定咸鱼翻身,带着孩子们,寻一处荒山,造世外桃源。 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原主那个死鬼丈夫却找上了门来,张嘴便是,“小秋,将军夫人的位置你嫌低微;那我将这天下打给你,如何?”

第1章 老天爷觉得自己很幽默

“娘,您吃点东西吧。”

儿媳妇赵荷花,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黑糊糊的粥,递到了叶初秋的面前。

叶初秋有气无力的挥挥手,眼神茫然而又带着生无可恋的死寂。

她身下是一张破竹席,头上树影婆娑,再往前看,骄阳炎热如火,将大地烤得皲裂一片。

“林家这个老虔婆,不是听说被气死了吗,这是又活了?”

“可不是,她天天对自家孩子非打即骂的,倒是将自己娘家侄儿吹到了天上去,说他是文曲星下凡,以后她也能跟着沾光,做官家娘子,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这次她去侄儿那借粮,被她嫂子给骂晕了!”

“让她天天胳膊肘往外拐,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拎不清,要我说,她死了倒是好了,省得她家这些孩子都跟着她受罪!”

“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你说她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运气,家中孩子个个能干孝顺,都逃难了,还用板车拉着她,这要换成不孝顺的,怕是早就不知道将她扔在哪个山旮旯了。”

周围不识愁滋味的孩童蹦蹦跳跳,各家男人女人坐在树荫下,说话声、争吵声、汇聚成一片,吵得她耳朵疼。

此刻,在这逃难的路上,她被娘家嫂子骂死的故事,无疑成了他们唯一的调剂。

他们说得没错,原主被娘子嫂子一顿骂,气急攻心之下,的确被骂死了,所以,这个活过来的人,成了她。

她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何德何能成为一个有着四子一女,兼一个孙女的三旬老太太啊。

而且,如今他们还是在逃荒的路上,缺衣少食也就罢了,还得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一想到这点,叶初秋几乎就想要死回去。

贼老天啊,她只是在生日的时候,随口许了个愿,说句她不想结婚,不想生娃,用得着这么对待她吗?

她猜想,老天爷一定觉得自己很幽默。

你不是不想结婚,不想生娃吗?

现在,你不用结婚生娃,我直接给你四个好大儿,一个好闺女,你开不开心啊?

她开心,她真的是开心得要死。

“娘~”

见她抬头望天不说话,赵荷花又怯懦地叫了她一声,见到叶初秋终于转过了头来,她垂头将粥递了过去,“喝粥。”

“这是什么粥?”

叶初秋看了这碗黑糊糊的粥一眼,眼中带着嫌恶,这啥呀这,这放在二十一世纪,狗都不吃。

“苦菜、马齿笕,还有田鼠肉。”

赵荷花没错过叶初秋眼中的不悦,只将头垂得更低了。

这一低头,她背上,一个不足周岁的奶娃娃便露了出来,这是荷花的女儿巧儿,她很瘦,眼睛也很大,看着这碗糊糊的眼中,似乎有着期待。

“老鼠肉?”叶初秋瞪大了眼。

“是田鼠肉,今儿早上,大虎他们用烟熏出来了,就得了三只,一只给妹妹烤了,一只两个弟弟分了,还有一只我收拾干净了,全放娘碗里了。”

赵荷花垂着的头,都不敢抬起来,娘以前是过惯了好日子的人,这突然出来逃荒,还吃这么差的东西,娘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果然,赵荷花就听叶初秋说道:“你自个吃吧,娘不吃。”

“娘,您多少吃点吧,您若是不吃的话,相公肯定会骂我的。”赵荷花抬头恳求道,她眼中甚至还带着害怕。

“你吃吧,你吃了好喂奶。”

不是叶初秋矫情,实在是,这东西她真吃不下去,她现在还无法接受她穿成了一个老太太的事实。

“荷花,怎么了,怎么还不伺候娘将粥喝下?”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过来,这青年脚上一双草鞋,身上穿着一件短褂子,露出胳膊上精壮的肌肉。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大儿子,林大虎。

“娘不肯吃东西。”赵荷花垂头说道。

“娘,您怎么不吃东西,是不是不爱吃?”

林大虎转头,就冲赵荷花骂道:“荷花,你怎么搞的,连顿饭都做不好,娘这次受了这么大委屈,你不得给她顿好的,让她补补?”

骂完后,他又抽自己的脸,“娘,都是孩儿没用,让娘跟儿子一起,遭这么大罪,受这么大委屈。”

夫死从子,叶初秋的丈夫早些年就被迫出去参军了,这些年来,倒是也陆陆续续有军饷让人撘回来,不过都让原主补贴给了娘家,补贴给她那个好侄儿了。

可是这次,遭遇了天灾,家里没收成,原主听说侄儿考上了秀才,想着也去娘家借点钱,结果反而被嫂子一顿骂,骂她不要脸,出嫁的女儿,还找娘家要钱,真是给娘家丢人,爹娘生了她,还不如再塞回去等等。

原主这些年来,对待娘家人,那就如对待神明,娘家爹娘的话,听她在耳中,就如同圣旨,往常她回娘家,嫂嫂也都是对她以礼相待,好话一箩筐,侄儿也是亲亲密密地叫她姑姑。

孰能想到,这一次,她突然变了脸,竟然这样骂她?

原主一时没遭住,当时就被气晕了,回到家后,怒急攻心,竟然一命呜呼。

没借到粮,就熬不过今年的灾荒,原主的大儿子林大虎,当即决定出去逃荒,见原主还有一口气,便将原主也给拉上了,他却不知道,这个活过来的人,已经成了叶初秋。

这孩子倒是孝顺,明明是原主将钱财都补贴给了娘家,才害家中落到这等田地,他却只怪自己。

而且,此刻他故意骂自己的妻子,也是为了保护她不被自己骂而已。

叶初秋心中门清,却也没有拆穿,只说道:“不怪你媳妇,是娘没胃口,吃不下。”

说到这里,她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起来,便又说道:“家里若是还有粮食,给娘做碗粥。”

赵荷花听了叶初秋和颜悦色的话,一时之间很是吃惊,奇也怪哉,婆婆竟然不怪自己,还说不关自己的事?

要知道以前,因着她这胎只生了一个闺女,稍微有点不如意,叶初秋就会破口大骂,对她还不如对条狗。

相公又是个孝顺的,为了打消娘的怒气,也只能跟着一块骂自己。

来不及多想,就听林大虎对她说道:“没听到娘说话嘛,娘饿了,将家中那袋子麦种,给娘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