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七个兄长跪着求原谅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颜语 主角: 萧嫣 慕非寒
63.22万字 17.8万次阅读 29.7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3.22
    累计字数
  • 16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92章
简介

前世,几位血脉相连哥哥独宠假郡主,害死了真郡主萧嫣。 重生后,萧嫣直接黑化,对所谓的哥哥只有仇恨,没有亲情。 可她却发现,哥哥们也重生了,还跪着求她原谅。 全家火葬场?呵,滚开,别挡住本姑娘搞事业! 她可是要成为锦衣卫第一女指挥、首位女王爷的人! 于是,萧嫣将几个亲哥哥踹了,随手找了天下第一美男子来当哥哥。 不料这个哥哥却对她宠入骨髓。 “哥哥,想吃临江楼的临江鱼!” “酒楼买下来了!” …… “哥哥,心情不好,想揍人!” “你家那些所谓的家人,我给你抓到诏狱去了!” …… “哥哥,要抱抱!” “要哥哥的命都给你!”

第1章 死后与陌生美男拜堂成亲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萧嫣瞪大眼睛,惊愕地看着眼前清隽俊逸的男人,跟躺在棺木里的女人拜堂成亲。

男人容颜绝世、身长玉立,一身清贵。

夫妻对拜的时候,男人看着棺木里女人的眼神,温柔得可以拧出水来。

火红的喜堂,衬得棺木里女人的脸色更加惨白。女人显然已经没有任何生气了。

午夜的风吹动喜堂的红绸,整个画面有点瘆人。

萧嫣想,如果不是因为躺在棺木里的女人就是自己,她一定会被这个画面吓死的。

是的,她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一缕亡魂而已。

她本来是堂堂的九州第一神医的亲传弟子,九州百年来最有天赋的医者。

但她死于毒发。

她本是东陵镇南王唯一的亲生女儿,真正的平阳郡主。

但她死在镇南王府的后院。

她咽气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

当时,镇南王府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唢呐悠远。

她灵魂飘荡在院子里,看到院子里一个嬷嬷跟她的三哥萧瑾玉说:“三公子,二小姐咽气了,怎么办?”

身穿暗红色袍子的萧瑾玉皱眉:“真是晦气,将她偷偷带出去,丢乱葬岗上吧!”

嬷嬷脸色微变:“她毕竟是您的妹妹……”

“我妹妹?”萧瑾玉脸色阴沉,“你胡说什么?我的妹妹如今正穿着嫁衣坐在闺房里,等待太子殿下前来迎亲!你若是再胡说,信不信我拔了你舌头?”

嬷嬷战战兢兢,不敢再说话。

萧瑾玉继续说:“早不死晚不死,偏偏等我妹妹出门上花轿的时候死。你赶紧让人卷了席子,从二门抬出去,丢乱葬岗去。若是冲撞了我妹妹的花轿,你们都得死!”

于是,她的尸身就被卷了草席,带到了乱葬岗附近。

将她尸身丢在路边的是两个小厮。

其中一个小厮想了想,掀开了席子,在她身上翻找,似乎在找什么。

“什么二姑娘?镇南王嫡女?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真是笑死人了!”最后,那小厮不屑地开口。

“呵呵,你死心吧,你别看这一位二小姐平日里跟狗腿子一样讨好府上其他主子,但谁会正眼看她一眼?她连吃的用的都没有,你还想她有钱?”另一个小厮说。

那小厮又沉默了片刻,忽然露出了淫笑:“这样看,这二小姐模样倒是挺俊的,刚才无意碰到她身体,这身材也是挺好的!她死了也没多久,身体还没僵硬呢,我看不如……嘿嘿……”

另外一个人听了,也露出了差不多的笑意:“想想都觉得刺激……”

于是,那两个小厮开始扯自己的衣服,还说一些流氓话,她当时气得浑身微微发抖。

她想要弄死这两人,却做不到,她只是一缕冤魂。

忽然,寒风骤起。

她就看到一个身穿缕金锦衣的男人缓缓走了过来。

男人肤色过分苍白,容颜清俊,眉目如画,深邃的凤眼之中,似乎隐藏了无尽的黑暗。

一身红衣,衬得他妖异又好看。

如此容颜,看一眼,就能让人迷失自己。

两个小厮察觉有人,猛然回过头。

“你……”

只见那人手一挥,两个小厮还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那男人走到她的尸身旁边,睫羽轻颤,似乎在克制什么。

“嫣儿,我来娶你了!”

她当时就惊住了,这人是谁,为什么说来娶她?

然后,男人将她的尸身抱起,带到一座院子中。

他帮她换上嫁衣,梳理头发、描画妆容,将她装入棺木,带到喜堂。

于是才有了他跟她的尸身拜堂成亲的画面。

她从这个男人出现,就一直盯着他看,一直到礼成,她都没有看出来他到底是谁。

她从小到大的记忆十分清晰,没有过任何失忆的情况。

她十分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他,她不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她更加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叫她嫣儿,为何会跟她尸身拜堂成亲。

她正想着,看到男人走到棺木旁,低声说:“嫣儿,我们是夫妻了!”

说完,男人凑近了棺木几分,最后,他的薄唇竟然直接覆盖上了她的唇。

“你你你……我们认识吗?你谁啊!你亲我干嘛?你是个变态吧?”萧嫣瞪大了眼睛,慌张喊道。

然而,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声音。

“嘶——”

良久,男人似乎是吃痛,才离开了她的唇。

萧嫣表示,她可没有咬他。

下一瞬,她看到男人开始脱衣服。

她大惊,这个人该不会要那个啥吧!

啊!变态……

她正叫到一半,眼神呆滞了。

面前男人背上、胸前全是伤口,血淋淋的!

他的衣服……后领处是白色的!

这原本是一件白色的衣服,但是被他的鲜血染红到足以当婚服了。

她刚刚盯着男人的脸看,没注意到这点。

这时,她听到男人宛如低声呢喃般说:“嫣儿,别害怕,这些都是小伤,我刚才去镇南王府找你,镇南王府的人不告诉我你在哪,所以我才跟他们动手了。那些侍卫伤了我,他们自己却死了,还是他们比较亏!我换了衣服,并未处理伤口,就匆匆来找你。所以才会这样,没事的。”

萧嫣说不出话来,她所谓的家人,害死了她,将她丢进乱葬岗。

这个陌生人,却为了找她,闯了镇南王府,搞得满身是伤,血染白衣。

镇南王的侍卫有多强,她自然是知道的。

闯镇南王府,就相当于闯龙潭虎穴啊!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为她做到这样的地步?

她正想着,听那男人继续说:“嫣儿,你等着我,等我将这天下人都屠尽,就来陪你!”

萧嫣:……

什么来陪她?他们认识吗?

什么屠尽天下人?有没有这个必要呢?

想着,萧嫣忽然觉得眼前一黑,意识消散了。

萧嫣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典雅馨香的房间之中。

她脑袋混乱,太阳穴处传来阵阵刺痛。

痛?刺痛?

萧嫣怔住了,自从死在镇南王府后院之后,她就没有感觉到过疼痛。

这……她好像活过来了!

她看了一下周围,那房间果然熟悉,就是她刚刚回到镇南王府的时候,住的房间。

她从小走失,被师父带回洛安城,成为了师父的关门弟子。

后来她知道自己是镇南王的女儿,才上门认亲。

刚刚回到镇南王府的时候,她住的就是这个房间。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她被赶到了一个破败的院落之中住着。

而此时,她感觉自己浑身软绵,使不上力来。

她似乎中了迷药,而这迷药……

萧嫣看了一眼香烟袅袅的香炉。

她挣扎着爬起来,找了一颗解药吃下,随后扶着桌子走过去,取了一杯茶,尽数倒进香炉之中。

这时候,她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娇俏的女子声音。

“交代你的事情,都清楚了吗?你进去之后,就直接扑向那个小贱人,跟她共赴巫山云雨,记得把她身上弄出多点痕迹来,衣服全部撕碎放在地上。让大家一看就知道这小贱人与人苟合了。明白吗?”

“姑娘你就放心吧,这方面我在行,但是你得保证我安然无恙地离开,不然我定然会将你咬出来。”一个粗犷的男声答应。

“你放心,已经安排好了!在大家进入房间前,你从窗户出去就行,有人接应你!”那女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