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带千亿家产杀回来了 8.2
作者: 绵云奶芙 主角: 夏知心 陆薄归
196.36万字 0.3万次阅读 146.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39章 成为永远的秘密 2024-01-03 21:13: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96.36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39章
简介

离婚当天,陆薄归给了夏知心一个亿,条件是让她带着孩子滚回大山。 没多久,两人再次见面。 他认定的穷哈哈前妻,身穿千万全球唯一高定,脚踩价值连城的水晶高跟鞋,在镜头前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家里有金矿。 陆薄归:区区一个亿,大姐您装大发了吧?我身价千亿都不敢这么吹! 他和广大网友都在等她翻车打脸那天。 结果却证明,她家的金矿数不清,她也不是什么村姑,是超智商天才,多学科学神,神级大师,围棋国手,玄学大佬…… 还是自己寻找多年的救命恩人。 !!! 为了追回夏知心,陆薄归疯狂示爱。 “老婆亲亲!” “老婆贴贴!” “老婆蹭蹭!” “呜呜呜我是老婆奴!没有老婆不能活!” 记者采访夏知心,“请问陆总和您是什么关系?” “哦,他是我的舔狗前夫。”她笑的摇曳生姿,“但下一个更乖,回头草狗都不吃。”

第1章 刚生完孩子就被离婚

深夜,一辆劳斯莱斯停在江城最豪华的私人医院门口。

保镖快步上前打开车门,走下来一位矜贵英俊的男人。

“陆总。太太生了,是个小太子呢。”院长亲自迎接,点头哈腰的迫不及待分享这个好消息。

没想到陆薄归冷冰冰的脸上,并没有初为人父的喜悦,反而露出几分嘲讽,“生了她就可以滚了!”

他拔腿往里走,院长胆战心惊的赶紧跟上。

听这意思,难道孩子不是他的?

不会吧!

产房里的那位,胆小的跟个兔子似的,敢不要命的给陆薄归戴绿帽子?

电梯停在十二楼。

陆薄归从秘书手里接过文件,冷冷扫了众人一眼,示意他们停下,自己推门进了房间。

正在逗弄宝宝的夏知心,听到动静看过来,小脸立刻害羞的红了。

“阿薄,你是来看我和宝宝的吗?我还以为你工作忙,要过些天才来呢,对了,这是我们的儿子…”

陆薄归没什么情绪的打断她,“是你的儿子,不是我的。”

“阿薄…你什么意思?”夏知心不解的咬着唇问,漂亮的小鹿眼里泛起水光。

陆薄归视而不见,“意思就是我不稀罕这个孩子,要不是爷爷给你撑腰,我早带你打了他。”

夏知心瞬间脸色煞白。

她有点害怕的看着陆薄归,“可是…他真的很可爱,你看一看他好不好?看一眼你就会喜欢他的。”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嫌弃她土嫌弃她出身大山,可这是他们的孩子啊,是他们两个最亲密的联系啊!

她带着一丝期盼,小心翼翼的抱着宝宝,献宝似的想给他看。

陆薄归无比烦躁,“我看一百眼一千眼,都不会喜欢这么个东西!他是怎么来的,你不清楚?敢设计我给我下药,也只有你这种山里出来的土包子,这么龌龊这么下贱这么不要脸!你让我恶心!滚开!”

他厌恶的一把推开他们,夏知心直接撞到床头,怀里的小宝宝被惊醒,开始哭个不停。

“宝宝乖……宝宝不哭……妈咪在……”

她手忙脚乱的哄着,可小家伙不给面子,还是扯着嗓子哭,很快便上气不接下气。

陆薄归更烦了,不心疼反而低声呵斥,“吵死了!一分钟内哄不好他,我就把他扔下楼!”

“不要!”夏知心吓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她颤抖的乞求着陆薄归,“我这就哄他!求求你别把他扔下去!”

宝宝还那么小,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

她要保护好他!

夏知心这会儿什么都顾不得了,急忙解开宽大的睡衣。

陆薄归见状怒火攻心,“夏知心!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勾引我!你没有男人是不是会死?”

“不是的!”夏知心抿了抿唇,她微微侧过身,开始喂奶,“我只是在哄宝宝。”

宝宝有了吃的果然不哭了,她松了口气,余光看向陆薄归。

然而在看到他背过身,根本不看她时,忍不住眸光黯然。

他厌恶她,厌恶她的一切,连她的身体都不愿意多看一眼,这三年里,只有中药那晚碰过她。

房间安静下来,空气中有种说不清的暧昧和压抑。

陆薄归明明已经不看她,见鬼的是,眼前却始终浮现出那轮廓姣好的身材。

他喉结滚了滚,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把手中的文件摔到她身上,发泄的道,“签上你的名字!”

“这是……”

夏知心瞳孔一缩,赫然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

“你要跟我离婚?”她娇嫩的声音哽咽着,“为什么?一定要离吗?不离行不行?”

陆薄归只想速战速决,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狠。

“我劝你现在签字,还能得到一些钱,把我惹急了,什么都捞不到!”

“像你这种山里出来的人,一个亿够你潇洒快活一辈子了,你别不识好歹!”

“夏知心,我没什么耐心,数十个数,你最好签掉,不然我就把你的孩子带走!”

他说完拍了拍手,从门外涌进来一排高大威猛的保镖,他们背着双手等候命令。

只要他一声令下,就会冲过来抢走她的孩子。

陆薄归不是在说笑,他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

因为不爱,所以根本不会怜惜她!

因为不爱,所以才会拿她最在乎的孩子来威胁她!

夏知心闭了闭眼,气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以为三年能捂热他的心,可他的心是块石头!

就算为他生了个孩子又怎么样,他甚至可以恶毒的说出把孩子扔下楼这种话!

三年啊,不是三天,不是三个月,是整整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养条狗都不能这么残忍狠心吧?

夏知心用尽全力掐着手指,死咬着唇,一字一顿的说,“我签!”

“离婚后离开江城,以后再见,就当陌生人!”

“……好!那就如你所愿!”

她拿起笔潇洒流畅的写下自己的名字,扣上笔帽的时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流泪。

“可是你不喜欢我,当时为什么又要答应娶我呢?结婚前我就说过,你不同意婚约,随时可以拒绝,我绝不强求,我以为…以为你答应结婚,是有点喜欢我的……为什么?”

陆薄归拿起文件看了眼,确定她签了名,才转手交给秘书。

他皮笑肉不笑的哼了声,“我不娶你,爷爷就不会把公司交给我,这事你不知道?装什么装?夏知心,我最恶心的就是你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现在婚也离了,钱我明天就叫人打过去,至于这个产房,你可以住到出月子,我也不是那么不讲情面。”

男人扬长而去,宽敞豪华的房间,再度变得死寂。

夏知心颓然的靠在床上,半天才发出声呜咽。

她是夏家的千金,一直住在大山里,十八岁那年得知自己有个婚约,是嫁给陆薄归。

她本来还不想嫁,然而在看到陆薄归的第一眼,就深深的爱上了他。

他英俊高大,挺拔矜贵,符合她对老公的一切幻想,于是她毫不犹豫的沦陷了。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在他眼里,只是得到公司继承权的踏板。

现在利用完了,她失去了价值,所以他就迫不及待的想甩掉她。

她这三年自以为是的感情,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夏知心哭了很久,直到手机响起来。

“大小姐,您离开的太久了,我们都在等您回来,请问要现在去接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