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太太才是那晚的白月光 9.3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小圆满 主角: 叶佳禾 陆景墨
90.31万字 10.7万次阅读 85.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67章 陆君耀的去处 2023-02-05 09:00:4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93.07
    累计字数
  • 48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67章
简介

【男女主双洁 1V1 甜虐】 “佳禾,我们离婚吧,陆家不允许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做当家主母。” 婚后两年,男人丢下离婚协议。 叶佳禾明白,陆景墨是要给他的白月光一个名分。 而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被别的男人侮辱过的残缺品。 “陆景墨,你死了这条心,有我在,那女人永远都别想进陆家!” 她的拒不配合,换来的是家族破产,父亲惨死。 终于,她心灰意冷。 他的身边,彻底失去了她的痕迹。 陆景墨与白月光大婚当天,手下却突然告诉他,“陆总,太太才是那晚的白月光!”

作品荣誉
第1章 今晚就让她身败名裂

“太太,先生今晚大概又不回来了,您不然就先睡吧?”

张妈看着卧室的灯仍旧亮着,好心地提醒。

一抹失望划过叶佳禾的眼底。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车的引擎声。

叶佳禾连拖鞋都没有来得及穿,便跑到窗边探头望着。

果然,是陆景墨的银色宾利驶进了车库。

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这身性感的情趣睡衣,心脏犹如打鼓般地乱跳。

结婚两年,他一直睡在客房,从未碰过她。

叶佳禾知道,他们的婚姻是陆爷爷促成的,并非陆景墨本意。

可已经两年了,他们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啊?

是不是,陆景墨嫌她只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觉得她什么都不懂?

是不是,他嫌她太不主动了?

想到这儿,叶佳禾穿着那件黑色蕾丝制成的性感睡裙,悄悄走到了客房门口。

她鼓足勇气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叶佳禾小心地推门而入,浴室里传来水声。

他应该,还在洗澡。

突然,浴室的水声停了,陆景墨迈着修长的腿从浴室里出来。

他只在腰间系了一条浴巾。

男人精悍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水珠顺着那坚实的肌肉纹理滑下,简直让叶佳禾看呆了。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吗?

“叶佳禾!”

陆景墨英俊的眉峰蹙起,声音冷漠,“你看够了没?还有,是谁让你进我房间的?”

叶佳禾尴尬地收回目光,十分没有底气地说:“你是我丈夫,你的房间,不就是我的房间?”

说完,她白皙的脸颊染上一抹绯红,清澄的眸子望着他问:“我这样穿,你喜欢吗?”

小女人精致玲珑的身躯呈现在他眼前,白皙如瓷的脸蛋透着绯红,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无辜得要命,却又像在释放着电流,该死的妩媚。

他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小太太,还有这样一面。

陆景墨掩住眸光中的异样,喉结不自觉的滚了滚。

随即,他迅速拿过自己的睡袍穿上,又扔给她一件他的衣服。

陆景墨克制的开口道:“回你自己房间去。”

叶佳禾委屈地看着他,总有种自取其辱的感觉。

她脑海中突然冒出闺蜜夏灵的猜测。

夏灵说过,像陆景墨这种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江城第一豪门的大少爷,有颜有钱,多少女人想要攀上他呢!

他不可能长期吃素的,除非是在外面偷吃够了,回家才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

就这样,叶佳禾的疑问脱口而出,“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陆景墨眸光微闪,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淡淡地开口,平静地说着最残忍的话,“佳禾,我们结婚的那天,我就说过,我能给你的,就只有陆太太的位置。其他的,你不该去想。”

每当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无力和绝望就再次翻腾在心底,席卷着叶佳禾的每一根神经。

也许在他看来,她不过就是小门小户,攀上陆家高枝儿的女孩。

毕竟,没有谁愿意嫁给一个素未相识的男人。

可他根本就不知道,其实在很多年前,他就像一束光,温暖了她的世界。

在她失神之际,陆景墨已经给她开了门。

“去休息吧,以后,别穿成这样子,这种衣服,不适合你。”

他逐客令的意思很明显。

叶佳禾灰溜溜地从他房间离开,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刚回到卧室,父亲叶朝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爸,对不起,他明天应该是不会去祖母的寿宴了。”

叶佳禾知道,她无力说服陆景墨。

叶朝明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你们都结婚两年了,我们叶家的门,他是一次都没有踏进来过。当初我就说过,我们配不上陆家,要不是你妈一意孤行,非要……”

“爸。”

叶佳禾不喜欢别人说她妈妈的不好,她打断道:“我是自愿嫁给他的!”

……

翌日。

叶佳禾只能一个人回家,参加祖母的寿宴。

虽然叶佳禾知道,自己在叶老夫人面前并不得宠。

可碍于宾客都在场,她还是得去给老夫人敬一杯酒。

继母罗娟阴阳怪气地说:“呦,佳禾啊,怎么不把贵婿带来呢?你这结婚也两年了,咱们连贵婿的面儿都没见到。”

叶老夫人端着酒杯,皮笑肉不笑地附和着:“这是嫌我们叶家穷酸呢!今儿个这么重要的日子,看来,我这孙女婿确实不把我这个老太太放在眼里。”

妹妹叶宝珠趁机取笑:“姐,陆景墨哪里是不把祖母放在眼里。我看啊,是不把你放在眼里才对吧!”

几人的嘲讽声在耳边跟苍蝇似的,嗡嗡作响。

叶佳禾心中苦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只是,这酒的后劲儿可真大啊!

大到叶佳禾喝完之后,不省人事。

后来,她完全晕了过去。

车上,罗娟和叶宝珠一人坐在她一边。

“妈,只要我们把叶佳禾送到赵导的床上,我当他新戏女二号的事,就成了!”

叶宝珠兴致勃勃的,满眼都是精光。

罗娟如同做贼似的,嘱咐道:“这事儿可千万不能被你爸知道。否则,以他对叶佳禾这臭丫头的宠爱,还不把我们俩弄死?”

“知道知道了。”

叶宝珠道:“我已经跟赵导确定好了房间,云端会所顶楼的总统套房。”

罗娟阴郁地笑了笑,“她叶佳禾有什么,凭什么嫁给陆家?不过就是她那个妈,当年帮陆老爷子把手术做成功了。死前非要死皮赖脸地将女儿托付给人家。说到底,还不就是为了攀高枝儿?不要脸!”

叶宝珠连忙附和道:“就是!要嫁也应该我嫁,我哪里比她差了?”

罗娟咬牙说道:“那今晚,咱们就让她身败名裂!”

……

叶宝珠母女在酒里放的安眠药并不多。

当叶佳禾感受到身上男人粗重的呼吸和灼热的温度时,立刻就惊醒了。

“唔……放开我!”

房间没有开灯,她看不见男人的脸,只能拼尽全力推拒着他。

因为她知道,这样下去的后果,将是万劫不复。

只可惜,男人轻而易举地钳制住了她的手。

温热的薄唇在她耳边,声音低沉沙哑,“乖,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