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大结局(下)

书名:
灵骨笔记
作者:
灵异13号
本章字数:
2608
更新时间:
2023-01-10 16:40:4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天命风水神相

被誉为第一风水相师的爷爷替古怪的东西算了一卦,从此身边亲人陆续遭遇不幸,我也不例外!老天要我死!爷爷为了救我,不惜代价要与天一斗,我成功活了下来。本以为一切已经过去,可是那一天,我忽然接到电话,爷爷死了......
已完结,累计104万字 | 最近更新:第465章 有缘再见

第1章 潜龙在渊

书名:
天命风水神相
作者:
半盏清茶
本章字数:
2033

我爷爷曾是名震四方的风水相师,年少成名,心高气傲,因此得罪过不少人。可他技艺高超,虽然脾气臭了点,但还是有络绎不绝的人来求他办事。

算命、看风水皆有泄露天机之意,都得三思而后行,毕竟破坏自然阴阳平衡之道的人是主动介入他人的因果,最终肯定要承受其恶果的影响。

因此,风水相师界有着必须遵守的规矩:不算活人之外、不算同行、不算自己,不算生死。如若不遵守,势必会自食恶果,万劫不复。

当年爷爷心高气傲不信邪,竟然给活人之外的东西算了命,这事在风水相师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圈子里都说坏了先人自古留下的规矩,爷爷必定会遭反噬,天地不容。

然而爷爷不但没有遭到天谴报应,反而越发顺风顺水。

爷爷甚至还对外撂下一句狠话:“我李元忠头顶天,脚踩地,哪怕是这天与地,也拿我没辙!”

一时间,爷爷名声大噪,被视为第一风水相师,风光无限。

不过天道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爷爷那时种下的因果,没有报应在他身上,而是落在了他身边的至亲之人身上。

我爸三岁那年无故平地摔跤摔瞎了一只眼,而奶奶在生我二叔时难产大出血去世了,我二叔也落下先天残疾,成了个瘸子。

这一结果,招来了不少有心之人的嘲笑。

爷爷曾经那句头顶天,脚踩地的狠话,也成了笑话。

短短的时间内,多年意气风发的爷爷备受打击,锋芒无存,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几岁。

没多久,爷爷就对外宣布自己退出风水相界的决定,这一决定再次引起四方震动,其中自有人欢喜有人愁。

爷爷退隐后散尽了大部分家财,以求两子之后能相安无事。

只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并没有就此结束。

我爸从小还算听话,而二叔就不同,从小就十分叛逆。十八岁那年和爷爷大吵了一架后,便离家出走了。

直到我爸结婚时他才回来过一趟,但很快就又走了,也没和爷爷说过一句话。

就在我母亲怀我六个月时,家里东方震宫位院脚的墙夜里突然塌了。

爷爷望着院脚倒塌的墙,面色凝重,当即做了搬家的决定。

几天后,爷爷领着我爸妈来到了一处穷乡僻壤的地方安了家。这一次搬家,让家里原本就所剩不多的积蓄全都花光了,不得已爷爷在村里开起了一家扎纸铺来谋生。

爷爷明明是风水相师,但扎纸的活却也是一绝。凭着他的手艺,我们一家人在这穷乡僻壤中,也还算过的可以。

我出生那天,我妈和奶奶当初一样难产,接生婆和两名村妇在我家屋子里忙里忙外,我爸只能在院子里干着急。

爷爷则是坐在门口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仰头望着乌云满布的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爷爷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拉着我爸出门了。

直到天色昏暗时,两人才匆匆回到了家门外。

这时天空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宛如老天的怒吼,大地仿佛也为之颤动。

随即,屋里便传来了小孩的哭声。

“可喜可贺,是个带把的小子。”接生婆从屋里把我抱了出来,说道。

爷爷接过我,老泪纵横。“我这孙子夏甲午日生,天赦入命,福星高照,必定是个人杰。可惜做我李元忠的孙子,老天不会允许他安然无事,要不是我们一家躲在这风水四绝地,恐怕天雷早已落下,我这孙子就没命喽。”

之后,爷爷给我取了一个李龙渊的名字,意为潜龙在渊。出自《易经》中的乾卦,初九: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简单的意思就是:君子待时而动,要善于保存自己,不可轻举妄动。

说来奇怪,我出生后,我爸的身体每况愈下,就在我一岁那天夜里病逝了。

后来爷爷和我说,我爸就是为了我而死的,我千万不能埋怨我爸。

直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每次我一提起这事,他也只是叹气不说话。

在我六岁之前,爷爷都不予许我走出村子,说只有这样我才能平安无事,要是我不听,那我爸就白死了。

所以六岁之前我一步也没迈出过村子,几乎都跟爷爷在扎纸铺里待着,模糊的印象里爷爷似乎教了我很多东西,可仔细一想我却什么都记不起来。

等过了六岁生日,爷爷才一脸如释重负,把我送到镇上读书。

意外的是我的学习成绩很好,高中毕业顺利考上了省城的重点大学,如今已经是大三的学生。

那天晚上九点听完讲座,我和死党刘程有说有笑的回到宿舍楼下,看到一个佝偻着身子的单薄身影在朝我招手。

定睛一看,竟然是爷爷。心里纳闷,他怎么不说一声自己一人找来了?

我让刘程先回宿舍,便走向爷爷。

宿舍楼这的灯光本就不亮,爷爷又刚巧站在灯光照不到的昏暗角落,我有些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

莫名的我突然感觉有些冷,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爷爷,你怎么来了?”我开口问道。

他语气冰冷道:“现在你必须回家一趟,把扎纸铺床下石砖下面的东西取出来保管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和看到。”

“这事你让我妈打电话告诉我一声不就行了,何必亲自大老远的跑来省城?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假期回去你再给我不行吗?”

“不行,现在必须回去,否则我怕晚了。”突然,他提高了语调。

“什么晚了?”我心里更是奇怪。

可他没回我,竟然转身就走了。

我愣住了,等反映过来时,已经没了他的踪影。

“奇了怪了,这老爷子脚程这么快?”我挠头,满心疑惑,心想一会打电话给我妈问问清楚。

巧的是我刚走进宿舍楼,就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还没等我开口,电话那头我妈的话就让我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龙渊,你爷爷去世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