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染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圣妖 主角: 傅染 明成佑
84.21万字 3.3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99章 对,成佑回来了 2022-09-26 09:09: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84.21
    累计字数
  • 8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99章
简介

前一晚,他们极尽缠绵,他坐在凌乱的床边以一副睥睨的姿态望向她,“你爱我吗?” “爱。” 他浅笑出声,渐渐的,笑到难以自抑,随之砸在她脸上的竟是一本结婚证。 而明成佑配偶一栏上的名字几乎令她崩溃。 那个名字使得她前半生错了位,竟还要颠覆她的下半辈子。

第1章 订婚宴上的羞辱

今天是傅染的订婚宴,明傅两家联姻,大喜的日子。

她的未婚夫,是明家三公子,迎安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首屈一指的美男。

傅染不怀疑他的相貌,他的确拥有一张能在第一面就能令女人觉得惊艳的脸。

可这会,他正在做的却是不要脸的事。

她站在高台处,目光定在男人结实的背部。

他倒是知道挡在跟前,只不过要脸的话,别把事情做绝。

沈宁哭哭啼啼抓着明三少的衣角不放,“你真的要订婚吗?你说过只要我一个,难道,男人在床上说过的话都不能算数吗?”

明三少以修长指尖抚去沈宁眼角的泪,“乖,订婚而已,我不和她结婚。”

这次联姻轰动全城,记者媒体自然不放过里头的八卦。

“明三少,能给我们介绍下,这位小姐是谁吗?”

“明三少,今天是您订婚的大好日子,您有没有想过,您的未婚妻还在场?”

……

傅染望了眼旁边的傅家二老,对方均避闪不及,更没有一点冲上去质问的意思。

她喟然低叹,摇摇头。

明家丢不得面子,二老已上前劝阻记者采访。

明三少和女子依依不舍。

“宝贝,乖,回去等我的消息。”

“还要等什么消息,你都订婚了……”

“成佑,别胡闹!”明家二老自然知道他是对这订婚不满。

“况子,”明三少朝旁边唤了声,“送沈宁回去。”

沈宁难得见明家二老一眼,怎甘心如此离去,谁人不知明三少是她的男人,要想抢,也得掂掂分量。

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柔若无骨的十指握住男人的手腕,“成佑,我怀了你的孩子。”

“啊——”周围,齐刷刷一阵惊叹。

明家丢尽脸面。

沈宁抬起头,却完全怔住。

明三少方才还温润的眸子,这会已变得阴霾冷凛,狭长的眼眸带着无比深壑的幽暗逼向沈宁,他嘴角噙笑,偏偏那种裹着阴冷的寒意还掺杂着令她无地自容的轻蔑。

他抬起手掌,轻顺她颊侧细发,“沈宁,你方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

“明三少,这位小姐说她怀了你的孩子!”旁边记者不忘‘好意’提醒。

“是吗?”他笑意渐染,天赋的好皮相优于众人,沈宁瞧不出这个男人的喜怒,他向来懂得深藏不露,“沈宁,你告诉他们,你怀孕了吗?”

他生气了。

沈宁这次没再判断错,他真的生气了。

“我……对不起,我没怀孕。”

明三少眼里的阴鸷即刻散去,他拍拍沈宁的脸,力道不大,但发出的声音听在她耳中,却刺得她耳膜一阵阵疼。

他保持住他的优雅,而她,自食其果,被大批闪光灯紧追不舍。

“况子,送她走。”

明家二老的脸色这才好看些。

“成佑,晚上我等你。”沈宁临走之时,丢下句话来。

明三少想起不远处还有个女人在等着他。

傅染眼见男人颀长的身子正一步步走来,他身着纯黑色手工西服,穿相不显正派,里头的白色衬衣随意敞开两个扣子,更没有搭配领带。

他跃上高台,顿时一股子盛气凌人的窒息感扑面而来。

傅染同他相视,这便是明三少,明成佑。

仗着身高优势,他居高睨望她的脸,细眉,大眼睛,樱桃小口,再往下……

身材玲珑有致,胸前有货,是他喜欢的型。

“拿来吧。”他手一伸,富家公子哥的浪荡模样,司仪把戒指递到他手里。

明成佑执起傅染的手,她的手白皙细长,而他的,则透着性感的古铜色,他拿起戒指,往她中指套去。

硕大的钻石戒指才进去几寸,来至骨关节处,却见傅染屈起了手指。

“怎么,不愿意?”男人嗓音透着他独有的磁性,蛊惑力十足。

傅染抬起头,目光不经意瞥过男人敞在外的锁骨上,她靠他如此近,以至于能看清楚一排还未来得及消去的齿痕,她扫过男人坚毅的下巴,嘴唇真薄,鼻梁很挺,眼尾细而略弯,是典型的桃花眼。

怪不得扫那么一眼,便要命的勾魂。

“傅染,”他轻念她的名字,“染字,是与人有染的那个染吗?”

傅染波澜不惊的潭底猝然激涌,她轻咬唇瓣,彼时的阳光洒向她吹弹可破的侧脸,明成佑眼见怒意染上她的眉梢。

傅染用力收回手,戴进去半截的戒指摔到台上,发出叮咚脆响。

台下诸人均面面相觑。

明三少薄唇抿成一道乖戾的弧度,眼角挑起倨傲,“你不愿意?”

傅颂庭轻推旁边的妻子。

范娴忙上前,弯腰欲捡起那枚掉在香槟区内的戒指。

“住手,”明三少一个厉色丢去,“她自个不会伸手?”

傅染静立不动。

“脾气还挺大,我不过就说了句有染,怎么着?被人戳中痛处恼羞成怒了?”

“傅染!”身后传来傅颂庭地厉喝。

一阵难忍的寂静后,傅染轻叹气,这头低的实在不情不愿。

范娴见似有缓和的余地,收回的手再度伸出去。

“让她自己捡。”他倒想看看,她的骨头能有多硬,能不能弯曲。

傅染走过去,发现台下的记者们正将闪光灯一一对准她的脸,得,她这一弯腰,可算卑躬屈膝了。

但她更知道,事情僵下去,她得不到好处。

顶多,明天报纸上的新闻头条这样写:明三少娇惜小情人,订婚现场弃正房。

傅染顿在那枚戒指跟前。

范娴面色悻悻起身,目光不敢同女儿对视。

傅染身上的旗袍是特意定制的,开叉至大腿,只要一做下蹲动作,立马见光。她顾不得许多,只能尽量小心地弯腰。

“等等。”原本在旁看好戏的明三少款款向前,他先傅染一步弯腰,拈起那枚戒指,他深壑的眸轻扬,薄唇浅勾,滑出一道斐然的春色,“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这种事,该我来做。”

有惊艳和羡慕的轻呼蹿入傅染耳中。

明三少执起她的右手,把戒指缓缓套入她中指。

傅染抬头,不知怎的,目光再次逡巡至男人锁骨处那枚令人遐想的齿痕上,他把高调优雅玩弄的游刃有余,他这一弯腰,倒显得她多小家子气。

呵,好一个深沉而懂得周旋的男人。

台下传来阵阵掌声,明三少高186,头一点,便轻易地吻在傅染额前。

他贴向她耳际轻吻,“我看到你整条腿了,皮肤细腻,挺消魂的。”

订婚仪式顺利举行。

傅染松口气,总算得空小坐一会。

范娴端着餐盘来到她身旁,“小染,吃些东西,肯定饿坏了吧?”

“妈,这就是你们要我将来嫁的男人?”

“你这孩子,多少女人挤破头想坐上明家三少奶奶的位子,你……”

傅染拿起旁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你……”要死,范娴二话不说夺过傅染手里的空杯子,“收敛些,拿出大家闺秀应有的样子,真想别人都知道你以前是什么样子吗?”

傅染嘴边沾着浅褐色的酒渍,她不以为然,“知道又怎样?大不了退婚。”

“小染……”

傅染打断范娴接下来的话,“按着他们的要求,我以后要住到明成佑家里去,可能会很少回来。”

“这个妈妈知道,你记清楚,早点怀上孩子,这样三少奶奶的位子你方能稳坐。”

傅染不再说话。

整个订婚宴彻底结束时,已近晚上9点。

几辆香槟色宾利车绕过云梯式喷水池进入会场,明家上下正在忙着送客人,明成佑走向为首的车子,司机为他拉开车门。

“你还不走?”

傅染闻言,跟上前,明成佑大掌轻握她腰肢,微一推,他随着傅染进入后车座。

窗户按着明成佑地吩咐打开,为凸显她的好身材,旗袍包裹紧实,呼气哪怕重一分,都能感觉勒的慌。

车子经过万达广场。

傅染撑着脑袋,闭目养神,耳际陡然一热,她扭头,望见明成佑凑过来的俊脸,“帮我打个掩护,我不会亏待你。”

“什么意思?”

男人狭长的桃花眼泛出致命的性感,“我去见我小情人。”他轻扬下颔,“王叔,停车。”

“三少,不回家吗?”

“等我半小时,少奶奶要吃现做的哈根达斯。”

王叔一张老脸笑开,“少爷真是有心,好,我把车子停到路边去。”

车轮还未停稳,明成佑已推开车门大步离去。

傅染脸部有一瞬间的僵硬,说实话,她还从未遇上过明三少这样的人物。

王叔为人和蔼,趁着空隙,有一句没一句和傅染搭起话来。

四十分钟后,还不见明三少的身影。

一通电话打到王叔手机上。

“喂,太太……”王叔透过后视镜望了眼傅染。

“怎么回事,成佑不是比我们先离场吗?人在哪?”

“太太,三少说要为少奶奶去买吃的,可能是耽搁了些时间,这会说不定在回来的路上。”

“什么?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你把电话给傅染!”

王叔依言照做。

“傅染,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让成佑为你奔波,你也不是三岁的孩子,想吃什么不知道忌口吗?就算改天去也来得及……”

傅染头疼地伸出手指,轻按眉宇,“妈,我们在万达广场,他去见他小情人了,可能,是宴会上来的那名女子。”

十分钟后。

傅染看见明成佑从不远处大步走来,他颀长的身影钻入车内,身上一股张扬的女式香水味随之溢满整个狭小逼仄的空间,扣子比离开时多敞开了一颗,那抹齿痕,仿佛深刻几分。

明成佑似笑非笑地盯着傅染的侧脸。

“少爷?”

“开车。”他冷冷说道。

王叔小心地望了眼,看来傅染说的没错,明成佑手里哪有哈根达斯的影子。

“挺好,”明成佑挨过去,把傅染挤在窗边,他修长有力的手臂搂住她的肩膀,薄唇挨到她颈间道,“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