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终章: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书名:
战神残王宠上天
作者:
沐卿棠
本章字数:
3302
更新时间:
2023-04-02 18:22:3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王妃挣钱不争宠

穿成不受宠的王妃当晚,他娶侧妃,她渣了一陌生男人,这算不算扯平? 争宠,不存在的,身为王妃,绝对要贤惠,大度,把之前善嫉,残暴的毛病都改了。 主动帮夫君物色美人,送去侍寝。 教姐妹们如何穿衣打扮赢得夫君的宠爱,更是亲手写了一本《得宠攻略》教姐妹们如何得宠。 府中一团和气,姐妹情深,贤惠的真叫一个无可挑剔。 她都如此贤惠了,夫君总该满意了吧! 可没想到渣男竟然如此的不识好歹,不但训斥她,还没收了她的月银,钱是她的命,是她的底线,必须把他卖了抵债。 于是她成了史上第一个把皇上卖了的皇后。 推荐自己的新文《当宠后是个体力活》欢迎各位小可爱小仙女大驾光临
已完结,累计158万字 | 最近更新:第644章 完美大结局+新文预告

第1章 初来乍到

书名:
王妃挣钱不争宠
作者:
墨香寻香
本章字数:
2304

“端王殿下有令,王妃德行有失,善妒成性,罚在冰湖中待一夜,禁足冷院,没有端王命令,不得离开。”

“嘭!”侍卫像丢死物般将一女子丢进冰冷的湖水中。

冷院厚重斑驳的大门被重重关上。

白久久泡在冰冷的湖水中没有挣扎,死寂的眸子缓缓闭上,任由身体下沉。

夜凉如水,一轮弯月在云中穿行,忽明忽暗,窥视人间的悲欢。

端王府被喜庆的红色包裹,但府内却没有一丝喜庆的气氛,反倒被惶惶不安的气场笼罩,每个人噤若寒蝉。

一炷香后,沉入湖底的女子突然钻出水面,激起一阵水花,擦去脸上冰冷的湖水,露出白皙精致的小脸。

寒风吹来,让白九九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赶紧游上岸。

这是哪里?她不是在拍卖会现场被一件玉器砸晕了吗?穿越了?

寒冷之后紧接着是火烧般的燥热从体内喷涌而出,异样感在体内流窜,让她忍不住娇喘连连。

拖着柔软无力的身子往外走,体内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爬,酥痒难耐。

冷风吹来,湿透的衣衫寒冷刺骨,稍微缓解了些体内的燥热。

走了一会儿后她发现这里有些熟悉。

怎么那么像豪门未婚夫家的老宅?

像又不完全像。

突然一队穿着古装,像巡逻侍卫的人迎面而来,白九九心里一慌,本能地朝一旁的假山跑去。

没有弄清楚身份前,她不敢暴露自己。

没想到假山后竟有个山洞,白九九想也没想地钻了进去。

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呼吸越来越急促。

听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走过,白九九准备站起身离开,发现山洞里竟还有个人,与她相隔三米左右的距离,透过洒进来的微弱月光,可看到他盘腿坐着,扎着发髻,应该是个——古代男人。

男人?心里冒出这两个字后,体内的燥热便一发不可收拾。

——

天亮前,白九九重回到冷院,既然接管了这具身体,总要弄清楚她的身份吧!

“娘娘,娘娘——”破旧的大门被打开,一个小丫头跑进来,看到她,直接扑过来抱住她,哭得那叫一个上气不接下气。

白九九从小丫头口中了解了这具身体。

这是一个没有历史记载的国家,中昌国。

这里是三皇子端王轩辕瑾的府邸。

轩辕瑾曾是威名赫赫的战神,所向披靡,百战百胜,只因两年前突患恶疾,月圆之夜发作,药食无效,被人视为怪物,从此交出兵权,待在京中养病。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白久久,乃护国大将军之女,仰慕端王许久,两年前不顾全家人反对,不嫌弃他恶疾缠身,非要嫁他为妻,甚至以性命逼迫父亲用战功请旨,让皇上赐婚。

本该是一段佳话,奈何她名声极差,嚣张跋扈,风流成性,城中男子见她无不退避三舍。

像端王这种天之骄子,对她更是嫌弃到尘埃里。

娶她,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成亲两年,从未踏足她的住处。

昨晚是皇后赐婚端王娶侧妃的日子。

白久久竟不知死活地在酒水中给轩辕瑾下媚药,激怒了他。

端王那个渣男,居然把剩下的媚酒给原主灌下,将她丢在这冰冷的湖水中,这么冷的天,简直是谋杀。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白白断送了性命,太傻了。

小丫头是原主的陪嫁侍女半月,昨晚出事后被人拖走了。

在这王府中,也就这丫头和原主一心。

小丫头无法接受主子被禁足冷院之事,哭个不停。

白久久心疼地帮她擦去泪水安慰:“宝贝不哭,这么冷的天,要结冰凌子了。”

“娘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王爷好狠的心,娶了侧妃便如此待你,竟把你关在这里,这和冷宫有何区别,以后怎么办?”说着半月又要哭。

白久久赶忙阻止:“姑奶奶,咱能别哭了吗?哭若是能解决问题,我陪你哭他个三天三夜。

在哪不是住,年轻人,要有勇于吃苦的精神,你看这院子……”

白久久纤手一指,本想夸赞一番,却发现实在找不到一句可赞美的词。

这破烂不堪,四处漏风的房子,一阵风吹来,一扇摇摇欲坠的窗应景的“哐!”一声掉落。

半月见状,小嘴一撇,哇一声又哭了起来,这嗓门,白久久赶紧捂住耳朵。

昭阳院,轩辕瑾的住处。

一身广袖华服的俊美男子在椅子上坐下后,迫不及待地问:“听说你昨晚中了最厉害的蚀骨媚药,怎么解的?你碰女人了?”

端坐在上位的男人长相俊美雅正,一身玄色衣衫高冷霸气,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人望而生畏。

扫了南宫游一眼,没有要满足他好奇心的意思,冷漠不语。

“南宫大人这话是何意?昨晚是兮染与瑾哥哥大婚之夜,我们耳鬓厮磨了一夜,什么厉害的媚药解不得,难道兮染在南宫大人眼里不是女人?”一娇柔如水的女子走进来,回答了南宫游的话,来到轩辕瑾身边,巧笑倩兮,说起昨晚之事,小脸爬上红晕。

“得,下官多此一问,兮染姑娘,不,侧妃娘娘莫气,恭喜侧妃娘娘如愿嫁给端王殿下。”南宫游脸上带着儒雅的笑容道贺。

“多谢南宫大人。”云兮染羞涩一笑,看向轩辕瑾,满目深情。

“听说你把王妃关进冷院了?这若是护国大将军从边境回来,不得直接杀到皇上面前告御状。”南宫游不免担心。

轩辕瑾却冷声道:“是她咎由自取,没杀了她,已是开恩。”

南宫游见他还在愤怒中,没再多言。

白久久忙活了一天,终于赶在天黑前把破旧不堪的屋子里三层外三层,缝缝补补又三层地给修补好了。

至少能住人了,否则这寒冬腊月的,没死在冰冷的湖水中,也会死在冷冽的寒风中。

拍拍手上的灰尘,摸摸饥肠辘辘的肚子问:“晚饭送来了吗?”

半月将晚饭端到主子面前,哭丧着小脸埋怨:“冷馒头,冰菜,这怎么吃嘛!他们太过分了。”

“这不挺好的吗?窜稀套餐,减肥。”白久久调侃道。

“娘娘。”半月真的要哭了。

“好了,多大点事,放在火上烤烤不就好了,让你尝尝烧烤的味道。”白久久依旧很乐观。

半月却觉得天都塌了,愁容满面。

“你说你,好好待在外面不好吗?非要进来陪我,后悔了吧!”白久久心疼地捏捏她的小脸。

半月却眼神坚定道:“不后悔,奴婢是娘娘的人,不管娘娘去哪里,奴婢都要跟着。”

白久久感动地拍拍她的肩承诺:“有你这句话,我定不负你。等着吧!以后我一定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她的终极梦想是寿尽钱堆中,所以有生之年一定会拼命挣钱,争取死后完成梦想。

即便换了时空,梦想依旧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