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每天都在调戏战神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大包子三号 主角: 花锦 厉云卿
49.72万字 0.3万次阅读 1.9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9.72
    累计字数
  • 10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83章
简介

逃难路上,亲妹妹顺手一推,阿娘就把花锦卖给了一伙儿土匪取乐。 本该是都尉府的千金大小姐,却成了个进过贼窝的残花败柳,北地城内人人嫌弃,家家不要。 “想要入我校尉府,只能为婢。” “姐姐,你这辈子只配给妹妹端水洗脚了,妹妹真替姐姐可惜。” 花锦:“咳咳,不好意思,让让,我相公来了。” “听说你清白之身给了土匪,还有谁肯娶你?” 话落,北地之主战神厉云卿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脸黑臭, “本王就是那个土匪。” 【基建只会口嗨王妃x人狠话不多直男战神王爷,甜宠无虐】

第1章 别碰我

满天繁星,寒风从九天吹落。

荒山裂土,树木干枯不见半点绿意,寒风中带着沙砾,了无人烟的方圆里,矗着一座破烂木屋。

屋中烛火摇曳,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看着躺在地上的美娇娘,桀桀笑着,露出一口黑黄大牙。

“这身儿白肉细腻滑嫩,十两银子可真是值了。”

为首的匪贼头子,在众人的注视中上前,朝花锦的衣襟伸出了魔掌......

多好看的小娘皮,青鬓黛眉,唇若点绛,脸盘儿上虽有脏污,却五官精致端秀,双眸紧闭,眉宇间隐隐有着些痛苦的神色。

旁的男人伸出两只手来,握住地上美人儿的纤细足腕。

花锦迷迷糊糊间,只觉无数只大手在她身上游弋。

她微微地睁开眼,羽睫微扇,朝着伸向胸口的一只手打去,

“别碰我!”

“居然还有力气打人?”

被打了手的匪贼头目含着一股恼意,一把揪住花锦的衣领,宛若拎起一块破布,眼中带狠,

“醒了就唤两声,爷们儿最喜欢听你叫。”

说完,他一巴掌扇在花锦脸上,打得花锦眼冒金星。

又甩手将她丢在地上,急不可耐地大叫起来,

“把她摁住,给老子剥干净了!”

说着,他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几个男人上前,有摁花锦手的摁,有摁她脚的,又有来扯她裤子的,把花锦制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人堆中的花锦只觉得背后被石子硌得疼,脑中一痛,记忆碎片化地挤入了她的脑海。

天景国腹地三年大旱,颗粒无收,饿殍遍野。

花锦跟着家人一起往北逃难,去投奔在北方当兵的阿爹。

结果花家大郎于前日饿晕,在破庙中挺了一日。

花娘子为了给儿子换吃的,就把大女儿花锦以十两银子和一包吃食卖给了匪徒。

为了怕大女儿反抗,花娘子还亲自给她喂了迷药。

结果药量过大,导致本来就饿的身体虚弱的花锦,直接一命呜呼,被同名同姓的末世灵魂穿越附体。

花锦冷笑,真是个“好母亲”。

荒凉的空气中,夹杂着干燥的土腥气。

花锦被制在地上,心中发急,不行,得想想办法,不然真会被玷污了。

脱光了衣服的男人走过来,脸上有着淫笑。

花锦凝了凝神,感觉到体内一股细小的,熟悉的五行异能能量,迅速在周身游动。

太好了,魂穿来了,异能没丢!

在末世里,花锦是个稀有的全系五元素异能者,可以调动金木水火土五种基础元素。

移山填海,无中生有,对上辈子的花锦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然而,现在的她再怎么努力地感受,也只能从这具身体里,感受到一点点的木系异能能量的波动。

木系司生命力,虽不能如上辈子那般催生万物,却稍稍能恢复一些她这具身体的体力。

地上,在裤子被扯掉的一瞬,花锦猛地一挣。

她咳嗽一声坐起来,把摁住她的几个男人都推开了。

屋子里的一众男人不信她有什么能耐,摩拳擦掌,准备再扑上去。

有个男人的手里,拿着一把不知哪儿来的铁锹,气恼地直接朝着花锦的头打下来。

花锦的头一让,伸手,一把抓住了铁锹的柄,手中的铁锹一扬,都没有回头,便拍中身后男人的脑袋。

“啪唧”一声,该脑袋被拍成了烂黄瓜。

匪贼头目转身便跑。

花锦拖着铁锹,脚点地跃起,在空中时,就一铁锹拍下去。

她若惊鸿落地,转身要跑的匪贼头目翻了个白眼,头顶流下一条殷红的血流。

他无力跪下,倒地不起。

头目光着身子死了。

一屋子血流成河。

下一瞬,花锦的脚一软,调动异能才勉强有了些力气的身体,宛若瘪了下去的气球,直接蔫了。

坐在满屋的尸体中,花锦想起这一场被亲娘卖了的闹剧,这世道,可真媲美末世了。

亲情?末世里她本就没有,也不强求。

只冷笑一声,花锦撑着铁锹挨个儿地搜了一遍地上几个男人的身。

她从他们的身上找出来一点吃的,还有一些银子。

吃完几个干饼,花锦摇晃着躺在了血淋淋的地上,打算歇歇,等她积蓄一点异能能量,再想办法。

风中,细碎的声音响起,仿佛还有人息。

地上的花锦又睁开眼睛,循着那一道微弱的声息找过去,用铁锹拨开一些杂物,杂物后面,躺着一个晕迷的黑衣美男。

皮白肉细,骨相清隽,美在骨而不在皮。

花锦端详着这美少年,他的年纪很轻,美是挺美的,估计是这货匪贼瞧他好看,掳了来玩弄的?

又见美男衣着整齐,想来还未遭遇毒手。

他身着锦服,黑衣绣着繁复的同色云纹,也不是个穷苦人。

目光一瞟,落在他的腰腹上。

美男受伤了。

花锦伸出手指来,探了探美男的鼻息,撇嘴,这男人气息太微弱了,看样子马上得完蛋。

趁他没死,花锦这颜狗就动上手了,

不不不,她纯粹只是检查一下这男人身上的伤势,一点儿没有要揩油的意思。

正摸索得欢快时,前方俊美无俦的男人突然睁开双眸,黑眸幽深,宛若两汪寒潭,直直望向花锦。

“嘿呀,吓我一跳,你没死?”

花锦讪讪收回手,凑上前,刚贴近男人要说话,下一瞬,一柄薄刀架在了花锦的脖颈上。

“好刀。”

花锦不闪不避,反而赞叹男人手中的刀,眼中真心之意,都让人怀疑这被人刀架脖子的,怕不是她本人吧。

肌肤细腻的脖颈白皮上,被这薄刀压出血痕,几粒细小血珠落在赛霜欺雪的刀片上。

年轻的男人皱起剑眉,嗓音清冷,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这刀是好刀,左右你也是要死的了,这刀归我可好?”

说话间,花锦双指并拢,将男人手中的刀片夹起,一双丹凤美目,再看向一身阴沉的男人。

她在笑,只是笑不达眼底。

草木的清香传入男人的鼻翼,引人遐思。

男人凝眸看向花锦,冷笑一声,嘴角有血如线溢出,薄刀依旧架在花锦颈上,并未移动分毫。

他只冷冷吐出二字,

“不好。”

虎落平阳被犬欺,如今他的刀都有人抢了。

跳跃的烛火中,花锦与男人对视半晌,朝他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又打了个响指,

“也行,那我便等你死了,再来取刀。”

说罢,她起身要走。

美男眸光冷若冰晶,闪电般抬手,手中薄刀就要朝着花锦的咽喉划下。

花锦的脖子一挪,柔弱无骨的身子,往旁边躲去。

美男却是将她一拉,一个起力,两人也不知怎么着,就这么滚作了一团。

再反应过来时,花锦已经被这身受重伤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身下的女体柔软,花木的清香味钻入男人的鼻翼,让他眼中的杀意一顿。

这香气,倒是与时下女子爱用的脂粉味,有着绝大不同。

让他暴躁阴郁的内心,也莫名宽泛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