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她把植物人老公撩醒了 9.5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紫小柒 主角: 姜宁兮 墨离枭
29.72万字 15.0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4章 番外一 送给宝贝的礼物 2022-09-04 22:53: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9.72
    累计字数
  • 8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4章
简介

两年前,她舍身救下他,成为他心里那抹被烙印的白月光。 一场车祸,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她成为替罪羔羊,锒铛入狱,失去了腹中的孩子。 他变成植物人,从此沉睡。 两年后。 她出狱,嫁给他的当晚,他在她身下苏醒。 他带着恨意,扼住她的脖子,质问:“当初为什么开车撞我和我姐姐?” 她毫不畏惧:“开车撞你们的人,不是我!” 从此,他将她禁锢在身边,在她身上疯狂报复,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她。 她一次次逃跑,他一次次抓回。 殊不知,在他满世界寻找白月光的时候,白月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已被他伤得遍体鳞伤。 直到后来,他出现在她的婚礼上,打晕了她的新郎,当众强吻了她:“你是我的,永远也别想逃!”

第1章 她把植物人老公撩醒了

新婚夜。

姜宁兮大汗淋漓,软绵绵地倒在男人身上。

男人是她的新婚老公,是个植物人。

不过,听说主治医生华大夫已经给她老公喂过秘制药了。

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男人今晚可能会在她亲密无间的剧烈运动下苏醒。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姜宁兮用力抱住这个男人。

一阵战栗过后,听到男人心跳加速的声音,她莫名地有种被他热烈爱过的错觉。

正在这时,心电监护仪上的心跳次数由原来的七十多,直接冲到一百。

滴滴!

仪器发出刺耳的提示声,姜宁兮怔愕地抬起头。

男人毫无预兆地睁开眼,漆黑的眸子宛若探不到底的深渊,对上她瞪大的眼睛。

他幽暗的眸子闪过一抹疑惑,握住她纤细的腰肢猛地坐起。

面前的女孩,留着短发,皮肤白嫩,腰肢盈盈可握,浑身散发着一股清新的纯欲气息。

虽然她的左颊上有一道一指长的蜈蚣疤,但并不影响她瓜子脸上月眉、杏眼、玲珑鼻、花瓣唇搭配在一起的古典美。

这种久违的鱼水之欢,很像那个舍身救下他,却突然人间蒸发,让他寻了很久,都没能寻到,让他为之怦然心动,也为之陨落一颗桀骜不驯的心的女孩子。

“是你吗?”

墨离枭薄唇轻启,抬起手,想轻触女孩的脸,却又怕自己认错人,而瑟缩了回去。

姜宁兮看着男人俊美无俦的脸,讷讷地开了口:“我是你的老婆姜宁兮,你出车祸变成植物人昏迷了两年……”

“你就是姜宁兮!”

男人脸色骤变。

比冰块还要冰冷的声音,教她浑身一僵。

下一秒,他修长的大手脱离她的腰际,紧紧地扼住她的脖子,“说,当初为什么要开车撞我和我姐姐?”

一阵窒息感袭来,姜宁兮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冷冽的黑眸中,不断跳跃的怒火与仇恨。

姜宁兮艰难地发出声:“不是我……”

“不是你?”墨离枭讥讽地勾唇一笑,汹涌起伏的心底,蕴藏着只有他自己才懂的恨,“当初车祸,我亲耳听到有人对着驾驶室,喊了‘姜宁兮,你开车撞了人!’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两年前的那场车祸。

他虽变成了植物人,但还有轻微的意识,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

痛苦攻占他的心脏和大脑,就像被封印在黑暗、逼仄的棺材里,永无天日,生不如死。

他的姐姐也因伤势惨重,大出血造成病毒感染患上白血病,痛失腹中的孩子。

而肇事者——姜、宁、兮,竟然只被判刑两年!

姜宁兮只觉被钳住的脖颈隐隐作痛,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你若不信,就掐死我,报仇好了!”

“一心求死?”墨离枭嘴角浮起一抹毫无温度的冷笑,目光如箭般刺穿她的瞳孔,“我会让你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语落,他扼紧她的脖子,狠狠地将她推下床。

姜宁兮连人带被一起,像条美人鱼似的滚到了地上。

墨离枭看到露出来的床单上并未落红,眸光猝然震了震。

这女人居然不是……第一次?!

其实,在他无法动弹的时候,他的大脑是清醒的。

所以,刚刚这个女人借着自己药效发作的时候,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他一清二楚。

姜宁兮注意到他的表情,心尖不由得一阵抽疼。

此时,有人推门而入。

“少爷,您终于醒了!”

管家文森特来不及喜极而泣,就被墨离枭的命令声慑住:“即日起,这女人跟‘宙斯’同吃同住,当我的玩物来赎罪。”

文森特立马颔首应下,“是,少爷。”

姜宁兮进衣帽间去换了衣服,就被两名保镖架起,扔进了一楼过道尽头的一间屋子。

“乓”的一声,房门关上并反锁。

耳畔传来某种野兽的喉咙里发出的那种“噜噜”声。

偌大的房间里,她看到墙角处有一只被拴在狗窝里的罗得西亚脊背犬。

它就是宙斯。

宙斯看到她,立马起身对她龇牙咧嘴,汪汪直吠。

若不是铁链拉住,她真怕这只后腿立起来体型有她这么大个的狩猎犬,将她视为猎物拆之入腹。

姜宁兮靠着墙边,抱膝席地而坐。

她与宙斯对视了许久,或许是察觉到她并无恶意,宙斯收起了獠牙,钻进狗窝继续睡觉。

翌日清晨,墨离枭坐着轮椅进来给宙斯投喂时,也为她准备了一盘狗粮:“吃吧!”

昨晚,她一夜没睡,顶着两个黑眼圈,咬牙切齿:“我是不会吃的!”

墨离枭面无表情:“呵,那你就等着被饿死好了。”

“墨离枭,你有没有想过,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开车撞你和你姐姐?两年前的那场车祸,我是被栽赃嫁祸,真凶一定另有其人!”

姜宁兮毫不畏惧地为自己辩驳。

墨离枭却并未理会她的话,转动轮椅,冷漠地离去。

姜宁兮恼火地走过去,用力踹了一脚被反锁的门,反倒把自己的脚给踹疼了:“墨离枭,我是被冤枉的!你就不能相信我吗?”

楼上,书房。

“少爷,您母亲之所以将刑满释放的姜小姐接过来嫁给您,主要是因为华大夫说,姜小姐也是熊猫血,可以为您怀上一个同血型的孩子,用脐带血去治大小姐的病,正好也能让姜小姐为您和大小姐赎罪。”

文森特候在一旁,微微颔首,解释缘由。

墨离枭握笔的大手一顿,画中的女孩,脸上没有眼睛,耳垂上却因他的这一顿,多了一颗黑痣。

此时,楼下传来宙斯的狂吠,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放下手中的画笔,摁住轮椅上的按键,离开了房间。

“少爷,您要去哪?”

文森特追出几步,眼睁睁地看着墨离枭进入电梯的门关上。

墨离枭去厨房拿了一个刚出炉的新鲜面包,只身进了宙斯的房间。

姜宁兮饿到浑身抽搐,倒在地上,痛苦地蜷缩成团。

男人将手里的面包扔到了她跟前的地上。

她真的是饿坏了,看到面包,直咽口水,却死活不吃这嗟来之食。

墨离枭冷冷地开了口:“就这么想死吗?”

姜宁兮懒得理会他的话,见这男人坐着轮椅,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立马起身使出浑身解数将轮椅推倒,伺机拼了命地往外逃。

她不是肇事者,不能在这坐以待毙。

她要出去寻找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

墨离枭倒在地上,吃痛地撑起上半身。

阴鸷的黑眸,冷酷地看着女人夺门而出的背影,唇边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姜宁兮,你以为,你能逃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