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小福宝 9.5
作者: 逆风的纸鸢 主角: 王若若 萧睿宸
51.59万字 0.2万次阅读 2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6章:那件事应验了 2022-07-04 01:30:4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22.9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6章
简介

【团宠玄学大佬种田虐渣打脸爽文】 玄门世家的大佬穿越成古代农村小女娃,没想到醒来就是撕逼现场,家里还穷的叮当响! 不怕不怕,玄术在手,天眼我有! 看相、画符、测风水,王若若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不小心就带着全家过上了人人羡慕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村子里关于她的谣言满天飞…… 她命里带煞,活不过十八,她窥探天机,早晚会瞎!祖母趁她还能喘气赶紧打听着想把她卖掉。 把女儿宠成心尖尖的娘亲霸气护女:“我的闺女,谁敢动?” 宠妹成瘾的大哥抽出了四十米大刀:“想动我妹妹,先问问我手里的刀!” 从愚孝中醒悟过来的爹爹:“我的闺女,我做主!闺女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权倾朝野的萧睿宸眉眼一冷:“敢卖我媳妇?经过我同意了吗?” 王若若扶着酸疼的腰……这个生生掐断她无数桃花,一路追随她穿越而来的男人,太难缠! “成亲这事得慎重,我命格特殊,你受不住!” 萧睿宸唇角微扬,幽深的眸子染上了一抹笑意:“那可巧了,我命格也特殊。至于受不受得住的……要不,今晚我们再试试?”

第1章:穿越成了个小可怜

天炎朝十三年三月,银都府清河镇桃源村。

天阴沉沉的,呜咽的风卷着地面呼啸而过,鬼哭狼嚎般怒吼着,似乎下一秒就要把这个破败的茅草屋撕碎。

王若若脑子昏昏沉沉的,眼皮子似有千斤重.。

轻轻动了动试图睁开眼,后脑勺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痛,她忍不住蹙眉,闷哼了一声。

朦胧中,有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的额头和脸颊,那手极其温柔,所过之处如冬日暖阳般温暖,全然不是她那个粗鲁又不靠谱的师父的作风!

心下惊疑,她拼尽全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温柔的眸子,洋溢着母爱的光辉。

“她爹,你快来看,若若醒了!若若终于醒了!老天保佑啊!”孙秋兰喜极而泣,抱着她的脸亲了又亲。

王若若瞪大眼睛看这个四面漏风的茅草屋和身旁两个穿着破旧的补丁衣服,激动不已的中年夫妻,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

她穿越了!

穿成了一个贫苦农家的小女儿,从小痴傻,还是个小哑巴,眼前这对夫妻便她的爹娘。

来自于32世纪玄学世家的她,本名叫闻佳楠,在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多喝了两杯,心脏忽然一阵绞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尖锐而高亢的声音打断了王若若的思绪。

“为了那个赔钱货你们竟敢和老娘对着干?一个个的,都想造反啊!“

“给我开门!再不开门,老娘揭了你们的皮!”

“嘭嘭”地几声巨响,破旧的木门被连踹了几下之后,终于轰然倒地了!

一个年约五十出头,穿着崭新细碎花布衣衫的老妇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她就是原主的祖母刘桂香。

王若若下意识地打量起她的面相来,一双吊梢眼尽显不忿的神色,颧骨凸出,下巴尖细,嘴唇薄,典型的尖酸刻薄面相,而且她的寿命在三十年前就该尽了才是。

孙秋兰腾地站起来,护在王若若床前,侧过头来柔声安慰道:“若若别怕!娘这次说什么都不会再让你留在这儿了!我今天就要带你离开!”

说话间,刘桂香已经把堵在门口的王东蛮横地推开了,她快步走到王若若的床边,在看到床头还有半碗还没吃完的白面条时,一下子就炸了!

她指着孙秋兰母女俩的鼻子暴跳如雷:“真是反了天了!你这个贼婆娘!竟然把我家的白面偷出来给这个小贱种吃?”

“一个来历不明的贱种也配吃我家的细粮?给她一口猪食,老娘都积了大德了!“

“你说谁是贱种?你再敢骂一句试试?”孙秋兰怒气冲顶,忍无可忍了,她顺手抄起墙角的一根胳膊粗的木棍掂在手上,锐利的目光带着森冷的寒意。

从来没有见过孙秋兰这副模样的刘桂香,还真被震慑住了。

她愣了片刻,很快反应过来,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孙秋兰不屑地骂道:“怎么?你个贱货还敢打我?你今天要是敢动老娘一根汗毛,我立刻让王东打断你的狗腿!”

骂完了孙秋兰,她又转头看着王若若,一把攥住她的手试图把她从床上拽下来:“给我滚起来!挺尸装死也装了好几日了!既然没事,就起来给我干活去!”

王若若唇角漫开凉意,指尖微动,往刘桂香手腕处悄悄一弹,一道白光闪过,刘桂香腕穴被重击,她惊得瞬间缩回手,尖叫着跳到了一边。

“祖母,这是怎么了?见到孙女没事,竟然高兴成这个样子了!”

刘桂香惊疑不定地看着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会说话了?你不傻了?”

她以前就听说有的傻子磕到了头突然就变清醒的 ,没想到这种好事竟然被王若若这个小贱蹄子给遇上了!

不过,会说话更好,王若若原本就长的漂亮,这下子更能卖个高价了!

“祖母在想什么呢?莫不是还想再把我骗到县城里再卖一次?上次是打算卖十两银子,这次怎么着也得涨涨价,至少要二十两吧?”王若若倚靠在床边,脸上带着讥讽的笑。

刘桂香愕然地愣在原地……她怎么会知道?她不是刚清醒过来吗?

孙秋兰一见刘桂香这话神情就知道王若若所言非虚,她怒上心头,气的直接暴走。

王若若昏迷时呓语不断,她就知道自己闺女会说话了。

这几天,她求天求地求各路神明,好不容易才把闺女盼回来,怎么能允许她再被这个老妖婆伤害?

一道破风声起,她抡起棍子就朝刘桂香劈头盖脸地打过来。

“杀千刀的腌臜婆!你已经把我闺女害的这么惨了,竟还想打她的主意?蛇蝎都没你这么狠的心肠!”

刘桂香躲闪不及,背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子,疼得她龇牙咧嘴,还没等她喘口气,孙秋兰发了疯似的又朝她扑过来,她慌忙朝屋外跑去,边跑边嚎:“杀人了!恶媳妇要打杀婆婆啦!”

“大家快来看啊!孙秋兰这个婆娘中邪了!她要杀她婆婆!”

不一会儿,左邻右舍全都被惊动了,一听说王家媳妇要杀婆婆,全都跑过来看热闹。

刘桂香一看人都来的差不多了,便滚在地上开始撒泼:“大家来评评理,谁家媳妇敢这样对待自己的婆婆?可怜我相公早逝,我一把屎一把尿把王东他们兄妹三人养大。没想到老大家竟然娶了个这样的恶妇进门?诶呦,老婆子我是没有活路了……”

愤怒中的孙秋兰战斗力爆表,挣脱开那些试图来拉架的村妇:“打得就是你这个没人性的老东西!你招惹谁不好,偏偏来招惹我的若若!”

“我家若若才十二岁,亏得她还叫你一声祖母,你怎么忍心下那么重的手?你那一下子下去,把她打得昏迷了两天两夜,差点就回不来了!”

眼看着棍子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刘桂香也顾不得撒泼了,这一棍子下来,不死也残。

她赶紧爬起来,看似臃肿的身体竟然灵活地爬上了院子外面的大槐树。

王若若站在门边,双眼微眯,浑身散发着寒意,她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刘桂香是借了别人的命格来续命,没想到在这个小山村里也能碰到这样的事。

孙秋兰指着树上的刘桂香怒骂道:“老东西,你给我下来!你往日里对我家若若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是很横吗?怎么,这会子倒是怂了?”

刘桂香居高临下地看着孙秋兰,不屑地撇撇嘴:“我呸!王若若根本就不是我们王家的血脉,谁知道你当年是跟谁生的!”

“当年你回娘家住了一年,然后就抱回来这么个小贱种,和王东长得半点都不像!”

“这个野种生下来就是个傻子。你抱回来那会儿,我没掐死她,已经够仁慈了!”

听到了这么劲爆的八卦,村民们看孙秋兰的眼神都变了。

王若若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树下,她红着眼眶,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刘桂香,伤心地质问:“祖母,你骂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骂我娘!爹爹说我就是他的亲闺女,他从来没有骂过我是贱种!”

“小时候是您让我装哑巴的,你说我命贱,福分浅,不装哑装傻就活不过十二岁,还威胁我说要是我不听你的话,就要把我扔进村口的那口废井里。”

“而今,我十二岁已满,祖母你为何又这样说?”

围观的村民惊愕的合不拢嘴:“小哑巴会说话了?原来她不傻呀?”

旁边有村妇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若若三岁以前虽然腼腆了些,还是能说几个字的,后面不知怎的,就成了个小哑巴了。”

“原来是这个恶毒的老婆子在背后搞鬼,若若可真命苦啊!”

从来没有吃过亏的刘桂香没想到被王若若这个小丫头片子给摆了一道,登时气的差点仰倒!

王若若小时候虽然能说几个字,但是脑袋绝对是痴傻的,她敢打包票!

“小蹄子胆儿肥了,敢污蔑老娘?也只有这种来历不明的野种做的出来污蔑长辈的事来!”

“若若就是王东的种,有本事你给我下来,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孙秋兰气的目眦欲裂,额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她铆足了劲,抡起手中的棍子就朝树上扔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