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妃和离后清冷战神他竟软饭硬吃 9.3
作者: 漾秋 主角: 姜清漪 墨璟渊
45.91万字 0.7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大结局 此心归处,便是吾乡 2022-07-14 14:30:3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06.9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4章
简介

18岁的天才少女姜清漪,一朝穿越,却成了面长黑疮、疯疯癫癫的低贱庶女,还在喜堂被迫与公鸡成了亲。 被诬杀人?她挖坟解尸,让死人开口说话。 “喂,老兄。你具体说说自己是咋死的。” 被嫌暴躁?她抖抖空间,扛出大炮。 “我允许你再说一次。” 丑若无盐、被夫休弃? “对不起,这个蠢蛋前夫,我实在嫌弃,是我自请和离!” 和离后,她一心治病救人,顺道开个美容店,誓要做九洲第一富婆。 “美女,来打个羊胎素试试?” 在暗处,九洲少女的梦中情人捏了捏她的腰,对她耳语:“夫人,为夫以后要靠你养活了…” 姜清漪歪头,微微一笑:“空间升级还需要点好感度,夫君记得帮我刷刷”

第一章 穿越

“疯丫头,掉在湖里、高烧三天都还没死,你的命真是贱!”

一道尖锐的声音在耳畔恶狠狠响起,铺天盖地的窒息朝她涌来,脖颈似乎被一双钢筋铁手狠狠的掐住,大脑一片空白。

她吃力睁开沉重的双眼,看见了一个中年女人狰狞的脸,她穿着古代的宫装,梳着像是女官的发髻。

而她的手正死死的掐着姜清漪的脖子,还在慢慢收拢。

“你——是——谁?”姜清漪出于本能的挣扎,双手拼命的想要扒开脖颈间的手,却无力摆脱束缚。她沙哑的声音缓缓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不成样子。

没有任何回应,破烂的屋子里有的是死亡般的静寂。脑子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眼前狰狞的脸也逐渐模糊,原主的记忆在一瞬间涌入脑海。

皇帝日渐衰老,楚王为笼络势力、入主东宫,在皇帝面前向姜家女提亲,企图得到姜丞助力。

皇帝欣然许诺。

世人皆以为嫁进楚王府会是姜家嫡女姜苏月,却不想位高权重的姜父私下里却已经站队裕王,只是把庶女推出去敷衍了事。

原主的生母是姜府低贱的洗脚婢,而她也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近乎人人可欺。

洗脚婢的女儿嫁入楚王府,成为楚王妃,楚王在一瞬间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他深觉受辱。在新婚日竟让一只公鸡和原主拜堂成亲,第二天便迎娶了指挥使的嫡女许丝丝为侧妃。

原主在侧妃进门后就疯了,被赶来这个小院子,之后又莫名其妙掉进水里,香消玉殒,身体被来自21世纪、同名同姓的姜清漪所占据。

而眼前的女官,则是皇帝御赐的素心,被侧妃派来小院里伺候原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一秒她不是还在操纵着手术刀刚刚完成了总统九十岁的父亲的手术吗?

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

想到这里,姜清漪忽然感受到手心一凉,一样金属制的物体就出现在她的手里。

是一把手术刀!

一时间无法细想手术刀怎么会凭空出现在自己的手里,她紧紧捏着手中的救命稻草,咬着牙就在素心的手上乱划。

“如果你还不撒手,下一秒这把刀就会刺进你的喉咙。”姜清漪沙哑的声音艰难的响起,诡异犹如鬼魅的耳语。

素心只觉得双手一阵刺痛,就有鲜血直直的往外冒,她失力的松开手,诧异的抬眸看着姜清漪。

却发现姜清漪带着红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眼神虽然疲惫,却有着前所未有的洞悉和冷漠,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姜清漪看着素心的动作,紧绷的心弦才缓缓放松。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手下的动作却不含糊。她将手术刀架在素心的脖子上,暗暗使劲。

她没疯?

素心感受着脖颈间的冰凉,脊背不受控制的沁出冷汗,她微微张大了嘴巴,眼神惊讶的像是见到了鬼。

她压下心里的惊慌,盯着姜清漪的眼睛,屏住呼吸、缓缓后退了两步,见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才慌忙转过身,换不择路的跑了出去。

看着素心离去的身影,她松了口气。身体的力气在一瞬间被抽空,她失力的跌坐在那张破木床上。

穿越?手术刀?

姜清漪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感受着胸腔剧烈的跳动,冷静的思索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她的手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脖颈,当指尖触及温热时反倒愣了愣。

前世的她,自小脖子上就挂着一个月牙形的吊坠,那吊坠时由鲜红的血玉制成。她思考时总会情不自禁的摩挲着这块玉。

谁知如今,她虽穿越,可这血玉还是挂在了她的脖子上。虽然脑海中思绪万千,她却还是架不住身体的疲倦,还是沉沉睡了过去。

......

在半梦半醒间,姜清漪感受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脚腕。

湿冷又黏腻的触感就像是毒蛇般,接触到皮肤的一刹那,姜清漪就惊起了一身冷汗,浑身汗毛直竖。

她惊呼出声,急忙站起身来跺脚,想要摆脱脚腕处的东西,那东西却犹如钢铁一般,死死的钳住了姜清漪的脚踝,把她的脚箍的生疼。

姜清漪感受着胸腔心脏剧烈的跳动,她召唤出手术刀,然后咬着牙回头一看。

倒在地上的是一个男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黑色的面巾把他的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而他的身后是一扇打开的窗户,夜里的风凉飕飕的,通过窗户,直往姜清漪的脸上扑。

显而易见,这受伤的男人是翻过了小院的围墙,从这扇窗户里跳进来的。

天已经很黑了,破烂的小屋里没有点蜡烛,姜清漪眯着眼睛在夜色中仔细辨认,才看见他左肩中了一支箭。

他一手捂着伤口,而另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则死死的握着姜清漪莹白的脚腕。

姜清漪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倒在地上看不见脸,甚至连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却能从他颀长的身形感受到他的高傲和矜贵,他周身气场凛冽,有着强大的威压。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并不简单,甚至会很棘手,姜清漪暗骂一声,但医者的本能还是让她选择了救人。

姜清漪努力忽略脚上的那一只手,僵硬的蹲下身子,手伸到他颈部的大动脉,想要试探他是死是活。

在伸手的一瞬间,男人的眼睛陡然的睁开,眼神猩红嗜血,带着杀意,犹如来自地狱的煞神,让姜清漪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冰冻。

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停顿了三秒之后,姜清漪解释着开口:“不是我想碰你,是......你先碰我的......”

说完,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腕上的手,那男人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看见自己的手握在姑娘的脚腕上,眼神一滞,却还是没有松开。

“你看,我一个姑娘家家,碰上乌漆墨黑的你,要害怕也是我害怕!你松手,然后我来治你,行吗?”姜清漪忍住骂娘的冲动,语气尽量温柔,她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耐着性子道。

男人闻言,停顿了两三秒,却也知道自己现在别无他法,才缓缓松了手。

姜清漪松了一口气,正要低头检查他的伤势,却听见了院子门口一阵喧闹,是火光冲天的一片红,接着又是急促的敲门声。

“奉命办案,捉拿贼人,快点开门!”

贼人?

姜清漪迅速低头看了他一眼,马上对上了他幽暗的眸子,上位者的威压带着铺天盖地的阴霾,让她感到呼吸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