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万妖之主 8.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无牙崽 主角: 江望
61.06万字 0.2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55章 抽签 2022-12-09 23:36: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1.06
    累计字数
  • 14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5章
简介

遭奸人陷害,被赶出家族,但江望却意外获得了神秘葫芦的传承,自此便拥有了驯化妖兽的能力。 得无上传承,驯万千妖兽,无论是谁,皆要臣服。 江望:无论面对何人,无论身处何种险境,无论前方的落何等坎坷,我终会将其打破,踏足巅峰,坐在那至高的王座之上。

第1章 葫芦传承

“江望,现在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江家祠堂,少年跪在大殿中央,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讥讽。

“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祠堂中除了少年之外,还站着许多人,他们看向少年的目光中有惋惜,有愤怒,有冷漠。

“可怜我父亲一辈子为江家辛劳,如今尸骨未寒,他的儿子却要被赶出江家。”

而这群人为首的则是一个满脸横肉,装出一副大怒模样,但嘴角却挂着一丝讥笑的中年男子,刚才的话就是他说的。

跪着的少年名叫江望,乃是青城江家上任家主,江飞鹏之子,他之所以会跪在江家祠堂中,是因为私藏了江家的无锋重剑。

无锋重剑乃是江家至宝,向来是只有历代家主才可以使用。

江望虽然身份特殊,但还是没有资格使用无锋重剑,更何况是私藏。

所以被人发现后,他便被带到了祠堂中,接受江家诸位长辈的责问。

可实际上,江望根本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无锋重剑之所以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是因为有人要栽赃陷害他。

而陷害他的人江望也知道,大概率就是面前这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

他叫江烈,是江家的大长老,自从江家上任家主,也就是江望的父亲意外去世后,他便独揽江家大权。

但是不管如何,江望还在,身为江家嫡子,等到成年以后,他就会成为江家的新任家主。

所以江烈一直视江望为眼中钉,肉中刺,一直想要找机会将他排挤出江家。

所以他便策划了这么一出。

私藏江家至宝,即便是江望这位家主嫡子,那也是大罪,按照家法,理应废除江家嫡系身份,赶出主家。

江望虽然心中明白,他也知道除了自己,江家其他几位长辈也明白事情的原委。

但是他没法说,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少年,人微言轻,即便是哭喊叫冤,也不会有任何人出来为自己说话。

“这是两码事,江飞鹏家主对江家确实是居功厥伟,但这并不是他的儿子可以私藏无锋重剑的理由。”

江烈装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可是落在江望眼中,却只觉得恶心,开口道:

“大长老,我究竟有没有私藏无锋重剑,你难道不清楚吗。”

闻言,江烈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冷声道:

“你在说什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无锋重剑出现在了你的房间中,这便是铁一般的证据。”

江望嗤笑一声,不再言语。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江烈盯着江望,接着转头看向其他人,朗声道:

“江家小辈江望,胆大包天,私藏江家至宝,自今日起废除江家嫡系身份,择日逐出江家。”

宣布完对江望的惩罚后,江烈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询问道:

“诸位可有异议?”

虽是询问,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而被他扫到的江家其他人,无不低头沉默,现在不比以前,不管是从实力还是权力,江烈都是江家第一人。

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

“我有异议!”

听到熟悉的声音,江望赶忙回头望去,看到的是一位身穿白裙,模样俊俏的少女,看她满头的细汗,就知道她肯定是跑着过来的。

“岚姐!”

看着少女气喘吁吁的模样,江望一脸感动,眼眶中泪水不停打转。

为他发声的少女名叫江岚,是江飞鹏的义女,也就是江望的义姐。

自从一年前江飞鹏意外去世后,江望的生活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之前的江望虽然不具灵根,武道天赋也不行,但仗着父亲是江家家主,所以一直备受别人尊重,不光是小辈,就是江家老一辈的人也是颇为夸赞。

可自从江飞鹏死后,江望的地位便一落千丈,往日称兄道弟的朋友如今见了他连招呼都不打,甚至会在背后嘲讽。

江望虽然恨,但更恨自己无能为力,所以他只能权当没有听见。

而当江烈大长老彻底掌控江家后,这种情况便更加过分,之前还因为江望父亲的原因,还有人对江望颇为亲近,可现在遇到江望,纷纷避之不及。

可唯有一人,待江望还如之前那般好,就是江望的义姐,江岚。

和江望不同,江岚被检测出身具水属性灵根,拥有成为灵者的潜力,所以即便是江飞鹏去世,她在江家的地位依旧如往常那般。

江岚大步走进祠堂之中,满目柔情地看了江望一眼,然后就对着江烈说道:

“大长老,我不相信江望会私藏无锋重剑,他现在只是四阶武徒,私藏重剑又有何用。”

看到这个敢当面和自己对峙的少女,江烈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江岚的天赋在整个江家小辈中也属于名列前茅,所以即便是他也不能做出迫害她的事情。

“放肆,这里是江家祠堂,你一个小辈怎么敢擅闯进来。”

江烈没有正面回应江岚的问题,而是指责江岚没有规矩。

“擅闯祠堂确实是我的不对,等会我自会去刑法长老那里领罚,但是现在。”

江岚话音一转,明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看向江烈,道:

“我只想给江望一个清白。”

“哼,清白?什么清白。”

江烈冷哼一声,接着道:

“现在人赃并获,事实不容置疑。”

“肯定是有人栽赃嫁祸,我恳请大长老严查!”

江岚还是不依不饶。

“放肆!江岚你还有没有点规矩,我容你进入祠堂说话已经是给你面子,莫要得寸进尺。”

江烈明显不想再听江岚说下去,直接怒吼道。

“可……”

而江岚还想再说话,但身后的江望却走到了她的身前,拉着她的衣角。

“小弟?”

“算了岚姐,我们的爹死了,现在江家不会有人为我们说话的。”

江望苦笑着摇摇头,虽然他还不到十四岁,但在过去的一年里他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所以此刻的他看得很清楚。

听到江望的话,江岚也明白了过来,旋即不再说话。

安抚好江岚后,江望看向江烈,虽然身材单薄,但背脊却挺得很直。

“大长老,这个罚我认下了,可以放我离开了吗。”

看着江望和他那去世老爹相似的面容,江烈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他之所以会这么对江望,除了因为江望成年后会威胁到他,还因为江望和江飞鹏相似的容貌。

这让江烈一看到江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江飞鹏的样子。

“可以,念在你是去世家主之子,我给你三天时间收拾你的东西,不过只能是你自己的东西。”

江望微微拱手,行了一个不算礼的礼。

“多谢大长老。”

随即他也不再多待,拉着江岚便离开了祠堂。

……

离开祠堂之后,江岚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急匆匆地离开了,她也没说去哪,只是告诉江望等会再来找他。

虽然江岚没有说,但江望知道自己这位义姐去干什么,因为自己不再是江家嫡系子弟,所以不再享受嫡系子弟的资源。

再加上自己还要离开江家,不管是修炼还是生活都会有所下降,江岚离开肯定是忙活这事去了。

江望所在的世界名为灵武界,在灵武界中,人人都可以修炼。

但修炼途径却有两种,武道和灵道。

修炼武道之人被称作武者,武者锤炼肉身,凝化血气,可以使得自身硬如金铁,力壮如牛,若是臻入化境,可堪比世间神魔。

而修炼灵道之人则是被称作灵者,灵者凭借体内灵根,可凝聚灵气,号令天地元素之力,论及威能和破坏力,同境界的灵者要比武者厉害许多。

只不过想要成为灵者,体内必须具备灵根,就如江岚,她就可以成为灵者。

而没有灵根的就只能修炼武道,就如江望。

江望朝着自己的小院走去,路上遇到的人纷纷向他投来或是冷漠或是幸灾乐祸的目光,看来他这位家主之子的遭遇早已人尽皆知了。

江望心中苦涩,虽然这一年以来都是如此,但今天更为凄凉。

不甘,屈辱,愤怒……种种情绪化作一碗浓汤,被他咽下了肚子,他在心底发誓道:

“今日所受之辱,来日必将加倍,十倍,百倍奉还!”

想罢,江望一直耷拉的脑袋扬了起来,目光之中透漏出坚毅。

就这样他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看着小院中熟悉的一切,江望的嘴角微微上扬,但紧接着又落了下来。

小院很好,但自己却要离开了。

轻叹一声,江望走进屋内,准备收拾自己的行李。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那江烈早就说过了,江望只能带走自己的东西,属于江家的一概不能带走。

所以江望收拾来收拾去,也只能拿点衣服和钱财。

就在江望翻箱倒柜,整理自己的衣物时,忽然感觉到衣服底下有一硬物。

江望轻咦一声,随即拿出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一葫芦样式的配饰。

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漆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但摸起来竟然有金铁般的质感。

看到这葫芦,江望微微一愣,旋即脸上便浮现出怀念之色,因为这葫芦是他很多年前就去世的母亲送给他的。

原本是挂在脖子上的,但后来江望嫌硌,所以就摘了下来,一直放在了柜子里。

“母亲……”

手中摩挲着葫芦,江望的眼前似乎出现了母亲往昔的音容样貌。

因为是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所以江望对于母亲的印象并不是那么深刻,只是记得母亲总是喜欢摸自己的脑袋,然后笑着说。

“原来望儿已经长那么高了呀。”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小葫芦的最上端异常的尖锐,正怀念着母亲的江望一时不察,手指竟然被划破了。

“嘶……”

豆粒大小的血珠立刻滚落到葫芦之上,浸没其中,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葫芦质地密实,体表圆滑,按道理来说血滴到上面应该会滚落下来。

不过江望因为手指被戳破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

可就在他准备止血的时候,手中的葫芦忽然飘了起来,仿若有所指引,直冲着江望的面门而来。

“这是!”

江望大惊,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葫芦竟然直接进入了他的额头之中。

怔——

一瞬间,斗转星移,空间转换。

当江望因为失神而闭上的双眼再次睁开之时,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处灰蒙蒙的空间。

这里暗无天日,仿若被大雾笼罩,根本看不清眼前景象。

不等江望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道虚幻的人影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江望看不清人影的真实面容,但却能够感受到来自人影的威严与肃穆。

“你是何人!”

人影并没有回答江望,只是缓缓抬起手,对着他遥遥一指。

嗡——

江望只感觉脑子一懵,下一刻,他便发现脑海中多了一段明悟。

“圣……葫芦……精血为引,驯化万灵……”

伴随着萦绕在耳边的声音,江望面前那道虚幻的身影也渐渐消失不见。

下一刻,江望发现自己便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刚刚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假……”

江望现在还未缓过神来,这就让他有些分不清楚现实与虚幻。

但刚刚还在手中的葫芦却已然消失不见,这让江望瞬间明白过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是真的,是真的!”

江望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因为他知道自己得到了怎样的造化。

“精血为引,驯化万灵。”

原来,母亲给自己的葫芦并不是什么配饰,而是一件上古圣物,自己阴差阳错之下将其认主后,便获得了驯化妖兽生灵的能力。

随后,江望心念一动,手腕一翻,消失不见的葫芦便又重新出现在手掌之上。

葫芦并没有消失,而是藏于江望的神魂之中,若是得到江望的召唤,葫芦便会重新出现。

虽然不知道葫芦的真实来历,但是江望已然明白了关于葫芦的部分作用。

除了让自己拥有了驯化妖兽的能力之外,葫芦还自带一处空间。

正想着要去看看葫芦空间是何般模样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江望,你在房间里吗。”

正是去而复返的江岚。

听到是江岚,江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柔情,将葫芦收回后,便扬声道:

“岚姐,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