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大佬被迫闺中绣花 8.7
完结 签约作品 幻想言情 异世幻想
作者: 京都的巴夫曼 主角: 楚知音 安云启
61.37万字 0.2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92章 be 2022-10-31 21:22: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1.37
    累计字数
  • 12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92章
简介

云泽大地中万年难遇快飞升成神的女修楚知音,众人眼里的飞扬跋扈,作恶多端的女魔头。 飞升失败了! 撕裂空间来到凡间,变成楚家最不受宠的傻子二小姐。 女尊的灵魂凡人的身躯,没有灵力处处别人压制,为了不暴露身份过着憋屈苦逼的生活。 装傻?绣花?破案?大展身手? 看她即是没有灵力也可以搅得凡间翻天覆地。 想要她听话贤良淑德闺中绣花,可以!但阻挡她修仙成神,没门!

第1章 夺舍到凡间

今天是夺舍的第三天。

她是川泽大地唯二将要渡劫成神的女修仙者,灵根境界皆上层,一个眼神都能吓退无数修仙者的人。

如今……

门口站着两个丫鬟,肆意交流谈话毫不避讳。

“啧!”倚门嗑瓜子的丫鬟小绿说道:“今天傻子怎么不笑了?”

捧着瓜子盒的丫头小红回道:“许是过了十八岁生辰,脑子清醒了。”

“清醒了?”小绿停住磕瓜子的嘴,斜眼打量楚知音,“一样傻傻呆呆,但是不笑,看着有些奇怪。”

小红仔细观察坐在红木圆桌的楚知音,梳着双平髻,粉色抹胸襦裙,外搭灰色裘衣。

身体僵直,手指像街上杂耍的木偶,有人牵引似的,生拉硬扯的绣花。

“确实有些不一样…,”小红有些顾虑的说道:“毕竟是二小姐,要不要告诉夫人。”

“嘿嘿嘿嘿嘿嘿!”

只见垂头绣花的楚知音突然面向她们,僵硬嘴角裂开,八颗贝齿闪亮耀眼。

“笑了,笑了。”小绿抓了一把盒里的瓜子,又继续磕着道:“别操心这个傻子,惹得夫人不高兴,你我都兜着走!”

小红忧虑的看了眼楚知音,但又怕小绿,也只能点头附和。

而楚知音笑完,低头瞬间变脸,面无表情的盯着绣花布。

两个大傻子!

她如今神魂与身体无法完全融合,三天都还不能准确控制身体,说话动作都不流畅,幸好原身是个傻子能够糊弄过去。

三千世界,各有不同,天雷来袭她只能引爆灵丹,撕裂空间,一缕残魂寄生她人,身处何地何世,一切不知!

灵力全废,此具身体又毫无灵根而言,是一个纯粹的凡人之躯。

不死心吐纳深呼吸,用灵识探究经脉,堵塞滞涩。

这资质简直都不是平庸,而想要修炼就是和尚打架扯辫子。

根本不可能!

可她从来不是认命的人,异地异世,只要有灵气,她便能逆天改命,重临天地!

但现在她先要当好一个傻子。

傻子是什么样的她不知道,只能别人想看什么她就表演什么。

只是没想到平时耀武扬威,称霸天泽大地最强女修仙者也有这一天,果然以后坏事要少干,万年难遇的九道紫电金雷竟然都能全部打在她身上。

多浪费!早知道她就提前摆好炼丹炉,紫电萃丹也是极品。

但也没命吃,糟心!

两丫鬟见她又低头绣花,也觉得索然无趣,拿着瓜子去院子里晒太阳,全然不管屋里挨冻的小姐。

“阿嚏!”

见人出去,楚知音把绣花丢在一旁,爆了句粗口,这是什么破烂身体,这点寒气都抵抗不了。

起身一跳一跳的跳上床,委屈别人也不能委屈自己。

掀开锦缎织成的被子,里面有十斤重的大棉花,天择大地凡是修仙者都是灵气护体,盖的是薄薄的天蚕被。

清透,美观,而现在身上的被子,厚重,不透气,如发硬的石块包裹着她。

盖着窒息,不盖致命!

有人说,欲成仙者,比承其重!越重越好,成仙越快!

别问!问,她就是那个人。

不过多久,楚知音就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睡意袭卷,挑个好姿势慢慢进入梦乡。

等着她睡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屋内漆黑一片,寂静无声,唯一只有点点月光透过窗户散落地面。

虽然只来了三天,但楚知音却不以为奇,丫鬟在接近天黑的时候就会消失不见,偏僻小院,炭火不足,是聪明人就会早早离开。

这户人家似乎对傻子并不好。

掀开被子,寒气瞬间钻入身体,使她打了个寒颤,交叉着手摩擦双臂,赶紧拿起一旁裘衣裹好。

月黑风高夜,是打探这个世界的好时机。

走出房门,提气跳上房顶,落地无声,轻如鸿雁,虽然没有灵力,可接近神的神识,上不了台面皮毛功夫还是使得出来。

跳跃几处房顶,楚知音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景色,矮墙青瓦,多数小户小院,看着像凡间的景象。

眺望不远处的夜市,灯火辉煌,成串的灯笼像银河照月一般点缀着街景商铺,奢侈繁华。

可她却兴味索然,软红十丈也不及川泽大地一角。

转身飞跃,往暗处郊区方向飞去。既然是凡间,茂山丛林,说不定有其他发现。

刚准备跨过两屋间暗巷,突然听到一声急促的呼救声。

“姑娘,姑娘,救命啊!唔!”

楚知音脚步一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低头往巷子里一瞧,房檐暗处,一个身形修长高大黑衣面具男用刀抵着身着华贵衣裳胖男子的脖子。

面具男脸部藏于暗处,只能窥见月光下青葱白玉般的另一只手捂住胖男子涨红的脸,楚知音的第一反应是手吃亏了。

第二反应是,修仙界法则一:要的无事,少管闲事。

只瞧一眼,楚知音利落跨步跳走,不管身下激烈唔唔得挣扎声。

心善的人成不了神。

刚抬脚,楚知音骤然感觉经脉一顿,神识无法操控身体,咚的一声掉落在巷子里。

“哎哟!”

巷子里两个人眼珠齐齐的跟着楚知音掉落而移动,胖男子更是惊得停止挣扎,反应了几秒才又继续呜咽着救命。

而楚知音脸朝地,疼的五官扭曲成一块!但她更觉得丢脸!修仙几千年还没有在人前失手过。

但现在更担心的是掉入凶杀现场,她一没灵力二没法术,如果对方想把她一起解决,她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

还是要尽快离开。

她想撑地起身,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珠子四处转动,突然和胖男人对视上。

大眼对绿豆。

胖男子眼中求助的光瞬间消失,绝望的闭上。

她视线又上移,与一道凌厉的眼神对上,锋利凶狠,不是善茬!

但眼睛却似如寒星,异常熠熠生光,十分的好看。

两人对视无言,一时气氛显得十分寂静,楚知音眨眨眼。

尴尬说道:“嘿嘿,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胖男子闻言骤然睁眼,气愤的盯着楚知音,继续什么!继续杀他吗?

“你是谁?”声音如寒潭,清冷彻骨。

“我……我是偷下凡的仙女,但仙法枯竭,现在动不了,你能拉我一把吗?”

胖男人:“……”

面具男:“……”

“说人话。”

楚知音脑子快速转动,凡间不是都喜欢偶遇仙女的故事,现在风向变了?

“其实我是夜会情郎,碰巧过路此处,我与一名书生相知相识相恋,奈何他家境贫寒,我父母反对,只能每晚偷偷出门与他相会,以解相思之苦。”

楚知音叹了口气,悲伤道:“可惜不小心掉落于此,歪了脚,起不了身,只怕等我的情郎已经十分着急,唉!”

她喟然长叹,字字痴男怨女,胖男子听了都感叹女子不易。

可她话音刚落,面具男握刀的手一晃,胖男子的脖子瞬间出现一道血痕,痛的他瞪大了双眼,一点不敢动。

胖男子有苦说不出,她胡扯,割他的脖子干嘛!

楚知音见到此情景瞬间闭嘴。

此举动明确的告诉她,他像是一个会同情她的好心人吗?

修仙法则二:道高龙虎伏,大仙能屈能伸。

“情郎怎比家里人好,不见也罢,情场失意,我在这里伤心一会,你们继续,我眼瞎耳聋,什么都不知道。”说完楚知音将眼睛闭上,暗自运气疏通经脉。

这个面具男不好惹,还是要尽快脱身!

手指颤动,有反应了!加快神识流动全身,突然有一股意识与她对抗,阻止她操控身体。

她感受到那股意识充满了渴望,难过,恨意,不甘,所有都冗杂一起,形成激烈的力量。

竟然是原身的执念,她……不想死!

可她能进入她的身体,说明她已经死了,执念不散会成怨,怨气会浑浊躯体,她就会夺舍失败。

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

楚知音额前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身体的排异加上执念的抵抗,她残缺的神识招架不住。

怨气这么重,必然是不甘心被人害死。

‘你想要什么?你怎么死的?我来帮你好不好!’

灵识里没人回应她,与她的对抗的力量依然没减弱。

猛地脑海闪过几个画面,一碗未喝完的银耳汤,一个女人推她时得意模糊的笑容,一个少年耳垂上的小痣。

什么意思?

此时,她的神识已经被横暴的怨气攻的快要七零八碎,不停的往身体外溢出,她要被一个小小的怨气杀死了!

不行!她要活着!她要成神,天雷没法阻止她!一个怨气更不能!

她艰难的用神识在识海里发出巨大的光亮,让周围的怨气立刻消弱不少。

燃烧残魂,是生是死,为此一搏。

“帮、帮我。”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她识海里响起。

是原身!

‘我帮完成你所有的心愿,害你的凶手,杀!让你痛苦的人,杀!你后面的人生,我替你大放异彩,艳压群芳!我以我的神魂立誓,违背烟消云散。’

楚知音在识海里用尽全力疾呼,这是她最后的能量,如果执念不放过她,只能玉石俱焚。

幸好话音刚落,对抗力量顿时消失,但手上出现一块浓缩的怨气红斑,像是烫伤的痕迹一样。

至少她夺舍没有失败。

楚知音松了一口气,心想古书怎么没提夺舍还会有汹涌的怨气抵抗!果然邪术就是邪术,没有白吃的午餐。

现在不止要办法修复残魂,还要帮原身寻仇答愿,简直是避坑落井,倒霉透了!

四肢的知觉逐渐恢复,趴在地上的凉意让她起了鸡皮疙瘩。

睁眼想查看面具男是否走了,却被一张靠的十分近的脸吓一跳。

是胖男子的脸,绿豆大的眼睛睁的很大,瞳孔向外扩散,嘴巴微张,面部表情停留在恐慌的时刻。

他死了。

修仙界遵循强者为尊,恩怨情仇不与自己有牵连的一概不管,所以死一个与她毫无相关的胖男人,她的内心根本没有任何波动。

胖男人脖子的血像小溪一样哗啦啦的往外流,楚知音觉得脸颊有些湿润,瞬间想到是什么东西。

楚知音快速起身,靠!面具男,她记住了,丢哪里不好偏偏丢在她的身边!

楚知音呲牙咧嘴的用袖子擦脸上的血,等差不多后就活动活动筋骨,感叹道完全掌控身体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每一根手指,每一块肌肉她都能随意调动。脚轻踩地面,双手展开,如燕子般轻巧灵动的飞上墙。

最后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90%看过的人还看